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修复灵魂的电缆Comments>>

发表于 2011-02-02 09:06 | Tags 标签:, ,

作者:赵承渊

5年前台海的一次地震导致台湾以东亚太电缆网络(APCN)的海底电缆受损,我国通往东北亚和北美的网际网络和其他电信服务均受影响,许多国外网站无法访问,丰富精彩的互联网世界突然变得单调局促起来。电缆,已经名副其实地成为连接世界的纽带。

假如我们把一个人的全部意识称为人类的“灵魂”,那么这缕魂魄显然栖居于大脑,而那粗粗细细遍布全身的神经便是我们灵魂的电缆。我们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呼吸心跳都依赖于神经功能的完好。世界失去电缆会变得原始、松散和效率低下,灵魂的电缆受损同样会导致相应的功能障碍:轻则肢体麻痹,肌肉萎缩,重则卧床不起,无法呼吸。然而人生于自然界,受伤在所难免,神经断裂的病例更是数不胜数。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们为了修复灵魂的电缆而努力,试图恢复失去的功能。早在13世纪,就有人尝试缝合割断的神经,这个叫William的人在医学史上永远留下了他的名字。不过几百年来,神经修复的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直到近代人们弄清了神经的结构,情况才有所改观。

所谓神经(nerve),实际是众多神经纤维(nerve fiber)的集合。而神经纤维又是神经细胞(neuron)的突起与其附属物的总称。神经纤维外层由施万细胞(Schwann cell)构成髓鞘,髓鞘里面则包裹着神经细胞的突起,一般是轴突(axon)。包裹着髓鞘的轴突才是神经信号传导的核心部件。通常分布在四肢、最容易受伤的神经是混合神经,里面既有主管运动的神经纤维,又有主管感觉的神经纤维。一旦离断,远端的肢体将同时失去感觉功能(麻痹)和运动功能(瘫痪)。

剖开一根较粗的神经,将显微镜对准断面,我们将看到神经原来由若干神经束组成,每根神经束都有外膜包裹,神经束与神经束之间,有滋养神经的小血管;再看每根神经束,又是由无数根神经纤维组成。这种结构,与通信电缆几乎完全一致。假使电缆横断,毫无疑问,将其囫囵对合并寄希望其恢复如初是不可能的,同理,这也是几百年来神经修复效果一直止步不前的原因。

然而灵魂电缆不同于通信电缆的精妙之处在于,神经纤维的轴突是可再生的。只要对合合适,近端的轴突会重新生长进入远端髓鞘,恢复原有的功能。有时甚至无需对合,完好的神经纤维可以自发地从侧方“发芽”,长入离断的神经远端髓鞘内,这一发现为端-侧吻合修复神经带来希望。基于这些认识,在显微镜的帮助下用极细的缝线尽量对合断离的神经两端,并保持对合后接头处稳定不旋转,假以时日,近端神经纤维会以每天1mm的速度长入远端,重建功能。如果神经断离时受损严重,两端距离太长无法对合,人们也想出了办法:用自身另外一处不甚重要的神经进行移植,以换取重要部位的恢复;如果神经断离时近端已经完全毁损无法修复,而远端神经尚可使用,那么也可尝试采用端-侧神经吻合法,将这一段可使用的神经吻合在另一条正常的神经上,通过正常神经的“发芽”,长入受损神经,形成新的支配,并已取得了一定效果。可见,修复灵魂的电缆,并非之前人们所想象的那样高不可攀。

经过人们的努力,神经修复取得了较好效果。断肢、断指再植后的功能恢复不断提高。我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完成断肢再植的国家,断肢、断指再植的水平居世界前列。患者接上自己本已失去的手之后,经过锻炼能够完成写字这样的精细运动,这是多么鼓舞人心的事情!在当前,修复后的神经功能虽然还不能100%恢复到原先的水平,但是相信经过研究人员的不懈奋斗,效果会越来越好。

医学研究的每一步都充满艰辛,有时不被理解,有时甚至要付出沉重的代价。时至今日,人们对神经系统的了解仍不甚深入。修复灵魂的电缆也仅仅迈出了一小步,更不要说对灵魂本身——大脑意识的研究了。人类智慧的最终秘密,还在某处静静躲藏着。

0
相关文章

28 Responses to “修复灵魂的电缆”

  1. 创业的故事说道:

    人类智慧的最终秘密,还在某处静静躲藏着

  2. 小司说道:

    接上后,不灵敏的话,是不是神经纤维位置没怎么对,才要在学习中调整神经的功能?

    • 赵承渊说道:

      比较困难。因为神经纤维轴突没有良好对合的话,残端会卷曲成为神经瘤,不但不能恢复功能,反而有可能造成顽固疼痛。

  3. 中医是文化说道:

    怎么感觉像是给肖弧锤翻案来了,而且文章的风格跟亩产万斤和太阳挖煤有一拼,没有引证,没有实例,甚至连最起码的一丁点根据还是用人民日报的行文风格来表述,这样的文章不适合发表在松鼠会,再烂的文章,起码后面要跟一串引证连接,否则就必须提供自己的原始数据。而不是靠猜测来糊弄人

    • 赵承渊说道:

      神经纤维的结构请参见任何一本《组织胚胎学》,中文英文都可;
      神经纤维的修复请以Neurorrhaphy或者nerve regeneration为主题词检索pubmed,你会看到汗牛充栋的结果和临床实例。
      我国是首例成功进行断肢再植的国家,也许这句话听上去让您觉得像人民日报。不过很可惜,许多优秀的国内医学成果并没有上人民日报,许多足以令国人骄傲的医学家至今默默无闻或鲜有知晓。事实就是事实,不管您喜不喜欢听。
      肖传国的手术本文并无涉及,如果您觉得本文有硬伤,欢迎指出。

      • 李清晨说道:

        我国是首例成功进行断肢再植的国家——这是中国医学界的骄傲,却不是中国的骄傲,中国一度在基层县医院都有外科医生可以完成断指再植,可见该技术在中国的推广普及程度。社会需要是技术进步最大的推力,因此有些国家研制成功了可以不误伤人手指的电锯……

      • 中医是文化说道:

        我并不质疑您的专业能力,当然我也本身就是一个外行,看热闹的,一个本人非常佩服的外科医生也说了观点没有标新不需要引证文献,可问题是您老的文章既不是业内交流也不是靠人民日报的行政强权来推销,在部头的理论之后是否该把实例坐的更实一些而不是在没有人民日报的行政强权的时候用人民日报的方式来表述,这样让外行看着过不瘾,同时更会产生一丝反感,凡是如此表述者,多是骗子.

        不敢对您的专业能力提啥意见,但是还是要提个建议,能否在以后的类似文章里加重引证的内容,起码把引证文献稍列一二,以增文章的表面可信度

    • Ent说道:

      肖传国丫是妄图重建反射弧,和神经连接哪是一个量级……

      • Amsel说道:

        先不考虑神经生长和信号传递的方向,肖氏反射弧不是把网线和网线对接,而是把网线和有线电视网络对接(并且中间没猫)。

    • 李清晨说道:

      我不觉得该文章有必要列出所有的参考文献,所谓非同寻常的结论才需要非同寻常的证据,赵老师提到的这些都是很基本的问题,并无明显有悖医学常理的结论。至于文字风格,只能说各取所爱了,松鼠会注册作者一百来号人,我也不是每个人的风格都喜欢。

      参考文献我列过一次,就是关于胰腺癌那个,其实那篇文章也无甚出奇之处,只不过为了让中医信徒闭嘴,我才开列了全部的参考文献,其结果就是来砸场子的人,只好哑火……你可以去翻下那个文章,你看对方列举的都是什么文献,我又是如何针对的。

      • 芋头微波说道:

        我砸你场子的事,你怎么不说咧。我可是拿逻辑拿证据抽得你像鸵鸟一样哦。哈哈哈哈哈……你别说你不认识我啊。

  4. Mr.wolf说道:

    接上之后总是没有原来的那么好了,灵敏度远不如之前,这是为什么呢?

    • 中医是文化说道:

      上次肖传国案件央视解读不是请了个解放军医院的教授和饶毅来解读么,神经里面有很多小叉,你大股的长上了容易,小股的是不是能每一根都对齐长上就不一定了,有些虽然长上了,但是功能不对,还要做训练,让大脑适应新的神经。这个东西个人感觉在现在的手术条件下肯定完成不了,还得依靠基因工程来解决,再体外长一个段完整接口的植入,然后植入部分会自行寻找正确的神经对接,而不会乱接。。。

  5. chenyan说道:

    是不是可以用于治疗运动神经元病呢?那“渐冻人”就有了希望了!这个病太残酷了。各位有识之士多关注“渐冻人”吧,央视不是也播出关注“渐冻人”王甲的状况了吗?

    • 赵承渊说道:

      运动神经元病侵害的是神经元,也就是神经纤维的老家。老家坏了,神经纤维也就没救了,这个与神经纤维的修复是两码事。

  6. 李清晨说道:

    陈中伟(1929—2004),浙江宁波人,骨科专家,1954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在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工作,曾任该院骨科主任,副院长。1963年首创世界首例断手臂再植成功,1978年又获断指再植成功。在国际上首创了“断手再植和断指再植”等六项新技术。由于他在断肢再植与显微外科领域的突出贡献,1963年获卫生部记大功一次,1981年获国务院国家科学大奖,1994年被求是基金和李鹏总理授予杰出科学家奖。因在断肢再植领域的杰出成就,被国际医学界称为“世界断肢再植之父”。

    • 赵承渊说道:

      是的。陈先生在断指断肢再植方面的成就非常高,至今国际上评价再植效果时还在遵循Chen的法则。可惜出了医学界,还有几个人知道他?知道汤飞凡,知道伍连德?

      • 李清晨说道:

        伍联德的知名度恐怕还不如前两者呢,就是在哈尔滨,在哈医大(其前身的一部分为伍联德创办的哈尔滨医学专门学校)知道伍联德的也不多,2009年冬天我跟中青报的一位记者去过伍联德纪念馆,很是冷清,打车的时候司机都不知道怎么走。这个人物是被刻意抹去的,看这回电视剧怎么表现吧,话说温兆伦还真有点儿神似呢。

        • 赵承渊说道:

          北大人民医院是伍连德博士缔造的,院内有他的铜像;人民医院的学术报告厅叫做“伍连德讲堂”。

        • freeya说道:

          知名度是什么重要的指标么,现在的人关注的都是些什么人?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被关注是件好事,一个人的价值是看他为人类做了什么,而不是看他又没人认识或是什么,你放陈医生的简介,也只注意提他拿了什么奖而不重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你的头像如果是本人,那么也是医生,这么看重虚妄的东西,真是。。。

          • 变形机器猫说道:

            “你放陈医生的简介,也只注意提他拿了什么奖而不重看他到底做了些什么”
            这是你的原话。

            “1963年首创世界首例断手臂再植成功,1978年又获断指再植成功。在国际上首创了“断手再植和断指再植”等六项新技术。”
            这是李医生的原话。

            拜托你以后挑刺的时候,不要只看一半。

  7. 城市猎人说道:

    许多国外网站无法访问......好像光缆正常的时候,许多国外的网站也无法访问......楼下,你懂的

  8. AMD说道:

    gfw最初是cisco提供软硬件建设的,因为人家十多年前就有“食肉动物”系统了。微薄传谣言的功力不凡(参见姚晨转发抗日老战士被民政指找台湾要抚恤去),有微薄不错,封了也没啥坏处。

  9. 吼海雕说道:

    切,某人看着文体格式不“像”科普文就来指指点点,要我说,就算列出参考文献等有些人也从来不会去看。就算不列参考文献有些人也会自己去查。

  10. DREAM说道:

    是不是像壁虎的尾巴一样?

  11. 子彦说道:

    我是医师,上文所诉,的确是国内前沿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