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文章

关于科学与艺术,李政道先生说过这样一段话:“我想,现在大家可以相信科学和艺术是不能分割的。她们的关系是与智慧和情感的二元性密切关联的。伟大艺术的美学鉴赏和伟大科学观念的理解都需要智慧。但是,随后的感受升华和情感又是分不开的。没有情感的因素,我们的智慧能够开创新的道路吗?没有智慧,情感能够达到完美的成果吗?它们很可能是确实不可分的。如果是这样,艺术和科学事实上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源于人类活动最高尚的部分,都追求着深刻性、普遍性、永恒和富有意义。”

大师的话点明了科学与艺术间的关联,以及将这两者关联起来于一己之上的重要性,而如今的现实却是这样一种情形:理工科出身的人常借“我没有艺术细胞”以自嘲;文艺界人士则总拿“那时候我数学考了个零分”来炫耀。本自兼具理性与感性,且有能力调和两者于益彰的大脑被蛮横地割裂开来,一分为二,似乎这世界上就应该存在着两种大脑:“理科大脑”与“文科大脑”,两种大脑相互不理解,相互蔑视,相互嘲笑。

我们的社会中充满了被割裂的大脑,这当然要拜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之赐,原因不想多讲,这里只谈谈后果,以一个曾经的受害者的身份。大学时代的我就读于一个典型理工科院校中的一个典型理工科专业,在大脑被无知无觉割裂了多年以后,到此时已是一位典型的“理科裂脑人”:有逻辑,有专业知识,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什么了,思维是单向的,精神是苍白的。

再拜当今中国教育的另一项所赐——中学时给你指定一个唯一的死任务:上大学,进了大学,任务结束,也不再有新任务,又因为从未知道过如何给自己找到新任务,于是——20岁出头,即将毕业的我惶惶不可终日,茫茫不知所从。更为不堪的是,面对这种痛苦的精神状态,急着想去解脱,却不知从何入手。逻辑和专业知识在这时能派上什么用场呢?

写点东西吧?字不成句,句不成章。听听音乐?听到的只是与内心一样浮躁的流行,哪里有什么音乐?高雅、古典的?春风过驴耳。涂鸦几笔?真是乱涂乱写都不知从何下笔。也就在此时,我意识到了自己“裂脑人”的身份,并为此感到深深的悲哀。而且据我所知,不只我一个人是这样。

这就是我大学临毕业时的状况,没有科学(以自然科学为科学的标准,我那时的专业只能算是工科),没有艺术(文学、音乐、美术三大艺术门类尽皆一窍不通,更况其他),精神空虚,浑浑噩噩。

后来,读了研究生,标准的自然科学。在读研过程中感受到了科学,并被同化,从思维方式,到面对世界的态度。科学摸到了,艺术还没边,顶多在实验中为动物做手术做到熟极而流之际,偶尔能体会到技进乎艺的快感。

再后来,开始科普创作,这要跟文字打交道了,琢磨着如何在将事实交代清楚的同时既保持严谨,又通俗易懂,最好再来点风趣,让人看得下去。写了两年,略有所得,断不敢称已涉足文学,不过好歹科学与(文学)艺术在我身上有了交集,虽然都是半吊子,但我能感受到两者在相互交融,我的大脑在趋向统一。

大概艺术都是相通的,咬文嚼字的功夫似乎也具有提升音乐领悟力的功能。听贝多芬的《月光》,心头再烦乱也会回归一片安宁,而不必去思考他要表达些什么。听古曲《高山流水》,不用高人指点也辨别出了哪个段落为高山:低沉、凝重者是也;哪个段落为流水:清越、灵动者是也,山临清流,水绕青山,山水相依,浑然一体。幻想着自己是钟子期,提着斧头上山砍柴,听到伯牙在弹琴,漫不经心来一句:巍巍兮高山!琴弦一转,再来一句:潺潺兮流水!两人八拜成交,结为知音。酒桌上,中文系出身的好友高唱一曲《越人歌》,众皆赞叹,偷学过来,每日里瞎哼哼,慢慢地居然也自成一调,酒过三旬、面酣耳热之际当众唱出来,着实也唬住了不少人。我觉得这些都是很美好的事,不敢说已懂了音乐,但至少能去欣赏,能去体会,能够从中获取到愉悦了。

艺术之间当然是相通的,我怀着好奇心为它们牵桥搭线。在听过电影《海上钢琴师》中1900所弹的那曲《playing love》十数遍后,将这首曲子写成了一首诗,好赖不说,倒颇能自得其乐。另一方面,也在遵循文学大家们的教诲,尝试着把握住文字的节奏和韵律,狂妄地企图写出清脆悦耳的文章。

艺术为我带来的岂只是精神上痛苦的摆脱,统一了的大脑常生愉悦。不过仍有遗憾,那就是对美术的印象还停留在小学美术课老师给的平庸分数上。或许是由于对绘画的半窍也不通,我一直觉得把看到的景象或脑中的想象在画板上栩栩如生再现出来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我期待着有一天能染指这个过程。

好了,终于来到标题中破折号以后的部分了,其实这篇文章根本想说的是,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握画笔,但由于电脑软件的存在,我居然可以搞设计了,而且还能跟科学扯上点关系,比如这是一枚戒指

看起来很厚实。

侧面看一下:

摆个姿势俯拍:

他的名字叫“脑”

起码我打算要设计的是一个能戴在手上的大脑壳。

女式的脑:

加上两个眼睛:

我总觉得他像电影《Wall.E》中某个路人甲机器人,但没找到实例。

当想象力发散开来,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产生:

我认为这是一副潜水镜

当想象力进一步肆无忌惮,场面会失去控制,比如这个:

和 · · · · · ·

0
为您推荐

24 Responses to “科学与艺术——脑、潜水镜和······”

  1. 分类为什么是其他~~快快壮大我们“科学与艺术”的行列~

  2. 姬十三说道:

    哈哈哈。最后一个好。我记得你还有别的啊

  3. 有啊说道:

    我看着像波波罩

  4. SASA说道:

    哈哈哈哈~

  5. zechfox说道:

    我看像bra

  6. pitaka说道:

    这也够能想的了。

  7. sunny0302说道:

    这个太有趣了!我们来玩这个吧,来玩吧。像DR YOU一样,就叫Professor Art!

  8. 姬十三说道:

    ……我们来做这个吧。男同学们,今年送礼就送这个了^^

  9. 小姬说道:

    哈哈哈~欢迎这种图片~~~~

  10. 一日说道:

    写得很有趣呢,让我想起以前当理科生的日子.

  11. 故意走错门说道:

    嘿!我的大脑刚才开天眼了,浏览回复的时候居然看见留言框显示楼底的邮箱,可能是bug引起的吧,而且不是每次都会看见。不方便跟着那楼报告,故意乱选个楼提醒,请调整好设置吧,我看到的邮件是雅虎的。
    bug报告已完成,请博主删除本楼吧,

  12. Justso说道:

    戒指上不可以设计两个包包啊,这是三心二意的含义。无论是不是像bra,都不能这么设计。

    不过设计了个bra胸罩戒指…… 还真亏你想的出来!!

  13. nicoinpluto说道:

    排楼上啊排楼上。。。
    下次设计个三角裤如何? = =

  14. [...] 科学与艺术——脑、潜水镜和······ [...]

  15. sailing说道:

    悲哀,科学和艺术结合为了情色。。。
    本能的力量太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