首页 >> 环境 >> 生物 >> 文章

丹麦这个国家通常是和童话联系在一起的,但是童话的破灭最伤人心,所以当一封题为“丹麦是人类的耻辱”的连环信于2010年7月前后在中文网络世界里流传开时,许多人都震惊了,直到发稿前,微博上还有人转发。这封信说,丹麦的法罗群岛(Faroe Islands)每年要举行一场成人礼庆典,其主要活动就是“残忍地杀害了上百头、具有高智商的已经濒临灭绝,并且有着人类一样的反应能力和智商的卡德龙海豚。”而与之相伴随的,通常还有一系列血腥的画面:海岸被染成深红色,海豚在其间沉浮,还有大批看客若无其事地围观。

[网上流传的连环信中法罗群岛捕杀“卡德龙海豚”的场景图片之一,海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应该说,这封信的措辞和画面都是极具杀伤力的,初看之下不为所动的人大概很少。可是,细想一下,假如这些海豚真的濒危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滥遭屠杀,像世界自然基金会这样致力于濒危物种保护的大型组织难道会这么多年无动于衷吗?为什么除了连环信、论坛和微博之外我们很少看到正式新闻报道双方的斗争呢?一种理念对抗一种文化是多好的新闻素材啊!除非……这并不是故事的真实面貌。

“卡德龙海豚”是什么?它真的濒危了吗?

许多自封的动物保护主义者都觉得,只要有爱心,一切都不是问题。然而,现实中的动物保护是一个很专业的领域。诸如把陆龟“放生”在海里这样的悲剧层出不穷,正是因为放生者缺乏动物学知识。所以,我们先得了解一下这个“卡德龙海豚”是什么。

海豚(Dolphin)并非一个严格的术语,通常泛指鲸目齿鲸亚目中除开鼠海豚、独角鲸、抹香鲸、剑吻鲸之外的五个科的成员。其中的典型是海豚科(Delphinidae),包含了所有真正生活在海洋里的海豚,中文里很多时候“海豚”二字就特指这个科;另外四个科则生活在淡水中,我们熟悉的白鱀豚就在这里。

有趣的是,我们常说的海中强者“虎鲸”(学名Orcinus orca,又名逆戟鲸、杀人鲸)实际上是海豚科的, 这可能颠覆了一般人对海豚的印象——永远微笑的小型智慧生物,可惜科学分类是不按照感情来的。另外,Porpoise在字典里经常也被翻译成海豚,但是它们其实是归于鼠海豚科(Phocoenidae),最显著的特征是吻很短,二者可不要混淆了。

[长江中的两种齿鲸亚目动物:上图为白鱀豚(英文名Yangtze River Dolphin,学名Lipotes vexillifer)下图为江豚(英文名Finless porpoise,学名Neophocaena phocaenoides)。鼠海豚科的江豚与其他被称作海豚的物种不同,没有明显突出的吻部。海豚科的物种吻部虽然不一定有白鱀豚那样细长,但至少也是突出的。(图片来源:the Guardian;Wikimedia Commons)]

这个流言的版本之一提到它们 “就像其他种类的海豚,已经濒临灭绝”。这句话严重错误,海豚科中“濒临灭绝”的其实很少。根据IUCN的红色名录(2011年1月更新版),收录的海豚科36个物种中只有生活在新西兰的赫氏海豚(Cephalorhynchus hectori)1种列入了濒危(EN)级别,3种海豚列入近危,13种无危,19种数据缺乏[2]。[注1]从动物权益上来说,海豚也许面临困境;但是从物种延续上来讲,并没有什么广泛的麻烦。相比之下大型鲸类面临的问题要严重得多,譬如须鲸亚目15个物种就有5个濒危。只可惜大型鲸类没有那么可爱,关注的人也少吧。

但是,我们在海豚科中却找不到一个叫“卡德龙海豚(Calderon Dolphin)”的物种,就算搜遍整个鲸目已知的88个物种也没有结果;而网上提到这个词的所有网页都是在宣传这个流言的。根据法罗群岛的捕鲸记录,我们猜测这条流言想说的大概是“长肢领航鲸”(英文Long-finned Pilot Whales, 学名Globicephala melas),归于海豚科圆头鲸属。Calderón是西班牙语里的一个姓,本意是“大锅”,和英文Cauldron同源。可能领航鲸鼓起来的圆头就像顶了一口锅,于是起了这么个名字。

[长肢领航鲸应该就是流言中的“卡德龙海豚”。从大头近照看来,圆圆的大锅头非常明显。(图片来源:zivazeme.cz)]

长肢领航鲸在1996年版的红色名录里曾经归入无危一类,不过由于近年来一些研究表明它有可能并非一个单一物种,IUCN出于谨慎起见,在2008年把它改归入“数据缺乏”一类。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没有将之列入禁捕名单。1992年国际捕鲸委员会估计,东北大西洋范围内种群数量大概有778,000头,而法罗群岛周边大概有100,000头[3];美国鲸类协会则估计全球范围内的长肢领航鲸约在一百万头左右[4]。其它组织的估计数据各不相同,但数量级都在几十万头上下。IUCN认为,鉴于法罗群岛每年平均捕获量小于一千头,很可能不会对领航鲸的数量造成威胁。除了法罗群岛的捕杀,长肢领航鲸面临的威胁,主要来自于被其它捕捞行动误伤,以及远洋渔业使它们的食物大量减少[3]。

除了长肢领航鲸之外,也有一部分其它的鲸类遭殃。2009年,法罗群岛杀死了310头领航鲸, 174头白喙斑纹海豚(Lagenorhynchus albirostris), 2头北瓶鼻鲸(Hyperoodon ampullatus)和1头宽吻海豚(Tursiops truncatus)[5]。后三者目前都归于“无危”一类。

法罗群岛人是如何捕鲸的?他们真的把这个当做成人礼吗?

法罗群岛是丹麦王国的一个自治领地,拥有自己的国旗和宪法,但军事、外交、法律等领域依然归丹麦管辖。群岛由18个岛屿组成,人口约5万,面积1393平方千米,但是地形崎岖、海岸线漫长,估计只有2%的面积为可耕地;兼之高纬度、冬季漫长、多云雾等气候因素,农业无法成为主要食物来源。所以,和相当一部分北欧沿海地区一样,捕鲸在历史上一直是他们重要的维生方式:鲸肉和鲸油作为食物,鲸油充当燃料,鲸皮制作绳索等等;这些产品全部为整个社区分享,不作为商品对外出口。

[风景如画的法罗群岛]

考古学证据表明,早在公元九世纪,捕鲸就已经是法罗群岛居民的主要生活方式了,而今天使用的“围猎”捕鲸法,则在1584年就有记录[8]。当然,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粮食运输储藏技术的提高和捕鱼技术的进步,他们对鲸的依赖在不断下降。自1709年至今,法罗群岛一共捕杀了大概26万条鲸,平均每年850条;但2009年的捕获量已经降到了不足五百条,这大概是整个法罗群岛每年15%的肉类产出。

“围猎”捕鲸法的基本手段是,当发现鲸群游得离岸非常近时,就结队出海,通过许多船只的协作,把一部分的鲸群赶到海滩上搁浅,然后迅速杀死。历史上,对于那些不能搁浅的鲸鱼,渔民会使用一种锐利的铁钩去刺它们;但是自从1993年以来渔民已经逐渐改用钝钩来驱赶和拖拽,原来的锐钩现在仅仅用于把已死的鲸鱼拖走。矛和鱼叉等其它锐器在1985年已经被列为非法。一旦上岸,渔民会使用特制的猎鲸刀刺入鲸鱼背部,切断脊柱;一般认为这是最有效、最快速的办法。鲸鱼死去的时间一般在几秒到几分钟之内,平均时间大概30秒。由于切断脊柱必然会同时切断一些主要动脉,所以会短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