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卦 >> 医学 >> 文章

发现屠呦呦Comments>>

发表于 2011-10-24 08:39 | Tags 标签:, , ,

特殊时期的秘密任务

拉斯克奖获奖者视频访谈,屠呦呦正襟危坐,严肃宣布“我叫屠呦呦。”一句话说完,才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嘴角上翘,勉力笑了一下。也许,她还不习惯这个奖项给平静生活带来的变化。

颁发于诺贝尔奖之前,拉斯克奖以获奖者与诺贝尔奖得主的高重合率而闻名,被誉为诺贝尔奖风向标。在中国,公众与科技界对诺奖的渴望是勿需掩饰的事实。顺理成章地,在今年诺奖颁布前那个热腾腾的9月,关于屠呦呦的报道,少不了这几句点评:“离诺奖最近的中国女人”,“值得获诺贝尔奖。”

9月25日,她家乡的一份报纸说:“区文保所致电本报,想以名人故居的形式保护好屠呦呦的故居……”

那座要求保护的居所位于宁波,1930年底,屠呦呦出生在那里。她是家里5个孩子中惟一的女孩,名字典出“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意为鹿鸣之声。名字是父亲起的,当时,并没人预料到诗句中的那株野草会改变这个女孩的一生。

家乡人在那份报纸的头版上回忆,读书时的屠呦呦“长得还蛮清秀,戴眼镜,梳麻花辫”;读中学时,她“成绩也在中上游,并不拔尖”,但有个特点,只要她喜欢的事情,就会努力去做。1951年,屠呦呦入北京医学院药学系读书。在那个年代,身为女孩能够接受大学教育,她说“很幸运”。

大学毕业,她被分配到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之后55年里,除参加过为期两年半的“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她几乎没有长时间离开过东直门附近的那坐小楼。她最优秀的研究工作完成于1969年至1972年之间,正值“文革”时期。

1969年,屠呦呦所在的中医研究院接到了一个“中草药抗疟”的研发任务,那是一个不小的军事计划的一部分,代号523,志在帮助北越政府“打击美帝”,方法是寻找有效的抗新药——在1960年代的东南亚战场上,疟原虫已经对奎宁类药物产生了抗性。

从中草药中寻找抗疟成分并不是新鲜主意。1941年,来自上海的药理学家张昌绍就曾尝试利用中药常山治疗南部沿海地区流行的疟疾,1946年和1948年,他分别在《科学》和《自然》上报道中药常山及其活性成分的抗疟作用。不幸的是,张昌绍于1967年自杀,而另一些原本致力于此的科学工作者正被关牛棚、靠边站。

最初的523任务中,有尝试中草药和针灸抗疟功效的研究小组,却没有中医科学院的参与。直到1969年,为了“加强中草药方面的研究力量”,中医科学院应召加入,屠呦呦也随之参与了项目。当时她38岁,职称是助理研究员。

因为具有中西医背景,而且勤奋,在那个资深科学家大部分已被打为右派的年代,屠呦呦很快被任命为研究组组长,带领一个小组的成员开始查阅中医药典籍,走访老中医,埋头于那些变黄、发脆的故纸堆中,寻找抗疟药物的线索。

耗时3个月,从两千多个方药中筛出640个,又锁定到一百多个样本,最终入选的胡椒“虽对疟原虫抑制率达84%,但对疟原虫抑杀作用并不理想”。青蒿是当时的191号样本,虽然曾经有过68%的抑菌率,复筛结果却一直不好。

很长一段时间,这种不起眼的菊科植物都不是最受关注的药物,直到有一天,屠呦呦决定:用沸点只有35℃的乙醚代替水或酒精来提取青蒿。这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温度正是青蒿素提取的关键。

青蒿、黄蒿、青蒿素

在各种传说中,这个场景往往被描述为:在某一天的凌晨或者深夜,阅读葛洪的《肘后备急方》时,屠呦呦被灵感击中——那本古方上说:“青蒿一握 ,以水两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然而,真实的实验却是繁复而冗杂的。

阅读过屠呦呦部分实验记录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疟疾研究室研究员苏新专认为,“她的实验设计还是非常严谨的。”在2009年出版的专著中,屠提到了当时的一系列实验,“青蒿成株叶制成水煎浸膏,95%乙醇浸膏,挥发油无效。乙醇冷浸,控制温度低于60℃,鼠疟效价提高,温度过高则无效。乙醚回流或冷浸所得提取物,鼠疟效价显著增高且稳定。”

她还特别提示:分离得到的青蒿素单体,虽经加水煮沸半小时,其抗疟药效稳定不变,“可知只是在粗提取时,当生药中某些物质共存时,温度升高才会破坏青蒿素的抗疟作用”。

在那个特殊时期,不需要个人署名的论文,新的发现迅速变成了集体的财富。1972年3月8日,在南京一次会议上,以“毛泽东思想指导发掘抗疟中草药”为题,屠呦呦汇报了自己在青蒿上的发现。很快,云南和山东等数个研究小组借鉴了她的方法,对青蒿进行研究。

自己的发现公布后不久,从黑色胶状的青蒿乙醚提取物中,屠的研究小组获得了他们起名为“青蒿素Ⅱ”的白色的针状结晶。这种结晶在临床前的动物毒性实验中表现出了对实验动物明显的心脏毒性。是否执行原方针,尽快拿到现场进行临床试用观察?屠呦呦和她的“单位”选择了富有当时特色的解决方式——先由3位科技人员进行“探路试服”,“由屠呦呦带头共3人,经领导审批,住进中医学院附属东直门医院……”

探路试服显示,青蒿素Ⅱ没有毒性,但后来在临床上的表现却不那么令人满意——“效果不好,又出现了较明显心脏毒副作用”,原计划的14个病人,只做了8例就中止了临床试验。最终,由云南药物研究所用汽油从当地的青蒿变种——大头黄花蒿中提取的青蒿素,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李国桥主持的临床试验中展示了极好的抗疟疗效。

之后,1976年,上海有机化学所的周维善研究小组测定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也发现了青蒿素全新的抗疟机理:青蒿素中存在一种全新的结构过氧桥。后来,因青蒿素不溶于油和水,无法使用针剂,对已不能进食的重症疟疾患者,几乎束手无策。上海药物所合成了可以制成针剂的蒿甲醚,那是第一个由中国发现的全新化学结构的药品。2001年,WHO将复方蒿甲醚等青蒿素类复方药物作为一线抗疟药物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1977年,为了赶在国外发表的前面,表明青蒿素为中国人发明,由屠呦呦所在的中医研究院,以“青蒿素结构研究协作组”的名义在《科学通报》上首次发表了青蒿素的化学结构。

2011年8月中旬,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在博客中发表了关于青蒿素发现的故事,藉此提示对中药应有的研究方式:了解中药更明确适应症、有更好疗效,世界才能接受,真正适合的病人才能得到帮助。然而,之后拉斯克奖的颁布迅速把公众对青蒿素的讨论从传统中药引向了其他的方向。

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交锋

拉斯克奖引发的第一个疑问是:为什么青蒿素没有拿到国内的科技大奖,反而先拿到了国外的大奖?

科学界主流的答案是:没法确定奖项的归属。屠呦呦获奖后,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在一次公开场合的发言中曾表示:“青蒿素的发明,一直是我国引以为豪的科技成果,但仅仅由于难以确定成果归宿而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表彰和奖励……”而饶毅认为,青蒿素的发现史,“有助于了解中国大科学计划、大协作的优点和缺点”——两弹一星是成功的例子,而青蒿素的经验并不同于两弹一星。

1978年,523项目的科研成果鉴定会最终认定:青蒿素的研制成功,“是我国科技工作者集体的荣誉,6家发明单位各有各的发明创造……”在这个长达数页的结论中,只字未提发现者,只是含糊地说:北京中药所,1972年12月从北京地区青蒿植物中提取出青蒿结晶物,实验编号为“青蒿素II”,后改称青蒿素。当然,“青蒿素”的名称也是来自那次会议。

鲜为人知的是,青蒿素主要产自黄花蒿和大头黄花蒿,而在植物学界中,菊科很难分类,于是,“按中药用药习惯”,523计划的成果鉴定会上,“将中药青蒿原植物只保留黄花蒿一种,而其抗疟成分随传统中药定名为青蒿素”。

大协作的抗疟新药研发计划按照预定的轨道胜利谢幕。然而,很不幸,后来的一切并不像那份文件所希望的:“排名争议达成一致。”后来的几十年中,被认为不够“淡泊名利”的屠呦呦成了整个团队中让人头疼的因素,她个性中执拗的方面也慢慢显现了出来。

中信的青蒿素项目经理刘天伟在博客中提到,2004年,泰国玛希敦奖将5万美金和一枚奖章颁发给了青蒿素研发团体,大多数青蒿素研究参与者赞成将这笔奖金捐给盛产青蒿的四川酉阳地区的中学。这时,屠呦呦提出,必须先明确她个人应该享有50%以上奖金的份额,然后,由她以个人名义捐给酉阳……523项目中蒿甲醚的发明者李英确认了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这笔钱因屠呦呦的反对,至今未落实是真的。但她提出的方案,我没有直接看到,而是间接听到的。”

2009年,屠呦呦出版了专著《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但因为引文署名的细节,马上有人撰文批评她:未能充分肯定其他研究小组和自己研究小组其他成员的作用——这正是反对方的主要理由——他们认为,屠呦呦夸大了自己的研究组在523中的作用,夸大了自己在研究小组中的作用。

饶毅在文章中曾提到:“我们作为无争议方试图和屠呦呦交流也有一定困难,不理解她把中医研究院的原始材料至少有段时间收藏在自己家,不愿给我们看。” 但查看过军事医学科学院一些相关的非公开资料后,他还是得出结论:屠呦呦在青蒿素的发现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因为,她的研究组第一个用乙醚提取青蒿,并证实了青蒿粗提物的高效抗疟作用。在拉斯克颁奖期间陪同过屠呦呦的苏新专也认为,屠呦呦是那场发现中的关键人物——“她是把青蒿带到了523任务中的那个人”。

9月24日晚,拉斯克奖颁奖会后,屠呦呦告诉来访的新华社记者:“这个荣誉不仅仅属于我个人,也属于我们中国科学家群体。”但却有业内人士私下指出,“她从来没有承认过别人的工作,现在的致谢被认为是缺乏诚意的。”

之后,《科学》杂志的网络报道称:“拉斯克奖重新点燃一个争议:是否应该把研发出强有力的抗疟药物——这个文化大革命期间政府一个大规模项目的成果——归功于一个人。”

李英表示,拉斯克奖评委会这次“不了解中国的实际情况,把当时由全国 523 办公室领导的数十个课题组都划归屠呦呦领导了”。而苏新专则提到,从青蒿到抗疟良药,各种各样人的贡献肯定少不了,但拉斯克奖并没有颁给整个组织,应该是因为, “作为一个鼓励科学发现的奖项,拉斯克奖倾向于只授予最初始的发现者。”

这仅仅是一场美式个人英雄主义与中式集体主义的交锋吗?“文革”时期的科研工作方式就是只有集体没有个人,论文也几乎不标明个人作者。饶毅就曾指出:如果先发表乙醚提取的文章以后再共享,她的研究小组也应该会先发表钟裕容纯化获得青蒿素晶体的文章,“这两篇文章应该建立屠呦呦小组的发现优先权”,这样,争议会少一些。

那么,那个拉斯克奖评审委员会认定的最初发现者,靠“洞察力、视野和顽强信念”发现了青蒿素的中国女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与屠呦呦共事过四十多年的同事廖富民沉吟了一下,说:“她是个执着的人。”

0
为您推荐

53 Responses to “发现屠呦呦”

  1. Leo说道:

    周维善是有机所的

  2. zengzekun说道:

    如果国外给中国一颁奖,中国就搞内讧。国外以后就别给了中国人大都看不得别人好,别人好了自己就吃亏了。颁给屠呦呦大家不服,只能说明她做人有问题。

    • dupengwx说道:

      能被人说不,这能发生在中国恰恰说明她做人没什么问题,所以能够蜚声国际。想一想我们的胰岛素你就明白在这里的争权夺利都影响透科学圈了,无知和平均主义是发展最大的阻碍。

      • beiang说道:

        就是这样,在中国国情下,这奖颁给谁都会让其他人不服呀。真要让所有人都没话说,嗯……恐怕这奖只能颁给我们敬爱的毛主席了……

    • fml说道:

      对你的发言表示强烈反感,不好意思。

    • Libera说道:

      突然想起了那个香蕉和猩猩的实验

    • 三叶秋说道:

      我对你看不服,所以你做人有问题!

  3. 会长说道:

    此文不会是“被”发表的吧,ssh的文章很少让人看的这么不耐烦呐!
    细软跑!
    中国人的“第一个”诺奖这让人笑而不语的话题,ssh的大大会知道那也是肯定的

    • fml说道:

      和平奖?文学奖?这两个奖的权威性远远不如自然科学奖吧。

      • 123@21cn.com说道:

        和平奖和文学奖就是个笑话,要不也不会让人谑称炸药奖

      • 关公战凯撒说道:

        这两个奖不是权威性不强,而是主观性太强。

  4. airportcon说道:

    没有人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的神奇么...只有我么?好吧...

  5. lyem说道:

    又是一地鸡毛。

    "必须先明确她个人应该享有50%以上奖金的份额,然后,由她以个人名义捐给酉阳"~~~这个提议有什么问题吗?连这个都容不下?一群混蛋。

    “作为一个鼓励科学发现的奖项,拉斯克奖倾向于只授予最初始的发现者。”~~~很好的规则,给混蛋们一个响亮的耳光。

    最后,颁奖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外面的人”对“体制”的不屑与无视,就像已颁发给中国人的2个诺奖。〔虽然这2个没有自然科学奖那么值钱〕

  6. 米乐.net说道:

    "毛泽东思想指导发掘抗疟中草药"

  7. 吼海雕说道:

    中国难得有能静下心来坐冷板凳搞学术的人,能静下心来坐冷板凳搞学术的难得被国际主流承认,能被国际主流承认的难得被中国人自己接受……

  8. ZHX说道:

    让那个年代的人去吵吵吧,那个年代的事,一团毛线

  9. loler说道:

    不光是个人,单位之间还不是也争得头破血流。

  10. 壹Ⅱ三4武说道:

    呦呦鹿鸣食野之萍、

    • zzjjll说道:

      鹿鸣呦呦(ao),食野之蒿。
      不知道是不是俗名臭蒿的野草,一般动物不吃的。

  11. 123@21cn.com说道:

    中医

  12. yoyo说道:

    我们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自信起来啊,不再对什么奖项太过看重

    • 神奈七香说道:

      那些强国的科学家一般对这个也很看重的,只要身在科学界没人不会不向往它们吧。
      我所知的那些不在乎奖的家伙,要么是道德楷模(但他们还是在乎自己对科学的贡献的),要么是天赋异秉(得奖有什么了不起,明天再写篇又可以提名了),而凡人还是免不了俗的。

  13. jamesr说道:

    屠呦呦是我的高中校友,压力……

  14. 神奈七香说道:

    没人吐槽文中包含的废医验药思想吗?

  15. MS-X说道:

    中国人不是早就获得过诺贝尔奖了····笑而不语

  16. Rose说道:

    国外看重个人起到的关键作用,事实也是如此,没有这些人起到的突破性作用,一大堆人都是在瞎忙活

  17. reypl说道:

    一得奖,就各路大神跳出来抢功劳,我都TMD恶心。

  18. meixinqing说道:

    毛泽东思想指导发掘抗疟中草药

    • Fertile Crescent说道:

      以前还听说过拿这玩意治眼瞎的,然后居然复明了!Orz

  19. SimplePlan说道:

    这种论战体现了中国人的劣根性。。

    • fml说道:

      “劣根性”这个概念是经不起科学方法拷问的。
      即使在文人圈子里面,在49之前和大陆之外,对这个概念嗤之以鼻的也大有人在。

  20. 来不及说爱你说道:

    了不起

  21. xuan说道:

    现在我们总听到:“我是XXX。”

    而这样一个老人说“我叫”的时候我觉得好感动……

  22. 科学小玩童说道:

    中国长期以来的愚民政策正是导致大部分中国人民愚蠢的罪魁祸首。
    政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当时愚民很省力,现在麻烦一块儿冒

  23. rollman说道:

    这篇文章应该改名为“中国是如何扼杀诺贝尔得奖者的”,文-革,集体意识,领导抢功,中国人除了科研还要过五关斩六将才得见天日

  24. 啃制石器说道:

    如果苦干几年结果荣誉被平分了那谁还搞科研

    • Fertile Crescent说道:

      只能怪当时的XXXX了,当时写论文没署名,现在有人说这功劳是她自己的,你要是组里的其他人你能忍?

  25. 花露水说道:

    前面的挺好,后面说屠呦呦的就没啥意思啦。

  26. 傅春山说道:

    论文的排名再到屠呦呦...这只能说明中国国情太不能容忍做学问搞研究的人了。

  27. 找个恐龙生个蛋说道:

    是某人领导的就是某人的吧?

  28. rebeccazu说道: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吧。。。诗经里的。

  29. lillian说道:

    小小歪个楼,我肚子里的小朋友也叫呦呦,取自《诗经.鹿鸣》里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 EE说道:

      今年叫呦呦的少不了

      • 小宣说道:

        还是叫鹿鸣好听些。。。。
        看到文章第一句话,我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是xx,我还活着”。。。。。xx是谁,大家懂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