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踏上科学写作之路,其经验与别人并无多大不同:从小受科普书的熏陶,自己学的理科,却又爱写点东西,因缘际会,开始尝试给媒体写科普文。如果说我后来取得了一点成绩,大概是因为我总在思考“求变”。

我从2004年底开始尝试写作,最初投稿无门,群发了一堆邮件。运气好,《牛顿科学世界》的主编唐云江先生回信,指导我说,“这稿子不符合我们杂志的风格,但我觉得你有潜力,这样吧,你拟个题目和提纲,我们边改边写”。蒙他的耐心,我的第一篇科普文章,关于时间感知的5000多字大文,很快就发表在他们杂志上。

从这件事我学到两个经验:1)起步的时候,是否有人带你,很重要;2)写作不能随性,开始写的时候就要想清楚,面向什么受众,写给什么杂志。

04到05年的时候,写科普文,基本上只能投给传统的科普杂志,那时,《牛顿科学世界》,《新知客》已运营了几年,《新发现》、《环球科学》刚创刊,再加上一些不太有名气的杂志,作者的选择只有这么几个。

彼时我交了个新闻系的女朋友,平日读的是《三联生活周刊》、许知远、单向街、《周末画报》、连岳……所以很快觉得,只在科普杂志上写东西,太不过瘾,我想在三联和上海一周上发表文章,但我只擅长写科学内容,怎么办呢?

我花了很长时间来琢磨三联当时的“生活圆桌”栏目,琢磨他们的作者构成,来稿渠道,琢磨那些作者的风格,责编的风格。这栏目文章通常只有800到1000字,这么短的篇幅,要想把一个科学问题说彻底,很难,即便能说通透,剩下的篇幅也不够讲点有趣故事了,而没有这样的桥段,就不适合这个栏目。写科普的人不害怕篇幅长,喜欢没有字数限制使劲写透一个问题,但网络时代习惯快阅读的读者可能没有耐心,媒体发文的篇幅往往也有限。在有限的字数内,选择写什么样的问题,写透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样的形态出现,这需要琢磨。

尝试了一阵子以后,终于如愿以偿,频繁做客生活圆桌。大众媒体的影响力不同于科普杂志,慢慢的,我开始有机会为《上海一周》、《外滩画报》等写专栏,依旧是1000来字的篇幅,和写食评、影评体育专栏的作者挤在一起。应该写成什么样子,才让读者在同一个版面的阅读里不觉得突兀,但又保持一个科学专栏的特点。从一开始的无从落笔,到后来渐窥门径,我大概花了半年时间。我甚至会去思考杂志和报纸风格的不同,不同媒介版式的不同,开本的不同,在什么位置应该讲原理,在什么位置应该来句笑话。也正是这样的写作,让我一直以来习惯写东西很慢。说到底,我是一个没有经过太多文字训练的理科生,凭着一股科研工作者的劲去搭配“文字的料”,就像一轮轮地做实验,乐此不疲,我甚至刻意在不同的专栏里尝试不同风格,以此获得某种乐趣。

这样慢慢打开了局面,到了07、08年的时候,大量的大众媒体开始接受科学文章,从千字的专栏,到3000字以上的特稿写作,媒体对科学的接纳度越来越高。其实科学原本应该是文化领域里重要的元素,之前媒体上出现的不够,多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稿件。

07年夏天,我博士毕业,在接下来的8个月里,做了一名“自由撰稿人”,完全靠写科学稿件过活。那阵子我一边在《南方周末》写半个版或一个版的科学报道,为科普杂志写很长的科普文,也同时为一些媒体写千八百字的科学小品。也会有人争议说,这些小品的科学性不够,但在我看来,看菜吃饭,我会更多去考虑这类专栏的读者期待,而不是自己硬要表达什么。要看硬科普的读者,应该去找别的媒体。灵活适应不同媒介的要求,这本是职业作者的基本功。也正是这样的写作,让一些从来不刊登科学的媒体开始关注科学,让这个圈子之外的读者注意到了中国科普的声音。

0
为您推荐

38 Responses to “[特别专题]科学写作之“求变””

  1. 说道:

    哇噻,老大出手,果断围观!

  2. 霍森布鲁斯说道:

    上次看十三在群博的文章应该是在09年。

  3. Sheldon说道:

    大家赶快学吸星大法

  4. 淳子小姐说道:

    速速围观

  5. chonps说道:

    碰巧围了个观~~

  6. 白鸟说道:

    看看,十三的文章也跟韩寒的命运相似,第一页的评论都是沙发什么的~~~

  7. 养生说道:

    原来大家都跑着围观了

  8. stone.lion说道:

    “如果说我后来取得了一点成绩,大概是因为我总在思考“求变”。”
    觉得像牛顿的巨人的肩上的句式。

    • stone.lion说道:

      在说自己的历程,实则在解释和定位网站的基调。

  9. 偃师说道:

    经常来看看 踩踩

  10. Metaverse说道:

    很久不见13在此发文……

  11. Yu说道:

    看那左手手形,是在讲什么高深的功夫吗

  12. cobblest说道:

    又见前女友!
    所以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前女友么……

    • kyller说道:

      刚才才在凤凰台看到姬十三了,呵呵。
      btw,原文里没说是“前女友”啊,只说“彼时我交了个新闻系的女朋友”,我很好奇

  13. 西红柿炒自己说道:

    咱从小相当科学家,现在发现咱只是一个科学兴趣家........

  14. 拉姆说道:

    彼时我交了个新闻系的女朋友
    该不会就是小姬吧~

  15. nibble说道:

    多谢十三建立了松鼠会。

  16. 卿云之歌说道:

    我见过最喜欢的独立撰稿人也是复旦的理科生,骚得一塌糊涂,精炼有趣,自成一家。

    可见理科生以不同的视角,反而能码出不同的格局。

  17. lai说道:

    他的眼睛跟我的款式一样呃……

  18. lai说道:

    呃,我是说眼镜……

  19. 吼海雕说道:

    这是G13的成长道路哇~~我关注G13是从环球科学开始的。呵呵呵。顶起!

  20. 灰袍智者说道:

    厉害~~不过很想知道他读博士时,是怎么逃脱老板的魔爪写文章的

  21. 达达说道:

    不能不回帖支持一下,希望咱们的科普队伍能日渐壮大!

  22. 二次元说道:

    哦,来围观支持的,万事开头难。祝松鼠会越办越好

  23. 碣石潇湘说道:

    哎哟,小姬同学这是你的近照吗?遥想去年你去NKU讲座,我作为一个传播系(跟你还有点渊源哈)的学生去听了,从松鼠会的听说者到现在的粉丝。如今我在P大继续读传播学研究生,看到你的文章真是怀旧啊!

  24. lalunasun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给各大时尚杂志广泛投稿………………

  25. 建一说道:

    学问一词包含有“学”与“问”两个内容,学习现有知识固然重要,但质疑现有理论更不可或缺,先学后问是一种常规研究方式,先问后学同样能达到目的而且效果可能更好,死抱住前人(包括那些伟大的科学家)的理论(包括那些已经得到公认的)不放,不学习他们敢于推翻已有理论去创造新理论的的精神,却把已有理论作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灵丹妙药才是彻头彻尾的迷信,迷信神鬼、迷信天地、迷信权威、迷信“科学”(指那种只许盲从不准怀疑的“科学”)都属于迷信的范畴,科学要进步就得抛弃某些现有的东西,这势必同一些既得利益者发生冲突,一但某个人脱离主流学说独辟蹊径就必然会招致一些人的反对。当前,我们的大敌是迷信而不是什么“伪科学”,我们需要的是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而不是所谓的“科学反伪”,科学的百花园中当然有香花也有毒草,香花自有香花的芬芳,毒草也有毒草的用处。至于有些人想把百家争鸣的科学乐园变成阴森恐怖的阎罗殿,由自己来扮演高高在上掌握别人生死命运的判官角色,只能是他们的一相情愿罢了,科学领域的是非曲直最终还是靠历史来评判的。

  26. MIMI说道:

    好像讲”迎合“的成份多一点,”求变“的成份少。

  27. deepstar说道:

    "灵活适应不同媒介的要求,这本是职业作者的基本功。" 十三的写作体悟很是深刻~~~希望松鼠会越走越好!

  28. Harjol说道:

    终于见到姬十三的真面目了

  29. 赛斗士说道:

    姬老大果然有市场头脑。

    写文章也不是想写啥就写啥,别人爱看不看,呵呵……学习!

  30. 木薇子说道:

    杰出科普工作者,真是名至实归!佩服你的无私奉献,能不能开一个互动专栏,然后让网友提问,作者回答,这样不但可以为大家解惑,也可以看出大家的关注点在哪里,让协会的文章更有针对性,呵呵!不过这会加大你们的工作量,仅供参考啦

  31. hyewei520说道:

    还是在科幻世界上首次看到你的 文章

  32. [...] 松鼠会创始人、果壳网CEO姬十三爆料自己的成长经历《科学写作之“求变”》,一个科学青年怎么琢磨着用正交试验把自己包装成了文学青年。 [...]

  33. Kaka Lam说道:

    您好!请问,您同意我转载这篇文章吗?到朋友圈,“中国图书评论”的微信订阅号平台。会注明作者,尊重版权。希望得到作者您的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