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其他 >> 医学 >> 文章

让更多的人看病Comments>>

发表于 2008-11-14 17:00 | Tags 标签:, ,

Michael Moore,美国导演,911事件之后拍摄《华氏911》斥责美国政府是罪魁祸首,他在葛莱美领奖台上说:“Shame on you, Mr. Bush.”;三年后拍出《神经病人》,矛头直指美国医疗保健制度,以“让你笑到肚子疼”作为广告词,却没能让美国政府笑出来,反将他立案调查。一个喜欢撩拨政府神经的人拍的片子,我是带着些戒备来看的,结果我却为了一个自己拼命想要逃离的国家的人民忧郁了。

在美国,国家在其四分之一人群中实现了“全民医疗”,这一部分“幸运儿”包括某些残疾人,一些儿童,老兵及家属,以及极度贫困者。对剩下大多数美国人来说,医疗绝不是一种廉价的东西。在美国没有医疗保障的五千万人之中有这样一个渺小的个体,他不慎锯断了自己的中指和无名指,这个骨子里流淌着浪漫情怀的人舍弃了6万美元的中指,接受了医院的“无名指跳楼价”从而获得了重新佩戴戒指的机会;也有一位工人,是有医疗保险的两亿五千万人之一,数十年前开始颇有远见地投资自己的心脏,终于在六十岁时免费享受了去除血栓的昂贵手术——你可以深谋远虑地仔细保险你的身体,给自己买来平静;或者怀着侥幸的心理,赌自己一直健康,然后在走进医院的霎那“一次性投资”;当然,若衣食不保,“极度贫困”又不够格,你也许就没有上边的两难选择了。

医疗保险又是怎样获得呢?作为一个外来人口,我很幸运地在一所高校读书,并且恰巧年轻健康,尚未患上乳腺癌、糖尿病、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等。像无数口碑良好的单位一样,我的学校为我支付着一年2千500美元的医疗保险。这笔保险金额虽然不高,但拜它所赐,当我进入急诊室或者照X光片或者去找医生聊天,就可以只付那十分之一的几百美元,如果不得不在医院过上几夜,也不至于背上几万美元的账单。身处美国市场,我对物价没有发言权,再加上人人都是一个价,于是我很满意。发达的美国有不少免费大餐,这确实值得称道,但并非人人都能享用:不是所有单位都有能力承担员工的医疗保险费用,这时候冒险与否的权利便又交回到了个人的手上。医疗保险也可以更加遥远,美国总有人不幸地比医疗保险所规定的“正常体重”过胖或过瘦,总有人患有保险条款上上千种“高危疾病”中的一种,这一长串疾病名录里苛刻地列入了目前完全可以治愈的某些癌症或心脏病,但这个人也就与医疗保险无缘了;即使买保险在先,保险公司一样有可能将乳腺癌诊断为“无需治疗”,或者痛陈患者没有上报的细小病史,继而盖上deny的印章。而让人无奈的是,患者的怨声载道,执行人员的忏悔背后却并不纯粹是条款的惨无人道,它们之中相当一部分正是保险公司在其惨痛的发展历史中为抵御某些“病人”的敲诈应运而生。

在美国另一个广受赞扬同时让人三思而往的地点便是急救室。世界顶级的设备和医疗技术使美国人引以为豪,里边的事迹更不是一部连续剧所能涵盖。在这个特殊的场所,医生必须随时待命,他们也要为自己的医疗事故买高昂的保险(malpractice insurance)从而让自己能够放心行医,护理和打扫卫生人员需要特殊培训,正是这些因素保证了美国急诊水平的高端,但也导致急诊室的高价不是一个没有保险的穷人能够轻松承担。另外,由于急救室是唯一一个不能将病人拒之门外的地方,许多没钱看病却并非得了急病的穷人会在急救室排队,更加剧了急救室的负担。许多美国人告诫我,不是要死人的病,不要去急救室凑热闹,那里动辄要等5、6个小时。然而最近,“不能拒绝病人”这条铁打的规矩也被撼动了,几段穷人在急救室被置之不理的录像广为传播——“如果我有钱”,“如果我是白人”……可是,似乎不论这个系统如何取舍,结果对一些人总会是不公平的。

有金钱交易就有办法存在功利。如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富有而“纯粹”的美国同样无法逃脱这一魔咒。在美国,病人先去咨询“初级医生”(primary doctor),在必要的情况下被转给专科医生,不论哪个医生开药,病人都需自行去药店掏钱买药,药店的药剂师可以对医生开药量大小进行监督,驳回过分的药物——于是医生开出电饭锅的事情绝不会发生;但他们却可以选择开药的种类。今年有报道曝光了默克、诺和诺德等制药公司通过网络记录下医生所开药物,以此为据给医生提成的故事,金额高达数十万美元。如果你非常善良积极,就可以想象,这种不是很道德的事情也许恰恰可以刺激不愿意行贿的药厂去研发更强大和更占得住市场的药物;但如果你稍微挑剔阴暗,便定会担心这一萌芽也许能生长到不可收拾,将带来不公平竞争和药物的垄断甚至高价。我想美国人有一天将不会对它袖手旁观。此外,将定价之大权交给药厂,也是另一矛头所指,对此美国已经花费几年时间致力于钻研“药效经济学”(pharmaco-economics)。这是一种不依赖药厂主观判断,通过建立大规模病人数据库,综合考虑药物研发花费和药物成效,为药物客观定价的方法。在中国的医药制度改革中似有提及,这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愿望,实施起来任重道远。

言归正传,不可避免的贫富悬殊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医疗机会不平等。为此,Obama许诺给每个美国人最基本的医疗保险,McCain也曾信誓旦旦一年给每人发5千美元作为医疗费用自由支配。现在,Obama赢了,对他的承诺及其效果,我们拭目以待。

导演Moore是个再典型不过的美国人,不论他的政治倾向展现得多么淋漓尽致,不论他曾经如何贬低和嘲笑美国当前制度,终究藏不住那理直气壮的自信和荣耀感——他在最后引用了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的一句话:“美国之伟大不在于她没有犯过错误,而在于知错能改。”

然而美国人看过他的片子就真的会调转船头,全民向着英法加的模式进军么?

在人口相同,经济实力相同,国人性格相同的情况下,英国法国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也许确实比美国和中国完善许多。其中法国采取的是同工作性质相关的社会保障形式,而英国和加拿大是全民医疗。以英国为例,他们的“国家健康服务”是全世界第一个全民医疗系统。在二战之后的1948年,国家几乎一无所有,然而英国工党仍然在激烈的辩论之后将此制度推行开来;最初几年,雏形的“国家健康服务”也曾遭到实际花费远远超过预算的打击;但今天,它那“从摇篮到坟墓”的保障已经为它赢得了全世界最好的口碑。对于一般人来说,医疗保险公司可以完全略去。不用顾虑误工,看病一律免费,药物不论种类和数量(甚至包括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的药)统一定价6.95英镑,医院设出纳台专门用来给病人报销看病往返车费。存在的问题是,有些医生不满足收入而流向美国,也有的医生接受富人的“心意”而为不平等的救治开放绿灯,但是我更愿意相信总有医生不是以赚钱为唯一目标——片中一位英国医生听说美国会将没有医疗保险的病人拒之门外,他说:“我不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工作。 ”;还有人评价,在这种体制下,病人不管大病小病都去就医,造成医院人满为患,效率低下。当然,若你是顶级巨富,不论你在世界上什么地方一定能得到最好的救助;所以这种制度关乎的是穷人的问题,它比的不是效率而是公平。穷人在英国等一个月,这自然不是一种天堂的方式,但换在美国或许要等无穷久。Moore有一句话说得挺好:“评判一个国家,要看她如何对待最底层的人。”

其实,全民医疗的概念不是没有在美国出现过。它曾是罗斯福新政中重要的一条,只是最终没有通过议会;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国家医疗改革再掀波澜,成为了第一夫人希拉里最核心的工作,只可惜她提出的改革条款得不到人们理解,使得这一想法再次败北议会。“全民医疗”的制度在美国为什么行不通呢?

加拿大的医疗系统与英国类似,被问到征税如此之高是否不公,一位加拿大人说:“我很愿意交税。今天我的钱帮助别人,他们总有一天也会帮到我。”但是美国不同,她是一个相信privacy的国度,强调私有财产,相当多的人信奉一份耕耘一分收获。实际上美国人对加拿大唏嘘的一点便是其高昂的税收,而这正是社会高福利的源泉。现在,美国富人已经被拿走高达收入75%的所得税,他们不一定不认同花钱救助穷人,而是更愿意控制自己的钱去做了什么。比如,富人希望自己把钱交给钟爱的医疗所,或资助自己最关注的疾病,而不是选择这笔钱被通过征税拿走,送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给不知道的谁(甚至被送到战场上去)。对自己,他们也会一视同仁地不买医疗保险,大可放心在意外发生的时候支付全额。

-------------------------找骂的分界线--------------------------------------

中国的情况又与上述不同,她在各阶段采取的制度是本国各种力量协商和妥协的结果。

建国后中国的三级卫生医疗制度曾经以很低的成本显著改善了农村人口的健康状况,它将全国人口的平均寿命从1950年的三十二岁提高到1985年的69岁;在乡村,那具有中国特色的第一级——赤脚医生系统——尤其为全世界所瞩目,197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乡村80-90%的人口处在三级医疗体系的保护之下。随着公社的消失,它所保障的赤脚医生系统随之瓦解,这些医生纷纷另谋生路,医疗队伍出现空缺,几年内农村被医疗系统所保护的人口减半,同时看病也变贵了。(当然,市场竞争模式带来的还有“以药养医”,医疗资源有限等等问题,不是本文着重讨论的内容,我就略去不说了。)

我们曾经痛恨计划经济,“均等”这个概念给人心中留下的痛楚大于甜蜜,我们坚决地与它告别,才进入市场经济,直到八十年代出生的我们已经把它看作一种理所应当而继承下来。重新“计划”,或者像加拿大那样以高税收养活高福利,恐怕都是不可能的。因此前两年才有了国家补助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现在,范围更广的医疗制度改革也正在开展。

长篇累牍地描述了别的国家的医疗制度,不疼不痒地点了点中国的名字。好在制定中国的政策并不是我这样一个北京户口、远离疾病、沉浸在书本之中的年轻人所能指手画脚的。我想,也许在任何社会中都从来不存在一种完美的制度。在社会这个反应器中,政策也许是一个永远无法达到稳态的反应过程吧。

(全文完,“找骂分界线”之下的内容似有简化之嫌,请大家挑剔地看,并且批判我……同时感谢郑凝和她的医药博客,感谢边和、李奕、田萌的意见,感谢被我纠缠的美国、法国和希腊朋友。)

0
为您推荐

63 Responses to “让更多的人看病”

  1. yami说道:

    沙发!

  2. rollersp说道:

    公立医疗其实从整个社会来讲,是最好的选择。

    ·降低了传染病

    ·量产,使得治疗成本下降。

  3. cobblest说道:

    桔子的文章越写越精彩了~

  4. apple说道:

    政策总归是两面的——观念却是真正需要进步的。。。中国医生要学怎么做医生 病人要学怎么做病人 政府也要学怎么做政府

  5. 逍-遥说道:

    看过Michael Moore的一部反枪支的片子,搞得很想移民加拿大。

  6. 青方说道:

    奥巴马在竞选的时候说,医疗保险是人的基本人权。但美国有近40%的人没有这个人权。从医疗上讲,理想国就是人人有医保,如加拿大和北欧。
    美国是律师引导官司,官司引导政策,医保就是这样走上了一条歪路,越走越离谱。

    • 同意,我本人并不是很看好obama。比较喧嚣,盖住了一些细节。他们的穷人还没有权利选举呢。
      至于医保,可以减少国家负担是真的,但是从整个社会来看,我觉得是一种花更多钱的方式。
      最近不光药厂,连医疗保险公司也出来,为了让人们买更便宜的药(他们就能少付钱)而贿赂医生。

  7. szanc说道:

    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为了医改发了20多篇专门文章,尤其是开头几篇详细介绍英国的医疗制度,最大问题是病人看专科门诊要等长达3-6个月;医疗费用开支在十多二十年内将使英国政府无法承受。加拿大的医保建立在高税收的基础上,和他们人口稀少却资源丰富有关,别人无法学。中国医改具体方案年底就要公布,关键是看钱怎么筹集的合理,才能使医保制度合理的运作下去。
    印度、巴西这些国家的医保不知如何搞的。

  8. 我也听说周其仁教授的文章很靠谱。我去看。

  9. 木遥说道:

    顺便说一句,“给每个美国人最基本的医疗保险”或者说universal health care(UHC)是希拉里和爱德华兹的政见,不是Obama的。在民主党三个主要候选人里Obama是对全民建保最不热心的一位。

    • 姬十三说道:

      看过你博客上评奥巴马的文章,很有意思的角度。

      • 木遥说道:

        其实那是很多中国人的普遍看法。。。文化原因,大家有时候不太信任纯粹个人魅力型的政治人物。

  10. bernie说道:

    not grammy award, but oscar award...

  11. 土豆说道:

    写得很好 很认真很用心

  12. te说道:

    免费全民医疗当然是很诱人的,但它造成的浪费以及效率低下也是明显的。就拿中国的来说,到医院看病,参加医保的就比没参加医保或参加商业保险的总费用要高很多。当然,病人自付的部分不会很多,不然病人不干。

    • 我老是觉得要是全民免费了,就不会开很多药了……我觉得最浪费钱的是全民医疗保险。。

    • 浆糊说道:

      这个是因为医生在开药的时候,考虑到病人可以报销,所以。。。
      好的医疗制度出好的医生,医生没有有效监督,或者监督不当,吃亏的是病人
      (我师妹上海行医,一种药物已经被国内外广泛接受好几年了,有新的适应症了,可是上海医保局不接受,所以药物不能得到最新的使用)

  13. 浆糊说道:

    全民免费医疗并不意味着 “均等”

    丹麦人若不愿意去免费的公立医院,就可以自己掏钱去私人医院(这样,均等就没有了,公立医院的受益人就主要是穷人了)

    德国的保险制度是穷人有免费或低价格的保险,生病了可能只能由小医生诊治手术,有钱人根据经济实力购买不同价格的保险,当然,越好的保险,就可以要求越优秀的医生诊治。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tier insurance或者tier health care...均等是不可能的,有钱在哪里都是硬道理,不过和看不了病相比,公立医院也好很多吧。
      希腊人给我描述的他们国家医疗和你描述的丹麦有点像。我问她那不是医生都愿意跑到付钱多的私立医院去么?她说第一许多医生的梦想就是在公立医院给穷人看病,第二在私立医院医生的工作是没有保障的,上边要开除你随时就开除了,她有一个朋友就是刚刚失业。不像公立医院有一个类似契约的东西。
      不过不同人能获得的医疗水平有区别,我想确实如你所说。

      • 浆糊说道:

        接着补充缅甸的制度(来自于我的同事,一个来自于缅甸的医生)

        缅甸的医院,分公立和私立。公立医院的大部分费用由政府负担,病人来看病,需要负担的是消耗品的费用:敷料,针头,等等。但是,住院病人出院的时候,都会主动捐赠一部分钱给医院,这部分费用会资助那些绝对贫困的人群。医院的收费上缴政府,医院不截流,医生的工资由政府负担,不过收入很低,而且医生不能从公立医院辞职。
        医生业余时间去私人医院/诊所兼职,补贴家用。

        • 真是一个国家一个样,在别的国家也许就要挨骂。
          医生倒是稳定住了,这也是社会一种强制手段吧。
          不过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缅甸能有病人捐赠这种机制,人总是自私的啊,为什么那么多人能甘愿拿出钱来白送人,以至于形成习俗。

          • 浆糊说道:

            我听到当时也诧异,还很小人的问了一句:会不会有人不愿意捐赠。缅甸人很奇怪我那样问。
            可能和缅甸是个佛教国家有关吧。

        • 因为这和加拿大那种高税收还不一样,收税是强制的。

        • 小姬说道: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制度很有意思,好像良性循环起来了?再问一句:目前来看有什么弊端吗?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医生这样真辛苦啊,我很没有人性地问一句,为了赚钱去私人医院打工会不会影响他们在公立医院的精力呢。

          • 浆糊说道:

            问了问,不会的
            白天公立医院开门,病人可以去公立医院
            晚上,对于那些没有时间白天就诊的病人,可以去私立医院

  14. 浆糊说道:

    中国的事情可以让很多人目瞪口呆的

    记得上学的时候,学习《医疗保险》

    首先是给我们上课的德国老师诧异:为什么中国的大学生都是一模一样的医保制度(校医院看病国家报销90%),他看来应该是有不同的选择的报销制度,每个人根据经济实力选择

    后来是中国老师告诉我们的情况:本世纪初在曾经有过农村合作医疗的试点,2-3年后就实行不下去了。 很多被保险者,交了第一年的保险费,没有患病,第二年就不干了(这个好理解);而有些人,交了钱,得了大病,报销了,第二年,不交钱呢,为啥?他不相信他的运气那么差,不会接连患大病,所以,第二年就不缴保险费。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很有道理……
      像加拿大那种,说服人人拿出钱来帮助别人,让人们相信终有一天帮到自己,这是需要传统的。大家都知道自己身体怎么样,知道自己是不是年老体弱。

    • 小姬说道:

      浆糊你说得对,在中国,情况很复杂,不应该人人都一样,人人都一样不叫做平等。
      在深山里面,很多老百姓都不愿意交医保,因为10块钱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很多人很迷信,认为交了医保就好像在咒自己生病一样,如果不生病很吃亏。

      • 浆糊说道:

        我06年在尼泊尔珠穆朗玛峰脚底下trekking的时候,特意问了当地的夏尔巴人,他们一个月约出人民币5元的费用,就可以得到全部免费的治疗了。不过没有时间去他们的医院看看。

  15. 张撞鹿说道:

    你讲的都是制度,而我觉得制度是一回事,人又是另一回事。

    一个社会要良性发展,好制度只能实现一半,另一半要靠个人的素质,靠整体社会道德水平来保证。否则,再好的制度也会被蚕食,世界上也不存在能够预防所有弊端和漏洞的制度。

    美国、英国、法国、丹麦,这些地方,你可以说他们的制度各不相同,但却很难说他们之间有优劣之分。好不好的关键就在于是不是有一个与制度相适应的国家状况(包括经济、人口、国民普遍素质)。英国的制度好,但是拿到中国来,绝对会把政府买穷。

    虽然有人说美国制度不好,但在美国实行英国式制度,未必就有更好的效果。人口、贫富差距、传统力量,这些都会影响效果。

    当然,好的制度可以引导社会风气,但更重要的是,人的素质提高逐渐使制度能够按设想中运行。

    • 小姬说道:

      在中国,不是素质的问题,就是一个穷字压垮了这个10块钱的制度。

      • 浆糊说道:

        咱们13亿人,一人10元,一共130亿
        多吗?
        印度穷吗?

  16. DiDi说道:

    帮主文章的质量相当高啊,而且紧跟社会热点。
    虽然对欧美的医疗体系不了解,但是在日本的感觉是:他们的医疗保健制度没有想象中的好,而且似乎问题也很大。
    把逻辑简单化:
    (日本):高收入--高医疗保险费--高药价高诊疗费--医生高收入--高质量服务和医疗--日本人认为看病贵。
    (中国):低收入--低医疗保险费--高药价高诊疗费--医生低收入--普通质量服务和医疗--中国人也认为看病贵。

    总之,健康和医疗相关的问题总是与“弱势群体”密切相关的,社会贫富差距越大,问题越严重。

    • DNA说道:

      日本的儿童看病是免费的。

    • 小姬说道:

      中国医生收入很低么?相对来说,是社会群体中比较高的吧?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李医生告诉过我,医生收入非常不平均……想想是不是也和这个制度有关系,因为市场,所以挣钱和出诊有关,所以竞争很激烈,然后就产生了阶级,就难以避免一些不公平的事情……

      • 浆糊说道:

        2000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双学士分配到湖北省地级市最好的医院,工资400元。
        湖北省下面的县城里面的医生,主业都不在医院,很多有着自己的产业(开网吧,开饭馆等等。)
        当然,大医院里面的收入还行,一个月4000-5000

        • DNA说道:

          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科室,收入差别很大呢。

          三甲医院的热门科室,即使是小医生(主治医师?)月收入就过万了。当然,主要是灰色收入。

  17. abada说道:

    nhk纪录片激流中国 有一部关于中国医疗改革的影片,当作中国的《神经病人》看看吧。

  18. 我这个文章一定有病毒……从来不生病,刚写完就差点去叫急救车。

    • DiDi说道:

      偶尔写些小资心情的散文算是一种消遣,写这种逻辑性很强的评论性文章往往很耗神,身体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写,估计会fall down的。但是,确实不错,从中学到很多知识;文笔也青春,富有对年轻人的亲和力。

    • cobblest说道:

      pat~~现在没事了吧?

    • 小姬说道:

      桔。。。。你好些了没?
      这篇文章写得真好,非常清晰,非常全面。又进步了!

  19. DNA说道:

    美国的医疗保险分为三种,一种是联邦政府提供的福利性保险Medicare,给老幼病残和极度贫困人群(比如拖家带口的失业者)提供的。

    一种是group health insurance,一般由雇主给所有雇员支付保险费的大头,个人交极少一部分保费或者医疗费用。对于大公司、大企业和大型事业单位(比如大学),对雇员提供的医疗保险都比较好,作为单位的福利之一。

    还有一种就是individual health insurance,只要你有钱,你可以买任何你想买的保险。然而对于在不规范的小企业的雇员,或者兼职的、自由职业者(比如保姆、小饭店里的服务生、卖热狗的小摊主等等),就得自己买私人保险,支付的保险费就会比较高。而且对于有group health insurance的人来说,一旦失业,也就失去了医疗保险。

    虽然美国最底层的人没有医疗保险,但是这个人群在美国社会的比例值还是比较低的。橄榄型的社会阶层结构,对于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只要有一份过得去的工作,医疗保险还不是最大的问题——不过最近经济危机,也搞得人心惶惶。

    而中国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80%的人口没有任何形式的医疗保险,想想就可怕啊。

    • 小姬说道:

      桔子,你还缺这个,DNA给你补上了!

    • DNA说道:

      还有,加拿大虽然是全民医保,但是个人还是得交一定费用的费用,每个月几十加元(不过可能不同的省份,数目不一样,甚至有的福利好的省份一分钱也不用交)。而且全民医保只包括看病、诊断、手术等,药费是要自己掏的。对于只需口服药物的小病,其实病人还是得自己掏钱买药,而且也不便宜。但是如果是需要手术、住院,基本不用自己掏钱。

      加拿大的企业和公司,也会给雇员提供一些药费的保险。如果有钱,还可以自己买更高级的类似于美国group health insurance的保险或者私人保险,这样看病就不用在预约的单子上排队等很长时间。

      对于加拿大的只有最基本的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的老百姓来说,看病也是件极为痛苦的事情——做一个手术、化验、检查(比如CT,MRI)可能要等上一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这个我自己深有体会!对于很多癌症病人来说,就在等待各种检查(比如组织活检等)的漫长过程中死去或者恶化了。

      所以,加拿大全民医保的极低效率,也是深为诟病的。

    • 浆糊说道:

      爆个料
      美国的制度也不是很完善的。
      有个女性病人,脑袋继发性的腺癌,在私立医院很快作了颅脑的手术,而没有积极的寻找原发灶。当我的同事被告知,不要去管这个事情,就当作不知道。
      后来才明白,私立医院做了手术,可以找保险公司要钱,所以,对手术的适应征放得很宽。也就是所谓的过渡医疗。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人的性命可以同金钱对等,让人如何不相信人性本恶。
        怜悯不如一套好制度。

  20. anakin说道:

    不错的文章,感谢。

  21. 无聊的坎德人说道:

    非常受教呀,谢谢楼主哦~医改这个事情真的是很复杂的一件事。不市场不能长久,但是治病这种事情又是事关民生的,太市场了普通老百姓有负担不起……

  22. 郝晓军说道:

    我在印度做了两个专业的临床FELLOW,谈谈医疗制度的感受。
    首先,要区分什么是基本医疗和非基本医疗,常规切口的胆囊手术是基本,而腹腔镜胆囊手术就应该列入非基本,眼科白内障的手法手术属于基本,而超声乳化就应该划归非基本。这样,基本的,国家全包,非基本的,全部自费。这一点能达成共识,就迈出一大步。
    其次,政策要由公务员来制订,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也自费接受非基本医疗?如果想得出办法,那离成功就更靠近了。
    事,就那么点事,人,也都是明白人。

    • 基本和非基本之间没有说不清楚的时候么?

      • 浆糊说道:

        传统的,创伤大的,用钱少的,副作用大的,功能损害多的是基本的
        新方法,创伤小,花费高,副作用小,功能保留多的是非基本的

  23. 郝晓军说道:

    说不清楚,那是装糊涂

  24. 浆糊说道:

    预防 也是医疗的一个重要部分
    德国的医疗保险制度中,有的一个企业或者一个行政地区全部包给一个保险公司
    因此,保险公司出于对金钱的追求,会对被保险者提供预防服务: 简单点的就是提供免费的体检(当然,体检的费用会远远低于发病后的治疗的费用)

  25. [...] 前段时间忙得昏天黑地的时候,13说要写篇疾病贩卖有关的文章,于是整理了点资料准备给他做参考。结果等到今天想起来的时候,发现勤劳的桔子小蜜蜂已经发了一篇水准颇高的了。那我就接着她的话题再聊聊,权当一点补充。如果说桔子的文章让大家对美国的医疗保障体系有了一个全面的话,那我们再来看看它是如何让更多的人掏钱买药来看病的。 [...]

  26. 自由意志说道:

    作者对经济学基本上是无知的,有很多点。挑一点最让人无法接受的:市场竞争模式带来的还有“以药养医”——以药养医完完全全的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医疗最值钱的是医生的诊断和治疗,而在中国几乎一分钱不值。——看是否是市场的有两点:定价自由和市场主体进出自由。

桌面版 | 切换到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