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果王、果后及其他Comments>>

发表于 2010-11-24 06:18 | Tags 标签:, , ,

人类演化掉了制造维生素C的能力是件很头痛的事,香港的食物向西方靠拢,肉类多而蔬菜少,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鄙人是两天不吃水果就牙龈脱皮。虽然 “何不食肉糜”的态度很讨打,但我真的搞不懂,在只有主食咸菜,连生青菜都没得吃的困难时期,我们是如何解决维生素C问题的。

果后山竹

香港的水果黄金季节在上半年,热带水果独领风骚的时候,山竹十块钱一大堆,大概两斤都有余,榴莲和芒果谁是热带水果之王尚有争议,但山竹的果后地位基本不可撼动。其实山竹的缺点很明显,壳厚,个小,难看(话说这有什么关系?),核大,又连肉,但是那种清甜微酸的甘美味道足以弥补,啜去一口又浓又美的汁水之后,连夹带丝丝纤维的核都含着舍不得吐…完了我越说越暧昧了…山竹有个很有趣的特征,它底下小花一样的东西有几瓣,里头的肉也有几瓣,非常准,不知道为什么。山竹是选瓣多的好,肉小,可是没有核啊。

跟某死党学到一种剥山竹的办法,不用刀,山竹顶上的蒂把摘掉,放桌子上用手掌覆盖后用力一压,压裂后就可以徒手剥开。

果王榴莲

卖了裤子吃榴莲那是夸张,不过榴莲是真的美味。死党同学来香港之前是没吃过榴莲的,她室友买了一个,她说我也尝尝,一尝之下她买了一个更大的拎回宿舍,把腿扎破了(后来那个榴莲害得她吃伤,从此不沾)。香港人吃热带水果很重时令,去年四川室友的妈妈来香港,想吃榴莲,不是季节,香港的大超市都没有,四川本地倒是有,哭笑不得。

榴莲是什么味道,跟没吃过的人很难讲清楚,汪曾祺说过一个故事,有人没吃过葡萄,问人葡萄是什么味道,别人告诉他“似软枣”,至于像不像就只有天知道了。人类的语言形容起味道和口味来实在很贫乏。华莱士说榴莲像加了杏仁粉的蛋奶羹(custard),蛋奶羹我没吃过,不过他对榴莲气味的形容很妙,说它是 “奶酪,洋葱酱,雪莉酒”(cream-cheese, onion-sauce, sherry-wine)的气味。一家之言,带壳榴莲是浓厚的热带水果味,并不招人讨厌,剥出来准备吃的时候,有一种类似韭菜的诡异味道,果肉外有一层韧而无味的薄皮,咬开它才能吃肉。北京卖烤白薯的形容其货品是“栗子味儿的”,以突出其细腻甘甜,如果说比白薯更细,更甜的是栗子,比栗子更细更甜的就是榴莲了,我喜欢口感丰厚细腻的东西,如奶酪、半熟的蛋黄等等,我们知道,味蕾所能感觉到的味道,除了酸甜苦咸以外,第五种是鲜,第六种就是脂肪,形容这种味道,中文有一个现成而且很漂亮的字“腴”。跟许多水果不同,榴莲要常温的最好吃,冻冷了就差点。

基本是个人都会说,水果太甜就无聊了,其实水果不甜更糟,芭蕉就是一个例子,刚来香港的时候,笔者连买两次香蕉都错买了芭蕉,被传诵一时,那东西实在是又麻又涩又硬又酸,我无法承受。我承认我还是偏爱重口味的水果。

照笔者看来,番石榴、火龙果、杨桃、莲雾都属于口味太轻一类。不过莲雾无论名字还是外表都漂亮,在香港看到过别人园子里一棵结满莲雾的树,亮眼可爱的粉红色,美极了。

如粉色铃铛般的莲雾

能跟榴莲争“热带果王”地位的芒果也算是重口味一党,这是我吃过最好的香港特色食物之一。旺季十块钱四个(香港卖水果大多论个,葡萄樱桃之属除外),在香港跟苹果一个价,核小而薄,我怀疑里面没有种子,外表发皱且略带黑斑的最好,撕开皮一口咬下去,语言无力,只有两个字:香甜!

有关番木瓜最有趣的知识就是,木瓜树性别分三种,雌树(只开雌花),雄树(只开雄花)和阴阳树(雌雄花都有),在香港四块港币可以买一个,切开是非常美观的橙红色,肉质细软,水汪汪的,有淡淡香气,不酸,可是甜度也不高,如果它像芒果一样甜,我会给它打高分的。

香蕉是真正没有季节性,也没有地方特色的水果。关于这东西没什么好介绍的,唯一值得提一句的是“香蕉肉是圆的,为什么皮是有棱角的”这个千古之谜(其实香蕉肉也是有点楞的)。香蕉糖含量达到18%,高于荔枝(17%)和柿子(14%),只有椰枣能超越之。

我第一次吃到菠萝蜜也是在香港。是超市里剥好包起来卖的,我闻着觉得很香就买下来了,肉很硬,无汁,甜如蜜枣。个人觉得如果木瓜是输在口味,菠萝蜜就是输在口感了,两者都是我不太喜欢也不讨厌的类型,最爱菠萝蜜的人别打我!家父说他吃过的菠萝蜜跟这个完全不同,气味冲鼻,而且很软,后来知道菠萝蜜分干包和湿包(多么猥琐的名字呀!)两大类,我吃到的大概是干包而他吃到的是湿包。水果里体积最大的是西瓜(在香港见过目测约50公斤的巨型西瓜),而树上水果里最大的就是菠萝蜜,榴莲其实不太大,只是杀伤力太吓人(华莱士记载过南洋酋长被榴莲砸得头破血流的案例,受害者说当时他觉得自己死定了),不过,农业上似乎把西瓜归为蔬菜……

家父有一次出差去海南,八个人,想吃点特色的东西,说要两个菠萝蜜,结果给送来一人两个。放房间里,污染空气,不行,放走道里,服务员说客人有意见,放行李间里,过一会儿又来说客人有意见,最后只好让人家拿回去了。

有一次在超市里看柚子,翻来翻去总觉得下一个好一点,倒是闻足了香味。柚子我就买过一两个,这东西的缺点跟木瓜一样,不甜!还有皮太难剥,不过柚子的香味我很喜欢。

淡橙色的西柚(又叫葡萄柚)是橙子和柚子的混种(顺便说一句,桃驳李就是油桃,是没毛的桃,不是桃跟李的混种),肉是嫩红色的,非常多水,有柚子的香味,我的天津室友喜欢,但我觉得太酸了。

砂糖橘在北京,如果买到好的是真的蜜甜,个人认为是柑橘类水果之冠。既然砂糖橘原产地是广东,在香港应该不会差,可去年我在香港看到的砂糖橘都相当丑,今年再买一次试试罢。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