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亚的秃鹫似乎已经度过了濒临灭绝的惨境,而仅仅在十年前,它们的生存还是个问题。
每年有几十万秃鹫丧命,科学家却找不出原因。在最后关头,人们幸运地发现这种威严的动物是被牛吃的药无意中毒害的。

从2006年开始,这种药被禁用于动物。尽管它还没有完全停用,但已经足够减缓秃鹫的死亡速度了。秃鹫能否免于灭绝还不能确定,但至少它们有了继续存活的机会。

“曾经,在所有大城市的中心地带有几百万只秃鹫。它们在花园中、行道树上繁殖。”英国剑桥大学的动物学家里斯•格林(Rhys Green)说,“但现在它们都不见了,再也没有这样的集群了。它们还会恢复到原来那样吗?我不这么认为,但至少它们可以回到安全的种群大小。”

格林作为第一作者在5月11日的《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上发表了一篇有关秃鹫状况评估的文章,他的秃鹫研究工作是从2004年开始的。几个月前,由已故华盛顿州立大学微生物学家林赛•奥克斯(J.Lindsay Oaks)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双氯芬酸(一种在牲畜中广泛使用的抗炎药)是杀死印度次大陆三种秃鹫的罪魁祸首。

他的发现既有赖科学侦探,又带有一点好运气。奥克斯碰巧对中东的猎鹰训练术感兴趣,听说过双氯芬酸致鹰死亡的事情。他灵机一动,决定试试这种药对印度秃鹫的作用,过去十年中印度秃鹫的种群已经缩小了95%。

这些秃鹫神秘地死于肾衰竭和痛风,研究者不断寻找重金属、杀虫剂或疾病的踪迹,却毫无成果。他们没有考虑到兽药的副作用,因为之前从未有过兽药致野生动物大幅死亡的先例。假如奥克斯的发现稍微晚了几年,可能就于事无补了。

将双氯芬酸与秃鹫死亡联系起来,研究者们就立即意识到了格林所说的“完美风暴”状况。在九十年代早期,双氯芬酸的知识产权属于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当专利过期之后,印度那些精明的药厂就接手制造双氯芬酸,这种廉价而高效的药物迅速风靡全国,在农民中销量过百万。在南亚的许多地方,牲畜是神圣的,而双氯芬酸能够缓解年老牲畜的痛苦。

然而,正由于牲畜是神圣的,死亡牲畜的尸体不能被食用或火化。相反,它们要“曝尸荒野”,供秃鹫啄食。2004年,调查中有十分之一的尸体被双氯芬酸污染了,研究者估算,秃鹫每吃一次含有双氯芬酸的肉,就有百分之一的死亡几率。2006年,印度、尼泊尔和巴基斯坦禁止了兽医使用双氯芬酸。

在新发表的文章中,格林和同事们研究了这项禁令的效果,分析了从2004年到2008年动物尸体调查的数据。他们发现,2008年双氯芬酸污染从10.1%降到了5.6%,这标志着禁令起到了作用,尽管并不像预期的那样快。秃鹫的年死亡率从颁布禁令前的80%降到了18%。
“如果我们能将死亡率降到5%,那么秃鹫还有一线生机。”格林说,“它们的数量仍有下降,但我们已经可以通过给它们提供食物、保护巢址来弥补。这种水平的下降是可以人工补偿的。”

数据中也有许多其它乐观的迹象。在2008年,含有美洛昔康(一种不危害秃鹫的抗炎药替代品)的尸体数目超过了含有双氯芬酸的尸体。尽管对双氯芬酸的禁令并非统一严格执行,但还是有这样的效果。格林认为这种成功意味着兽医和农民们做了超出预期的努力,因为他们许多人都十分尊重秃鹫。

在印度神话中,秃鹫也有一个神,叫做佳塔由(Jatayu)。在印度拜火教徒(Parsi)中,宗教传统禁止埋葬或火化,尸体历来留在平台上供秃鹫享用。由于秃鹫减少,印度拜火教徒转而采用其它方式处理尸体,例如太阳能装置加速分解,但它们都不如秃鹫那样有效而卫生。秃鹫胃液的强酸性环境抑制细菌生长,而且鸟群瓜分一具尸体只需要几分钟时间。

秃鹫的减少也影响了那些收集牲畜尸骨制造肥料的人。如今,牲畜尸体常常被埋葬(因为它们是神圣的,不能被吃掉),或者被野狗分食,而日渐庞大的野狗群成了狂犬病的温床。

“秃鹫和人类之间再也不存在那种共生关系了。如今,秃鹫不复繁荣,而半野生犬越来越多。”格林说。他认为野狗在生态系统中地位的上升,会阻止秃鹫恢复原先角色。不过,就在十年前,人们还一点也看不出秃鹫有什么继续存活的可能。就算99%的秃鹫都死亡了,剩下那1%也足矣。

“它们繁殖很慢,每年最多养育一只幼鸟。”格林说,“它们每年的增长率可以达到3%至5%。它们的数量绝不会爆发,但终将重建。”


文中第四段的后半部分内容中存在一个矛盾:“科学连线”的这篇报道中说这个结果是几个月前发现的,但2006年前后印度等几个国家就禁止了双氯芬酸作为兽药使用,原因是知道了其对秃鹰的致毒效果。

原始文献中引用的参考文献[4]即为这位已故科学家发表的第一篇双氯芬酸致秃鹰死亡的文章,发表于2004年,这在时间上是与文中内容吻合的。

这篇文章第四段中“几个月前,由已故华盛顿州立大学微生物学家林赛•奥克斯(J.Lindsay Oaks)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双氯芬酸(一种在牲畜中广泛使用的抗炎药)是杀死印度次大陆三种秃鹫的罪魁祸首。”这句话,很可能是进行报道的记者误读了。(白鸟)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8 Responses to “兽药,救了牲畜却杀了秃鹫”

  1. ZHX说道:

    沙?这些秃鹫能活下来也真是个巧合啊

  2. 野线说道:

    好感伤啊,动物的社会,人的食物…

  3. 蛐蛐说道:

    是兀鹫而不是秃鹫。三种兀鹫分别是白背兀鹫Gyps bengalensis,印度兀鹫Gyps indicus和细嘴兀鹫Gyps tenuirostris

  4. 二次元说道:

    印度的安葬习俗真环保。

  5. 拼音佳佳说道:

    双氯酚酸钠,这个药有卖的,很便宜,止痛,消炎,退烧等作用.阿司匹林,芬必得(布洛芬),双氯酚酸钠,貌似药效差不多.

  6. David说道:

    现在的某些人,活着浪费氧气,死了浪费土地,半死不活浪费人民币,干脆那他们去喂那些秃鹫,又省氧气,又省土地,又省人民币,而且还可以喂饱那些秃鹫,一举四得。

  7. 李振源说道:

    双氯芬酸对秃鹫危害致命,不知丢人的危害怎样?

  8. [...] 白鳥 審稿 / 本文來自於科學松鼠會資訊小分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