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上个月在德国等地爆发的严重腹泻疫情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经权威部门调查,造成此次大规模传染病爆发的元凶是一种名为O104的大肠杆菌,它的恐怖毒力来源于两种致病大肠杆菌的联手。这种新型病菌不仅对抗生素具有高度的抵抗能力,而且一旦遇到抗生素,它还会分泌更多的细胞毒素来加重病情,治疗颇为棘手。

而就在今年四月,有媒体报道称韩国多名孕妇疑似感染未知病毒,导致肺快速纤维化,已有一名孕妇死亡。联系不久前媒体热议的NDM-1型超级耐药细菌、令全球风声鹤唳的甲型H1N1流感、数年前肆虐京城的SARS病毒以及数十年来未能彻底攻克的艾滋病病毒,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在医学昌明的21世纪,还会频繁出现这样或那样令人们束手无策的“怪病”?医学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孕育和催生了这些恐怖的怪胎呢?医学如此发展,究竟是福是祸?

与上述类似的问题其实并不新鲜。事实上,当前医学所面临的公众质疑和责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随着新型药物、大型检查设备的推广普及,人们为治疗所花费的金钱与日俱增,然而治疗效果却往往不能达到人们所期望的程度。以抗肿瘤药物为例:许多售价不菲的产品所能达到的效果往往只是“可能”延长数月甚至数周的生存期;某些内科疾病在经过彻底的全身大型检查、无休止的抽血化验之后,医生能做出的结论却往往只是“很抱歉,虽然得到了确诊,但是您的病无法根治,需要终身服药”。宏观层面,医疗卫生支出已经使得不少发达国家都感到不堪重负,尽管如此,各国公众对医疗保障体制的怒气却仍难以消解。

从技术角度,医学的发展也带来了种种前所未有的危机。除了上述提到的耐药细菌和新型病毒,遗传工程和生物技术的发展使得人们对可能出现的伦理问题产生了恐惧和焦虑。更不必说在实际医疗行为中常常出现的误诊、滥用和冷漠了。在这种情形下,一旦发生某些公共卫生事件,人们很容易地就会将指责的对象转向医学本身:为什么现代医学的研究对象已经精微到了分子水平,人类所面对的敌人却一点也没有减少,反倒有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应付的趋势呢?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医学吗?

要弄清上述疑问,我们首先要来看看现行的医学为我们带来过什么,为什么是这个医学而不是别的什么治疗体系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主流地位。它的困难或局限性在哪里,未来又会是怎样的。

直到100多年以前,医学还一直是一门十分局限的学问。关于疾病认识得很少,理论方面充满了大量猜测和靠不住的经验,能做的更是极其有限。当时对人类健康威胁最大的仍然是感染性疾病,一次大的传染病流行往往会造成数以万计的死亡。“黑死病”(鼠疫)、“白色瘟疫”(结核)、天花等臭名昭著的杀手大行其道,疾病成为大自然控制人类数量的绝佳手段。同时,母婴死亡率居高不下,人类平均寿命提升缓慢。

然而,随着19世纪后半叶病原生物学的兴起,大量疾病的真正病因被找到。免疫学开始加速发展,疫苗的出现改变了人类在微生物面前赤手空拳的历史。人们对传染病的防治越来越有经验。上世纪中叶抗生素的出现,拉开了抗菌药物与微生物进化抗争的序幕。与此同时,外科学有了长足发展,免疫抑制剂使得器官移植成为可能。超声、CT,核磁,PET,各种内窥镜、导管以及植入性设备让人类在观察自身和治疗疾病时有了更多武器……这种医学的井喷式发展所带来的效益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来体现:一是自上世纪中叶以来,曾长期困扰人类的致命传染病(鼠疫、霍乱、天花等)再也没有造成过大规模死亡,1979年WHO甚至宣告在世界范围内消灭了天花;另一方面,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全世界人口呈现高速增长,人类的平均寿命几乎翻了一倍。这些成就中的一大部分要归功于医学革命。正是由于现代医学带来的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处,使得它迅速为全世界所接受,并造就了它当前的主流地位。

显著的成就和种种高科技手段在诊断和治疗中的应用,使得医学在公众心中的威信大大提高,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一些人对现代医学寄予了过高期望。然而事实是,在现代医学晴朗光鲜的表象下却处处布满了阴云。作为专业人员,相信大多数医生都很明白,医学所能做的仍然是太过有限。即便是曾经让全世界欢呼的抗生素,也在病原微生物的快速选择和变异之下显得越来越力不从心。在部分落后地区,疟疾等热带病仍然大行其道,传统的抗疟药物效果已经大不如前;结核病卷土重来,即使联用多种化学药物治疗也往往无济于事。更多的慢性病,如高血压、糖尿病等,目前尚无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对无处不在的癌症,尽管分子生物学每天都在诞生无数的研究文章,但临床治疗效果还是不能让人满意。

因此,在这种认识水平还在快速提高而治疗水平尚未跟上、某些方面甚至有所倒退的情形下,屡屡出现“怪病”冲击人们的视听也就不足为奇了:我们虽然能够认识它,却暂时拿它没有办法。所以,医学昌明催生怪病的说法实际上并不成立,之所以会给人这种错觉,是医学各领域发展不均衡的结果。这并不意味着当前医学的发展方向有了错误,更不意味着我们应该退回到过去的蒙昧时代。科学发展过程中带来的种种问题,还是要靠科学自己去解决。

面对步步紧逼的新型耐药菌和病毒,各国均已建立了监测网络,力图早期发现合理应对,将其流行控制在有限范围内;抗生素在各个生产领域以及临床治疗上的滥用反过来加速了自身的淘汰,对此人们已有充分认识,并正在努力改变现状;新的抗菌药物也在不断研发过程中;对于病毒,人们也从未停止过对安全有效的疫苗的追求。面对与衰老和生活方式关系密切的多种慢性病,虽然当前尚无能够根除的治疗方法,但至少能够做到最大程度保证良好的生活质量以达到预防合并症和减低远期风险的目的;对于部分癌症和罕见病,治疗方面也有突破,例如利用干细胞移植技术配合系统化疗能够治愈某些血液系统的肿瘤;对乳腺癌,在早期发现的基础上施以适当处置能够达到临床治愈;采用基因技术能够使部分联合免疫缺陷的患儿达到相当程度的缓解等等。

那么,普通公众又该如何看待这些有关“怪病”的报道呢?首先,过度忧虑是不必要的,更不必纠结于某些细节,并将其与自身对应,甚至整日担忧自己感染了诸如“阴性艾滋病”等尚未报告过的致命病毒。这样做除了给自身增添不必要的压力之外毫无可取之处。当然,如果确有不适,还是应当及时就医。其次,对于医学,请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医学的局限性在短期之内恐不会有大的改观,我们也不宜对医学抱有过高的期待——在人均寿命大大超过历史的今天,许多健康问题是过去从未面对过的,解决它们还需要时间。最后,万一所谓的怪病就出现在我们身边,也不要惊慌。这时我们所要做的仍然应该是相信科学。因为历史已经证明:只有科学,以及建立在科学基础之上的现代医学,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帮助我们渡过难关,过去如此,未来也将如此。

0
为您推荐

50 Responses to ““怪病”频出:医学昌明的代价?”

  1. NormanXeon说道:

    沙发

  2. Echo Pink说道:

    看样子我对药理医学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3. NormanXeon说道:

    总之,要相信现代医学

  4. 衛琴说道:

    豪斯大叔壞掉了:P 藥物成癮也是現代獨有!!

  5. 中子豆说道:

    看古文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暴病而亡、暴病而卒、中风而亡、箭疮崩裂而亡之类,放在今天,99%都不会死。

  6. 暗剑说道:

    可能人与微生物之间就处于一种囚徒困境,当人试图杀死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进化,军备竞赛

    • 银河阿库拉说道:

      但是我认为这个“老鼠赛跑”的困境是可以跳出去的。几百年前人类一直都要担心为野兽所伤,但现在几乎不会有人被野兽伤害(除非是极度贫穷的区域,或是事故)

    • 月裹鸿声说道:

      并非如此,这些抗药菌本来就在人体内存在,使用药物之后杀伤了其他非抗药菌,相当于一个人工选择过程,最主要问题还是在于很多人使用抗生素吃到没有症状就停药,而实际此时并没有完全杀灭病原菌,导致病原菌重新生长,抗药菌的数目增加

  7. 夜风过耳说道:

    如果将人类和微生物的地位互换,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吧

  8. 五毛党领袖说道:

    于是中医就大行其道了
    张悟本 马悦凌这些小丑就一个个跳出来了

    • 无头学姐异闻录说道:

      这些人也不代表中医,只是打个幌子,其实还是那句古语说得好,人们经常是“有病乱投医”才会上当的

  9. Cannibal Corpse说道:

    医学和自然的优胜劣汰相冲突了,自然法则仍然在医学的存在下继续发挥作用,只不过现代医学成了这个优胜劣汰条件的一部分。个人感觉路在越走越窄,希望有些新的突破和新的想法。

    • 名無し说道:

      社会性生物发展出医学也是自然选择出来的,没有什么冲突。

  10. 陈洋说道:

    中国人民不是讨厌医学,而是讨厌某些医疗组织(包括官立机构与江湖忽悠),那些骂现代医学的人往往不了解医学,就像某些二愣子骂苹果用户装逼,骂政府官员无能,没有体验就越想拥有发言权。
    现在这些光骂不做事的人太多了,上窜下跳地散布谣言和阴谋论,把现代医学批的毫无用处(应该都是伪中医粉、伪灵性粉,看了一些不严谨的书就那样了),而实际情况是——科学每年都救了许多人,这些幸存的人就活受罪了。
    至于抗药病毒的增长也不是科学造成的,应该说它们一直在增长,只是不抗药的都死了,可以寄居的活人多了。假如没有科学,它们的确没有办法增长这么快,只是拉着一大批人类同归于尽。

    • 无头学姐异闻录说道:

      看漫天骂人的太多了,但其实真抓出来估计也没多少人(我就不信有6亿喷子),但大家误以为这些才是“群众观点”。

  11. tkmm说道:

    大家快去看看一个yy小说《中华医仙》一书,里面的理论……不说了……是本文中“公众的质疑,责难”中nx的

  12. KIWI!说道:

    人太多了,得死点。

  13. im说道:

    插图是怎么回事

    • waxman说道:

      那是著名的美剧 House,豪斯医生的男主角 House,他的工作即是解决疑难杂症

  14. tumuyan说道:

    不少疾病是与现代人悖离自然密切相关的。合成试剂的滥用,过度地杀虫灭菌,不规则的作息,诡异的饮食。还有劳动关系劳动对象…

  15. 说道:

    以前医学不发达,大自然用天花、鼠疫之类就能很好得控制人类数量,现在,医学发展了,大自然对付人类的工具也应该发展了,不是吗

  16. 护眼一号说道:

    对医学不感冒,希望不要再见非典这样的东西

  17. 张大胡子说道:

    以前都统称疑难杂症,现在可以细分了而已。

    而且,现代医学从来都是只能对有限的疾病起有限的作用的。现阶段号称包治百病的,肯定都是有意或无意的骗子。

  18. lynn说道:

    对局内人而言,我们更需要宽容和理解;不要把矛头永远对着我们这些临床第一线,国内的现状已经非常的惨不忍睹了,如果可以,7成以上的一线人员都不愿意做这行

    • xianzhazhi说道:

      支持…太多人把医学、医生当成万能的…

  19. kunicorn说道:

    应该引入一些西医的方法大力发展中医。用温和的方法治病。这样子病菌的变异就不会那么快,怪病也少些

    • pig_10说道:

      温和?就是因为温和才会让细菌产生抗药性的
      细菌没杀干净就停药,够温和吧?下次细菌再见到这个药就认得了

  20. 沐右说道:

    活到40岁就死的年代当然不会有活到50、60才出现的种种“怪病”。

  21. shield0771说道:

    是对医学的期望过高吗?
    我倒觉得是对生命更加看重了
    两者很相通,但还是有些不同,事到临头,人就会抓救命稻草,所以也请对连稻草都会给予过高期望的人多一些宽容和理解吧........
    (以上仅为比喻,并非讽刺)

  22. shield0771说道:

    从一个程序员的角度看,要解决人体层出不穷的BUG和病毒入侵,仅靠外部不停的调整运行参数(药物),虽然能解决部分问题但疲于奔命(医疗成本高),只有进行代码重构(基因调整)才能较为根本的解决问题;

    不过一旦人类获得了基因调整的能力,最大的敌人将是人类自己(黑客);

  23. 现在的人啦,生活好了毛病也多了

  24. 金融领域的一棵苗说道:

    面对林林总总的“怪病”,我们不应该找寻医学的责任,而应该检视我们自身的生活习惯。

  25. minph说道:

    我认为在“怪病”应该在古代更多,因为古代没有什么病是搞得清楚的,突出的表现是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

    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很可悲,当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根除了历史遗留下来的医学玄论,中国大陆却还在继续,中医,继续忽悠。

    • 炼字的女巫说道:

      我觉得,单纯地说中医是医学玄论是不合理的。我是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但是也很喜欢中医,中国古代没出现过哪场瘟疫像欧洲黑死病那样大规模爆发的,之所以大部分人觉得中医是玄学,是因为我们对它了解的还不够透彻,我们没办法像分析抗生素那样分析清楚中药的药理毒理和药代动力。

  26. 吹口琴的猫说道:

    医学本身进步不大,还是观察——推理的模式,(循证医学算是大进步了)进步的都是科学和技术。

  27. 老吴说道:

    豪斯大叔的这张照片真是销魂啊

  28. ltheart说道:

    我觉得,就宇宙万物的法则来说,生命本身就是在一条狭窄的区间中艰难生存,最终也是无计可施的,所以即使基因技术,我也不是太看好对医学会有质的突破。但愿我是错的

    • 无头学姐异闻录说道:

      求宇宙万物的法则是什么

      • ltheart说道:

        哈哈,就是没有永恒的东西,可能这个用词有点玄乎了,不好意思

  29. 石头说道:

    一方面,以前有些病没机会出现(寿命不够),现在有了机会。有些未被认识到(认识水平)。

    另一方面,某些医疗手段(如抗生素)会给病毒产生进化压力,因此产生以前没有的病。

  30. sx349说道:

    了解得越多,获得的越多,无知也就越多。

  31. 酋长说道:

    我觉得难点在于无法像其他学科一样在人体上做大量的、甚至危害性的试验,因此无法获得更多的数据支持研究。

    另外会不会出现研究对象还活着,研究者已经翘了,或者试验还没结论,研究对象已经翘了的现象?

  32. j说道:

    最近在看《易经》之类的书,觉得人和病菌就是这个”太极“(自然系统)里的一部分,阴阳互生互补,没有绝对的对错也不能彻底消灭某一方——如果病菌全死掉了人类和其他生物也不能继续进化,况且人体里也有很多共生的细菌不能缺少;而病菌也不能把人类全部消灭掉,不然寄主全死了它还能活吗?所以说人类要长寿就要和大自然平等地共生共存,不追求超越自身需求的奢求,不暴饮暴食,不纵欲,不要无休止地破坏已经历了数十亿年进化而达到平衡的地球生态圈。

  33. 123说道:

    同样从程序的角度看,代码重构的问题也不少,还是研究备份方法安全些

  34. blizzard37说道:

    当没有战争作为物种种群数量的时候,只有疾病、天灾了。现在连疾病都要控制,老天爷动用天灾武器的时候不远了。

  35. 刘铮说道:

    学习了

  36. ARON说道:

    各种新型的病无所谓是不是现代医学的崔生物,而是进化的结果,相对于人类,微生物早就已经存在,可以说,使他们衍生除了人类,物竞天择,在没有竞争压力是,那些结构简单的生物比那些更加特别的,有某一方面适应能力的生物所背负的无论是遗传物质,还是另类的蛋白质,都要少,负担少了,生活更容易,更易生存,但外界都不允许这些生物生存,那只能交给更强者,穷则变,变则通,生物也会不断进化,不断突变与更新,人类不可能消灭所有疾病,因为这是大自然在人类与其他生物间维持其平衡的方式

  37. 泰舟自喃说道:

    早上听六点钟前的地方台广播,上午看不要钱就能得到的张悟本·····等等人的书,下午到药店门口听专家讲座,晚上到网上骂现代医学。他的内容可想而知。
    不要责怪这些人,是我们的环境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