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学 >> 文章

陶哲轩:长大的神童Comments>>

发表于 2008-11-29 08:58 | Tags 标签:, , ,

Tao 在11月20日出版的美国《探索》杂志上,20位40岁以下的科学家被冠以了”Best Brains(中文版)”的称号。他们的专业遍布各种科学分支,但排名第一的是一位数学家,而且是最没有悬念和意外的一位:今年33岁的陶哲轩(Terence Tao)。

这个名字近来在国内也渐渐开始为大众所知,部分的原因估计是他的华裔身份——虽然他自认为是澳大利亚人并且一个汉字也不会写。他的光辉事迹在网络上流传得到处都是,仅列出最主要的几项如下:

——11岁、12岁、13岁连续三年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依次获得铜牌、银牌、金牌,是迄今最年轻的金牌获奖者(大多数获奖者年龄在15岁以上)。

——17岁大学毕业,20岁从普林斯顿博士毕业,24岁获得UCLA的正教授职位。

——2006年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获得菲尔兹奖,时年31岁。

需要指出的是这几项成就虽然令人叹为观止,但是单独来看都并非前无古人。德国数学家C. Reiher曾经获得过四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外加一届铜牌(当然并非在那么小的年纪),获得过三枚金牌的数学家则为数不少。他也未尝成为美国最年轻的数学教授,他的师兄,数学家C. Fefferman于22岁就成为了芝加哥大学的数学教授。——这里的师兄是字面意义上的:他们都曾经师从普林斯顿的数学大师Elias Stein门下。他当然也不是最年轻的菲尔兹奖得主,他这位师兄Fefferman在29岁就得到了菲尔兹奖,而迄今最年轻的菲尔兹奖得主是法国数学大师J. Serre,记录是28岁。 但是这并不妨碍汇聚这些惊人成就于一身的陶哲轩成为新闻焦点,更不用提他年轻英俊的外表——顺便说一句,他本人在生活中显得比照片上还要年轻。可惜的是他早已名草有主了,他的妻子是一个韩裔工程师,是他在当教授时从自己的学生中认识的……跑题了。

然而公众关心和熟悉的部分恐怕也就到此为止了。是的,他很聪明,极其聪明,年纪轻轻就大奖在握,然后呢?

这里有个很微妙的问题,就是对数学家来说,聪明到底意味着什么?自然,压根一个笨蛋大概很难成为数学家,但是很多数学大师也并非以聪慧著称,例如陈省身先生就从来没当过任何意义上的神童。

数学家是一个个人风格之间差异巨大的群体,有的人健康开朗,例如俄国数学家柯尔莫格罗夫常常以滑雪和冬泳健将自诩;有的人潇洒浪漫,例如美国数学家斯梅尔很喜欢在海滩上一边看着夕阳一边想数学问题;有的人沉稳踏实,例如华人数学家丘成桐年轻时以每天工作超过十二小时著称;也有的人内向木讷,例如众所周知的陈景润大师。不幸的是,最后一种形象似乎在公众心目中是最深入人心的……

而聪明,哪怕是像陶哲轩这样惊世骇俗的聪明,也只能说是个人特质,而并非做一个出色数学家所必需的条件。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历届获奖者中只有一部分最终成为数学家,成为数学大师的则更少。但是和许多喜欢顺口抨击“体制问题”的人的想法不同,这其实只不过是个自然现象罢了。正如陶哲轩的同事,华人数学家陈繁昌评论过的那样,数学研究和数学竞赛所需的才能并不一样,尽管有些人(比如陶哲轩)可以同时擅长数学研究和数学竞赛。

除了智商以外,使得陶哲轩真正成为一流数学家的,也许还有他广泛的兴趣和知识储备以及深刻的洞察力。令他获得菲尔兹奖的最主要成果之一是他和另一位数学家合作证明了素数的序列中存在任意长度的等差数列,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属于数论这一数学分支,而需要做一点背景介绍的是陶哲轩本人的专业同数论完全无关:他是一个调和分析以及偏微分方程的专家。这是典型的“陶哲轩式的”传奇故事:他能够敏锐地发现那些陌生的问题同自己擅长的领域的本质联系,然后调动自己的智慧来攻克之。和那些在一个数学分支里皓首穷经的大师不同,他所解决的问题已经遍历了无数看似彼此遥远的领域。这也许才是他最大的特色。正如他的师兄Fefferman所评价的那样,陶哲轩与其说像音乐神童莫扎特,不如说他像斯特拉文斯基。他不是只有一种风格,而是具有极其多变的风格。

另一个极好的例子是他近年来关于压缩感知(compressed sensing)方面的研究。这听起来不像是个传统的纯数学问题——至少和素数什么毫无关系,事实上,这个问题完全来自于信号处理的领域。问题本身可以简单描述如下:我们都知道,在数学上,要解出几个未知数就要列出几个方程才行。用信号处理的方式来表述,就是如果要还原一个信号(声音或者图像或者其他什么数字信息),那么信号有多大,我们就要至少测量多少数据才行。这是个一般的规律。但是实践中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往往无法进行充分的测量,于是就希望能用较少的测量数据还原出较多的信息。本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近来人们渐渐意识到,如果事先假设信号有某些内部规律(总是有规律的,除非信号是完全的噪声),那么这种还原是有可能做到的。在这个领域里,几篇极其关键的论文就出自陶哲轩和他的合作者之手。

事实上,关于陶哲轩是如何注意到这个问题的,在圈内也有一个流传很广的八卦:话说有一个年轻应用数学家正在研究这个问题,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有些关键的步骤所牵涉到的数学过于艰深,于是他被这些困难暂时卡住了。某一日这个数学家去幼儿园接孩子,正好遇上了也在接孩子的陶哲轩,两人攀谈的过程中他提到了自己手头的困难,于是陶哲轩也开始想这个问题,然后把剩下的困难部分解决了……

(顺便提一句,由于陶哲轩和很多别的数学家的介入,压缩感知这个领域已经在这一两年来成为应用数学里最热门的领域之一,吸引了人们极大的注意。陶哲轩本人在2007年写过一篇极好的关于这个领域的普及性文章,松鼠会大概会在将来推出这篇文章的中文翻译,敬请期待。)

其实人们普遍觉得,陶哲轩最令人羡慕之处,不在于他惊人的天赋和出色的成就,而在于他在坐拥这些天才和成就的同时,也能成长为一个享有健康生活的快乐的“普通人”。他是个出色的合作者和沟通者,他自己曾经说过:“我喜欢与合作者一起工作,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实际上,我能够从调和分析领域出发,涉足其他的数学领域,都是因为在那个领域找到了一位非常优秀的合作者。我将数学看作一个统一的科目,当我将某个领域形成的想法应用到另一个领域时,我总是很开心。”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成为像陶哲轩那样的天才恐怕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但是正是像我们一样的普通人们构成了这些天才成长的土壤的一部分。在中国这样的大国里,天才的出现并不稀罕,然而如何让他们健康自由的成长起来,恐怕会是一个颇令人思量的问题。

0
相关文章

59 Responses to “陶哲轩:长大的神童”

  1. 豆豆说道:

    木遥?是木遥的窗子那个木遥吗 我收藏过窗子那个博客 很欣赏 后来怎么不更新了呢 如果是你的话vpower@live.cn

  2. thefifthday说道:

    不是人故意非要突出神

    是陶的事迹直接平铺直叙不都会让人觉得神——因为,就是神童嘛!

    就是强调这是一个“正常”的神童,没有很多神童出现的那些问题

  3. 终于看到了关于陶神童令我喜欢的一篇。要翻译的话,人手不够也可以找我。

  4. pongba说道:

    原来是木遥,难怪这么精彩:D

  5. so说道:

    大图。。
    http://www.australianoftheyear.org.au/pages/images/SA AOTY Prof Terence Tao (2).jpg

  6. saying说道:

    难道是中科院大神?

  7. 田不野说道:

    我坚信,他属于神界生物。

  8. szanc说道:

    昨天看了牛博上《日本诺贝尔奖得主逸事》,今天又看到这篇介绍天才的好文,和楼主有同样的感慨,中国的诺奖得主为何如此之少?

  9. kingmo说道:

    “某一日这个数学家去幼儿园接孩子,正好遇上了也在接孩子的陶哲轩,两人攀谈的过程中他提到了自己手头的困难,于是陶哲轩也开始想这个问题,然后把剩下的困难部分解决了……”===啧啧啧 人家的数学家/天才都能接自己的孩子 我们的数学家或者天才 除了死磕天才 还能做点什么呢

  10. sunny0302说道:

    为什么天才和诺贝尔奖都背负着华裔的外壳呢?
    现在看见这两个字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该悲哀了……呜乎
    这家伙让我想起了The Big Bang里面的Shelton~~

    • 木遥说道:

      sigh,我这篇文章恰恰就是为了说明他和Shelton有本质的不同啊。Shelton是一个情商极低的孩子,自我中心,拙于交往。而陶哲轩除了比别人聪明之外,其余一切都同常人无异,所以我特地强调他是一个享有健康生活的快乐的“普通人”。

  11. c2blog说道:

    “我们的欧拉在哪里?在松鼠会吗?”

    噱头1之“帅”:又不是毕彼得或克鲁斯,
    这帅不帅,其实是各草入各眼,见仁见智而已。

    噱头2之“神”:只强调怎么“高智商”,怎么“神”,
    除了吸引无理性的行外粉丝的盲目崇拜,还有什么意义?

    据c所知,除了善于与人合作,
    陶区别于老一辈数学家的,是他还善于利用网络资源。
    就是搞一些专业领域的论坛、讨论区,高效地集思广益。
    (这一点与松鼠有其共同点。嘿嘿!)

    关于这一点,作者为什么不深入挖掘,好好地讲一讲呢?
    c以为,噱头不是不能有,而且是有益的;
    但是,真正可复制可学习的“内核”,更是不可忽略的吧
    否则,不免成了“买椟还珠”。

    “知识和经验,较之于CPU的速度有更多的价值。”(一分析学家,61+5岁)

    ————————————————————————

    “当一幢建筑物完成时,应该把脚手架拆除干净。”——高斯

    “高斯象一只狐狸,用尾巴扫砂子来掩盖自己的足迹。”——阿贝尔

    “学习欧拉的著作,乃是认识数学的最好途径,
    没有什么别的可以代替它。”——高斯

    • 木遥说道:

      为自己的文章辩解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但是,这个批评,我。。。我完全没看懂啊。

      首先,我写这篇文章的用意难道不就是反对简单神化的宣传么……难道您只看了头四分之一而没往下看?

      其次,“陶区别于老一辈数学家的,是他还善于利用网络资源,高效地集思广益。”这句话真是令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陶哲轩不是奥巴马,做数学也不是选总统,要利用网络资源干什么……陶哲轩又什么时候组织过网络论坛?还和松鼠会有共同点……十三一定喜欢死这个类比了。

      如果说他熟悉网络技术,这是事实,但是这是这一代的科学工作者的共同点,非独陶哲轩为然。

      他也确实很善于和别的数学家交流合作(这也正是这篇文章后半部分的中心内容),但是善于交流的数学家古已有之,陶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至于集思广益……古往今来,哪一个数学命题是靠“集思广益”证出来的?这是违背学科规律的事情,我实在不知道完全不存在的事情有什么好“深入发掘”的……

      最后,没看懂后面引用的那些名人名言和你的主旨有什么关系,只好忽略了。。。

      其实批评是好事,只是这里有些观点实在是同事实南辕北辙,所以澄清一下以正视听,嗯。

      • c2blog说道:

        1)首先,很感谢作者出来,补充说明了其创作思路。
        但c不认为作者需要“辩解”啦,我们只算是友好地讨论,不是吗?

        2)作者补充了,他此文的用意就是“反对简单神化的宣传”。

        真有此意?
        或者是c的理解力太差,连壳中珍珠都不晓得摘取;
        又或者是作者立意太深,过于隐晦,一如鲁迅躲在法租界。

        那么,c只好先假设其有此意吧,然后检索:
        似乎字里行间的确是有这点意思,隐匿其中的喔。

        但c不得不问一句,有这个必要吗?这么隐晦!

        直白一点吧!作者想要表白什么观点的话,
        反正这些数学小传也不带什么社会风险的,c的提议。

        有什么深刻而精警的观点,为什么不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反倒掖着藏着的。
        不列为大标题,至少,也应该搞些小标题吧。
        例如,“他不是神童,他不是一般的神童”如此之类的啦。

        你不表露不直白,我们还指望谁呀?

        3)至于陶有没有“组织过网络论坛”,
        c只是凭着之前看过的一些网页介绍的印象,
        现在已经检索不出来。(c又不是数学家或陶粉丝~~)

        下面两句话,是可以搜索出来的,也能表达c想要表达的意思:
        “陶哲轩与所谓神童最大的不同,是他具有超强的组织能力,是优秀的团队领袖。”
        “通过与其他数学家谈话,我会得到许多问题和合作者。”——陶哲轩

        4)作者说“没看懂后面引用的那些名人名言和主旨有什么关系”。

        作为公认的理解力最强的数学家,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对此,c感到有些无奈耶。

        c援引的主旨,是希望作为行内的你,
        也稍微透露一下人家成长的“脚手架”吧。
        而不是用那些云山雾罩的“直觉”、“洞察力”来搪塞一般读者,
        更不要只停留于这样的八卦层面:
        “1/4)咦,他很神;3/4)呃,他也不是真的很神很神。”

        5)和那个 翻云覆雨手 一样,作者面对稍带质疑的牢骚,
        就“一触即跳”,怒不可遏,也不管别人说的是不是。
        这实在算不得“实事求是”啊。

        c只希望,作者比那个“翻云覆雨手”更为大度,
        不至于下达 作茧自缚的“逐客令”、“禁言令”。

        ————————————————————————

        “为什么别人以前没有看到这点?”

        • 木遥说道:

          您那里看出我怒不可遏了?虽然我确实被您雷到了。。。擦汗=,=

          不过还是谢谢您对本文的关注哈

          • c2blog说道:

            不好意思,是c自己过于好辩啦。
            “怒不可遏”,其实是我说的自己啦。
            请木遥兄勿见怪:)

            幽灵c再三飘过~~~

            • anakin说道:

              打住吧,这么一长段,让人感觉像是“炒作”。我只是说出真是感受而已。c的有些话还是有道理的,之所以这么挑刺,莫非是今天情绪上的原因?

              两位有空可以写写关于少年班的事,因为昨天在某bbs看到这个消息后跟帖者自然而然说到了国内的“神童”,宁铂,等;上周东方卫视的节目中也回顾了第一届少年班的情况。还是值得回味的。

              • drow说道:

                说老实话国内最近科学界连炒都没啥现货可炒了..

        • DNA说道:

          C还是耿耿于怀呢

          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性格与偏好,网络上文字的争端也算不了什么。一笑而过吧。

          • c2blog说道:

            DNA很豁达。

            如果说c真有“耿耿于怀”的话,那不是因为“被赶”,
            而是不想因为一些言语冲突,就失去潜在的朋友、学友。

            这是因为,c寻寻觅觅了很久,
            才找到松鼠会这片宝地,才找到比较志同道合的朋友。
            来之不易,更感珍惜。

            c也学着“一笑而过吧。”

        • c2blog说道:

          我所引出陶“善于利用网络资源””集思广益“,根据在这里有:
          《环球科学》2010年第5期【前沿扫描】博客搞定数学难题

          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论坛“,但是”博客“,相当于”讨论区“。
          所以,c所谓”这一点与松鼠有其共同点“所言非虚,不是吗?

    • sunny0302说道:

      那个,最近C的回复越来越缥缈了,思维奔放的让人只见一片远去的尘土啊……

    • honghanru说道:

      bookmark.

  12. 有啊说道:

    靓仔。

  13. DylenNewman说道:

    很喜欢这篇~Mark

  14. DNA说道:

    读后感:年轻帅哥数学家结婚了,还有孩子了!

  15. skyswind说道:

    照片很帅!

  16. wilddonkey说道:

    写的很好

  17. 比照片中显得还要年轻……汗。后边黑板上他写的么,这些久违了的符号……木遥你好可怜啊。

  18. “享有健康生活的快乐的‘普通人’”——有时候看非常成功的学术人士,羡慕他们的生活可以如此简单,快乐来得很单纯。天性、社会的因素都要恰好吧。
    “陶哲轩本人在2007年写过一篇极好的关于这个领域的普及性文章,松鼠会大概会在将来推出这篇文章的中文翻译,敬请期待。”——这是在威胁小红猪吗~

Leave a Reply

必填

必填,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