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 >> 文章

1

2011清明长假的前一天,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旁的雕刻时光咖啡馆。

拾级而上,位于二楼的大厅以本色木材为装修基调,浓浓的咖啡和奶茶香气融化在轻柔的音乐中,弥漫在传统布艺挂架中、雀跃于横架于长桌上的“大二八”自行车上、钻入老友记里常见的巨型咖啡杯里……散坐在其间的客人低低地闲谈着,很多人或许想不到这里马上就要上演一场“Geek式恋爱研讨会”——没错,《冷浪漫》低调而华丽的发布。

两点将近,讲座区一下子涌进满满的人群,这时候只恨位子不够多。

_DSC0448

炫耀袖标的帅哥

——————————一大波笑点来袭的分割线—————————

主持人VS众松鼠

东东枪:各位青年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参加今天的恋爱研讨会。在介绍这个活动和介绍来宾之前,我建议我们大家先进行一项非常有意义的活动——鼓掌!我们这个活动叫做Geek式恋爱研讨会,同时也是科学松鼠会的新书《冷浪漫》的研讨会。今天的活动(预计)两个小时,我是主持人东东枪,大家叫我枪仔就可以了。活动会分几个部分,请我们这个书的作者和大家见面,谈一谈科学,谈一谈浪漫,谈一谈恋爱。不知道大家怎么看,作为我一个文科生来看,这个题目非常不科学,如果用文科生的写法写,题目应当是珍惜浪漫、远离科学。我从小一直认为我们文科生的任务是把枯燥冰冷的世界写得美好,科学家的职责是把一个美好的世界变得枯燥而寒冷。

我们今天有一个互动的方式,只要根据屏幕上面的提示,发送信息到上面的号码(大家笑),说得很科学啊(不解状),如果你在新浪上发言,选话题#冷浪漫#都可以出现在这个屏幕上。你有任何的问题、反馈和对主持人的表扬都可以写在这上面。同时还有一个秘密通道,大家想对节目说的可以发送到这里,像对主持人说的可以在新浪微博发私信给东东枪,说什么都可以。

今天的活动大概可以开始了,先介绍一下到场的嘉宾,他们都是《冷浪漫》的作者。第一位是量子熊猫,我手边的材料介绍说他是北师大的(话筒没声)了。(熊猫)你怎么把话筒弄坏了?

量子熊猫:我平时做核磁共振的研究,身上带点磁。(右手挑大指,朝前)松鼠会的人开玩笑都做一个手势,就是代表开玩笑。

东东枪:那我的手就一直别下来得了!第二位是史军老师,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学博士。您是研究什么的?

史军:上学的时候是研究兰花的。

东东枪:现在这个年代对兰花感兴趣的人不如对菊花感兴趣的多。

史军:兰花贵。

东东枪:菊花也不便宜。您是研究植物,动物不管?

史军:管,真管。

东东枪:说说看,什么样的动物?

史军:比如说昆虫,怎么让这个花过上正常的性生活。

东东枪:还是菊花。我看您写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中科院肯定还有一个动物研究所。

史军:对。

东东枪: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植物人归植物研究所管还是动物研究所管?

TC:归植物大战僵尸管。

东东枪:下面这位是0.618,武汉大学心理专业。0.618不是身高吧?他们这些名字什么量子熊猫我一看不知道什么意思,只有您这个名字我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吉利!你现在什么工作呢?

0.618:现在是果壳网的编辑。

东东枪:说明学心理不好找工作。

0.618:还是挺好的,挺满意的。

东东枪:我们一会儿可以聊聊心理问题,我有好多心理问题呢。(傲娇状)

下面这位是天津师大心理博士在读,二级心理咨询师蓝枫老师。

蓝枫:我没读啊!(啊……大家笑得非常厉害,你懂的)

东东枪:什么老师啊这是?!您说说!

蓝枫:我平常也和FMRI打交道,平常和熊猫研究得差不多,基本上我上课的时候也不用话筒。一般两万人的课,靠嗓子喊就可以了。(你就吹吧!)

东东枪:两万人的课?您开十五大吧。

蓝枫:我和他们俩心理不太一样,熊猫是神经(大家哄笑),小6这里偏基础一点,我是临床。基本上临床偏行为咨询,还有群体性的方向。

东东枪:行,我假装我听懂了。杨杨老师,您是研究什么的呀?(卖萌,装可爱)

杨杨:我是烟台大学环境工程专业毕业的,我研究的……比如污水处理、固体废弃物处理,大气污染什么的。大二时曾经做过一个课程设计,画了一个小区的下水管道,后来我的朋友就说:以后我们家的马桶归你负责了。

东东枪:啊~~(意味深长地),听着非常不浪漫啊。

杨杨:啊,对。现在是担任科学松鼠会群博的专题编辑,也负责媒体合作。这本书里有三个专题是我策划执行的,另外撰写了专题卷首语。

东东枪:那还不如马桶呢!(笑)。杨杨老师是科学松鼠会的成员,经常在科学松鼠会的活动上看到杨杨老师,我也看到她在这书里的东西,写得……可好可好了。

杨杨:谢谢枪老师。

东东枪:下面一位白鸟老师,南开大学环境科学硕士,也是研究下水道的?

白鸟:我研究垃圾和下水道(笑),我和杨杨是同行。

东东枪:说实话,现在说着心理、兰花听着还挺浪漫的,您和浪漫怎么有关系?在书里写的是什么?下水道里的爱情?

白鸟:我们研究各种污染物对生物的作用,包括小白鼠、蚯蚓,我在书里专门讲了一篇宅生物。

东东枪:也有我的事,一会儿聊。大长杆君是哪位?

小庄:在上班所以没赶过来。也是一个学生态的松鼠,这个名字很适合她,这个女生有1.75左右,的确大长杆。

东东枪:有请下面的嘉宾小庄老师。

小庄:我就是庄小哥。

东东枪:华东理工大学高分子化学硕士。

小庄:经常被人问什么是高分子,显得很高端,我选专业的时候也是被这个名字蛊惑了一下,要选一个听起来非常云里雾里的东西。但是我之后发现只不过是在和塑料、橡胶这些东西打交道。

东东枪:介绍得很好,我们一会儿再聊。

我们这个书除了请来了几个来到现场的作者和大家交流,还有很多身在外地以及外国的作者,虽然人不能到现场来,但是用一个高科技的技术,叫做“网络视频”的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我们先来看看他们的视频。

东东枪:(针对yuaner在视频中讲到的择偶定律)我真的特别好奇算出来自己N等于几。

量子熊猫:这别尝试,万一一共就7呢?

东东枪:刚才已经让几位作者站起来和大家见过面了。我们不如让他们再和大家说说在书里写着什么,而且谈谈他们怎么看浪漫这个事的。比方说杨杨老师,你在这个书里写的是什么题目?

杨杨:我在书里写了我负责策划3个专题的导语,相对综合一点,涉及到各个专业。但我比较喜欢的是和专题的导语,题目是《冷的浪漫和求的姿态》(此处为书中题目,群博专题:和)。冷的浪漫也为这个书名做了一点点贡献。里面写了我的一个亲身经历,大学那时候刚刚开始离家过集体生活,女孩子比较敏感,有一段时间我们都挺低潮的。我的一个室友就把联欢剩下的彩花在窗户上粘成一个曲线,我没有看出来,就问她这是什么啊?她幽幽地说这是Σ,就是“求和”的意思。我立刻被打动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