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文章

clip_image001不管是沉迷于龙与地下城角色扮演游戏的西方Geek,还是流连于秋叶原女仆装咖啡店的东方Otaku,其共同属性“宅”并非可供自夸的属性。因为时至今日,Google和Wikipedia已消解了彼氏对信息占有的优势,剩下的只有模式化的宅味,直接让人联想到胖子,老式眼镜,脏头发,泡面达人,机器人模型和被摆成尴尬姿势的美少女手办等等绿肥红瘦的画面。“宅”逐渐像外企工资一样变成了隐藏属性,虽然客观存在着,但大家都不说不问。骨灰级宅人变成了照片中的老虎,大众听说这个物种曾一度在野外存在过,伺机尾行元气小萝莉,但在阳光下很少见,只有新游戏限量发售现场留下的来源可疑的脚印、汗渍、毛发和粪便尚可作为他们出没过的辅助证据。时间一长,人们会开始怀疑宅人是不是仅仅存在于夸张的二维漫画世界里,用不能反光的巩膜淡定地回望着纸面外的注视。

直到2007年9月Cell (细胞)出版第130卷第5期,那期封面就像一记振奋精神的响亮耳光,打得宅人们欢快地颤动不休。Cell是全球发行的顶尖学术期刊,作者和读者都是专业人士,其影响因子长期位于科学期刊排行榜顶端,能在上面发一篇文章是会吃嘛嘛香的。这种期刊的封面,想来都应是严肃工整中规中矩发人深省,换句话就是很沉闷吧;事实上,它的封面长期以来也的确很严肃工整中规中……换句话说就是相当沉闷:俄罗斯方块一样的碳环、肽链和蛋白质α螺旋被摆成尴尬的姿势,昏昏欲睡地漂浮在拗口的专业名词之间,除了学术用途外更适合做失眠人士的睡前读物。而第130(5)期的封面 ”Ubiquitin Ligase for Synaptic Tuning”则完全不同:在喜庆抢眼的朱红底色上,一个魁梧的人型物体SCRAPPER正以能留下残影的高速挥舞手臂,超动感地抓捕着四处飞舞的红色物体RIM,给它们接上蓝色心型的尾巴,然后狠狠地把它们摔作堆……这个人型非常像替身使者,乍一看让人以为是《JoJo奇异冒险》开始在Cell上连载。此封面的确是出自荒木飞吕彦先生之手——日本学者濑藤光利 (Setou Mitsutoshi)等在Cell上发表论文后得到了封面推荐的机会,于是他就邀请荒木先生结合该论文内容绘制了这个封面。当期Cell对此图有如下说明:“On the cover, the purple SCRAPPER humanoid is putting blue heart-shaped ubiquitins on the red RIM creatures. Japanese manga artist Hirohiko Araki created the cover image with scientific direction from Drs. Setou and Ageta. ”……喂,请醒一醒。这段话翻译成人类语言就是说那个紫色人形生物SCRAPPER是一种泛素连接酶,他正将蓝色的心型泛素尾巴连接到红色的RIM上去,RIM是神经元前突触可塑性调节因子,它们被泛素化后就会被降解掉……请再醒一醒。从某种意义上说,SCRAPPER这个蛋白质的功能可算是维护和修复正常生理活动,所以我们能看到疯狂钻石的造型风格?而头上的大心是克里姆王吗?另外右臂上的小手图案和肩膀处的气囊又是什么?不管像什么,总之是荒木出品的替身就对了。

选择荒木飞吕彦绘图,一方面是论文作者的私人爱好,另一方面也可能因为荒木氏画风华丽,造型大气,线条具铿锵质感,颇有美式装饰画风格。SCRAPPER的原意是“好打架的人,拳击手”,要画出这个不羁蛋白质的狂野风格,荒木是不二人选。再者,替身的造型和大众看惯了的超级英雄系/变形金钢系相去不远,尽管出现在Cell封面上是有点捞过界的意外,但在文化契合度上不至过于格格不入。如果是让旧式少女漫画家画个迷离大眼妹一边娇羞一边往RIM上不胜依依地贴上小心心,可能会引起误会“今期封推是将果蝇复眼基因转到人类脸上的实验么?”

科学界向来盛产Nerds(书呆子),nerds再沉迷一下动漫游就成了geeks或者otaku,但是能这么爽朗大方地把学术都搞成宅人的奇异冒险,可算是非常豪快。考虑到Cell的影响因子,策划者等于是在向天空大声地呼唤“心若在,梦就在!Otaku仲未死呀全世界的宅人你们听到了吗!”我用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姿势流着泪听到了。

clip_image002有些人认为Cell这次的封面是其首次打破学术刊物陈腐风格的尝试。如果把这个“打破”的手法限制在日本漫画类,那么这说法是没错。但是在Cell的历史上,这并非是它第一次不按常规出牌。2007年5月4号Cell 129(3)的封面“A New Hero in the Fight Against Heart and Lung Disease(一位对抗心肺疾病的新英雄)”,是艺术家Matt Summers为一篇介绍亚硝基硫醇(S-NO)在哮喘和心脏衰竭中的作用的论文设计的,他用略带戏谑的方式描绘了那位遇事就会扯开衬衣露clip_image003出红蓝色紧身衣咻咻咻飞走的超级英雄,在封面上他正扯开衬衣准备咻咻咻飞走;再往前一点的同年1月12号,“Mouse Model of Human Circadian Syndrome(人类昼夜节律综合症的小鼠模型)”这个封面,是著名科技插画师Julie Newdoll绘制的希腊舞者围着日晷跳舞,人数十二象征着哺乳动物的生物钟周期,其题材、构图和笔触都很有奇幻的味道。

clip_image004而其它与Cell不相伯仲的严肃科学杂志,比如Science (科学,就是报道华南虎消息的那个)和Nature (自然),在封面设计上也有过不拘一格的时候。Science 1996年11月15日第274期,是由Tomoko Saito绘制的日漫风格封面:年轻人面对“搞科研深造”和“找工作赚钱”的抉择默默为难,囧脸上慢慢滑下一滴汗。这张封面其实是中规中矩的点题画,因为当clip_image005期封面故事就是讨论“科学在日本的现况”。Nature玩得更嗨一点,集团旗下子刊Nature Review(自然综述)最喜用漫画/插画做封面,前面提到的Julie Newdoll就曾经多次为他们绘制奇幻式封面。 可令Otaku们惊讶的是2005年11月24日那期,介clip_image006绍的是Synthetic Biology (合成生物学),编辑竟然就直接整了个全彩的美式漫画登上封面去,而且排版还是国人熟悉的四拼一……而影响因子小一点的刊物封面更不受拘束clip_image008了,我个人有点不敌的一个封面是关于金属和材料的期刊JOM 2004年9月号的封面,上面俨然是唐僧师徒矜持地摆出花样和尚的姿势望向远方,那时候猪肉还没有涨价,所以骑马的还是师父而非悟能师弟……封面介绍说“这是世界的碰撞!这是科学和艺术,东方和西方!这个图没有用颜料,而是用阳极电镀在一个钛盘上完成的哦!”不知为何,悟空看起来心有点累……

clip_image001

clip_image012其实在美国,报刊杂志用漫画/插画做插图很司空见惯,题材方面也没有什么限制:在2008年总统初选时,芝加哥论坛报集团旗下的本地报纸RedEye有期头版将几个主要候选人画成漫画版神奇四侠,里面希拉里穿着杰西卡阿尔巴的紧身衣作冰山美人状,麦凯恩土头土脑,而奥巴马脚底喷着火热情地飞来飞去。大家看过哈哈一笑,也不觉得有何不妥。New Yorker(纽约客)甚至可以整本书除了广告外的所有插图都用漫画/插画。即使是科普性质的Scientific American(科学美国人),Discover(发现)和Popular Science (大众科学)等杂志,插图也都设计得兼具实用和装饰性。这些杂志需要看起来很酷炫,一方面是在发行上他们有较大需求要靠书店零售,如果封面不能吸引眼球就没有销售额;另一方面是在信息传递效果上,现在是读图时代,人们都是牛仔很忙,难以静下心来慢慢看长篇文字说明,他们想要直观的所见即所得,想要如同地铁广告一样简洁而不求甚解,像维生素片一样快捷又营养搭配齐全的信息,这种需求下,一张漫画可以胜过千言万语的文字描述。而对于CellNature这些高端的专业杂志情况不大相似,他们的订购者是大学研究所和图书馆,销量基本很稳定,不必为了吸引眼球而和书架上旁边的Playboy进行肉搏(……从字面上来说);他们的读者又是成天没什么事就只看文献的专业人士,如果将封面设计得太有趣味,搞不好会适得其反地显得轻佻,不如老实地用分子式搭建俄罗斯方块,至少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真的没有后顾之忧么?从韩国的干细胞造假案到美国堪萨斯州将“智能设计假说”收录进课本对撼进化论,近年来的科技新闻并不那么鼓舞人心。Cell这几个封面的尝试,很多专家读者们会把它们当成一笑了之的插曲,但是我更愿意将其看成是科学界的危机公关,是试图与大众重修旧好的小手段。当日本主流媒体向国民发布荒木飞吕彦为Cell绘制封面的消息后,海量人群像钱塘江观潮一样兴高采烈地涌向Cell网站,直接导致其流量过高而当掉一天。如果不是这个替身封面,就算有日本科学家在Cell发表论文,也很难造成这种国民性骚动吧,反正大家都看不懂内容,也就是看个热闹。虽然这次骚动就像肾上腺素的冲动一样来得快也去得快,但是建立信任本来就是反复而长期的过程,第一步就是“给科技一张人性化的脸”,至少别让大众认为科学就需要声色俱厉,以至面目可憎。

clip_image016为互相了解计,这个社会实在需要多一些会做秀的科学家,少一些只会作秀的科学家。在这方面,美国一些科普书籍做得不错,他们善于捕捉流行文化热点,然后注射进去科学要素,用一个比较怂的词来说就是很寓教于乐。《星际迷航》系列剧流行的时候,Lawrence Krauss不失时机地推出了《星际迷航物理学》,等到哈利波特系列全球爆红,书商即刻出版《魔法机理:哈利波特中的科学》;而Larry Gonick这个从哈佛大学数学系辍学去画漫画的人,更是将《XXXclip_image014(统计学/物理学/化学/遗传学/历史/……)的卡通式指导》出了一本又一本。值得称道的是James Kakalios所著的《超级英雄的物理学》,他成功地把握住了那个微妙的度:读者想看的是特权和超能力,是可以聊以意淫的趣味,是深入浅出的科学风味的谈资,而不是无聊的学校课本。James一上来就承认了自己的漫画宅男身份用以拉近距离,然后在行文中频繁地回归漫画本身,从不脱离读者;甚至在他指出漫画中的学术性错误的时候(这个行为本身就超宅),他都以理解体谅的笔触幽默地叙述,从不居高临下。

02

涉及到动漫行业,日本当然不居人后:神户理研社发育生物学组受口袋妖怪的启发,设计出一套生物学科普纸牌,纸牌描绘了果蝇和线虫那些生物的突变和发育过程等等。他们还把科学家描绘成既元气又激萌的人群,因为“我们的确试图打破一些人们对科学家的僵化印象,”科技沟通部主任Doug Sipp如是说,“不过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做出孩子们有兴趣收集和玩耍的东西。”我觉得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效果很难说,对小孩儿来说,双头变异果蝇和肥嘟嘟的皮卡丘相比吸引力还是很有差别的吧……

2006年秋季,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联合Seed杂志社(《种子》,一本科学与文化的杂志)举行了一系列沙龙,邀请了许多科学家、建筑师、设计师和艺术家们共处一室进行头脑风暴,其目的就是为了探索时下科学和大众艺术之间的关联以及日益增强的共生性。“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把看不见的东西变成看得见的”(Daniel Gross,科技设计师)。科学因为抽象而显得曲高和寡,它越进步,大众越难以了解,而不了解的东西会带来恐惧。而大众艺术是沟通的桥梁,是手舞足蹈的导游。配合科学家指导性的合作,设计师们能够把握住科技中重大的发现和变化,并将这些玄妙的方程式翻译成普通人能理解接受的眼见为实,或者是做成针对个人的DNA图谱T-shirt,让人们觉得有趣,因此或许会对世clip_image019界再次充满曾有过的好奇心。

P.S. ……其实这种结合有时候也会过犹不及:我在华盛顿的航空航天博物馆礼品店里曾经看到过别致的鼠标垫,图案是披头散发的爱因斯坦先生俏皮地对你吐着舌头做出 “:-P” ”表情——就算再爱科学的人,也不大会想要天天都在爱先生那张脸上揉啊噌啊的吧?

By Marvin P, 04/2008

0
为您推荐

51 Responses to “JoJo的学术冒险——当科学宅人遇上卡通艺术”

  1. 木遥说道:

    但是我总觉得美国的大多数流行元素都很丑。。。。。纯粹审美意义上的丑。。。

  2. BOBO说道:

    这篇极好!!

  3. sunny0302说道:

    我来了!最近老板逼着我要去看JOJO的说……
    其实文章的后半段很有内容,漫画或是轻小说等等是一种流行趋势和现下很多人乐于接受的形式(漫画方面中国还没到那个阶段,主要指日本和美国),受众年龄较高,科学打出这样的牌其实是一种科普新方向的尝试,是有意义的。但是中国目前漫画水平、风格以及漫画的受众人群都不太符合这种方式,但我却看好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这两种结合到底能不能有火花,我在钻研中……

  4. icepeach说道:

    好长阿 我居然看完了 果然本人属性宅......

  5. 马它说道:

    哈,毛竹席确实不同凡响,充分暴露了他二维老宅男的本质。嘛时候CELL请荒木经惟拍个封面就好了(不过这老头似乎只适合给产科杂志拍封面…)还有哈利波特那个封面,开始我还以为是联盟TM的逃逸塔…

    • DNA说道:

      不是每个人都是看荒木经惟的片片长大的!

      最有经验的妇产科医生看了荒木的片片都会面红耳赤的。

      • 马它说道:

        荒木老爷爷是一个严肃的摄影师:P我也不是看他片片“长大的”啊…第一次看他老人家的时候俺已经长大了

        • DNA说道:

          我深刻的记得,你说“小时候”看荒木的片片,然后心灵很受伤。。。

          • 马它说道:

            好吧我承认那还是青春末期,不过之前已经系统阅读过人体解剖学了

    • Marvin P说道:

      我我我都不知道荒木经惟是哪路神仙……

  6. anpopo说道:

    联想到那个 The Big Bang Theory, 也是把nerd形象化为大众艺术的杰作哇

    现在连听报告也经常遇到在自己PPT里面用流行元素恶搞的,往往我就记住了最“恶趣味”的那一张。。。

    • Marvin P说道:

      嘿嘿,其实我在之后的专栏里也计划写Big Bang Theory。

      • bluechacha说道:

        今天才看到!

        看得泪流满面啊不,【心中】泪流满面啊!写得实在太好了!!

        对我们这种科学控+潜在二次元控来说,实在是太好的文章了!!

      • bluechacha说道:

        请一定要写Big Bang Theory!万分期待!

  7. 姬十三说道:

    此文太好了。无比高兴。

  8. 逍-遥说道:

    科学离大众越来越遥远不是好事

  9. 新胶卷说道:

    太好了这文章!膜拜啊

  10. DNA说道:

    图片有点小,看着有些费劲。

    • Marvin P说道:

      这些图片是随手贴到word里给编辑一个大致idea的,直接转化过来是有点小,当时扫描的正式大图我犯懒没有去找……不好意思。
      大感谢猛犸同学帮我排版。

  11. solon说道:

    喜欢!喜欢!

  12. 安婆婆说道:

    嘿嘿,才看了这篇文去逛BBS,就发现一个好应景的贴哇

    http://bbs.nju.edu.cn/vd47608/bbscon?board=Comic&file=M.1227554103.A&num=8335

  13. 南 靖男说道:

    有没人发文研究一下 Chaos;Head 中的种种科学名词。
    http://zh.wikipedia.org/wiki/CHAOS;HEAD

  14. cobblest说道:

    不太懂漫画。不过喜欢这种调调!

  15. Tom说道:

    怎么封面图片都没有直接到那期杂志的链接啊?

  16. Guo Cecilia说道:

    ……我是cecilia……有人在我妹妹的博客给她推荐喜爱kuso的科学家人群……点开来就看到这个,世界还真小……我在扶下巴,囧

  17. 张撞鹿说道:

    文字有点周星驰中期电影的小调调啊

  18. Guo Cecilia说道:

    我刚才的留言没有了……anyway,不错的文章,是你一贯的风格

  19. 田不野说道:

    我很宅吗?为什么上次跟上海帮的聚会的人都说我最宅?我看这篇文章一点反应都没有,是因为我提前看过这些插图了吗?我这个可怜的geek。

    • 猛犸说道:

      你最宅,你最宅,你最宅宅宅宅宅……

      话说松鼠会里有几个很宅的家伙的……

      仰慕啊。

  20. yoyos说道:

    那个鼠标垫太可怕了

  21. Marvin P说道:

    对了,关于时效性问题,这个文章是今年年初写的,所以现在看起来有些地方有点out。

  22. 姬十三说道:

    这段话很好:
    设计师的工作就是把看不见的东西变成看得见的”(Daniel Gross,科技设计师)。科学因为抽象而显得曲高和寡,它越进步,大众越难以了解,而不了解的东西会带来恐惧。而大众艺术是沟通的桥梁,是手舞足蹈的导游。配合科学家指导性的合作,设计师们能够把握住科技中重大的发现和变化,并将这些玄妙的方程式翻译成普通人能理解接受的眼见为实,或者是做成针对个人的DNA图谱T-shirt,让人们觉得有趣,因此或许会对世界再次充满曾有过的好奇心。

  23. 小棍说道:

    发现一个小错:那个Science in Japan的封面应该是Science 1996 Oct.4那一期的

  24. c2blog说道:

    c“我不来说一声有点良心不安"。

    感谢作者带我们游了一遍“科学马灯”,c试图描出这次游览的主要路线:
    1)……2)……3)…… (内容被c简单粗暴地略去)

    “看报看题,看书看皮。”
    漫画的认知效率优势、漫画和科学模型的类比等等,
    其中种种,是值得深入挖掘并详细讨论的。

    敢于自称为“宅”的c,其实也有很多或公或私的体验可以爆一爆的。
    但为免长篇大论喧宾夺主,再度被赶流浪街头,c就暂且按下不表吧。

    c也引过古今一些专家学者的匪夷所思的“宅”态,
    觉得不过解渴的食客,到下面那里西巴。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2846.html

    ————————————————————————

    “关于这一点,我已发现了一种巧妙的证法,
    可惜这里空白太小,写不下。”——费马

    宅民,其实只是“专家”的草根版本,c简称之为“民专”。

  25. c2blog说道:

    c“我不来说一声有点良心不安"。

    感谢作者带我们游了一遍“科学马灯”,c试图描出这次游览的主要路线:
    1)……2)……3)…… (内容被c简单粗暴地略去)

    “看报看题,看书看皮。”
    漫画的认知效率优势、漫画和科学模型的类比等等,
    其中种种,是值得深入挖掘并详细讨论的。

    敢于自称为“宅”的c,其实也有很多或公或私的体验可以爆一爆的。
    但为免长篇大论喧宾夺主,再度被赶流浪街头,c就暂且按下不表吧。

    c也引过古今一些专家学者的匪夷所思的“宅”态,
    觉得不过解渴的食客,到 水公告2846 西巴。

    ————————————————————————

    “关于这一点,我已发现了一种巧妙的证法,
    可惜这里空白太小,写不下。”——费马

    宅民,其实只是“专家”的草根版本,c简称之为“民专”。

  26. 蓬帆说道:

    美轮美奂,久违的华章。希望多些、再多些。

  27. 蓬帆说道:

    深邃、广博、耐思、可读。

  28. 红大大说道:

    好文章 有品味

  29. 红大大说道:

    期待着早日看到你的新作

  30. jedicxl说道:

    写的相当赞!

  31. Jackey说道:

    拜服,拜服,还是拜服。。。。

  32. John42说道:

    To a user, data file, or an application, the system appears to be a single enormous virtual computing system. ,

  33. 金龙卡说道:

    忽然想起晋江那些讨论内脏攻受问题的医科学生(医生)们~~不知有没有女性向科技宅~

  34. 祖传中二小黄瓜说道:

    求Science那张大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