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告 >> 文章

squirrel_kisses-274x300 这是连岳为科学松鼠会新书《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作的序。感谢他欣然写序。不止一次表达过喜爱连岳,他总能点破点东西,让人一拍桌子,“哎呀,这就是我想说的“,比如这句:他为什么要看你的科普?因为他感觉到你除了有知识,还有爱,还有同情心。我说,这就是松鼠会将要到达的方向。想起钭江明在这期《时尚先生》卷首写上次与连岳饭局,”一帮人相互拥抱道别……一代人慢慢汇聚于此,未来的图景纵然渺茫,但已然展开了“。他说的是牛博网,但我想到的是松鼠会。

这本书将在12月底1月初与读者见面,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这是科学松鼠会的精选集,一共大约有60篇文章。但是这个博客里的500多篇文章中,我们只挑了20篇左右。想知道剩下的40篇文章是什么吗?请大力期待。

另外还值得期待的是,本书的插图由某留美遗传学博士和某数学松鼠共同奉献。等着看理科生的画吧。
---------------------- 
爱科普,用爱科普/连岳

如果我们认为科学是人类进步的重要力量,科普就是需要的。严格来说,多数文章可以算成科普,不过有的在普及社会科学,有的在普及自然科学。科学松鼠会普及的,是后一种。但无论是哪一种,罗素先生说的人生三要素,是好文章追求的要点:爱、知识以及对人类苦难的同情。

曾经有个老太太在罗素演讲后发言,声称宇宙像一只乌龟驮着一群乌龟,而罗 素的说法不太正确。乌龟说当然不太符合主流科学,在哲学史、数学史及文学史上都占据重要地位的罗素先生,兴致勃勃地开始和老太太探讨宇宙是不是乌龟家族。 他并没有以现在的时髦作法,对这个老太太怒喝一声:愚民!疯狗!傻逼!然后在观众的掌声中以漂亮的科学背影退场。

一个写普及性文章的人,应该像罗素一样,平静面对所有的疑问,哪怕其毫无知识含量。这种做法才合乎逻辑科学:正因为他没有知识,你的普及才有价值,如果他跟你知道得一样多(或者比你更多),为什么要来看你的普及文章?在现代社会分工极精细的背景下,优秀的科学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科学的进步使人谦卑,科普作者,应该也把谦卑放在第一位,因为他们最知 道,在自己身后,其实有海量的更内行的专业人士,只不过,他们没有写文章罢了。科学松鼠会的模式,志同道合者的聚集,其实是科普比较有效的存在方式:每个人都只写自己的专业,这既增加了文章的公信力,又避免了在所有科学议题上发言的尴尬——因为科普告诉了我们一个常识: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种类的科学 。

一个科普作者始终面临的危机是,科普文章的可替代性太强。仅仅为了得到科学知识,可以非常方便地查问维基百科及更专业的资料库,他为什么要看你的科普?因为他感觉到你除了有知识,还有爱,还有同情心。这就牵扯到科普作者为谁代言的问题了,科普作者的人文关怀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确定自己得站在弱势群体这一边,他们申张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推动社会的进步,都需要科学知识的帮助,也希望自己在面临专业疑惑时,有科普作者能出来帮助他们。强势群体不需要你的背书,在任何时间,他们都有足够的力量将不科学的东西包装成科学的样子。随便抓一个弱势者,你都能从他身上发现诸多不文明、没科学的印迹,用科普的名义暴打一顿,又轻松又愉快,每次都能技术性击倒。但是这种文章你多写几篇,读者就抛弃你,因为他觉得你不过是借了几个科学术语自大而已,你其实并不在乎他缺乏科学知识的痛苦,你甚至希望以他无知的丑陋来衬托出你英俊的科学脸庞。

科学松鼠会具有知识,这个毫无疑问,他们也在强化爱与同情的特质。但愿他们很快可以成为一只罗素喜欢的松鼠,成为弱势群体信任的松鼠,成为最让人喜爱的科普吉祥物。

0
为您推荐

90 Responses to “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

  1. BOBO说道:

    沙发伺候。。
    待看新书。

  2. kodokoja说道:

    天啊!真好~
    沒想到連岳也和松鼠們認識 嘿嘿
    熱望新書:)

  3. kenbo说道:

    有新书看咯~一定要收藏~~期待期待……期待ing……

  4. DNA说道:

    连岳对科学松鼠会提出的期望真是很高啊。

    为弱势群体代言,这个要求真是不低。

  5. sunfield说道:

    连岳+松鼠会双重粉丝幸福地期待中……

  6. 萤羽说道:

    哇!好期待~~

  7. 阿企说道:

    不得不佩服连岳的洞察力,已经有人成了连岳笔下的人而不自知:http://www.xys.org/forum/db/4/83/24.html

  8. DNA说道:

    我喜欢谦和的、温暖的、理性的科普,一切以客观事实与逻辑为基础,不卑不亢,即免于“精英主义”的虚妄与冷漠,也警惕“民粹主义”的盲目与暴戾。

    至于科普作者,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人,也有狭隘刻薄虚妄冷漠的人。但是并不妨碍“让科学流行起来”的美好愿景。

  9. 桐花树说道:

    方舟子博客上的评论我看了,找连岳来作序的确很难让人褒奖;而且他做的序当中的确有一些硬伤。或许人家的批评有点刺耳,但是事实的确这样:我们不能指望一只鸭子来拨开科学的坚果——科普工作不可能由一个外行人来做——包括为这本书作序。

    • cs说道:

      连岳这篇序言明显夹杂了私货

      从他在地震时的表现,他不太适合为科普书籍作序

      当然,既然要做媒体,要搞商业,就必然要抛弃清高,连这人有名,能起一定的宣传作用,找他作序可以理解。不过,这事怎么看怎么觉得滑稽。

    • Marvin P说道:

      鸭子不会剥松果,但是嗓门大可以吆喝。

      • 桐花树说道:

        就怕这只大嗓门的鸭子瞎吆喝,反而帮了倒忙。

        • kingmo说道:

          就算帮了倒忙 那又怎么样 都是狗屎教育惹的祸 凡事要正确百分百 如果要伟正光 请社科院院长来写序好了 那刚刚有点人情味的科普读物一出来 就被招安了 到那时就该敲锣打鼓了

          • 丁灵琳说道:

            前后看了5个不同的作者对连岳这篇序文的探讨。
            逍遥,方舟子,有个作者的评论读的稍微仔细写,但不知道kingmo所说的“如果要伟光正”是从其中哪位的文章中得来的印象?也不明白何来招安一说?我可不可以说连岳用“爱”来招安不卑不亢求真求实的科学精神呢?

            话说这里面反而连岳最有伟光正的味道。

  10. sunfield说道:

    一直都喜欢连岳的幽默和社会责任心,但他的确有理科知识的欠缺;我也非常欣赏方舟子科普文章的清晰的理性和逻辑,但是始终不能接受XYS某些文章咄咄逼人的尖刻。

    觉得对于这样的事求同存异即可,把注意力集中在推动科学流行上头,别纠结在针对个人的成见上。

    宣传科学还是很需要技巧和态度的,如果能让科学圈外人都欣然作序,至少能说明松鼠会的尝试很有效呢。

    • yami说道:

      说的好呢,其实最终的目的达到了就好,比如因为又有一个人因为看了文章而开始吃桔子。

  11. 晴晴说道:

    想说,喜欢文中图片。

  12. cs说道:

    应该也有十三的个人魅力这个因素吧 ;)

  13. fwjmath说道:

    我认为最好让科普名家作序,这样比较少争议。
    我觉得连岳对很多科学上的东西都拎不清,为科普书作序,说实话,真的不大合适。
    况且,科普跟弱势群体没有关系。你连岳想着给弱势群体代言没问题,不要把科普扯下水。科普就是科学的普及,科学是不分什么弱势不弱势的群体的,而“普及”也只能有倾斜,而不能“为弱势群体代言”。
    科学就是科学,科学真理是独立于社会而存在的,普及科学真理和社会问题毫无关系。

  14. Marvin P说道:

    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只要我们做的事情自己觉得有乐趣,别人愿意看,对社会即使有一点帮助,即可无愧于心。
    请连岳作序是从商业考虑吧,松鼠会口号是让科学流行起来,自然要从卖点出发。请科普界名家作序是很名正言顺,但是比较难吸引到平时不看科普的读者,最后还是成了科普界的自娱自乐。
    至于代言弱势群体,可以是松鼠会的一个功能(那个对肌无力症的介绍专题就很不错),但不必当成主要目的。

  15. 伍岭说道:

    13兄,多日不见(在网上罢了)。

    今日读毕牛博那边连岳的《序》,感觉仁兄处世的风格真可谓游刃有余,可喜可贺。借其名而淡化其主张,这种手段并非常人可以做出,起码我想不到做不出,很好很强大。

    贵书付梓之日,我一定去买几本。不过我会把序给撕了,呵呵。

  16. lynn说道:

    这张图片好可爱啊!收藏了,亲亲小松鼠

  17. jfly说道:

    连岳的序写得真好。我非常认同“他为什么要看你的科普?因为他感觉到你除了有知识,还有爱,还有同情心。”这句话。确实如同姬十三所说,点破了我们心中所想要说的。
    为了科学而科普是可笑的,为了大众而科普才是正途。在科普这件事上,服务大众是目标,科学是工具。不要把工具当成了目标。因为爱,所以科普。
    姬十三作为理科生能够有这样的觉悟,真不容易啊,小小的表扬一下。

  18. 姬十三说道:

    本来不必解释的。不过这里来的都是老朋友,cs,伍岭,两位好。

    序作者本来有好几个候选,包括饶毅老师,是有考虑到各个角度的平衡。不过饶院太忙,后来改成写推荐语了。

    连先生作序欣然作序,我很感激。包括他后来交的序,我以为正是点出了我想说而说不出的话。如果说只是借其名,那是太偏颇了。

    今晚在北大活动,饶先生,龙漫远老师,表现极为精彩。台下的听众,乐不可支。两位老师也谈到要让科学,让科学传播开心起来,娱乐起来,让科学成为文化,要与大众对话。大师如此,理科生们,为什么不能放下偏见,非得总处在“应激状态”?

    • cobblest说道:

      我爱老饶和老龙~~

    • DNA说道:

      连岳说为弱势群体代言,我也以为有点不妥。

      但是爱与同情、人文关怀,我是赞同的。我的理解是,科普作者要传播的不仅仅是科学知识,更要传播的是科学理念与精神,虽然厌恶“愚昧与无知”,却能以包容的心去爱与同情“愚昧与无知”的人。

      • redelengxue说道:

        恩,不同意连岳说的要为弱势群体代言的期望,这不是一件要刻意去做的事,就好比对一个老师的期望不能是为成绩差的学生或者家庭贫困的学生服务一样。不刻意为谁代言,而是秉持尊重科学事实的态度,有一说一,才是松鼠会首先应该坚持的。
        但是赞同他带着爱和同情心去科普的说法,毕竟科普不是做纯粹的科学研究,只需要一心一意探究真理,科普是面对不太懂科学的大众的,因此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让大众更好的接受,而这时爱和同情心就很重要,如果只是简单的把科学道理说一遍给大家听,然后对不懂的人不屑一顾,对仍然坚持错误想法的人说:你就是一傻逼,那只是科,不是普,只能让大众越来越远离,与这个机构的宗旨违背。

    • cs说道:

      没有谁愿意总处在激发态,这样很累的

      是连岳的话不太妥当,他的序跟科普本身关系不大,反倒容易引起争议。

      btw:有些个人偏见,觉得不妥可以删掉:倘若他真的关系弱势群体,为什么他要把那些因为情感挫折而向他求助的人的信件公开,并以戏虐的方式点评?这也是一种尊重吗?

    • lipengcam说道:

      "科普要为弱势群体代言"的说法实在是荒谬至极.自然科学之所以区分于社会科学而成为hard core science就是因为知识本身的客观性.松树会请连岳作序,无论是认同他的观点,还是借助他的名气,都令人失望至极.

  19. 忍不住再罗索几句…说道:

    想起来一件事:

    几周前高中校庆,回去看望了10年没见的老师。老爷子70多了,精神差了很多,但是很高兴,闲谈的时候滔滔不绝地谈自己的养生之道,其中大部分都是常见的“饮食搭配禁忌”或者“阴阳五行”之类我明白知道属于讹传和非科学的东西。换在平时我都迫不及待地去解释和辩驳了,但那时候我不知道从何说起。要向一位亲切的师长和风烛残年的老人家反驳他一直深信不疑的东西,还得让他欣然接受,在这喜庆场合没得扫了兴致,这不是光有科学逻辑和理论就能办到的。

    网络上是另一回事,不能见面的ID本身就存在着疏离感,反驳起来可以理直气壮,可以不顾对方面子,可以携带人身攻击。但是试想,有朝一日发现那些你一向不屑“愚夫愚妇”其中就有你的师长,父母,朋友,你还会坚持那份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么?

    那一刻我有些沮丧。缺乏沟通的技巧或许不能削弱科学真理本身的真善美,但是绝对会阻碍它的传播。如我这般的理科学子再多,脑白金之流还是照样有市场。什么时候我的父母辈都开始质疑那些铺天盖地的保健品广告,关心一下“伪科学”的鉴别,那才是科普宣传做到家了。

    我希望科学宣传能真切地面向那些广大的“圈外人”,就像白居易当年写诗读给文盲老婆婆都能听懂。

    愿松鼠会加油!

    • yunwuxin说道:

      深有同感。

    • DNA说道:

      所以科学传播不能有优越感和自恋,既便是你说的内容有道理,却惹人讨厌,实际是妨碍了科学的传播。

      谦和的、温暖的、亲切的方式娓娓道来,和“圈外人”分享我们所感受到的科学的美丽。

      • 姬十三说道:

        学习·分享·传播

        喜欢赵致真老师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搞科普不能是盛气凌人的,他们的立意很好。你不懂,我慢慢说,还不懂,我再说。一肚子好心肠翻滚的,为了让别人好,十分有耐心。松鼠会又不为钱又不为什么,就是靠这个凝聚力。”

    • yami说道:

      非常赞同。

  20. icepeach说道:

    题图很有爱!

    让科学成为更多人的文化~

  21. ron说道:

    一篇序而已,还到了撕书这么惨的程度

    伍岭过度发挥~

  22. poll说道:

    伍岭就是个小丑,不睬他

  23. fair+play说道:

    连岳对自己不自重:
    科普是为了传播科学和真理,如果在科普工作上连岳连最基本的
    科学常识都要出错,这种序言还是不要写为好.如果非要写,建议
    连岳写好后让行家审一审.在某种意义上,尖刻未必不好,严格的
    科学态度和方式,才是科普的基础,不要把轻浮的作风引到科普中来.

    • jfly说道:

      他什么“最基本的科学常识”错了?能不能明示一下?

      • fair+play说道:

        仅举一例:
        "科学的进步使人谦卑,科普作者,应该也把谦卑放在第一位,因为他们最知 道,在自己身后,其实有海量的更内行的专业人士,只不过,他们没有写文章罢了。"
        "海量"这个词(在计算机中)的数量级,连岳是否知道? 如果真要
        有那么多的专业人士,全世界除了科学家,就没别人了.

        • jfly说道:

          晕,“海量”这个词就不能有日常的用法吗?这算什么“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你这个例子也太离谱了……

          • fair+play说道:

            当爱因斯坦与英费尔德写"物理学的进化"时,没有人在相对论上比爱因斯坦更内行;当霍金写"时间简史"时,在此研究上没有人比霍金更内行,所以,确实晕呀!哪里去找更内行的专业人士,更况乎"海量"? 照连岳的推理,我们能有海量的专业人士比爱因斯坦,霍金更内行! 请内行来指教一下,海量到底该是多少? 我以为笔者能有海量在信息学上的数量级概念的话,当不如此用这个词吧?!
            话说回来,以前看南方周末上连岳写的一些故事还是很有意思的.呵呵.

        • BOBO说道:

          太极端的海量。
          海量自然不是硬伤。

  24. You Xu说道:

    连岳在地震的时候跳大神并不影响连岳对这本书的序的质量, 相反 这篇序非常的好

    伍岭的留言实在是很荒唐, 你撕掉序是你自己的自由. 然我们大家都知道, 你就是为了表现一下不相为谋的小优越感而已. 你把牛博网称为右派网的小伎俩, 和方舟子一样, 都是讨人个嘴上便宜罢了. 且不说贴标签的不恰当, 单就是洋洋得意的优越感, 也足以让人讨厌.

    方舟子最近是很怨妇的人, 刚和人打了架, 人家花时间花力气帮他的新雨丝穿墙, 就因为人家网站上有了几个攻击他的人, 就大发火。 这样的作风, 和当年离开牛博网并无二致. 方舟子一贯以科学拥有者自居, 遇到什么问题总要逻辑上说自己自恰. 我们退一步说, 哪个科学工作者不需要谦卑, 不需要有人文关怀. 方舟子非要在这个问题上辩论一番, 非要把连岳说倒. 连岳写序的时候, 哪里想到角落里面还有一个方舟子放冷箭的. 这样的冷箭, 未免也太丢方老仙的身份了. 文章写道最后把人家叫做鸡汤学者, 和当年“证明”人家是文科傻妞的烂逻辑一样(完了还网人评攻击罗永浩护着柴镶玉, 这话可都是方舟子的新雨丝弄出来的)这样的证明有什么用呢? 你说连岳鸡汤连岳就回家和鸡汤了?

    我至今也不同意连岳在地震的时候的言论, 但是我依然敬佩他作为一个评论人的勇气和洞见。 这些, 都不是一个整天只会翻译国家地理的科普学者能做到的(翻翻美国的国家地理, 就知道方某人的那些科普文章怎么来的了)。 连岳有什么私货好夹杂的, 发表自己的观点就是夹杂私货? 那谁不夹杂私货了? 连岳是在序里面说各位傻逼如需咨询请打50元到某帐号了, 还是为了他的专栏作宣传了? 夹带私货, 亏你们说的出来, 那你出门别带着鸡鸡, 因为鸡鸡也是私货, 夹着尾巴作太监最好。

    • jfly说道:

      我也不太理解什么叫“夹杂了私货”,宣传下关心弱势群体这也叫“夹杂了私货”,真是让人无语……

    • Mel说道:

      我不了解其他的事情,就事论事,这篇序里面,这段很傻:

      “一个科普作者始终面临的危机是,科普文章的可替代性太强。仅仅为了得到科学知识,可以非常方便地查问维基百科及更专业的资料库,他为什么要看你的科普?因为他感觉到你除了有知识,还有爱,还有同情心。这就牵扯到科普作者为谁代言的问题了,科普作者的人文关怀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确定自己得站在弱势群体这一边,他们申张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推动社会的进步,都需要科学知识的帮助,也希望自己在面临专业疑惑时,有科普作者能出来帮助他们。”

    • 伍岭说道:

      有的人总是这样,甲说乙讲了什么话,他不做求证,便信了,而且以讹传讹。霍炬说,我把牛博叫做右派网站,你便在这里拿这点说事儿。你却根本不去想霍炬讲的对不对?

      我说过“牛博的那些右派”或者“假右派”之类,但从没有说过牛博是右派网这样的话,我想稍微有点知识的人都能分清楚这两者间的差别。至于阁下,唉,还是夹鸡鸡为好。

      • You+Xu说道:

        你?只眼睛能看出来我是读了火炬文章才这么说的? 火炬文章影响力之大, 连你都要假设我被他影响的先验概率大于被你的剔思集影响?
        你的博客上右派和牛博的并现概率可是100%哦,严重正相关哩 :)

        的确 你没有把牛博称为右派网站, 可你贴标签的本事也挺大的哦, 瞧, 你说的“至于他说我给他戴帽子,那又怎地,难道这个帽子戴得不对?” 搞了半天大家都是学数学的, 你是归纳了还是三段论了证明火炬是法西斯了呢? 内行人一眼看出来, 无非是情绪的发泄而已.

        你讨厌反复求证, 我更讨厌没有逻辑呢. 要不, 咱们先论证一下为啥我要“jjj”? 来个三段论? 还是反证法? 人身攻击木的意思的, 咱们做而论道, 您也别火气大夹伤了自己的jj.

        • 伍岭说道:

          唉,世界上有那么个东西,叫做“google”

          1.我没有谈什么概率问题。
          2.在我网站上提到“牛博”的文章18篇,提到“右派”的文章三篇,你的并现100%的结论是怎么出来?何况什么叫做“并现概率”?你这么喜欢发明新鲜的“概率”?
          3.夹鸡鸡是你说的啊,你认为说出带私货这样话的人出门不要夹鸡鸡做太监。而你和他持相反观点,那么你出门就夹鸡鸡咯。我只是引申下你的意思,哪里说错了?你有意见,你开始就不要说“夹鸡鸡”这样的话嘛。

          • You+Xu说道:

            原文是"夹着尾巴作太监最好" 不是夹鸡鸡。 不要心中有鸡鸡,手中夹鸡鸡.鸡鸡复鸡鸡, 很不文雅

            另外, 感谢您浪费时间Google 鸟.

  25. alkali说道:

    希望以连岳无知的丑陋来衬托出松鼠们英俊的科学脸庞。

  26. 路过说道:

    卖书而已, 重要的在"卖", 找连岳就对了!

    我猜松树会要是拍个电影, 也会找宋祖德对推荐.

    • BOBO说道:

      “我猜松树会要是拍个电影, 也会找宋祖德对推荐.”

      你这就过了啊!

      • yami说道:

        松鼠会不是没有能力找一些一流的明星或者名人来做序或者推荐,但是十三的标准是:要是有社会责任心的人。那天大家碰头开会,也讨论了这个,最后请的人,都是松鼠会喜欢并尊重的人。

  27. yami说道:

    有一天下午,gerry给我讲天文学的基础知识,从恒星开始讲起,始终面带微笑,温和宽厚,对于我提出的无知问题,他很认真的解答,一点都没嘲笑我。
    作为一个没有科学背景的人,我在这个群体之间从来没有产生过自卑感,是因为每当我白痴的时候,没有人因为我不懂而鄙视我。
    喜欢松鼠会,首先是喜欢他们的人,一大堆善良且心胸宽广的人聚集在一起,没有平常团体里的勾心逗角,流言八卦,有的是快乐和健康的性格,谦和的心态和善良的心。他们拉票,他们推广自己,毫不做作,我不明白,他们宣传自己,影响了别人吗,他们不宣传自己,躲在网络上摆出一副清高的态度就对了吗?
    其次我喜欢他们做的事,豆瓣上玄幻小组的成员是6677人,松鼠会不到2000人,靠八字算命和笔仙预测未来的人还大有人在,读到了硕士的女孩一把把吃保健药,买减肥产品的也不少,科学和生活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这个世界是由人构成的,科学最终也是为人类服务的。人类的情感和生活,不能因为多懂点科学常识而变的更理性更美好吗?科学传播或者说科普事业,跟公益事业有什么区别吗,如果你一边给一个穷人面包,一边又嘲笑他穷,他会接受么?

    • DNA说道:

      大赞。

      我觉得松鼠会的品牌形象就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咄咄逼人的态度,哪怕你说的是亘古不变、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也会令人反感和难以接受。

      而很多受过科学训练的理工科出身的人,更容易有一种智力优越感。

  28. 桐花树说道:

    除了在这里,我或多或少也读过一些科普书籍,比如《从一到无穷大》、《别闹了,费曼先生》、《熊猫的拇指》,也看过BBC做的一些纪录片,如果让我总结一下科普工作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丰富的专业知识、简单清晰的语言风格以及幽默风趣的文风。说实话,我实在不觉得这些科普书籍当中有多少爱心的流露,也不认为科普工作一定要跟谦虚扯在一起(虽然古尔德在他的书籍中一再的为“间断平衡理论”谦虚)——至少它们不是最重要的。
    我认同连岳在这篇序言中掺杂了私货,他藉着这篇序言在宣扬他的社会学观点。有爱心、谦虚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它的确不适合出现在一本科普著作的书籍当中——至少这篇序言有更多更重要的话可以说。
    另外连岳的硬伤是他完全曲解了当年罗素的态度,我也怀疑这些经典的科普书籍他究竟读过多少。
    放错地方的资源可能成为垃圾,做错位子的专家也可能成就笑柄。

    • cobblest说道:

      我想很多人都多少误解了这里“谦虚”的含义。
      这个谦虚不是遮遮掩掩说哎呀我不懂,我辛辛苦苦读了几年书都是白念的妄自菲薄。自然敢在松鼠会发声,就是自信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流畅文笔的傲人资质。
      “谦虚”是说,不会因为自己多看了基本专业书籍就自认高人一等,对其他领域的人就恣意加个“傻”字。或者说,我们不要向某些“不谦虚”的人物看其。
      再次拥护DNA的话,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 丁灵琳说道:

        囧。写出来要做序的东西,还需要支持者来辩驳说,大家都理解错了。那他写的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您所说的“多看了基本专业书籍就自认高人一等,对其他领域的人就恣意加个“傻”字。”指的又是谁呢?

        谁做科普的过程中这样了?如果连岳真的是这个意思,他的假想敌是谁呢?文章中映射他人?这是谦谦君子的态度么?

        想清楚再说,不然会帮倒忙。

        • cobblest说道:

          呵呵,是非公道自有人论,谦谦君子也不代表没有立场。

        • 八爪说道:

          而且您所说的“多看了基本专业书籍就自认高人一等,对其他领域的人就恣意加个“傻”字。”指的又是谁呢?

          谁做科普的过程中这样了?如果连岳真的是这个意思,他的假想敌是谁呢?文章中映射他人?这是谦谦君子的态度么?

          明显影射方舟子及一帮他搞地震预测时反对他的科普贼嘛

  29. cobblest说道:

    再有,诸位举的大科学家的例子自然是因为那些都是西方知名的科普著作,举手投足自然大家风范,甚至有些许个性张扬。
    松鼠会不过是一群小小书生,我们的受众多是华语世界的青少年和普罗大众。这其中的职任似有不同。拿对待大师的态度来要求我们可能是严格了些,大师们也无需面对每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切。
    到底需不需要爱,需不需要谦虚,请在这个问题上区别对待~

  30. c2blog说道:

    “有没有终点?谁能知道?在这尘世的无间道!”

    专制 → 兵变 → 揽权 → 独裁 → 复辟 → 暴动 → 乱世 → 暴君 → 愚民 →
    傻子 → 骗子 → 以牙还牙者 → 带宽容的以牙还牙 → 宽容 → 太傻太天真 → 一味欺骗 →

    ——参考自《美德的起源:人类本能与协作的进化》

    ——————————————————————————

    新语丝、科学松鼠会,都是c追着看的网站啦。
    如今,这二者终于有比较像样的“互动”鸟,
    令“唯恐天下不乱”的c等开心不已。

  31. szanc说道:

    现在,我等着看刘夙对松鼠会这个小圈子对这场争论的评价。之前他评过新语丝和牛博网,每个网他都是中坚分子,但又有超然的立场,对于连岳他更是交过手,期判他的出马。

  32. szanc说道:

    对不起,是“期盼”

  33. 小姬说道:

    连岳的文章一向精彩。没有让我失望!
    我觉得措辞上一点点的不严谨不是啥大问题,同学们,都豁达一点~
    连老师是想说,做学问的人,要有亲和的姿态,而不是高高在上,这真是值得我们反省和学习的。
    能指出这一点的人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我们真没必要为了一两句话或者一两个词跟他争论。
    松鼠会可爱就可爱在它的亲和力。
    这里是科学坚果处理厂,而不是斗兽场,咱们还是好好剥坚果吧!^_^

    • jfly说道:

      赞同。基本正确。
      我要补充的是,其实不只是“姿态”,而是“心态”。
      人各有所长,不觉得多懂点科学有什么值得“高高在上”的。

      谦卑、爱心,这些是要靠人生经历来获得感悟的。如果松鼠会的同学们多到民间去走走,而不只是呆在书屋里,我估计大家会更容易体味连岳所说的话。

  34. 五点半说道:

    国内的科普书真是少得可怜!真还有点期盼。
    不过...序...如果是"爱生活,爱科普",我会更喜欢,就像喜欢提头的那对松鼠。

  35. 筋斗云说道:

    这只松鼠是要用牙啃坚果还是要用毛来温柔的?

    连岳的硬伤和科学的精神本来就是不容的。(人云亦云)。这就是本身的素质了。

    这是书的硬伤。
    很可惜。

  36. tonyshijie说道:

    心态和姿态固然是很重要的 但是请不要把这个放在“求是”和“真”的前面好吧?

    应该说 首先 科普的只是是正确的 是严谨的 其次 如果他能亲和一点 姿态好一点 当然更好

    而不是说 你姿态不好 你普及的知识就是错的 不可借鉴的 你就是混蛋。

  37. tonyshijie说道:

    而事实上 更多的时候 不是科普作家的心态问题 是读者受众的问题

    比如 连岳在地震这个问题上出现错误的时候 很多人很好心的去给他讲 地震预测怎样怎样 结果全部被批成“高高在上的装逼的科普人士” 导致最后有些人 不得不破口大骂“你们这帮蠢货 不要再误导群众了 这样会造成更大的错误”

    至今连岳还以为那是“随便抓一个弱势者,你都能从他身上发现诸多不文明、没科学的印迹,用科普的名义暴打一顿,又轻松又愉快,每次都能技术性击倒。”

    连岳的情感问答和时评非常俏皮和犀利 这不能掩盖他在科学问题上的糊涂和自大

    就如老罗所说 牛博上 人文和科学 不瘸腿的作家 非常少

  38. ldc说道:

    始终不是太能接受xys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风格,有种莫名其妙的智力优越感。

    连岳的序,说出来的,正是松鼠会吸引我的地方:同样一件事情,完全可以用一种更加平易近人的姿态面对读者。

    谦卑不是低声下气,妄自菲薄,谦卑只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心态。

    PS:题图和松鼠会一样有爱。也希望松鼠会可以一直有爱下去....

    从松鼠会开博潜水至今,作为一个“文科傻妞”,一直没敢发过言...

  39. 小食说道:

    若说到夹带私货,太蔟那篇文不定带了多少呢。。
    丑到连岳若和他理论,都会自堕身份的。

  40. 奇巧淫技说道:

    连岳作为一个理工科的跛脚汉,居然也来对科普指手划脚,真是奇了怪了,滑天下之大稽。

    科普,以至科学,最需要的是求真,是冷峻的严谨,而不是故作忸怩的装腔作势的“温情”。

    可以理解姬十三学长“利用”连岳的初衷,但不赞同,远离这种喇叭,沉下来把松鼠会做得更好吧。

    • 张撞鹿说道:

      喜欢赵致真老师以前说过的一句话,“搞科普不能是盛气凌人的,他们的立意很好。你不懂,我慢慢说,还不懂,我再说。一肚子好心肠翻滚的,为了让别人好,十分有耐心。松鼠会又不为钱又不为什么,就是靠这个凝聚力。”

    • 未小根说道:

      有很多搞科学的像你这样,用科学来弥补自己的自卑,用自己学过的一点东西去看不起别人。

  41. 阿企说道:

    科学自然是为了真,可是真之后呢?
    科普不是研究科学,科普是普及科学,普及科学当然需要真,但更需要的是传播技巧和艺术魅力。就现在的科学知识而言,海量的内容,海量的信息绝不为过,海量的专业人士也不为过吧,65亿地球人,0.01%的人搞科研,数量也是惊人的,现在不是爱因斯坦的那个年代了。再说,爱因斯坦写相对论,基本上不算是科普吧……给科学家的“科普”和给大众的科普是两码事。

  42. 看不懂说道:

    连岳是什么课题?方舟子又是什么课题?
    让这么多喜爱科普的人们就为他们俩叽叽喳喳个没完没了,浪费了多少心血,浪费了多少资源?
    如果在这里大家在针对某些科普知识无尽的叽叽喳喳,那将是最美妙动听的声音。
    做科普该怎么做呢?谁真的想明白了?谁有能够不范晕呢?
    ---------------
    我的体内营养不了,我要吃更多的坚果

  43. [...] 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 整个 Yo2 上的相关文章:后现代最先的起源 科学的欧洲与科学的历史 人文与科学——两个世界 【北京大学人文管理中心执行主任高贤峰博士演讲实录】 奥林匹克运动发展中的人文精神 printYo2FavControl("","","科学与人文","时下,因为连岳的《一只罗素喜欢的松鼠》,引发了关于科学、科普、人文精神以及谦卑的态度等等观点上的争论。这场争论同无数网络上的热点话题一样,不可避免地沦落到了口诛笔伐式的辩论PK。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个层面的论战不是那些天生“暴躁+粗口”们愿意参与的,而是具有“科学OR人文”精神的人。当辩论夹杂了对人的评判和稀落的时候,其动机既没有科学的客观理性、也没有人文的谦和温良的影子。 作为我个人仍然可以体会到这场辩论带来的思辨,看到追求赛先生和呼唤德先生。以下是我的思辨点滴,希望与大家分享: 科学与谦卑的");最近阅读过此文章的网友: « 创意:中国风 首页 [...]

  44. 八爪说道:

    其实,我觉得连岳那些要谦卑要有爱的都没什么问题(虽然他自己在搞地震预测时面对别人的指正表现的一点不谦卑),但谦和,平易近人实在是科普中非常重要的品质。

    只是那个要确定自己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实在荒谬绝伦,混淆了价值判断和事实判断,并将价值判断放于事实判断之前,很有些政治挂帅的味道。

    不管怎么说,引起争论总是好事,比方说现在腾迅都作了这事的专题了,这本书看来该火了。十三叔,这真的不是你一手导演的托书阴谋嘛?

  45. Daego说道:

    我从朋友空间里看到的这篇文章正包含我想要说的话——我们需要的是一位有对病人痛苦感同身受有同情心的医生,而不是一个冰冷的诊断机器。方舟子扮演的就是下面这个冷漠的医生。

    科普作者要面对的就是对某方面的科学知识残疾有缺陷的人,把自己所知道的启发教育他们,如同医生面对病人一样,不是埋首实验室面对没有知觉感情的物质,知识固然重要,态度和立场也很重要。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林前13:1-8)

    简单的爱

    作者:唐昕

    那天,我陪同一位年愈八十的老太太去看病。 老太太由于常年罹患风湿关节炎,以致全身关节总是疼痛不已,每天的行动尽管有助行架的协助却仍然是举步维艰,动作异常缓慢。我陪老太太在候诊室等了几乎半个小时后才轮到她进去见医生。

    老太太见的是一位风湿关节炎专科的女医生。我协助老太太进了医生的房间慢慢地坐下后,医生在电脑屏幕前看完她的病历,就脸无笑容、礼貌但是态度冷漠的问她上次给开的药吃了效果如何? 老太太腼腆的回答没有吃那些药,原因是它们的副作用太多也太强,她恐怕身体承受不了,因为自己一人独居,每天要张罗基本的起居饮食已经困难重重,要是再因为药物副作用导致不适而卧床的话,身边没有人照料,那情况是相当孤苦和艰辛的,所以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不吃,努力忍痛就算了。

    医生听了老太太的话,完全没有认同眼前这位老病人内心的忧虑和无助,脸上不悦之情一览无遗,继之再听到老太太说家庭医生将会给她做肝、肾功能的检查,并且亦有给她开轻量的止痛药片等,马上更加冷峻的指出既然家庭医生能够照顾老太太健康方面的需要,也就没有再来见她的必要了,因为既然她开的药病人选择不服用,这是拒绝治疗的表示,那么她已经无能为力,来看她也只是枉然,说完了就站起来送客,老太太这时对医生的反应有点不知所措,我无言以对,只好扶着老太太向医生道谢,然后慢慢走出她的诊室…

    送了无可奈何的老太太乘车回家,我因为女医生的态度,心里相当不是味儿。病人不合作,医生难免会感到束手无策,女医生认为自己在老太太这个病人的个案里扮演不上任何重要角色的心理,我十分能理解,然而医者父母心,病人求医时对医生总是抱有不同程度的希望和期待,尽管医生对病情或治疗的方式没法掌握到肯定的对策,但要是医生具有可亲的态度、能够体谅病人的难处和痛楚、愿意接受和认同病人的立场的话,那么医生的亲切、耐心和微笑,均能成为病人心灵的良药,是病人在忧心和痛苦中一种宝贵的、无言的支柱。

    微笑具有破冰的作用,微笑亦能够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削减尴尬、提供鼓励。生活的挑战越多,人心对得到别人的认同与接受的需求就越明显;我们身边需要关怀、渴望鼓励的人日益加增,虽然我们能够为别人做到的极其有限,我们没有办法去改变现实环境的冲击、也不可能扭转一些既成事实的现状,但是我们完全能够以诚挚的心意去接受别人的难处,以淡淡的笑容去表达我们无私的关怀。

    关怀是温暖的传递,是爱的表达;关怀不一定要刻意的去做些什么,但是关怀里面具备了爱── 坦诚的爱,简单的爱。

    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

  46. [...] 连岳:爱科普,用爱科普 [...]

  47. Bill说道:

    科普工作者只需要站在科学的一边。。。

    不需要人文关怀,更不需要为弱势群体代言。(可以考虑办人文杂志,慈善机构,而不是科普杂志)

    科普就是科普,不是NGO,更不是民意和政治。。。
    科学本身和道德无关,和良心无关。。。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