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物理 >> 文章

原文:What the WHO’s Cellphone-Cancer Statement Really Means

作者:Ritchie King

翻译:山寨盲流、Albert_JIAO

校对:奥卡姆剃刀、庄

5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下辖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宣布,在对关于使用手机与脑癌的科学文献做了历时一周的集中梳理之后,他们决定将手机使用中产生的射频电磁场划分为“可能致癌”级别。(报告在

许多媒体报道指出,该报告将手机使用与铅和氯仿(的使用)同归于2B级(山寨吐槽1:悲催的级别啊有木有……)。但,铅的危害是由于它会导致儿童大脑发育障碍,而氯仿本身就是剧毒的,这些危害性都与癌症无关 。而在和谐战线这一方 , CTIA(美国移动通信行业协会) 则拿出咖啡和泡菜 两种同样归在2B级中,不过听起来不那么恐怖的东西来说明问题。(山寨吐槽2:太不给周立波面子了……)

看来无论是想要撩起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反响,你都能从这个2B级别里面挑到合适的例子以供利用。那么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呢?这次归类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以及作为一个业界协会,我们应该如何回应?

为了得到解答,我采访了Kenneth Foster,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位生物工程学家,他自1971年以来就一直致力于研究射频能量对健康的影响。作为一位IEEE会员,在设置射频信号安全辐射剂量的标准委员会中工作,他向我透露了关于IARC如何做出这一决定的内情,并且解释了这一决定对于辐射标准的影响,以及对消费者的意义何在。

有没有已知的手机致癌的机理?

A:整个问题都与(电磁)场有关。对于X射线之类的电离辐射来说,致癌机理非常明确。X射线的光子能破坏化学键,产生化学性质非常活跃的自由基。其实在1900年甚至更早,发射电磁波的技术刚出现的时候,科学家就开始研究射频能量这一类非电离频段的电磁场,对于生物物质有何影响了。至今为止,除了热效应以外,再没有发现这类电磁场能够产生任何生物效应。

我们知道如果有极强的射频电磁场,它能够直接对分子产生作用力,不过这需要场强非常大,一台手机永远都达不到。当然这并不是说手机辐射绝无可能产生作用,只不过可能性极小。

意见人士们当然会说存在非热效应的作用机制,可是一个世纪以来的研究都一无所获。我自己就花了40年,试图寻找热效应以外的任何一种可能机制,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现。科学文献中还真发表了不少对于可能机制的猜测,不过通常如果你认真审视的话,这些猜测在科学原理的层面上总有错误,它们真的都不太合理。

既然没有发现作用机制,那么IARC给射频辐射定一个“可能致癌”级别是合理的吗?

A:IARC是在非常明确和严格的规定下运作的,其主要依据是流行病学数据。也就是对于暴露于某种特定条件下的人群的健康状况统计。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了几十组研究。其中最著名的是主要在欧洲开展的Interphone 系列项目。 所有这些研究的结果通常都是阴性。实际上,除了某些极端暴露条件下的病例之外,结果都是绝对的阴性——所谓极端条件也就是在已经使用手机十年以上(山寨吐槽3:矮油……这个条件现在已经不算极端了喂……)的人群中——能观测到胶质瘤和听觉神经瘤这两种罕见癌症的发病率有几乎难以察觉的上升。IARC的决定主要就是来自这个结论。他们没有采信最基本的生物物理学证据,却采信动物实验的非主要结论,不过是在一种退而取其次的意义上。

再一次强调,他们并没说电磁场导致癌症,说的是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了潜在可能,但要得出电磁场致癌的结论,证据并不充分。这与吸烟与肺癌的联系这类情况完全不同,后者的流行病学调查结论和动物实验结果都是非常确凿的。

而对于射频能量与上述两种脑癌之间的联系而言,证据则正好相反,其相关性非常微弱,所以尽管IARC委员会倾向于说存在可能,但是他们并未将此看作电磁波影响健康的确实证据。

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吗?

A:严肃对待此事的人士一眼就能看出这些流行病学调查有缺陷,特别是针对长期使用者所受微小影响的鉴别研究所做设计并不完善,其中最主要的缺陷就是缺少对曝露量的评估。我就记不清楚自己两年前使用手机的频率,更不用说十年前的情况了。所以说这些研究简直是太不适合它们自己的研究对象了——即鉴别长期使用中的微小风险。

所以,显然需要某种长期曝露的测量方法来纠正这些问题。这当然也非常艰巨。

卫生机构都在呼吁进行的另一项研究是手机对于儿童的影响,因为儿童更容易受到伤害,这是大家都一致同意的。当然了,孩子比成年人面临的未来岁月更长,所以如果存在目前未知的危害,长期累积下来风险会更大。而儿童研究的困难也并不在少。

有意见人士和学者在积极呼吁开展相关研究,我认为这些研究在未来需要雇佣大量科学家。这项任务相当艰巨。

那么我们当下该怎么做呢?特别是涉及儿童的时候,您有何建议?

A:个人观点如下,我自从1971年开始这方面的研究,四十年前就听到外行人表示这方面的忧虑了,但是从科学的角度来说,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毕竟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任何清晰的实质性危害。我基本相信再多的研究也找不到明确风险。所以尽管有人呼吁就此开展大规模的研究项目,我是不主张的。

如果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仍心存疑虑的话,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要用手机,或者用免提装置。这个办法既廉价,又能够非常有效地减少曝露量。

而在风险沟通方面则可能有许多工作要做。在浏览了相关报道之后,我发现其中有许多误导性的描述,即便作者的出发点是善意的。比如说,记者指出其他2B级致癌物还有汽油和铅,于是他们就开始拿汽油和铅来与手机比较。其实汽油和铅本身都是有毒的,但是IARC的关注只是局限于一种特定的生物学影响:就是与癌症的关系。而汽油和铅的致癌性并不明确。所以我认为真正需要有人着手去做的,就是向公众解释IARC这一分级决定的真正含义,以帮助社会大众更加全面地理解这一问题,以降低全社会的总体风险。

你可以介绍一下所在的IEEE标准委员会吗?

A:我所在的是IEEE第28标准协调委员会,这一委员会自从1960年代就开始运作,只是当时叫法可能有所不同,每隔五年左右委员会就会制定一套新的针对人体曝露于无线电辐射环境下的新安全标准。委员会成员包括了生物学家、工程师和一些物理学家,我们会遍寻论文资料来找任何有关无线电辐射能量影响人体健康或造成安全威胁的证据。每隔几年一旦有新的大型综述确认了危险之后,标准就会随之调整,通常会在已经确认的危险值上设置一个10~50的安全系数。那些被确认的危险大都来自于辐射对于人体组织的热效应,事实上唯一被广为接受的安全标准就是与热效应过度有关。正如你把一只老鼠放到微波炉里,显然它就岌岌可危了。在安全标准里会被描述的危险通常都是诸如此类。

除此之外,另一个组织——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ICNIRP)也制定了一套安全标准。他们的研究过程、对于无线电辐射危险的理解、制定的标准与IEEE的很相似,只是ICNIRP的研究主要在欧洲进行。

既然如此,对于WHO公布的这项新的发现,安全标准会做相应的改变吗?

A:觉着基本不可能。IARC(国际癌症研究组织)给出的结果离真正确定手机会致癌还远着呢。我非常相信世界上各个标准委员会——包括IEEE和ICNIRP以及其他地方的类似机构——会继续根据已经鉴定的风险来制定标准。最有可能发生的是,许多政府机构会在这些标准以外向公众发布一些预警提议,说虽然你曝露的无线电辐射值在安全限度以内,但是出于以防万一的考虑,你可以尽量使用免提装置或者减少打手机的次数和时间。

除非你明确知道问题是什么,知道要防护的是什么,否则,那些安全标准是很难被改变的。IARC将手机辐射划分到2B类致癌物质所使用的证据并没有具体到可以让我们用它来制定辐射的安全标准。甚至连一个危险因素都算不上,只能算作一个可疑因素。

能谈一下“比吸收率”(SAR值)吗?你觉着手机上是否需要标注SAR值?

A:比吸收率是根据人的身体单位质量吸收的辐射功率量来计算出来的。对于热效应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曝露程度评测方法,因为温度的上升和你的身体吸收了多少能量紧密相关。在美国乃至世界各国,政府部门要求手机生产商把手机的辐射的SAR值控制在国际安全标准以内。而在实际操作当中,手机SAR值一般都是远远低于国际安全标准值的。

消费者可以到美国药监局(FCC)官方网站或其他网站上去查看手机辐射的SAR值,这些信息都是早已公开的了。

但是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你在实际使用手机的时候收到的辐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时手机距离基站的远近和这部手机具体的设计。目前手机一般都采用可调适的功率控制,也就是说,如果机主身处从基站接收到强信号的区域,手机就会降低自身的输出功率,这样可以让电池更省电,也可以减少对于其他用户的干扰。所以用实验室中模拟最坏条件做的头部测量通常无助于帮你确定实际使用当中受到的辐射。

如果你有两部手机,它们有同样的SAR实验室测量值,但使用了不同的通信公司的信号,那么你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从这两个手机实际受到的辐射可能会很不同,因为两部手机接收到的基站信号强弱不同。

可不可以这样说,手机上标注的SAR值是是手机各种情况下辐射的上限?

A:手机公司不能在市场上出售SAR值超过安全标准的手机。SAR值是在实验室里让手机以最大功率工作测得的。但实际中因为使用了功率可调适,手机输出的功率都在这一理论最大值以下。

就像我的车最高时速为每小时150英里,但那只是一个理论最大值,在极少数非同寻常的情况下你才可能达到,可是现实中,它任何时候都不会跑得那样快,至少按照我驾驶的方式。

问题是,出于正常的伦理的考虑,政府希望提供给消费者有关他们使用手机时到底受到多大辐射的信息。很不幸,SAR值并不是一个很有用的衡量指标,原因如我之前所述。但目前也没有更好的衡量指标。

如果消费者希望减少从手机受到的辐射,他们其实不必考虑SAR值,购买一个有免提装置的就可以了,让话机远离头部,一定就降低了辐射值。免提手机价格也都不高。

大体来说,通话时头部受到的来自手机的辐射和来自基站的辐射相比,哪个会大一些?

A:手机自身在向外传输信号时会发出大约100毫瓦强度的功率。实际通话过程中,只在部分时间段里手机是向外发送信号的,所以平均功率无论如何也是小于这个值的。并且平均来讲,通话时大约有1/3的手机能量会进入你的头部,其它2/3会发散到周围的空间。这相比于任何已知能够产生危险的辐射值都要低,但还是要远远高于居住在手机基站附近的居民受到的辐射值,原因很简单,使用手机时信号发射端便紧紧地贴在了头部。

我想很多人担心手机对健康的影响是出于这样的事实: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多的人随身携带着一个紧贴着头部的无线电发射装置四处走动。当然这会不会有危险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最后你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A:从IARC公布的发现里,我并没有看到真正足以引起警惕的缘由。按照IARC的工作方式,做出这一决定并不出乎意料,很可能是规定所要求的。他们提出大体上来说手机在一定程度上被怀疑有致癌可能,科学家也同意这种怀疑。但在我,并不认为那些极端条件下的实验结果得到了充分证实。我们在谈论的是某些不常见疾病的发病风险的可测微小增长,还没有人能够就研究中一些问题指出真正的生物学方面的效应。

另一方面,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却常常曝露于其它许多更大的威胁中,像坏的饮食习惯、疲劳驾驶,等等。对于普通人来说,我想他们可以更关心一下他们的孩子上车后有没有系安全带、自己的饮食是否规律、是否抽了太多烟、喝了太多酒。以上行为带来的风险远远大于使用手机和某种脑瘤之间仅仅是理论上的联系。我想人们需要把眼光放得宽一些。

0
为您推荐

20 Responses to “IEEE:世卫组织的手机-癌症报告究竟意味着什么?”

  1. 4king说道:

    sf?

  2. starfocus说道:

    真是感谢
    同时也解释了一些和防辐射产品有关的问题
    但的确没有哪个时期像我们现在那么常用到手机。特别是第一次用手机的年龄越来越早,拥有手机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不知道这种大范围的行为会否有积累的情况发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一个比较严苛的自然筛选。

    • diesirae说道:

      往上一两个世代的人们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电视,再往上一两个世代的人们第一次大规模使用汽车……

      • 星云说道:

        有关汽车的话,如果汽车发明在这个时代,会不会因为其污染问题而悲剧呢?

  3. dongguap1说道:

    "既然如此,对于WTO公布的这项新的发现,安全标准会做相应的改变吗?"
    怎么说WTO啊?这么明显的错误

  4. diesirae说道:

    另外,是WHO而非WTO吧?

  5. 游识猷说道:

    是WHO…… 谢谢大家,已经更正。

  6. 罗槑槑说道:

    现在许多智能机带有使用时间记录,用于关闭屏幕的距离传感器..给它们装载上统计软件不就可以比较可靠地测量 使用智能机 人群的使用习惯了么..

  7. 艾葵说道:

    “一套新的针对人体曝露于无线电辐射环……”,文中多次出现“曝露”这个词,但是在所有流行病学研究的中文书籍中,一律将“exposure”译作“暴露”。请译者注意这个专业的译法。如有异议,请留言讨论。

  8. 艾葵说道:

    “一套新的针对人体曝露于无线电辐射环……”,文中多次出现“曝露”这个词,但是在所有流行病学研究的中文书籍中,一律将“exposure”译作“暴露”。请译者注意这个专业的译法。如有异议,请留言讨论。

  9. 拼音佳佳说道:

    传说中的花与蛇?

  10. dumafei说道:

    如果使用蓝牙耳机或者有线耳机是不是能够大幅降低辐射呢??

    • diesirae说道:

      蓝牙耳机自己不也是个发射器吗……

      • zolover说道:

        我的一个很牛b又很2b的(化工)教授就教化我们使用蓝牙,我当时就嗤之以b(鼻)。

  11. 老龙说道:

    啥时候FCC成美国药监局了,联邦通信委员会~~~~~

  12. 老龙说道:

    关于手机向外发送信息时的功率值,100mW可能并不准确,起码GSM,CDMA,TD是有区别的吧。

  13. 李峰http://www.rnols.com/说道:

    非常好

  14. aya说道:

    总之还是少打电话为好

  15. 自在天说道:

    很好,很强大

  16. [...] IEEE:世卫组织的手机-癌症报告究竟意味着什么? var jiathis_config={ data_track_clickback:true, summary:"", hideMore:fals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