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物理 >> 文章

12 原文在这里。作者:Geoff Brumfiel 译者:fwjmath

译者简介:fwjmath,只会学术的宅男×1,正业为数学,爱好捣鼓自然科学,在外求学中,算是大二。个人博客是http://fwjmath.spaces.live.com

在基础物理学中有一个非常成功的理论,它叫“标准模型”,但科学家却觉得它的成功令人沮丧,而且还要想方设法击败它,创造一个超越它的基础物理学理论。大型强子对撞机就是最近的尝试之一,但它并非击败标准模型的不二法门。Geoff Brumfiel 对每个尝试在对撞机全速运行之前摘取大奖的竞争者进行了一番调查,让我们跟去看看吧!

它威力强大,它令人生厌,它注定灭亡,这就是物理学家眼中的“标准模型”。它是一台由方程组成的数学机器,描述了所有已知的物质结构,从原子到星系无一漏网。它描述了自然中四种基本相互作用之中的三种:强相互作用、弱相互作用和电磁相互作用。它以前所未有的精确度预测了一个又一个实验的结果。尽管威力如此巨大,它还远未完善。它的数学结构非常随意,其中还穿插了很多不严格的常数,但最困扰科学家们的是它一次又一次地击败了向它引入最后一种基本相互作用——引力——的所有尝试。

所以,自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标准模型建立之后,物理学家们就一直在尝试超越它。实际上,他们必须用与它那些近乎完美的方程预言的结果相反的实验数据来推翻它,然后再从废墟上重新建造一个更新更好的理论。坐落在瑞士日内瓦附近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内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LHC)正是推翻这个模型的最新尝试,也是许多人认为最可能成功的。它供应的巨大能量将会使粒子加速到标准模型力所不达的领域。在打破僵局的竞赛中,“到目前为止,LHC 是最受欢迎的”,Frank Wilcezk 说。他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理论物理学家,是 2004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之一,他和其他两位得奖者的获奖工作就是标准模型的理论基础之一——描述强相互作用力的量子色动力学。

但 LHC 并不是这场游戏的唯一玩家。几十年来,物理学家一直在通过各种途径寻求超越标准模型的方法:有的寄希望于粒子加速器;有的寄希望于对罕见事件的精细测量;有的还寄希望于太空观察得到的结果。在 LHC 全速运转之前——它的第一份实验结果至少要到明年夏天才能出来(请参看“势不可挡的对撞机”一节)——其中一些研究团队认为他们还可以为胜利放手一搏。他们的任务相当艰巨:标准模型可是相当难以对付的,它已经成功抵挡住了所有简单明显的攻击。要想打败它,科学家们需要前所未有的精确实验,大量的实验数据,还要加上不少的运气。下面我们来看一下这些跃跃欲试的物理英雄吧!

Tevatron

在 LHC 全速运转之前,世界上另一个重量级的粒子加速器已经在全力奔跑,争取打破标准模型了。自 2001 年以来,坐落在美国伊利诺斯州费米实验室的 Tevatron 就不停将质子和反质子加速到万亿电子伏特的对撞能级了。

21

这只是 LHC 最高对撞能量的七分之一,但在探求新物理的过程中,对撞能量并不代表一切。能创造出标准模型以外的粒子的碰撞事件非常罕见,所以加速器运行时间越长,积累的数据越丰富,它就越有机会作出新的发现。因此,至少在将来的一段时间里,Tevatron 还能继续在数据积累方面领先于 LHC。即使是在 2009 年夏天,Tevatron 在数据上也还会超过它的新竞争者好几倍。

而现有的这些数据似乎提示我们,一些超出标准模型的东西已经出现了。这种提示虽然诱人,但仍不确切。与标准模型不符的结果之一就是对奇异 B 介子(Bs)的测量。奇异 B 介子是由一个奇异夸克和一个反底夸克组成的,在介子的世界中算是非常重量级的了。根据电荷-宇称对称性,标准模型预言奇异 B 介子和它的反粒子(由一个反奇异夸克和一个底夸克组成)的衰变路径相同。但测量结果提示我们,它们俩的衰变路径有些差异。据 Tevatron D-Zero 实验的发言人 Dmitri Denisov 所言,这种差异在将来的探索中可能会成为一条重要的线索,可能意味着存在未知的粒子或者法则。无论如何,“这是一项激动人心的测量实验”,Denisov 说。

而据 Tevatron 的另一个主要实验——对撞探测器(CDF)——的发言人 Robert Roser 补充,其实奇异 B 介子反常并不是加速器中出现的唯一奇怪现象。顶夸克-反顶夸克对衰变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些特征也迷住了他,但他也承认这个结果远未被确认。然而,以后我们可能会发现这些反常信号的重要性,Roser 说,“如果你不断积累数据,(这些可能的反常情况)其中之一可能会变成事实。”

但 CERN 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家 John Ellis 对此持怀疑态度。据 Ellis 所言,不错,Tevatron 也许能给出一些诱人的提示,但在 LHC 重装上阵之前它看起来不会作出什么决定性的发现。他指出,在粒子物理学的世界中,在测量精确度达到小于 5σ(5个标准误差,相当于 99.99994267% 的精确度)之前,任何结果都不能被称为“发现”。要达到这样的测量精度,我们需要的数据远比 Tevatron 目前累积的要多,这个目标在它的新对手超过它之前恐怕难以达到。“我认为这对于 Tevatron 来说是非常非常困难的,”Ellis 说,“我认为他们不可能在 LHC 开始扫荡之前到达目标。”

宇宙

当高能物理学家们集中在他们的机器的控制室里时,另一群物理学家正在仰望星际。他们希望在那里能找到打败标准模型的武器——如果宇宙肯配合的话。

32 他们的航天器主要寻找的目标是暗物质存在的证据。暗物质是一种无法捉摸却可能占据宇宙中高达 85% 质量的物质,只有通过它对星系的引力作用和对宇宙形状的影响,天文学家们才能知道暗物质的存在,除此之外它与组成恒星、行星和我们人类的普通物质几乎没有其它任何相互作用。据推测,暗物质可能是由那些很少甚至从不与普通粒子发生相互作用的粒子组成的一片云雾。没人知道那些粒子会是什么,但它们肯定不在标准模型内。
(译注:经 QueenKerene同学指出,除了暗物质之外宇宙中还有暗能量。暗能量换算后所占宇宙质能比例大约是70%,但如果不计算暗能量的话文章的说法是成立的。)

暗物质候选者之一来自所谓的“超对称”理论,这个理论预言标准模型中的每种粒子在标准模型外都有一个较重的“超对称伙伴”。在这些超对称伙伴粒子中最轻的是中性伴随子(neutralino),而超对称理论预言它的性质正好与暗物质相同。

我们不能通过天文望远镜或者轨道卫星等方式直接看到中性伴随子本身,但偶尔会有两个中性伴随子会相互碰撞然后湮灭,这时它们会产生一簇普通粒子,而轨道探测器正好可以探测这种粒子簇。PAMELA(Payload for Antimatter Matter Exploration and Light-nuclei Astrophysics,物质反物质探索与轻核天体物理研究有效载荷)项目已经发现了一条有趣的线索。装载在卫星上的仪器已经非正式地报告了正电子的过剩,这些正电子可能是暗物质湮灭时被制造出来的(参见 Nature 454, 808; 2008)。“这是个漂亮的结果,”看过 PAMELA 数据的 Graciela Gelmini 说,她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物理学家。但她补充强调,由于测量的复杂性,我们必须多留个心眼。

而最近发射的另一个卫星或许也能探测到中性伴随子匆匆湮灭时发出的一些信号。价值 6.9 亿美元的费米γ射线空间望远镜(Fermi Gamma-ray Space Telescope,原名 GLAST)是一个用于全天探测超高能光子的太空设备,而这些超高能的γ射线有可能是由中性伴随子湮灭产生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在这个轨道探测器的天图上看到一片无处不在的云雾。“这将会是一个非常、非常惊人的特征信号,”项目科学家 Steven Ritz 说,他在马里兰州 Greenbelt 隶属于 NASA 的 Goddard 空间飞行中心工作。

据伊利诺依州芝加哥大学的宇宙学家 Michael Turner 说,如果这样的特征信号能及时被识别和确认的话,它就有机会在打破标准模型的竞赛中打败 LHC。但他也指出,尽管天体物理学在学术上可能会是第一个作出如此发现的领域,但它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些了。正电子、γ射线和其它的特征信号只能粗略地给出新粒子质量的可能范围,但对于超对称理论却什么贡献都做不了。正因为这样,“很多问题将会仍然存疑”,Ritz 说,而这些问题要等 LHC 来解决。

42

势不可挡的对撞机

就像《自然》杂志之前强调的那样,在日内瓦附近位于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LHC)将要开始运转了。但在这台机器产出可以正式发表的科学发现之前,科学家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在操作员微调对撞机主体时,其他科学家也要让分布在粒子加速环旁边的实验仪器正常运行。

要启动一个如同高楼般大小的探测器绝非易事。每一台设备都是由成千上万个小探测器构成的,而为了追踪质子对撞时产生的粒子,所有这些探测器都要完美地同步运作。据 ATLAS(A Toroidal LHC ApparatuS,回型 LHC 实验装置)实验的发言人 Peter Jenni 介绍,现在他们正在利用宇宙射线来同步这些探测器。然而,追踪真正的粒子对撞过程需要的远不止这些。对撞的质子束每秒会产生数以亿计的“事件”,每个事件各自包含着数百甚至上千个从对撞点飞出的粒子“碎片”。由于这些小探测器是为了追踪每一个粒子而设计的,它们产生的数据量将会远远超过实验物理学家的处理能力。幸好绝大多数的碰撞都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粒子产生,所以实验者们给探测器安装了一些电子触发器,用以将那些有意义的碰撞事件分离出来。例如,一个简单的触发器会将产生了μ子的碰撞事件标记起来,因为μ子通常是由比较重的粒子衰变而来的。据 Jenni 所说,每种有趣的事件都会有一个为之设计的触发器来保存数据,而每个触发器都需要进行仔细的调整。

在对数据进行过滤后,科学家们还要对剩下的数据进行分析。此时,实验设备产出的数据会通过一个巨大的计算网格传送到数以千计的物理学家那里,这个计算网格连接了遍布全球的大学实验室,数据的每日处理容量达到 PB 级(1PB=1024TB,现今的个人电脑硬盘大小普遍是 0.1TB 左右)。据 CERN 的 CMS 实验(Compact Muon Solenoid,紧凑型μ子螺旋型磁谱仪)发言人 Jim Virdee 所说,这个计算网格的试运行情况良好,而 ATLAS 和 CMS 的团队正在使用计算机生成的示例数据练习如何对数据进行处理。

Jenni 和 Virdee 都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最早在 2009 年夏天就会看到 LHC 的第一批结果。在那时,对撞机应该已经在它的最高对撞能量 7Tev(万亿电子伏特)上运行了几个月,在这段时间内一切技术问题都会被解决。

LHC 会在它的第一次运行中就发现物理学上的新东西吗?有可能。这台对撞机的最高对撞能量是 Tevatron 的大约 7 倍,而后者是现今对撞能量最高的粒子加速器。这是一个飞跃,所以原则上来讲我们几乎能在正式运行时立刻看到新的粒子,Virdee 说,“你不需要多少数据就能超越费米实验室探索的前沿。”

费米实验室的物理学家们对这种看法持怀疑态度,这也是人之常情。据费米实验室对撞探测器的发言人 Robert Roser 所说,在 Tevatron 工作的物理学家用了两年时间才完整领会到他们实验的特性。而据费米实验室 D-Zero 实验的发言人 Dmitri Denisov 所言,即使拥有更高的对撞能量,LHC 仍需要进行数量相当大的碰撞才能找到一些新东西。“在一个探测器中仅仅让两个质子对撞是不够的,”他说。

黑暗

别的物理学家选择了黑暗而非光明。在那些废弃矿井和交通隧道中,他们照看着他们洞穴里的高灵敏度探测器,这些探测器也许可以找到直接指向暗物质的证据,当中包括超对称理论中的中性伴随子(参看 Nature 448, 240; 2007)。

52 现在有好几种设计这种探测器的不同方案,但它们都遵循着同一个基本理念:拿一些你认为可能与暗物质发生相互作用的物质,将它埋到地底来阻断宇宙射线等干扰因素,然后等待不寻常的事件。“这就像在看着青草生长,”Wilczek 说。

尽管这不是打败 LHC 的方法中最刺激的,但这些探测器取得的进展令人印象深刻。其中一个实验项目是 CDMS II(Cryogenic Dark Matter Search II,低温暗物质搜索二代),它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苏丹矿井下,正在不停收集着数据。它的运行者打算在年底前将它的灵敏度提升三倍。另一个位于意大利大萨索山一条隧道中,名为 XENON100 的实验项目同样也有机会比 LHC 更快得到初步的结果。“这个领域成长得很快,竞争也很激烈,所以现在要在这里立稳脚跟不是件容易的事,”XENON100 的项目科学家 Elena Aprile 说,她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工作,“这是个美妙的时代。”

而处于所有这些期待的顶端的是一个研究团队声称他们已经在他们的探测器中看到了暗物质。在今年早些时候,同样位于大萨索山国家实验室的实验项目 DAMA/LIBRA(Dark Matter Large Sodium Iodide Bulk for Rare Processes,碘化钠晶体暗物质搜索)的研究者宣告他们在项目的新一代探测器中看到了暗物质的信号(Nature 452, 918; 2008)。但据实验仪器与其处于同一穹顶下的 Aprile 说,其他团队都被他们的发现难住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确认这个信号,实际上,他们的结果似乎与其他团队的相互矛盾。“我们的结果远非一致,”她说。

尽管这些探测器正在跳跃式发展,它们也有死穴:它们探测的前提是暗物质与普通物质有相互作用,尽管这种相互作用可能极其罕见。据 Ellis 说,这个前提不一定成立。对于他来说,这些实验就像“在黑暗中射击”。

但 Ellis 也承认,这些黑暗中的搜索也有可能比 LHC 更早发现些新东西。“我觉得这帮找暗物质的人就像扑克牌里边的大王一样难以捉摸,”他说。

中微子

对于那些想要在竞赛中打败 LHC 的科学家来说,接下来的几个月在咖啡因的催化下可能只会在他们记忆中留下努力工作的模糊印象。但研究中微子的物理学家们可能会好受些,因为他们早在十年前就在这个领域开辟了新的天地。

61 中微子是一族名为“轻子”的基本粒子的中性伙伴,平常我们熟悉的电子也属于轻子(译注:轻子有三种,分别是电子、μ子和τ子,它们分别有对应的中微子伙伴,所以共有三种中微子)。标准模型的原始版本预言中微子的质量为零,但实验物理学家们怀疑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每年他们探测到的来自太阳的中微子数量远少于理论预测。对于这种数量上的缺失,有一种可能的理论解释就是太阳发出的中微子可以在路上变来变去,从一种中微子变成另一种中微子,但只有在中微子有质量的情况下这种振荡才能实现。在 1998 年,中微子的这种振荡被位于日本岐阜县的超级神冈探测器抓了个正着,这个实验结果是对标准模型的第一个证据确凿的挑战,但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

但很不走运的是,据 Ellis 所言,标准模型只要对它的方程稍作修改就可以容忍中微子拥有质量了。“我们比较容易就能加点什么东西进去(标准模型),”他说。这样的话,尽管中微子研究者按理说已经撼动了标准模型,但他们的发现对正在探求新物理模型的理论物理学家们并无助益。

但中微子的故事并没有就此完结。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几个实验团队都在向他们的探测器发射中微子束,试图搞清楚中微子是如何振荡的。据哈佛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家 Lisa Randall 所说,中微子振荡的精确细节可以帮助他们检验新理论模型的可行性。

另外,还有两个新的探测器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得更远。一个来自欧洲的合作项目在靠近法国土伦的地中海海底布置了一个名为 ANTARES (Astronomy with a Neutrino Telescope and Abyss Environmental Research,中微子望远镜天文学与深空环境研究,缩写意为“心宿二”)的中微子探测器,而来自美国的另一个团队正在南极洲的冰川下安装一个名为 IceCube 的探测器。这两个探测器的设计思想是相同的:通过一串串的小型探测器来捕捉高能中微子冲击水或者冰的痕迹。ANTARES 在今年夏天早些时候就已经安装完毕,而 IceCube 的 70 串探测器才安装了大概一半。但据 IceCube 的首席科学家,工作在威斯康星大学的 Francis Halzen 说,现在 IceCube 的灵敏度已经是超级神冈探测器的五倍了。“我们能作出新发现并不是不可思议的,”他说。

但是我们还不知道他们可能发现些什么,有可能是被困在太阳核心的暗物质粒子产生的中微子。但 Halzen 补充说,探测中微子实验发现的东西都需要 LHC 进一步跟进。“我认为这些(中微子探测项目)只是补充性的实验,”他说,“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更希望是第一个看到新东西的人。”

7

成功在望?

这样的话,这些项目能否击溃标准模型呢?Wilczek 对此持怀疑态度。“我还没有激动得坐不住,”他说,如果我们看看以往的记录的话,似乎“标准模型每次都坚持住了”。他相信只有 LHC 才真正拥有打破现有格局的机会。

但是我们也不能保证这个巨型对撞机一定能做出新的发现。“我们可能在 2009 年年中就观察到超对称现象,但它也可能永远不会出现,”Ellis 说,如果真的永远看不到超对称现象的话,物理学家们面对的会是“想象中最恐怖的场景”。“(这样的话)我们接下来能干什么呢?”他问道。

但 Turner 的看法恰恰相反。这些实验和 LHC 终究是在并肩作战。他确信只要将他们的实验数据与 LHC 的结合起来,物理学家们就能击败标准模型,也会给物理学开创一个新天地。“我们站在一个重要物理学革新的边沿。”他说。

Geoff Brumfiel 是《自然》杂志在伦敦的高级记者。

关于 LHC 启动的更多资料,请参见《自然》杂志特别新闻,地址是 http://tinyurl.com/5usrfl。

译注:关于 LHC 探测器的资料,请参看 http://boinc.equn.com/lhc。这个网站内容有保证,因为有一部分也是我翻译的,呵呵。

再译注:LHC 前一阵时间发生了一点小故障,不过还是可以保持在 2009 年初开始全速运行,这样上面提到的这些计划就多了几个月的时间来打败 LHC 了。让我们来看好戏吧!

0
为您推荐

24 Responses to “[小红猪]粒子物理学:打破标准模型的竞赛”

  1. 天翼说道:

    不明白在说什么……我是个文科生……但是还是支持自然科学的普及!——最好说得再通俗一点!

    • Greg_W说道:

      也许这篇不太适合你

      如果有兴趣的话 可以搜索一下专业名词

  2. fwjmath说道:

    自己坐沙发……

  3. 霍金的fans说道:

    fwjmath同学真是辛苦了,
    我作为霍金的fans,
    力挺霍金关于希格斯粒子不存在的声明和证明,
    不知道fwjmath同学是否可以找些介绍
    霍金关于希格斯粒子不存在的证明的文章来翻译翻译呢,
    谢谢。

  4. 赛宁说道:

    听说科学松鼠会出新书,姬十三同志如果看到此留言,麻烦加我QQ17045488好吗,想帮你们写个书评宣传一下。

  5. lean说道:

    挑刺!“在测量精确度达到小于 5σ(5个标准误差,相当于 99.99994267% 的精确度)之前”应该是“大于”吧……
    弱弱的问一句,夸克真的被确认存在?

    • fwjmath说道:

      应该是小于~~~这是个数学问题~~~
      测量的精确度现在是用标准误差来衡量的,而5个标准误差的意思就是数据中有99.99994267%的情况是在测量结果所处的误差区间之内的。也就是说,即使计入测量仪器本身的误差,99.99994267%的结果都是可以算作是同一个测量值的。这是一个非常精确的要求。

      由于夸克不能单独存在,所以有少部分研究者觉得夸克并不存在。但是迄今为止的实验结果与夸克理论对应得非常好,所以绝大部分研究者认为夸克是存在的。

      华裔科学家丁肇中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工作就是发现了由正反粲夸克组成的J/phi粒子。

      • Shea说道:

        我没学过粒子物理,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J/ψ(J/psi)粒子吧?

    • fwjmath说道:

      不好意思~~~想了一下似乎的确是大于~~~
      或者把小于大于的都删掉~~~只说测量精确度达到五个标准误差就可以了~~~

      • lean说道:

        很严谨的科学家作风……但是“由于夸克不能单独存在”这本身也是个猜想吧,我百度了一下,以下摘自百度:1994年,首先提出夸克模型之一的M·盖尔曼写了一本《夸克与美洲豹》的书。他在书中说,他提出的SU3中的U3实际上是一个数学符号,并不代表“实在的”夸克这东西,物理学家们把它误解了。他最后宣称:“我不相信夸克是有的。”

        • fwjmath说道:

          这倒是涉及到到底什么是“实在”的问题。

          费曼曾经在《别闹了,费曼先生》里边举过一个很好的例子。砖块的内部是否存在?相信很多人都会毫不迟疑地回答“是”。但实际上没有人能用肉眼观察砖块的内部,我们观察到的只是表面而已。但是“内部”这个概念对于解释砖块的行为很有帮助,所以我们可以认为砖块的内部是实际存在的。同样,夸克的概念对于理解粒子物理学的现象很有帮助,所以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实际存在的。

          事实上是,无论是认为夸克实际存在还是认为夸克只是数学上的对象的物理学家,他们讨论夸克的物理学的时候他们的这种哲学观点都不影响他们讨论的物理内容。

          • lean说道:

            同意以上说法,尤其这一句:他们讨论夸克的物理学的时候他们的这种哲学观点都不影响他们讨论的物理内容。

  6. xK.13说道:

    O买噶……看完了发现果然还是不太能理解这样深入的物理学……

  7. don说道:

    不明白。我是文科生,看着看着就不明白了。希望可以再科普些……辛苦了。。。

  8. 无用说道:

    fwjmath你好:
    你的翻译能力真的太好了
    能否麻烦你看看这个文章有没有翻译的价值呢
    如果有翻译的价值是否可以翻译下呢
    http://www.physorg.com/news96027669.html

    • fwjmath说道:

      这篇文章过于专业了,需要看它的人自然肯定懂英文,而且很多术语应该是还没有现成的翻译的,我就不越俎代庖了。
      而且这个只是一个很形式化的研究,还不是很确切的结论,也不适合作为科普。需要的人自然懂的了。

  9. [...] 译者:fwjmath。他从前的译作请见这里,这里,那里。原文在这里。 [...]

  10. [...] 原文,译者:fwjmath,他的其他译作请见这里,这里,这里和那里。 [...]

  11. [...] 原文,譯者:fwjmath,他的其他譯作請見這里,這里,這里和那里。 [...]

  12. 生活说道:

    明明LHC的存在是为了证明标准模型的正确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