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HTR2B基因的功能是合成5-羟色胺2B受体,这个受体是用来结合大脑神经递质5-羟色胺使之发挥作用的,而这个HTR2B基因突变后就不能正常产生该受体,直接导致脑部伏隔核中5-羟色胺的耗损,从而使得大脑中约束人的行为、预见行为后果的机能无法正常发挥。

上述变异基因在被控犯有暴力及纵火罪的芬兰男性中出现的概率是正常人群的三倍之高。在芬兰因暴力犯罪而服刑的228名牢狱人员中,有17人是此变异基因的携带者。而在295名遵纪守法的公民中,这一数字仅为7人。

HTR2B基因的这种变异目前看来只有芬兰人携带,但类似的基因变异对行为产生不良后果可能在其他国家的人身上也有。

马里兰州美国国家酒精滥用与酒精中毒研究所(NIAAA)的David Goldman是此项研究工作的负责人,他告诉我们说,将来会发现HTR2B基因可能有各种不同的、导致其功能失常的变异形式,影响很多行为。(这里说的不同的变异形式,以及后面提到的单胺氧化酶A基因的突变,是说同一个基因会有各种不同的突变,而不同的突变导致的后果很可能是不同的。因为我们知道基因是一长串的DNA,里面有很多很多碱基,在不同的位置错不同的碱基就是不同的突变,它们编码的氨基酸可能不同,导致的结果就会不一样)

对于那17名携带变异基因的暴力犯而言,冲动确实是其实施犯罪行为的重要因素,这些罪犯犯下了谋杀、杀人未遂、纵火、殴打或袭击他人等罪行。“小小 的冒犯就会招致与此不相适应的报复,并且丝毫未经预谋,同时亦无迹象表明这是出于谋财的目的或是有连续作案的企图。” 研究人员在《自然》论文中这样表示。

酒精是帮凶吗?

在上述暴力犯罪的案件中,绝大部分的当事人都喝得烂醉如泥,这是否意味着变异基因只有遇到酒精之后才会变成魔鬼?“携带变异基因的人似乎很容易爆发,接触到酒精后就更是如此”Goldman说到。

为了验证上述想法,他们做了动物实验,来证实基因变异会导致动物的冲动行为。动物实验是采取了五种行为学实验,比如让动物处于陌生环境看它们的“大无畏”探索行为等等。结果发现,通过基因操作使HTR2B基因缺失功能的小鼠要比正常的小鼠“冲动”得多。

那能不能在人群中对携带这一基因的人做一筛查,并据此判定其具有潜在的暴力倾向或者是一个性格冲动的人呢?研究人员告诉我们,携带这一变异基因的人 中间,只有一小部分发展成了暴力犯。“其他大多数该变异基因的携带者无论在行为上还是在认知能力上,都与正常人并无二致。所以说在人群中做这一基因的筛查 明显是有失公允的。”Goldman正言。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许多其他学者的认同,大家都警戒说不可过分夸大这一变异基因的行为效应,而对该基因携带者形成某种不理智的偏见。在芬兰可能有近10万人是该基因的携带者,但其中只有相当小的一部分构成暴力犯罪或有暴力行为的倾向。

“尽管这种基因上的倾向是引发暴力罪犯的高风险因素,但它仍需要许多其他诱因共同作用才足以导致暴力行为的发生,比如酒精”荷兰Radboud大学的Han Brunner表示说。

其他基因上的影响因素

1993年,Brunner在荷兰的一家人身上发现他们携带的变异基因使他们有暴力倾向,这个基因负责合成大脑中另一种重要的调节神经递质水平的酶,单胺氧化酶A。

2002年,美国杜克大学的Avshalom Caspi发现单胺氧化酶A基因另一种更为常见的突变形式,而这种突变的负面影响只有在婴幼儿期间未得到良好照料的人身上才会显现出来。


想分享科技新鲜事,跟大伙儿谈论热点话题背后的科学?却懒得写长文章,或不知怎么参与?现在可以编译短文或写原创小文章,投稿给资讯频道,与大家共享信息。  详情 >>

0
为您推荐

7 Responses to “暴力犯身上发现有“冲动基因””

  1. 幻风说道:

    沙个发吧。

  2. roger218说道:

    路还很长呀。

  3. 天使说道:

    一直在关注~~

  4. 歪歪说道:

    冲动是魔鬼

  5. 涛涛不息说道:

    epigenetics,
    gene + environment interaction

  6. moplee说道:

    人人都有冲动的基因,只是控制能力的差别

  7. 九千澜说道:

    欲望和冲动是有必要存在的,只是义人是自己欲望和冲动的主人,坏人成为欲望和冲动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