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科学 >> 文章

文/赵致真

误了月亮,不能再误了太阳

中国电视一直辜负着广大公众的期望,没有很好承担起普及科学的社会责任。2000年,科技界和知识界曾经做过一次可贵的努力,呼吁由中国科协牵头,筹建一个专门的科技电视台。但尽管做到了人大提案、媒体推动,直到副总理批示,最终却落得功败垂成。许多有识之士至今仍耿耿于怀。十年过去了,社会实践证明,中国科普错失了一次宝贵的机遇。

和十年前相比,世界已经发生了炫目的变化。电视开始从峰巅回落,互联网却扶摇直上,以至于把历史推进到“网络时代”。如果说电视台曾经是电视节目送达受众的唯一渠道,今天的互联网上却汹涌着视频的洪流。一个YouTube网站,随时有数百万人盘桓流连,每天播放20亿条视频,每分钟上传35小时电视节目。连BBC、CBS等大牌电视台也纷纷把自己的新闻贴上去以广招徕。国内视频网站同样争荣并茂,领跑者优酷网、土豆网的注册用户都超过7000万,正在并驾齐驱申请海外上市。许多公众特别是青年一代,已经越来越疏离电视和亲近网络,而这一趋势才刚刚开始。随着宽带和高清技术的迅猛发展,互联网必将进一步成为电视节目畅行无阻的通衢大道。

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电信网、广播网、互联网三网融合的总体方案,为中国信息产业发展扫清了法律障碍。这一战略决策的深远意义也许很多年后才能充分认识。尽管目前还存在着体制缺陷和行业壁垒,但时代潮流已不可逆转。7月1日,中国三网融合第一批试点城市名单正式公布,几年之内,互联网上的视频将和各大电视台的节目处在相同的起点上,平等进入寻常百姓家里的电视机。公众把2010年深情称为三网融合的“元年”,寄托了对未来的无限信心。

历史就这样创造了一个新机遇。今天重提科技电视台,十年前那种“电视高攀不上,互联网不成气候”的境况已经改观了,十年前的方案也已经陈旧过时。立足于互联网的科技电视台不仅能绕过复杂的体制关系,而且不再有 0秒制准点播出的压力,不再有黄金时段概念,不再担心版面“喂不饱”和“挤不进”,不再发愁好节目昙花一现便束之高阁,不再畏惧“重装备,高投入”的上星和落地。

而观众则彻底改变“准点约会、一过性观赏”的被动地位,自主享受直播、点播、搜索、上传等“全功能服务”。这便是新生产力带来的恩惠。中国科协开办网络科技电视台,一祛十年之痒,实现公众夙愿,如今正是“为可为于可为之时”。但其意义绝不止于此。

中国打造高速度、大容量、多媒体的信息网络究竟做什么?“路宽车少,渠大水小”已经成为突出问题。中国科协开办网络科技电视台,是在以实际行动为三网融合提供最有价值的信息资源,是在重大社会产业变革的历史关头站在时代潮头。但其意义也绝不止于此。

一个严峻的现实是,中国科普电视目前正跌落到改革开放以来的最低谷,处于存亡绝续的危急关头。作为国家的责任部门,中国科协应该以敏锐的洞察力果断出手、有所作为。开办网络科技电视台便是挽救和重振中国科普电视的战略性措施。

中国电视“体检”的“假阴性”和“假阳性”

对中国电视科普现状的评价应客观、清醒,而不应该含混而暧昧。

十年来,我们的国民经济增长了许多,公路延伸了许多,高楼修建了许多,汽车生产了许多,电话销售了许多,电视频道“翻番”了许多。相形之下,科普电视非但没有按比例同步发展,反而每况愈下,日渐萎缩和边缘化。

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科学的春天”之所以令人难忘,是因为怀念一种社会氛围和精神状态。1987年在丹东举办全国科技电视研讨会后,各地方电视台便纷纷开办科技栏目。1990年上海科技界制作的6集电视片《世纪钟》在人民大会堂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在中央电视台隆重播出。

1992年,最当红的电视剧《渴望》女主角凯丽为武汉电视台和北京《少年科学画报》主持了《凯丽阿姨讲科学》100集,时任国务委员宋健对这部“简易”的科普片大段题词,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徐惟诚亲自召开专题座谈会热情肯定。中央电视台当年仅有2个频道,却反复在暑假为孩子们播出。这样的事今天都不再会发生了。商品化和市场化的大潮为我们卷来了无尽财富,同时也卷走了许多价值。电视台成了“全民娱乐”的第一推手,各地荧屏上的科技节目相继凋零,所剩无多者也沦为“娱乐大合唱”的一个“声部”。主流电视屏幕上再难看到《科学照亮人生》、《走出迷雾》这样的科普系列片,而耸人听闻甚至装神弄鬼的节目只能使人远离科学,看去更像《初刻拍案惊奇》。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中国科协重点扶植的原创性大型科普系列片《世博会的科学传奇》只能“衣锦夜行”,勉强在中午1点草草播出,因为黄金时段都给了“黄金”。类似事例不胜枚举。毋庸讳言,当今中国荧屏上,科技节目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唯独娱乐享有话语特权和话语霸权。

因此,如果中国电视“体检”的“化验单”上,“科普合格率”一项为“阴性”,那么只能说是“假阴性”。其危险在于掩盖了病情,自欺欺人,放心地拒绝及时疗救。

“收视率”常常成为挤兑科技节目最“雄辩”的理由,却很少认真考察“收视率”乃何方神圣。一方面,时下的“科技节目”许多是“没有文化的人办给没有文化的人看的”冒牌货,根本不能体现真正的科技片收视率;另一方面,中国拥有超过5亿台电视机,而提供收视率最权威的央视—索福瑞系统在全国的调查总样本才5000户,每户代表 10万家,而且许多分布在城乡结合部。更不要说还有收买样本客户和伪造数据的现象了,再好的科普片也只会沉埋不彰。让这样的“收视率”牵着中国电视的鼻子走、决定着节目的生杀予夺,说到底还是广告商只认“收视率”惹的祸。

因此,如果中国电视“体检”的“化验单”上,“科普收视率”一项为“阳性”,那么只能说是“假阳性”。其危险在于谎报了“病情”,自相惊扰,无辜地错杀健康细胞。

然而话说回来,一个电视台究竟对科普投入多少力量,毕竟是自己的“内政”。尽管《科普法》盖有年矣,但至少并没有规定大众传媒“违法”的硬性条款。电视台各有自己的中心工作、经济利益、人才局限和考绩标准。

因此,呼吁或批评虽属必要,却不能逼着对科学缺乏兴趣又缺乏素养的人,勉为其难去干力不胜任的“苦差”。按照社会角色分工,科协才是科普的责任部门,可见问题出在“垄断”体制上。既然“管”科普,就应该能直接或间接“管”电视科普的“地”,组织起爱科学、懂科学的人,愉快而有尊严地耕耘。

只准科协办科技馆、大篷车和平面媒体,而对最强大、最先进的科普手段电视却无权染指、不能施加丝毫影响。这是违背责权统一原则的。

在播出平台、收视人群和创作队伍三者之间,播出平台无疑居于核心和首位。有了播出平台,才能凝聚和“养活”创作队伍,让“耕者有其田”,让科普电视作品找到需求和出路;有了平台,才能培植和吸引广大观众,让“饥者歌其食”,让慨叹电视“无聊而浅薄”的人群另有选择和去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以说,没有一个播出平台,就没有科普电视的一切。科协对科普责无旁贷,却把科普电视的“责”完全“贷”给电视台,事实证明是靠不住的。科协对科普“守土有责”,却没有一寸电视的“土”可守,这也是情理难容的。

寄人篱下不如自营一窟,临渊羡鱼不如归而结网。尽快创建一个全心全意的网络科技电视台,让“科普人”主动办电视,而不单靠“电视人”被动办科普,中国科普电视才能起死回生、转瘁为荣。

睁开眼睛看世界

胡佛在1928年总统竞选时承诺,要让美国的“每个锅里有只鸡,每个家里有辆车”。

1967年尼克松在签署《公共广播法》时则发表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