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文章

禁还是不禁:政府、商业与科学的角力

本系列相关文章参见《糖精百年系列

糖精是最早使用的“非天然”食物成分。随着它的应用逐渐广泛,人们对其是否安全的担心也逐渐增加。

在卖糖精之前,法赫伯格进行了一些“安全测试”。

传说中的测试之一,是法赫伯格自己一次性吃下10克糖精。糖精的甜度是蔗糖的300~500倍,10克糖精产生的甜度相当于几公斤蔗糖。面对“不知道是否有害”的糖精,法赫伯格充分显示了一个商人的冒险特质。在吃下这么多糖精24小时之后,他没有感到异常,于是认定糖精是安全的。

传说中的测试之二:他让志愿者吃下糖精,几个小时中收集他们的尿液,发现糖精基本上被排出了。于是他认为:糖精不会有害。

按照今天的标准,这样的实验并没有什么说服力。首先样本数有限,其次只能检验非常急性剧烈的毒性。对于长期、缓慢、轻微的毒害,是无能为力的。

不过,在当时的科学发展程度下,人们对食品安全的认识也就止于这种程度。当时的美国社会,食品生产乱象丛生,各种掺假伪劣以及乱七八糟的添加物层出不穷。美国农业部化学局的负责人哈维·威利(Harvey Wiley)曾经组织了一个试毒小组来检验当时用在食品中的“化学试剂”的安全性。他的方法并不比法赫伯格的更加“科学”:让12个志愿者吃下被测试的物质,逐渐增加剂量,直到有人出现严重反应为止。

哈维·威利的“试毒实验”争议很大,不过它足以引起公众的瞩目和政府的重视。1906年,国会通过了《药品与食品法案》,美国政府开始对食品安全进行管理,当时负责实施这一法案的农业部化学局后来发展成了独立的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威利则被后人称为“FDA之父”。

威利自己是一个糖化学专家。对于糖精,他一直深恶痛绝。他认为这种来自于煤焦油的物质不具有任何营养价值,而且会危害健康。虽然这一观点并没有科学证据支持,不过比较符合大众心理,在100多年后的中国依然流行。所以,他实施管理法案最早的目标中就有禁用糖精。

不过,当时他领导的部门并没有什么权力,只能寄望于取得总统罗斯福的支持。但是罗斯福自己是一个糖精消费者。对于他来说,天天吃糖精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此外,当时的一位众议员詹姆斯·谢尔曼(James Sherman),代表糖精生产者极力反对威利的计划。这位议员很有政治影响力,几年之后成了美国的副总统。在跟罗斯福的讨论中,他声称所代表的公司在前一年通过使用糖精节省了4000美元——这在当时算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不等罗斯福点名,威利就反驳说,“任何吃那种甜玉米的人都被欺骗了,他认为自己在吃糖,而实际上吃的是煤焦油的产物——完全没有营养价值却对健康非常有害”。在和威利的激烈争吵中,罗斯福说,“任何说糖精有害健康的人都是白痴”。于是,讨论不欢而散。

不过,不管是罗斯福、谢尔曼还是威利,都清楚自己的主张并没有充分的科学证据支持。尤其是罗斯福,第二天指定了一个专家委员会来重新考虑此前对食品添加剂的政策。领导这个委员会的,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校长伊拉·莱姆森——正是那位被法赫伯格“黑”了糖精发明权的化学家。而最先评估的,就是糖精和苯甲酸盐。

法赫伯格已经靠糖精发了财,而莱姆森却连糖精专利的署名权都没有得到,对于法赫伯格是深恶痛绝的。不过,他并没有“公报私仇”,作为科学家坚持了专业精神,给出了“少量食用不会有害健康”的结论。这个代表科学界的声音对于威利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甚至是威利的官场生涯走下坡路的开始。

1906年的《药品与食品法案》可以说是罗斯福与威利合作的结晶,但是罗斯福并不喜欢威利的性格和专业能力。罗斯福的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下一任总统威廉·塔夫脱(William Taft)更不喜欢他。威利的政治生涯更加艰难,随着几次有争议的决策以及他领导的部门出现了财政上的丑闻,威利黯然地离开了他奋斗多年的政府部门。虽然不久之后塔夫脱总统还了他清白,不过覆水依然难收。哈维·威利,作为政府官员的职业永远终结了。

言归正传,在莱姆森的专家组做出“少量食用糖精不会有害”的结论之后,威利“以退为进”,还是扳回了一局——他提出:由于糖精在各种食品中广泛使用,消费者的实际摄入量很可能会超过莱姆森所说的“少量”。根据这一理由,他提出了一项新的方案:在食品中加入糖精是“掺假”行为,将不被允许。工业界的律师们开始反击,而管理部门一度动摇。不过,这一规定最后还是通过并实施了。糖精,从此只能直接卖给消费者,而不能充当食品中的“糖替代品”。

不过,管理部门也同时承认,“糖精有害”的证据很微弱,他们反对的理由主要是糖具有营养价值而糖精没有。始料未及的是,这一说明反倒大大促进了糖精的流行——那时候,人们已经开始追求“低热饮食”,而没有“营养价值”的糖精正好满足人们的需求。

0
相关文章

36 Responses to “糖精的风雨百年(二)”

  1. Horsefaced说道:

    这种在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将是否添加的选择权交给个人而不是厂商的做法是很高明的,充分尊重了消费者。

  2. 拼音佳佳说道:

    消费者可以直接购买糖精,而任何的食品生产商都不允许使用糖精?就是说,糖精在美国的食品中必须是0检出啊?中国又是什么样的情形?

    • Liuy说道:

      那已经是100年前的法律了,现在早改了吧

  3. xiangge说道:

    曾经是儿时的最爱,没想到有这么多知识,受教育了.

  4. 星河的尽头说道:

    还有没有3?期待~

  5. 西红柿炒自己说道:

    莫须有总是一个很好的理由

  6. friday13说道:

    看看上面如此喜庆的评论,我觉得楼主还是写完后一起贴出来比较好。除非楼主想钓鱼!

  7. 养生说道:

    糖精已经被滥用 天然的总比非天然的好

    • PeterX说道:

      笑话,谋杀案的常见道具砒霜和马钱子也是“天然”的

      • 养生说道:

        那更笑话了 你非要举这样例子

        • PeterX说道:

          既然你认为“天然”肯定好,当然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求仁得仁,又何所怨

          • 养生说道:

            你很喜欢抓人说话的漏洞吗 我指相对而言 比如说天然维生素和人工合成维生素 肯定是天然的比较优 那你非要让有毒的和没毒的比 我也没办法

          • PeterX说道:

            那你先讲讲“天然维生素和人工合成维生素”的差别在哪里

          • PeterX说道:

            否则不过是想当然耳

          • 养生说道:

            也可以说 什么东西都不能超量 比如砒霜和马钱子 适应的量也能当药 没什么东西是绝对的

          • 森林深处说道:

            因为没什么东西是绝对的 所以 天然的总比非天然的好 是不对的

          • 171366364说道:

            一味的说天然的比人工的好,还举出新华网一篇报道的例子恐怕没有什么说服力,姑且不说大众媒体相对与科学论文的“权威性”,但是你说的“天然维生素”跟“人工维生素”是不是同一个东西都没有定义,“好”在哪里也没有一个量度,提出一个观点又模糊其辞,这不找喷么……

  8. 抱鱼睡的猫说道:

    糖精~~总觉得不是好东西

  9. lisa说道:

    看看上面如此喜庆的评论,我觉得楼主还是写完后一起贴出来比较好。除非楼主想钓鱼!

    同感1

  10. 二次元说道:

    和100年后的中国相似,真是感慨万千~~。原来FDA是这么来的,学习下,糖精小时候有吃过,记得是炸米棒时放了一小勺可以炸好长的一节

  11. 吼海雕说道:

    当时的美国社会,食品生产乱象丛生,各种掺假伪劣以及乱七八糟的添加物层出不穷...........

    • PeterX说道:

      这是工业化和城市化必然的副作用……食品的生产脱离了日常生活的范畴……只能靠专门机构来进行规范

  12. great说道:

    科学真是个双面剑 食品中也不例外.

  13. 北京青年说道:

    天然的未必就一定好,人工合成的就未必一定有害。馒头连着吃10斤再灌瓶凉水还能撑死人呢。味精,这种人工合成的玩意就可以像盐一样无限制的使用,和食物里面的谷氨酸没区别。

    • Ted Zyzsdy说道:

      好像,谷氨酸钠是可以无限制的使用,盐不可以吧。每天好像不可以超过8g

  14. 卡卡西莫多说道:

    罗斯福的总统任期结束之后,下一任总统威廉·塔夫脱(William Taft)下一任不是杜鲁门嘛?

    • 云无心说道:

      这里是第一个罗斯福,你说的是第二个。。。

    • 北极猩猩说道:

      这里说的应该是西奥多·罗斯福吧,下一个罗斯福的叔叔

      • Izual_Yang说道:

        貌似两个罗斯福是同辈,维基上写是远房堂兄弟

  15. cthhkai说道:

    毋庸置疑,糖精有害。真的,我就是证据。

  16. xyz说道:

    现在很识别出所谓的"天然"是件很困难的事
    从牛身上挤出的奶应该算是天然的吧,但因为牛吃的东西不全是"天然"的,所以挤出的奶也就不是那么的"天然"了

    • charleswangga说道:

      同意。
      首先反对天然总比人工合成的好的看法,同样,人工合成的也不总比天然的好。
      他们都有各自的适用范围。
      1.尊重天然的人依据的是经验的一种保守观点,很多时候是有用的。
      2.人工合成的物质,需要成熟的生化理论,代谢研究做铺垫才能发挥最佳的效果以及减少副作用。但是如果研究透彻以后,会比其“天然”兄弟更强大,比如很多药品。
      3.天然与人工的分界线在现在已经不那么明显了,我们用到的“天然”产品,普遍有“人工”的成分或处理手段惨加在生产过程中。
      因此,追求“天然”是不现实的。只有探寻、研究才能排除有害因素。

  17. 世界一天说道:

    看到那个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煞是好玩。这个很有逻辑的辩论了。

  18. lyem说道:

    [法赫伯格已经靠糖精发了财,而莱姆森却连糖精专利的署名权都没有得到,对于法赫伯格是深恶痛绝的。不过,他并没有“公报私仇”,作为科学家坚持了专业精神,给出了“少量食用不会有害健康”的结论]
    ~~~一个科学家

  19. bigyang147说道:

    我喜欢看评论,好玩又长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