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专题]流年·松鼠会Comments>>

发表于 2011-05-05 15:44 | Tags 标签:, ,

【编者杨杨按】

“变作者!”特别专题今天要放出的是来自猛犸的一篇旧闻八卦。这篇文章成文于2010年初,而今,2011都已近过半。这段时间中,我们又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我们迎来了第108位成员,升级成了正式的NGO机构,写了更多的文章、组织了更多活动、和读者做了更多交流……如果松鼠会的集体形象也可以抽象为一个人,那他每天都会听见成长的骨骼喀喀作响。

阳光正好的下午,据说适合读书、发呆、整理房间,或者,和我们一起,翻阅一些旧时光。

流年·松鼠会

文/猛犸(作者为科学松鼠会成员)

开始敲键盘之前,先闭眼默想了一会。我们有小红猪小分队、小姬看片会、小鹿读书会、达文西行走中队、Dr.You团队、专题组、号外组、评议组、群博和论坛管理组……天啊,松鼠会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多组织了?我们才两年而已啊!

正太红猪

我还记得,那是2008年8月6号。在头牌翻译红猪缺席的情况下,松鼠会的翻译项目在闲聊中被定名为“小红猪小分队”。后来红猪虽然极力抗议,然而在一群怪黍熟、怪阿姨面前,永远自称18岁的小正太红猪寡不敌众,默默地屈服了。小红猪小分队诞生了!

从8月21日开始,小红猪的翻译文章开始出现在松鼠会群博上。到现,在群博上已经有近300篇优秀的英文科学文章和中文译文,总数近百万字。所有的翻译内容都是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完成的,并且都经过两轮校对。小红猪的兼职工作人员已经有十人之多,曾经参与过翻译的小红猪译者多达近百人。每个星期四早上,总会有人眼巴巴等着小红猪的原文发布,一遍遍刷新页面,要在第一时间抢到翻译权。

最初在一段闲聊和跑题中诞生的小红猪,就这样长大了。

松鼠会名字的来历

实际上,松鼠会的其他许多项目也都是这样建立的。看电影加点评的“小姬看片会”、阅读和讨论的“小鹿读书会”、总是能找到神奇地点参观的“达文西行走中队”,以及充满怪异问题和更怪异答案的“Dr.You”,起点都是几句随便的说话,然后一步一步变成现实。

就连科学松鼠会,最初的开始,也只是一个模糊不过的想法。最早的参与者们只是想到要“剥开科学的坚果”,但是怎么做,还远远不够清晰。

就连“松鼠”这个名字,也只是因为“胡桃夹子”已经被人注册了而已。幸好如此——只要想起曾经有可能被叫做“科学的胡桃夹子”,我就有点发冷。

Gerry没想到

在Google讨论组里闲聊了五个月之后,北京的几位松鼠会成员终于见面聊了一次。 “这次活动最大的收获,就是Gerry主动揽下了群博的技术支持。”创始人姬十三后来这样说。

Gerry,在读天文学博士,性格冷静成熟。但是恐怕Gerry自己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简单的任务后来会变得如此艰巨。从4月21日松鼠会群博上线到一个星期之后推广,还没有什么问题。那天,牛博网和科学网都做了介绍,松鼠会成员们自己的Blog上也大都挂了相关的说明和链接,第二天的访问量就超过五千人次,而五月中旬的访问量更是上涨到超过一万五千。然后服务器就挂了。而且每两三天就会出问题,而性能和流量也不能满足这么大访问量的需要。Gerry绞尽脑汁尽力优化,不知熬了多少通宵。然而主观努力毕竟有限,Gerry和十三开始寻找新的服务器。但是,钱从哪里来?

赚钱的办法

开门七件事,样样都要钱。群博也不例外。虽然有煎蛋的大力帮助,提供了免费的服务器空间,但是不能总这样下去。姚总在大太阳下跑制衣厂、设计方案,然后印了100件印着松鼠会logo和网址的T恤来卖。2008年6月23日在淘宝上发布了这件T恤,我来收钱,姚总发货,一件件T恤就从北京源源不断地送往全国各地。一个月下来,一共卖出了80多件,其中有一半是在线下活动中卖出去了。第一代T恤背后有一个硕大的网址,估计这也是卖得不太好的原因之一……第二代T恤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是还是在姚总家里积压了四大箱。

松鼠会的第一次活动,成功地将现金变成了积压库存。

变态的流程

2008年7月7号凌晨,搬到了新的服务器,论坛终于也回来了。最早进入橡树大厅的读者之一Aturen发贴申请成为松鼠,大家七嘴八舌地回帖问问题。后来他成了松鼠会经历了所有审核流程的第一名松鼠,现在他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田不野,土豆才人,北海道农民,蘑菇台阶搭讪者。9月6日,木遥来了。他创下了加入松鼠会的最快纪录:从发表第一个申请贴到最终通过评议获得权限,只花了93分钟。这个记录至今依然没人能打破。传说中的“木遥MM”现出真容,原来是位帅哥……

当时拟定的两级审核流程到现在都没有太大的变动。想成为松鼠会成员的读者需要注册成为松鼠会论坛用户,然后通过累积积分或者申请,来进入亲友团。随后发表原创科学文章并且回答关于这篇文章的询问,并且接受背景调查。这个过程可能会拖得很长,长到申请者自己失去了兴趣而自动消失。

有人说松鼠会的审核流程太过变态了。的确是有些高要求,但是为了保证松鼠会的文章质量和成员写作的习惯,只好如此。

松鼠会灵异事件之一

2008年7月26日,发生了松鼠会截至目前为止最值得大书特书的负面事件:一氧化碳中毒。这帮贪吃的家伙在密闭的房间中大吃烤鱼,出门后纷纷出现状况,直让大洋彼岸的桔子担心不已。后来小姬和桔子分别写了这件事的回顾,桔子的那篇还被收录在《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那本书中。而小姬的解读则更有神秘色彩——她把中毒事件和那天见到的某个身穿不能说出名字来的人的语录的T恤的人结合起来……这显然不够科学嘛!

不过,我亲爱的科学松鼠们啊,难道你们没有听过祥瑞的大名吗?

祥瑞御免。

谣言

2008年9月,桔子回芝加哥继续去和培养皿打交道。临行之前她发了一篇文章,直看得人又哭又笑。塞满了文艺细胞的桔子不惜篡改事实以配合文章氛围,让“姬十三为了请松鼠们腐败,而卖掉了自己心爱的iPhone”的谣言传播开来,直到现在还有人提起。

而真相包括如下三项事实:松鼠会成员聚会,费用都是AA制;姬十三还是很有些存款的;他之所以卖掉iPhone,是因为用不惯触摸屏……

姬十三和小姬不是一个人

新活动“小姬看片会”第一期在2008年10月27号发布公告,从那之后小姬开始了漫长的打三份工生涯。她说:一份赚很少钱,另一份赚更少钱,最后一份要赔钱……

然而小姬只是嘴上说说罢了。联系场地、寻求赞助、找讲解人、找片子、写公告、写回顾、回邮件,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丝毫不懈怠。后来志愿者罗岚和邓军的加入,为小姬分担了不少工作。

然而出现了新烦恼:姬十三的信箱里出现了要寄给小姬的情书,小姬的信箱里也出现了寄给姬十三的情书。

小姬有时候会这样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姬十四,写给姬十三的情书请不要寄给我,谢谢。

而姬十三只是会扶一下眼镜,略显腼腆地笑笑。

我们的第一本书

2009年的新年钟声还没有敲响,姬十三就变魔术般拿出一本书递给我,手上还带着油墨的味道。我们的第一本书,正方形的开本,白色的封面,看上去很舒服。这本书花了许多人的许多心血,现在拿在手里,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后来的《焦点访谈》中提到了这本书。可是当时拿着书侃侃而谈的帅哥是谁,我们都不知道。这本书加印了一次。又加印了一次。后来又加印了第三次。现在,它印了七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