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科技 大脑 (上)Comments>>

发表于 2011-01-06 11:26 | Tags 标签:, , ,

董桥写过一则轶事,法国存在主义大师萨特晚年时视力退化,鸿篇巨著难以为继,医生沉吟半响,建议他改写诗去,萨特自然是大怒,但不管怎样,这法国庸医毕竟有份诗意在。一板一眼的德国人则不这么做事。德国学者基特勒在《留声机,电影,打字机》一书中写,德国哲学家尼采中年时同样视力急剧恶化,于是他购置了打字机并很快掌握了盲打。

然而有趣的是,自尼采转向打字机,继续坚持写作以来,他的文风似乎有了微妙的转变,精炼诙谐的警句渐多;而长篇大段的排比论述渐少。尼采朋友留意到此细节,在信里提起,尼采则回信说“你说得完全正确”,又说“我们的写作设备似乎参与了我们思想的成形过程”。

尼采买打字机是1882年左右,那时打字机与今日的iPad地位相仿佛,可算最“潮”的科技产物。基特勒向他的读者提出了个有趣的问题:是否科技改变了思维? 2008年,著名作家卡尔在《大西洋》月刊上撰文再次引用这则故事,那篇文章迅速引发热议,标题是《是否谷歌让我们变得愚蠢?》。

搜索引擎与零碎的大脑

谷歌让我们变得愚蠢?我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可能。

现在让我回忆谷歌与互联网出现之前的人生,我只觉混沌一片不可捉摸,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怎样捱过那段“前谷歌时代”。对信息焦虑症患者如我,互联网加搜索引擎真是妙不可言的恩物。从前你必须等待着邮差带给你昨日的“新闻”,如今只需轻点几下鼠标,世界尽头这一刻的画面就为你直播。从前你必须在图书馆里忍受呛人积尘,走过一列列书架翻阅,如今只需输入几个关键字,海量资料便扑面而来。谁还需要百科全书?谁还需要专家意见?博闻强记如钱钟书、李敖在谷歌面前必定也会大败而归。

然而细细想来,谷歌时代的我有些特征的确让人不安:我越来越读不下去那些动辄几屏的长篇文章,匆匆扫过第一段、第二三段的开头第一句,然后便不耐地一路拖曳到最底。我回忆不起上次从头到尾阅读一本严肃书籍是什么时候。浏览器不知不觉就打开了几十个页面,我在一个个超链接间跳来跳去,却恍惚想不起最开始查找的初衷。即时通讯窗口又开始闪烁,我打开,随手回复几条消息,然后又忍不住去刷新收件箱看看有没有新邮件。关闭邮箱,我又在微博上徜徉,担心自己几个小时不上就被滚滚信息潮流甩在身后。

谷歌让我们从一个节点出发,在多个相关的节点间跳跃,然后再选择某个新起点,继续出发。如今网上盛行的是这样的阅读习惯:节点,跳跃,短篇,读图。而我显然不是唯一一个被搜索引擎改造的人。“快捷”“效率”就是一切。我们不再追求最深思缜密的智慧,只求在最短时间内给出个差不离的答案。这一习惯甚至从线上影响到了线下,2008年3月,历史悠久的《纽约时报》也不得不向网络时代的阅读方式屈服——编辑们把报纸的2、3版用于提供报纸内长文的内容简介,方便服务那些缺乏耐心与时间,只想匆匆汲取他所需的资讯的读者。

卡尔说,媒体不单单提供你一个结论,它影响你得出结论的方式。确实,这些改变全在潜移默化间完成,当“知之为知之,不知Google之”成为习惯挂在嘴边,我遇到问题的第一反应已经不再是思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我可以用哪几个关键词搜索”。我的思绪不再如连绵展开的锦缎,而是一个个跳跃的断章。我的大脑亟需碎片整理!

正因如此,当我读到下面这段话时才悚然而惊:

“互联网带来无限信息的同时也让人陷入两个错觉:一是以为看过的知识就是已经掌握的知识;二是觉得始终有大量未看过的知识亟待补充。这将导致知识管理的第一阶段——知识的收集和整理——被无限延长了。久而久之,知道的远远大于做到的。”

信息爆炸与浅薄的大脑

“您有17封未读邮件”“有新微博,点击查看”……终于,不知不觉时间流逝,一事无成的我忍不住怀疑,这些重复的动作到底耗去了我多少时间?而拼命吸收那些除了作为肤浅的谈资外一无用处的信息,是否抑制了我的大脑进行深度创造性思维?

我也曾尽力为自己开脱,毕竟,比起之前几个世纪的人们,在这个连幼儿的玩具都变成了iPhone的时代,未来必将要求我们处理多得多的信息。虽然许多研究已经显示,习于互联网方式的人在传统课堂上表现不佳。但或许这并不是互联网伤害思维能力的“原罪”?也许问题在于两者要求的思维方式来自于两个不同的时代,或许,是我们衡量智商的方式落后于当今科技的发展?

可惜,牛津大学的认知学家格林菲教授(Susan Greenfield)显然不这么认同。2006年她在英国卫报上撰文告诉公众,我们读书的传统方式可用三个关键词概括:直线、集中、循序渐进。而阅读一本书的体验就好似一次旅行,作者似导游般耐心牵着你的手,而旅程沿路的风景随着他的叙述一步步在你眼前展现。你未必享受这次旅行,也未必爱看沿途风景,旅程的目的地也说不定与你真正想去之地背道而驰,但不管如何,你所走过的是连续的有逻辑的连贯的路途,作者交给你的是一整个自洽的逻辑体系。未来你遇到的新体系时,可以将过往的体系取出对比,衡量优劣。久而久之属于你独有的体系便完善。格林菲强调,单独的事实必须放在特定背景中方可凸显其重要性,信息必须嵌套在强大的概念体系中才能变为知识。否则,你面对五光十色的比特海目眩神迷,却不知如何评价在你面前一闪某条特定信息。英国一份统计显示,仅有33%的青少年知道如何衡量网上信息的可靠性,这意味着有三分之二的人不假思索地接受一大堆垃圾信息,并最终变得麻木浅薄,在网上冲浪时只对那些对感官强烈刺激的令人惊叹的事物有所反应……

大脑比你想象的更可塑

这一切并非危言耸听,大脑的适应性几乎无限。从前人们以为成年时大脑基本定型,但如今研究发现情形并非如此。这一切都来源于所谓的神经可塑性(Neuroplasticity)。而且这种改变很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快速更显著——2006年,德国研究者发现医学系学生准备考试的三个月里,后顶叶皮层与侧顶叶皮层的灰质就能显著增加。而根据我自己当年考政治的心得体会,估计考试结束后没多久,那些增加的灰质又该自然消失了。

而大脑能“用进”,亦能“废退”。2005年,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与德国亚琛大学的研究者们找来一群平均从12岁就开始玩游戏,每周玩15小时左右的年轻男性。当这些人玩《反恐特警》(一款与CS类似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时,核磁共振成像结果显示,大脑处理信息的部分高度活跃,而负责情感的部分,如前扣带皮质(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则受到压抑。德国图宾根大学的神经学者拜尔哈默博士(Niels Birbaumer)相信反复玩暴力游戏的结果就是反复加强脑中这部分回路而压抑另一部分回路,长此以往,这种思考模式或许会从虚拟带到现实,结果就是变得更加好斗和富有对抗性,而情感上则越来越冷漠。

大脑的适应力还不止于此。我们知道大脑有分区,各个区域各司其职——有的负责猛虎落地,有的负责细嗅蔷薇。但你可能不知道,这些区域在特殊条件下还可以互相调用。就拿最近发表在《自然神经学》期刊上的一项研究来说,你或许听过传说:盲人听觉会更敏锐,而听觉障碍者眼神会特别好。研究者们用猫证实了这种补偿效应的确存在。实验证明,失聪猫的远距离视觉明显比正常猫表现突出。甚至周边视觉也更为敏锐,即是说,当物体放置在远离视野中心角度的余光处时,失聪猫明显比正常猫更多地注意到。

更不可思议的一点是,大脑的听觉皮层是原本处理听觉信息的中心,而当研究者们用外科手术的方法让失聪猫的一部分听觉皮层的脑区失活后,发现它们的周边视觉能力下降,再让另一部分听觉皮层的脑区失活后,它们原本强悍的能见距离也变得缩短。这代表失聪猫的听觉皮层之前实际上被调用去处理视觉信息。

特别鸣谢为本文提出修改意见的Albert.JIAO、沐右、田不野。

(待续,本文已发表于《科幻世界》)

0
相关文章

53 Responses to “科技 大脑 (上)”

  1. puch说道:

    文章的观点我十分认同,信息大爆炸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学习工作方式,但是其缺点也显而易见,没有接触互联网之前,读书是按着顺序读,互联网之后,一切探索,思考变得毫无价值,因为相对于自身狭小的思维广度和深度,由众多参与者编写的互联网内容显得更加宽广,深邃,你能想到的别人基本上早已想到并发表在上,而你所发表的意见不过是茫茫互联网的一粒沙子,表面上看互联网欣欣向荣,实际上则是一堆零碎意识的组合,玉不琢不成器,人在这种未经考虑周全而大量散播的意识集合中,很容易迷失自己,自己的内在逻辑会被打断,久而久之就随波逐流,不再思考自身言论以及别人言论的严密性,而是单纯的“灌水”。进而影响到现实生活,以互联网中自己不负责任的态度对待工作学习,以互联网的快餐化模式套用到整个生活中。须知人虽渺小,但也自成宇宙,如果这个宇宙不再有自己的维度,而是被洪流冲成碎片,那它的意义也不再有。

    • S星王子说道:

      面对海量信息,常常会有无力感。本来就很少思考什么的,现在更是懒得思考了。囧~~~

    • 森林深处说道:

      如果说互联网之后,一切探索,思考变得毫无价值,那么在之前也是这样。因为一切的探索与思考,肯定会有别人捷足先登,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而网络则把我们以前不知道、或者很难知道的,变成我们容易知道的。

  2. 四喜丸子说道:

    当一大堆信息袭来时,其实我们什么都没记住。
    你不会对之前浏览过的资讯和信息再重复第二遍,于是我们在海量资讯面前除了浪费时间之外,什么也没得到,更别说用于实践了。
    读书则不一样,可以时时翻阅,在一段时间内只单一接收一类信息,并发现文章的深刻内在,收获颇多。

    • 森林深处说道:

      在网络上,遇到好的文章,也会有人看上两三遍;读书遇到了一篇垃圾文章,也会有人只看一边。

  3. 戏言说道:

    很有道理啊,像这样长度的文章估计都有不少人不会仔细看完(本人在大致扫描中突然意识到这点,羞愧的从之前一扫而过的地方开始仔细看起)

    逛论坛看见长的主题,总想先看看LX有没有总结陈词或者有没有标红重点……

  4. feek说道:

    图片居然是homer,

  5. 佳猪说道:

    板凳

  6. lxer说道:

    的确,细想一下,上次看完一本完全的书还是好几年前呢。最近也有考试,哈哈,不知道我的皮层灰质能不能增加~哈哈

  7. focusping说道:

    举出来的例子,很多结果都是猜测!
    这个结论也可能是一种猜测,缺乏定量试验和物质基础的支持

  8. Hubert说道:

    过去一年买的严肃书,每本都只看了不到一半。

  9. 佳猪说道:

    因为习惯了接受信息而不处理,导致学习时也这样··记得都没以前清楚了·

  10. 识冰说道:

    嗯,

  11. trigold说道:

    个人认为,通过网络可以让人极其有效的认识到无知,互联网带来的所谓碎片并不是网络的错误,形成一种真正具有逻辑性和个性的人生观或者说网络观,以指导人们对网络信息的判别、过滤、联系和应用才是重要的。而这种网络观的形成一方面需要人们在应用网络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和形成,如看到一些人对纷繁网络环境的思考,另一方面,认识到此问题的人之间的讨论和思维的传播,甚至可以形成相关著作影响更多的人,当然相对于网络的便捷,所谓书的优点和影响力也许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想来相对古时平民的心理来源之匮乏,能够得到几本书也许就能称得上是信息爆炸了。相信当越来越多的人能够自由灵活的掌握网络这个工具的时候,世界该会变得美好的多。

  12. lechow说道:

    相当之认同楼主的观点,所以我觉得还是仔细的看书比较好,如果你觉得那本书的信息对你足够重要

  13. error 404说道:

    这文章是不是在哪看过?

  14. Miu说道:

    我觉得这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大脑只是在适应外界信息输入方式的变化而已。如果在新的信息环境之下采用新的思维方式效率更高,那么就用新的吧。

    就算因此而导致某些方面的能力退化,也只说明在新的信息环境之中,这种能力的需求不大而已。

  15. biohu说道:

    没什么好担心的
    社会在进化
    大脑也得跟着,有所改变

  16. bio-yang说道:

    有发现一个现象,至少在我这边是这样,在互联网上的信息对我来说是平行的,而书本的知识有主次等级之分,所以书本更容易记住那些主要知识(当然书本呈现出来的主次因人而异,但在读书时自然会呈现出主次),至于网上的平行信息就不那么在意了。是不是潜意识的人要分明层次呢?

  17. bearblues说道:

    搜索的同时,当然自身也会进行过滤的阿,谣言飞速传播的年代,看到某个概念,自然会从搜索引擎去寻找各方面的证据来证实阿。

  18. ff说道:

    我觉的信息的大量产生是社会发展的一种必然,既然人类进化出来表达这一功能,就会对表达有一种原始的渴望。互联网的发展方便了人类的表达,这种渴望就被释放出来。
    另一方面,充满的杂乱信息的互联网环境就像过去地球环境所发生的变化一样,这是不可控制只能适应的。这篇文章里有很多研究结果指向互联网信息让很多人无法适应,那我觉得从另方面也一定能找到证据证明互联网信息让一些人比以前还要适应,更能够利用互联网信息来生存甚至创新。这种对环境的适应性将引导人类下一步的进化,人类对于信息的消化能力将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导致科技更快的进步。没有什么必要对这样的未来感到悲观,最多对将被淘汰的你自己感到悲观一下了。。。

  19. Tannin说道:

    如何处理信息的方式一直没有变化,信息爆炸带来的是大量的碎片信息,但是有多少人需要极个别专业外的系统信息呢?对于选择做深入研究的人而言,依靠Google显然不可能。但是具备鉴别信息的基本能力,那么信息爆炸带来的各种方便快速查找的碎片不是更实用么?Google带来的碎片,不过是快速将本来需要长时间来学习的专业知识变得快捷化,但是对于那些真正长期使用的知识,Google并无影响。

    人类面对革新总是会踩在过去的尸体上前进,曾经米兰昆德拉说,文化死在论文的堆砌中。但是文化只是换了个形式,它依然存在。也许快餐文化,信息爆炸有一天会让人类娱乐至死。但是我觉得这只是一代人又成为了文化的尸体,印证着过去的存在而已。

  20. 大白鲸说道:

    对传统的热爱往往出自感情而不是理智,
    信息的来源变得丰富会促进大脑的进化,
    至于养成不假思索接受的习惯,
    那是个人的性格弱点而已

    • 森林深处说道:

      如果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性格缺点,那就可以上升到普遍性了。
      对传统的热爱,往往出自感情,但并不是所有的热爱都出自感情。

  21. 王伟成说道:

    恩,科幻世界那期我很激动…

  22. coolkid小懒说道:

    网络再发达,书本也不会被淘汰,这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 森林深处说道:

      书本是在历史中产生的,也会在历史中消亡。

  23. 837974391说道:

    看来我不能再看各位的评论了,好文章看完自己思考去~

  24. Metaverse说道:

    文中某段描述简直就是我这种信息搜集狂+处理狂的贴切写照……不过有些不同的是,我倒是像滤纸一样,某些留下的东西一般都不会忘记。

    嗯,如果不同皮层区域可以快速的接受不同功能的调用,这个倒8错。。。

  25. FantasyJF说道:

  26. lzn说道:

    未必有因果关系
    我就感觉网络对我的思维方式没有影响

  27. zz说道:

    这么长的东西我是实在没法认真看完!

  28. pohpih说道:

    至少google把我们从记忆的负担中解放出来,有更多的精力思考那些在网络中找不到答案的问题

    • 森林深处说道:

      对于重要的东西,记忆并不算是负担。记住了重要的东西,这也是分辨网络上的信息的重要基础。鄙人认为,网络和搜索引擎,并没有降低对于重要知识记忆的“负担”。不是有一句话“腹有诗书气自华”吗。

  29. MidKine说道:

    渐渐地思维从深度思考转向肤浅甚至停滞吗?

  30. 阿榕说道:

    我已经提前几天在《科幻世界》上看到啦!这个潜移默化的改变真的是很可怕

  31. aslrh说道:

    其实大家可以去多看看古书的

  32. 吼海雕说道:

    没有思考的人根本不能算得上完整的人。看看现在网络上的寂寞体们,有多少是人云亦云,毫无主见。

  33. 是呀!我最近记忆都不好了,
    熊玩棒子,玩完了扔,
    每天都在网上看很多信息,
    可是有什么用呢?
    又记不住
    看完就忘,
    浪费时间而矣,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越来越呆了我

  34. 网络真像一个大垃圾场。
    你可能淘到金子,但更多的是垃圾!

    • 森林深处说道:

      这和周立波的网络公厕论很相像啊。

  35. 散人阿布说道:

    麦克鲁寒的“传播媒介即信息”意味即此呀

    楼主再论证一下“学习手段即知识”好了

  36. 沉底了说道:

    也许我们的思维方式也要更新了

  37. 拼音佳佳说道:

    如果谷歌的每一个搜索都能让你得到很多,那你也许会变的很蠢.可问题是,我的很多问题,搜索引擎几乎帮不上忙,这是为什么呢?

  38. circe说道:

    的确如此,前几天我还跟朋友感叹自己换上了搜索引擎依赖症呢,一想到什么问题,只要想不起来就如百度,思考能力逐渐弱化了,看了大量的信息就以为自己懂了很多,可慢慢地竟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严重减退~~╮(╯▽╰)╭

  39. LRZ说道:

    同感。现在在上网前会拟一个目标大纲,这样效率就会高得惊讶。可见碎片化的信息确实浪费时间,不过掌握适当的筛选方法就好了嘛。因此这一切关google和网络什么事?最应该反思的应该是教育者吧?义务教育作为提升全民素质的最佳手段,为什么不把如此重要的技能与时俱进的加入教学大纲?
    另,极度赞同“单独的事实必须放在特定背景中方可凸显其重要性,信息必须嵌套在强大的概念体系中才能变为知识。”作了三年班上“消息灵通人士”才发现不成体系的所谓“杂学”大多是一知半解的垃圾,根本不配称之为“知识”

    • 森林深处说道:

      因为网络,使得碎片化的信息得以汇聚;因为搜索引擎,使得这些碎片化的信息得以容易的被人所获取。
      教育者的确最值得反思,尽管他们应当反思的并不只是因为这。

  40. 九千澜说道:

    这图很象动画片里的辛普森。

  41. moplee说道:

    感觉文化在丧失

  42. fanfan说道:

    这和当当网一样,觉得自己要看的书是很多很多的。。。

  43. [...] 最近有一種說法獲得越來越多人的認同,同時也激起許多爭議,那就是「Google讓我們變笨了」,關於這一點,對岸友站科學松鼠會的作者游識猷前陣子也從腦科學的角度進行分析討論,部落客與出版界達人老貓則認為這可能與「演化生物學」中人類的狩獵模式跟採集模式有關。我想這篇研究跟延伸的討論應該可以提供大家參考,既然電子書可以選字型,那挑個看起來比較吃力的,或許會有不錯的閱讀體驗。 [...]

  44. [...] 最近有一種說法獲得越來越多人的認同,同時也激起許多爭議,那就是「Google讓我們變笨了」,關於這一點,對岸友站科學松鼠會的作者游識猷前陣子也從腦科學的角度進行分析討論,部落客與出版界達人老貓則認為這可能與「演化生物學」中人類的狩獵模式跟採集模式有關。我想這篇研究跟延伸的討論應該可以提供大家參考,既然電子書可以選字型,那挑個看起來比較吃力的,或許會有不錯的閱讀體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