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Dr. You >> 问题 >> 文章

[Dr.YOU第96期]替他人脸红Comments>>

发表于 2011-10-17 15:28 | Tags 标签:, ,

脸红的经历大家都有,也很能理解:回答不出老师的问题,面对暗恋的女孩,或者,不小心在电梯里放了个臭屁。。。

本期Dr.Who想问的却是另一种情况: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会为他人的行为感到害臊/丢脸/难为情,这个他人我们甚至根本不认识。

嗯,很难理解吗?昨天当公交车上旁边有人因为一点小摩擦而激烈吵起来的时候,Dr.Who就不由自主地脸红了。其实真不关我事阿〜〜〜

本期问题的来信截止期为2011年10月30日晚12点。让我们期待新的Dr.You~~

新来的同学,请继续阅读什么是Dr.YOU。查阅往期内容及优胜者,请点击群博活动栏的Dr.YOU栏目。

==================== 什么是Dr. YOU =========================
我们都曾梦想过成为万事通,就像机器猫的口袋,能应付朋友提出的所有问题;我们也曾时不时冒出古怪问题,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未获解答,随着少年(或 成年)梦想慢慢灭掉。
事实上,由于个体知识的局限,谁都不可能真正包治所有疑难杂症。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当我们汇聚在一起,真有可能无所不能。在这个栏目里,松鼠想和 读者们一起来打造一位真正的问不倒先生,姑且叫他Dr. YOU吧,你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有机会成为他!
别小看我们!这里绝不会出现“人一共有几颗牙齿”这样的简单知识型问题,不会有“怎么样动心脏手术”这样的专业问题,也不会出现“打呵欠会传染吗” 这样被解答过无数次的“陈词滥调”型问题,你也不要以为求助google或wiki甚至百度百科就可以获胜。我们严阵以待,琢磨出最精怪最有趣的问题,来 刁难Dr. YOU。
每两周,我们会在这里提一个问题,如果你觉得能够解答,就告诉我们吧,在这一刻,你就是所有人眼里最牛X的Dr. YOU。
规则说明:
1) 你可以在主贴下尽情讨论。但是,只有当答案超过500字(但不鼓励超过1000字),并在科学松鼠会的论坛松鼠学堂注册并贴上答案,或者将答案发送至DrYou@songshuhui.net,你才可能成为真正的优胜者。如果你在“松鼠学堂”发布稿件,你还有机会成为科学松鼠会的亲友团,获得直接进入 论坛“橡树大厅”版块的机会,也可以优先参加我们的各种活动
2)我们每两周的周一出题,下一周的周日晚十二点截止。优胜者将在投稿的读者中产生。你有两周的时间充分思考、寻找资料。我们将就每道问题评出一到 两位优胜者,文章的科学性与文字性都将被考虑到。获奖者会被宣布成为本轮的Dr. YOU。
松鼠小贴士: 我们无比鼓励看到一个问题的多角度解答,例如,回答“人为什么有两个鼻孔”时,您可以考虑动用建筑学知识……你也可以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来解答。所以,不要觉得某个问题与你的专业领域无关,或许你能给出出人意料的漂亮解答,让所有人都吃一惊!
3)答案将由Dr You编辑整理修饰,发表在科学松鼠会主页以及平面媒体上。该文字版权归科学松鼠会所有。
往期内容,请点击松鼠会主页右上栏的Dr.YOU项目查阅详情。

0
相关文章

25 Responses to “[Dr.YOU第96期]替他人脸红”

  1. gildor说道:

    我猜测也许是"同理心"的作用。
    外行人士查wiki:
    'Empathy is the capacity to recognize and, to some extent, share feelings (such as sadness or happiness) that are being experienced by another sapient or semi-sapient being.'
    不需要是认识的人也可以共享情感,脸红也算其中一种吧。

    PS: 不光是脸红,我自己还特别见不得别人受罪。所以别的同事一训实习生我就得找借口上厕所...............

  2. 寂静之诗说道:

    一种下意识的通情吧

  3. 淡定狸说道:

    内心比较脆弱?

  4. 三十二夜说道:

    在哪里看到过,说这其实是一种微弱的催眠现象。就跟武打片里有拳拳到肉的镜头,你自己也感觉很疼一样。。。

  5. Ent说道:

    镜像神经元么……

  6. KIWI!说道:

    达尔文表示加关注。

  7. coomss说道:

    大概是因为我们的这些观察基础都建立在自己的记忆上面的吧,然后看到别人的一些行动就拉进去对比了。

  8. luca说道:

    奇怪的是 我有时候会在固定的时间 例如秋季下午脸红3点多时 能解释下吗

  9. mia说道:

    同理心吗?好像在道德情操论里看过一小点……
    个人感觉是那种窘迫让我脸红~

  10. moon说道:

    我只要感觉到别人的焦点在我身上时..我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很奇怪

  11. 726334191说道:

    恩,挺有意思的

  12. ljy说道:

    这个,个人认为在人文社会学层面,埃利亚斯的《文明的进程》已经解释的很好,别人触及我们的精神敏感的地方,可能是我们留意自己的地方,我们会对别人的行为感到敏感,可能是我们已经将别人与自己对等思考了。
    而从生物学来说,这可能是基于我们的认知系统对自身与他人的区别并不能很明确的区分(就像有些鸟认不出自己的鸟蛋一样),这种系统的不确定性有利于多层面的利益选择(就像爱德华·威尔逊说的下丘脑和边缘复合系统的矛盾性),例如有利于同种基因同时存在于多个个体身上,因此被自然选择,这种错觉的奇妙就如人由大致统一的自我感觉统治一样奇妙。

  13. jemmy说道:

    我觉得是一种效应 像有时候第一次见到一个陌生人 就算他没做任何事 你就会对他有喜欢或者讨厌的感觉 因为你下意识的把他与你之前认识的人做替代 而这里是下意识的用自己去替代 或许是因为自己之前有过类似的经验 所以才会觉得脸红

  14. 胡蕾说道:

    一下论述,纯属猜想,毫无证据。
    在公共场合,出现一些尴尬情况时,当事人一般表现出不安,尴尬,惭愧等心理活动,身边的人可能会嬉笑,鄙视,这样令当事人会更加紧张。而有些人,熟知当事人的,或者在潜意识里对当事人存有'好感'的,也会出现当事人同样的心理活动。原因可能是当大脑放弃对当事人选择类似‘奚落’的情绪后,根据经验,非彼即己,自动选择了‘惭愧’的情绪,把自己当成了当事人,实践也证明,这种情绪远没有真正当事人持续的长,因为一段时间后,大脑逐渐反应过来,告诉自己,这又不关自己的事,不需要自责。

  15. GYOUNG说道:

    我很怀疑这种现象存在的普遍性,我是学心理学的,同理心比较强了~但一般对陌生人就我个人而言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觉得这和个体的经验有关,也许对于经历过类似尴尬情况的人来说,他人的当前情境唤起了他们的记忆。

  16. leone_shuai说道:

    就跟看革命影片看到反动派用牙签戳我地下党员指甲,刑讯逼供的时候,自己也会觉着疼的感觉类似。我们会不自觉的换位思考自己是受害者,身临其境想象那种感觉,这是发达的人类大脑思考的方式,也会产生相应的激素导致或者心如刀绞或者面红耳赤或者娇羞不已的表现……记得以前柳大大在惊奇档案某期关于疼痛的一文中也有类似说法,人们会不自觉换位思考,有举过晕血啊、受惊后晕倒啊之类的例纸~~

  17. King's Di说道:

    替别人脸红

    人的本能决定了这一切的发生。
    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中,人类本身的进化其实没有多大变化,也就是说,100年前的人和100年后的人与现在的人从外在和内在都不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因而,我们人类都有近乎共同的敏感区,不论谁触碰到这个区域,其他人也会有相应的反应。为什么?一种原因,其他人曾经都做过这类事情并有一定的情感记忆,当看到别人也遇到这类事,自然会引起共鸣;另一种原因,人类的不同道德观的交集可能集中在这些事情上,即使没有做过,通过道德评判也会得到相应的情感表示。

    以上内容,些许扯淡,如被指正,不胜荣幸。

  18. 墨淼淼说道:

    一种"同情"心吧。自己可能做过同样的事情,所以对此会特别敏感,拥有同样的感情。很可能是对之前的自己感到害臊,丢脸,难为情。

  19. 海涯说道:

    为“他人”脸红,这个他人在发生该事情的时候该是与自己具有同一个属性
    比如,同一地域的,某人在外国人面前丢脸,你可能会脸红,因为同属中国人;
    再比如,同一年龄段了,某80后做出不堪的事情被网络爆炒,你内心会羞愧,因为属同年龄等等。

  20. 冰河纪说道:

    一个完全没有道德感的人,是不会脸红的吧?

  21. 四月物语说道:

    替别人脸红,均是让人脸红的事情都联想到了自己身上。

  22. 侧耳倾听说道:

    拙见:利用了人不自主的适应心理吧,当一个人和一群人呆在一块会首先产生想要融入其中的心理,所以在心理上会有一种归属感,认为是这一集体的一部分,当这个集体的一份子做一些不雅的事情时,我们也会不自觉的感到羞辱。不过这种事情是因人而异的,个性冷漠的人应该不会有这种想法的吧

  23. ioioyou说道:

    传说中的既视感?

  24. 风间说道:

    我个人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在拥挤的车厢内,明知道是边上的人“排放尾气”,一边自我暗示,千万不能脸红,一边就觉得脸上“烧起来”了。
    对于这个现象,我个人比较支持“感同身受”的说法。
    脸红的例子不太好举,举几个其他方面的例子。
    比如说玩恐怖游戏的时候,自己操作主人公的时候,明知这是游戏,里面的幽灵只不过是一些设计好的程序和数据,不可能对自己产生什么危害或影响,依然会情不自禁地害怕起来。这种感觉,在晚上,独自关在漆黑的封闭空间里玩同样的游戏时,会更加明显。原因就是,恐怖游戏里的情节大都是“独自一人”“漆黑”“封闭空间”“夜晚”等等,同样的环境,让我们能够更加强烈地“感同身受”一把,自然感觉也会强烈很多。
    看紧张的片子时,比如说最近热映的“碟中谍4”时,当主人公跃身跳向远端窗户,撞在窗框上差点掉下去时,身边一同看电影的母亲几乎紧张地站了起来。
    有类似经历的人很多,那么“替别人脸红”的现象也不难理解了,我们把自己代入他人的处境了。不自觉地把自己站在同样的立场,导致了相同的感觉,心理变化,所以会替别人害怕,替别人紧张,也就会替别人脸红。
    但是我认为这种“替别人”的现象,是有个体差异的。也就是说,假设车里有个人产生了一个足以响彻车厢的尾气,并不是全车人都脸红。
    产生个体差异的原因我认为最主要的是个人经历。有过类似经历(曾经有过当众排废经历),或是正在经历类似经历(在漆黑封闭的空间里玩幽灵游戏)的情况下,将更加强烈地刺激到这种“替别人”现象的产生。老板突然在办公室大喊一声,最近我发现某位员工,经常利用上班时间上一些无关网站,我接下来准备公布他的名字,相信大多数人会紧张地手心出汗。
    反过来,如果没有这些类似经历,或所处环境截然不同,“替别人”的现象就不太明显,甚至完全无法感受到。老板如果说,我发现某位员工,其实是超人来的,我准备公布他的名字,这时候手心出汗的那个,几乎可以肯定就是氪星来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