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姬看片会 >> 活动 >> 文章

“好, Watson,请听题。”一只玉手伸到面无表情的沃森(Watson)面前,王小丫老师淡定铿锵的声音从现场音箱中传出,“请问‘自挂东南枝’这一诗句出自哪里?表达作者了什么样的感情?”小丫老师眨着眼睛看着Watson。

Watson一言不发,发出一阵“嗡嗡”响动。

这个时候,小丫老师很体贴地说:“Watson,这个时候你还剩下一个求助方式:向场外亲友求助。你想给谁打电话呢?”

Watson迟疑了一下,用性感男中音说:“我想给深蓝打一个电话。”

clip_image002

手卡是可以回收利用的!小姬看片会很环保的!摄影by谢默超

这不是科幻小说,而是不远的将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一幕。IBM的工程师潘越老师说,他们打算把Watson同学带到中国来,接受中文这一语言的语义识别挑战,而目标节目就是王小丫老师的“开心辞典”,以及,“小姬看片会”。

世界那么大,网络那么孤寂,有思想的人工智能那么少,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这寂寞要如何消解?——不如上facebook吧。

Watson说:今早天气很好,赋诗一首:我撩不开你的窗帘,正如,你打不开我的服务器。

深蓝说:我真的不想再跟人类下棋了。(图片:报纸头条:人类再次惨败深蓝)

机器猫说:野比又被野狗咬了。(视频)

Wall-E说:Eva生气了,肿么办……T_T

当赵国明老师的机器人走路的样子越来越像人类,当IBM的Watson越来越懂人类的语言,人类正在以期盼和恐惧的纠结姿态等它们全面超越碳基生命的一天。可是,到了那一天,它们也许不带我们玩了。


时隔一年零八个月,小姬看片会的话题再次落脚“人工智能”,为的就是欢庆Watson人际大战的全面胜利。

我们邀请到了IBM中国研究院信息管理首席科学家潘越博士、IBM POWER SYSTEMS产品经理梁栋老师,共同探秘Watson的内心世界和外部身体,邀请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副研究员赵明国老师,对机器人的身体智能惊鸿一瞥,又请到了言辞犀利、牛逼可爱的北京大学社会学家郑也夫老师,从人文角度剖析人工智能的社会前景。

clip_image004

可爱的嘉宾们~摄影by刘国宇

潘越老师说,以前从来没有用“性感”这个角度考虑过Watson。

这没有关系,对答如流的聪明也是一种性感,走路会摔倒的激萌也是一种性感,搞不清楚情况的出错也是一种性感,以及冷冰冰的高傲也是一种性感。

你若还是以为性感是与性有关的一个形容词,那你就太脱离于机器时代了。

郑也夫老师也说了,机器人可能会长时间维持无性生殖。

在昏天黑地的机器生产车间里,挥舞的悬臂和嘎吱嘎吱的履带,一副摩登时代的尘土飞扬,这个,就是机器时代轰隆隆的无性生殖场面了。


正如韩松所说,中国就要有中国特色的机器人。它们的任务是当领导。如果三个凑在一起,应该成立吧。微软的工程师说,他们现在就可以让机器人念出入党誓言。

这其实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十分、十分严肃的事情。

clip_image006

观众全景 摄影by刘国宇

赵国明老师的“小磨盘机器人”(我起的名字,非真名):

http://v.youku.com/v_playlist/f5473936o1p11.html

赵国明老师的“摔倒号激萌机器人”(我起的名字,非真名):

http://v.youku.com/v_playlist/f5473936o1p11.html

———————————现场速记精彩摘录的分割线———————————

clip_image008

签到的同学是松鼠半只土豆、志愿者达人龙囝尧摄影by谢默超

小姬:今天是藏历新年,而且也是两会召开的日子,今天早上温家宝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做了政府工作报告。我们非常忐忑,一直担心两会期间搞活动会不会取消?但是后来觉得在科协里举行是非常安全的事情。有人说,你们这个是不是非法集会?你们的话题是不是被允许的?多亏科协让我们的活动顺利进行。这次活动突破了4000人关注,突破是小姬看片会的人数。上次讨论机器人是在微软里,而且出现了黄牛党,大家在论坛里转让看片会的名额。今天也是非常不容易的,4000多个人关注,只有300多人来。大家来是因为你们答了这个题目。如果你们在果壳网参加了Watson的测试,你可以把人数报上来。有人很担心说,我做出来是奥巴马,是不是很多人是奥巴马。还有一个是机器人需要通过的测试?这个问题也不是很严格,他是要遵循三定律的。还有一个是图灵测试,居然有3.7%的人选了苍井空测试,你们到底在想什么?我想了一下,这应该是一个蛮高级的测试,但是这个测试的是你的身体反应度呢?还是性感程度?某种人性化的表现呢?苍井空测试应该是比图灵测试更高级的测试。

插曲,小姬现场诵读男朋友三定律:

科幻小说家埃里克·阿西飞树在其成名作《i, boyfriend》中提出了著名的男朋友三定律:1,男朋友不得伤害女朋友,或袖手旁观坐视女朋友受到伤害(比如,不能看着她吃很多零食而无动于衷);2,除非违背1,否则男朋友必须服从女朋友的命令(若她让你买零食,则违背了1);3,在不违背1、2时,男朋友必须保护自己。这三大定律一度被广大适龄男女青年奉为“情侣交往的金科玉律”,但埃里克·阿西飞树很快发现这三大定律在同时拥有两个(含)以上女朋友时会造成严重混乱,于是补充了第0定律:0,男朋友必须保护女朋友(们)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遗憾的是,他至今也没有机会去实践第0定律。

clip_image010

忍不住做了四连拍……by淳子摄影by刘国宇

潘越:刚才那个同学的问题,关键他背景是在做论文。我想您刚才讲的,是不是找论文题目。要把这个作为论文题目的话,估计就比较难毕业(笑)。因为Watson这个系统有二三十位研究员做了四年的时间才能做完,如果你选这个题目估计要读到五六十岁了。


提问:各位老师你们好,我是来自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研究方向是整合生物学和系统生物学,主要是三个问题。从哲学上来讲,同意唯物主义的人都认为物质是第一位的,精神和意识是第二位的。意识是大脑中的反映,通过蛋白结合产生了化合物。如果要实现转化,必须要做到模拟产生化合物,要提供这种环境和空间,使这种化学反应成为可能。如果要是人工智能想往这方面走,怎么用无机的材料模拟细胞和细胞器,模拟骨架。

第二如果实现人工智能,单靠无机元件永远做不成,必须要和人工网络相联。如何实现电线和神经的连接,如何转换。钠离子通道怎么构建这个平台?

第三个问题,我现在比较忙,为什么能参加这个节目呢?主要是前一阵子在所里,我们植物研究所比较封闭,在香山。在所里没事看了一个电影,叫《AI》,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我买了清华大学买了人工智能本科教材。我对其中的神经网络算法比较感兴趣,我想问问现在达到什么样的模拟程度了?

[嘿!有人share现场视频吗?]

clip_image012

这就是掀起现场一轮高潮的植物哥……by谢默超

郑也夫:你的想法太狭窄一点了,怎么基因是在造就一种功能,早就走路的功能,思考的功能都成功了。路走得多好啊,生物走路需要神经系统?完全需要,但是走得很好。深蓝打败了卡尔帕洛夫,但是不用变成卡尔帕洛夫,他是模拟一个功能。你现在要完成神经功能,一个老鼠的神经功能是完成不了的。

潘越:刚才是说,人工智能不是要造成和人完全一样的人,可能那样的话,生了孩子就更简单一点,或者高科技的东西,试管婴儿什么的。我觉得刚才那个例子也一样,机器人变成一条蛇,就是完成这样的功能。我们定义人工智能就是能够达到和人类完全一样的智力水平,包括Watson的设计也是这样,他和人的功能完全是不一样的。后来也是通过神经网络完成的,而是通过技术来做到的。

赵明国:现在有很多人在做,一半是机器,一半是人,但是他不是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做的。但是不是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做的,而是人的技能丧失,来补充一定功能。美国一个教授膝盖到脚踝断掉了,他是世界上做假肢最好的,他穿上之后,你根本看不出来。刚才前面说人工,换一个词是假的,不是真正的智能。我们对智能的理解都是非常非常肤浅的,会有各种各样的定义和说法。最终是什么样子?我觉得非常难说,包括机器人现在的定义都在变。很多人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现在做的神经网络已经很多年不再发展了,可能继续学习会超过他。神经网络在目前还处在一个前进比较缓慢的阶段,应该不会当成技术的主流方向。


新浪微薄大屏幕……摄影by谢默超

提问:请问Watson是如何是现在问题的技术中控制对双关语和短语的辨识,他对模糊的概念怎么识别?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他有吗?

潘越:Jeopardy的问题里有很多双关语的问题,人可能会想是哪个意思,沿着一个意思就讲下去了。机器不能马上识别这个意思,但是机器有一个优势,他有2800多个核可以同时去处理。所以他碰到双关语这样的问题,他就把所有的双关语都保留,每个都搜索答案,把结论留到最后。最后蒙一下,往往是蒙对了。他根据过去的数据进行模型,计算答案的得分,把答案得分最高的给出来。


梁栋:我玩过很多Watson,但是只有身体没有灵魂。

clip_image016

好欢乐呀好欢乐~摄影by谢默超

小姬:其实要产生人生观、价值观这些东西,他要对自我的利益有一个认知,是不是之前要对自己有一个认知,他知道有自己。对于人工智能来说,距离他知道有“我”这回事还有多远的距离?

潘越:这个距离还有很远,三观讲这个模型,这和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是差得比较远。另一方面,从一个机器的状态到一个自我的状态,中间会有一些阶段。在Watson的设计里,以往的机器知道自己知道,但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但是人知道自己不知道。这一点是怎么体现的?你看刚才放的Jeopardy的问题,多伦多极长的问题虽然答错了,但是他也很聪明地选择了很小的赌注,他对自己也没有太大的信心,所以才选了这样的赌注。说明他对答案有了一定的限制。这是在模拟人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小姬:而且是在模拟一种对价值的判断是吗?

潘越:如果把得分当成价值的话,是的。


提问:人工智能有没有可能实现主动思考。现在我想看人工只能是对现有的预输的东西的计算。但是人会有灵感,他基于现在自己有知识的基础上,会对知识进行加工,突发灵感创造一个东西,人工智能能不能实现主动思考呢?像郑也夫先生所说的,机器是没有自己利益的趋势。是不是因为他没有利益的趋势,没有可能实现主动思考这个事情呢?

小姬:谢谢,我觉得你“主动思考”的概念是比较模糊的,我不是特别地明白。有没有可能让机器人从事一些创造性的工作,比如说艺术、文学,这些东西已经是比较简单的了吗?但是它不知道那些是艺术。你让它画画很容易,让他写诗也可以。刘慈欣写过一篇文章《诗云》。很多智能把宇宙中的物质变成能量,用这些能量来写诗。他自己是计算机工程师,他自己开发了写诗的软件,曾经写过很多很漂亮的诗。Watson现在可以从事类似艺术创造的东西吗?

潘越:它是被设计成这样任务的,有些机器被设计成对对联或者是……

小姬:你是想嘲笑微软吧?

潘越:没有,那个老师也是我们经常见面的同事,挺好的(笑)。刚才那个问题,同学提出的关于灵感这个问题。我有时候想到,人是灵感呢?还是会犯错呢?因为错误和灵感往往是在一起的。目前机器的确是老不犯错,说不定哪次犯错了,对错误进行某种延伸思考就变成了灵感。在进化论上也是这样,按照进化的基因突变的选择,实际上很多突变都发生了某种差错,经过了自然选择,出现了这样的进化。所以机器说不定也可以采用同样的机制做这种创造。包括刚才说的所谓的一连串算法,都是在模拟这样的机制。

clip_image018

没踩踏吧?没踩踏吧同学们?!摄影by刘国宇

小姬:后面有一个问题,Watson会调戏人吗?

潘越:调戏是人感觉的。

小姬:他是可以做到这一点吗?他声音很性感的。

潘越:这是性别不同产生的感觉。

小姬:调不调戏和Watson没有什么关系,我自己觉得的。

郑也夫:是你自己对性的兴趣太大了。咱们刚才刚放片子的时候,屡次说机器人很性感,你对性的兴趣太大了,你移情到机器人身上了。说到性的问题,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能够完成的事情,其中一个极其遥远的事情就是性。这件事情它大概是完不成的事情。

小姬:是吗?完成不了吗?

郑也夫:地球上生命的历史差不多有将近40亿年了,漫长岁月当中,整个人类的生命,很多物种没有两性,只是同性繁殖。现在两性出来了,和无性比有什么优势?不是生物学可以认识的。很多人说两性可以繁殖,造成生物的变迁。还有很多人不造成的。现在有很多同性繁殖也活得很好,机器人有了扩张的愿望,为什么有两性支撑呢?同性繁殖也是一种策略。

小姬:我觉得这个问题,之前有很多文章里谈到关于技术爆发,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奇点,会产生爆炸,在这里实现机器人可以自己制造自己。

赵明国:这个并不奇怪,20年前日本的机器人工厂里都已经实现了。关键是对这个的定义是什么。

郑也夫:你对机器人流水线的认识是同性繁殖?

赵明国:对啊。

小姬:我脑子里有一个画面,一个工厂里是进行单性繁殖的...

clip_image020

这个同学问了什么问题来着摄影by谢默超

提问:当机器人遭遇了物联网,都联起来之后,是否会产生类似人类的社交网络,对人类有怎么样的冲击呢?

小姬: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电脑之间形成了联网。将来能实现这个东西吗?Watson有一个Facebook,和深蓝形成了连接,他会分享给深蓝。

潘越:他们计划让Watson在中国参加一些活动,开心辞典。当时有现场互动,给亲朋好友打电话。Watson给谁打电话?可以给电脑打,给深蓝打。

小姬:很可爱,理论上可以吗?

潘越:深蓝有自己的专长,Watson国际象棋并不太好。这个概念可以推而广之,他碰到某一类特别的问题的时候,的确可以询问另外一个智能系统,是不是他有答案。他要判断,对方智能系统的可信度有多高?这个领域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分领域,多少会涉及到这个问题。

郑也夫:其实我们的很多进步都是在和对手的博弈当中一起提升的,我们不要老仇视敌人,如果他不存在,我们麻烦就大了。大家同意,很多的人工智能已经有了学习的技能,深蓝和卡尔帕洛夫下象棋的时候也在学习他有什么招数。但是他也会非常的骄傲,他的学习能力会比 卡尔强。可能还会有别的机器人,他不愿意和人类下了,如果孤单的深蓝可能就是把人类甩到一边了,造成了一些电脑,他们互相学习。

小姬:他们可能不理我们了,他们之间互相打电话,互相学习。


梁栋:我很喜欢看科幻片,我希望将来机器人像科幻片一样,陪在我们身边,帮我们想我们要想的事,最好有一个机器猫式的口袋。

潘越:机器人会和人更容易相处,不一定和人类长得一样,但是要和人对话。第二的确是要自我完善,不是每次我们都教他点什么东西,他能够不断地自我学习,这是能够操作的方向。

郑也夫:好多人都说21世纪是脑科学的世纪,我还是接着刚才那位朋友提的问题。那位朋友提出能不能造出比人更高明的,类似科学家的事情。比较难办的是不知道方向在哪里。现在人工智能高超的话,更像在智商上高,比如推理能力极快,这更像智商。现在讲创造力,这和智商是这样的关系,创造力优秀的人通常智商在120以上。但不是智商越高就创造力越高,120就够了,也可能120,也可能是150的人创造力会很高。这个东西在哪儿呢?我们不知道这个怎么把机器人往这个方向走,高于爱因斯坦了。爱因斯坦强到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啊。我们说得都非常模糊,其实还差得远。我们都不知道,最高明的人因为什么高明?我们怎么制造手里的机器人,所以路还远。

赵明国:人工智能会很美好,机器人也会很美好。

小姬:是让他走动起来,扭动得更美吗?

赵明国:这是一种,各种各样的都是都有,我们会更加期待这些东西,慢慢看。

clip_image022

你所看不到的小姬拼图by淳子摄影by刘国宇

0
为您推荐

20 Responses to “[小姬看片会回顾]沃森和深蓝的SNS”

  1. Howard说道:

    求相册啊!求现场照片。

  2. CDW说道:

    有没有现场的录相视频啊?

  3. Narsil说道:

    小姬对科协集会的担心完全是不必要的。想说啥可以直说,扭扭捏捏的很看不过去。

  4. xxx说道:

    "第0定律:0,男朋友必须保护女朋友(们)的整体利益不受伤害。"
    比如某个用MBA方法管理情妇的官员

  5. 袁和说道:

    很有爱,很想能够参加呢

  6. vega说道:

    哈哈,签到,弯着腰被挡住脸只留下身子的那个是我…

  7. laoma说道:

    无性繁殖的机器人很容易被病毒入侵。
    以后的机器人还是有性的。

  8. 说道:

    最后一张照片好有感觉的。

  9. stone.lion说道:

    小鸡太幽默了,膜拜。

  10. stone.lion说道:

    再次膜拜小姬,smart is the new sexy.
    这里突淫想到一个十分十分严肃的问题。
    就是我们现在只是机器人的初级阶段,想要达到社会生产合理分配、协调发展的机器共产主义,同志们还要努力奋斗啊。

  11. Resphoina说道:

    视频连接bug啦~~两个一样哦 摔倒版的那个不见~

  12. 喔喔兒说道:

    = =新浪的大屏幕上写着:美女求交往..

  13. 摘星薯说道:

    哈哈..不愧是小姬.可惜我已经告别北京回到家乡..要不每期都要挤个位置..
    恩恩..等我

  14. Meeya说道:

    请问,有那个植物哥的联系方式吗?觉得他很牛

  15. dafwlg说道:

    几年不来 小姬还是那么漂亮

  16. 赵佩说道:

    真的很好哎,谢谢松鼠们!

  17. 阅阳说道:

    姬十三笑得好开心啊!我也哈皮,呼呼,一定要一直走下去,泛科技

  18. li说道:

    Kasparov,not Karparov

  19. li说道:

    ps:IBM computer scientists should really learn some neuroscience and biology

  20. 嘻嘻说道:

    活动很好!希望多组织一些,并扩大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