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医学 >> 生物 >> 文章

吃虫Comments>>

发表于 2008-11-08 01:17 | Tags 标签:,

吃到有虫眼的苹果不可怕,吃到有虫的苹果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吃到苹果里面有半截正在挣扎的虫子。前几天在西双版纳大吃了两天竹虫,恰逢蛆柑事件被炒得沸沸扬扬。昆虫是食品,还是食品的敌人?

吃虫

进入新世纪之后,我们似乎就开始在餐桌上进行一场没有终点的勇敢者游戏。漂亮的苏丹红,“美味”的废纸箱,“香醇”的氢化植物油,结实的三聚氰胺等等,都在挑战我们脆弱的心理承受底线。也许是条件反射让我们变得得越来越敏感,当拿到爬着小虫的柑橘的时候,登时如触雷般一声尖叫,可爱的桔子也被当成定时炸弹被远远地丢在一旁。其实,柑橘上的大食蝇肯定觉得自己很无辜——“我们跟人类,甚至是哺乳动物都毫无交情和瓜葛,又怎么传染细菌病毒呢?如果柑橘是绿色无污染的,那我们是吃着绿色食品长大的,我也算是绿色食品吧。至少我们比用瘦肉精制造的猪肉健康得多”。

人们对昆虫的感情从来就很复杂,既对“翩翩起舞”的蝴蝶大加赞美,又对“猥琐之极”的蟑螂大加讨伐。没办法,谁让昆虫是这么个鱼龙混杂的大家族呢。不管是爱是恨,人们很早就跟昆虫拉上了关系,满足吃穿用度,蜜蜂在蜂箱里制造甜蜜,桑蚕在丝山上吐出舒适,白蜡虫分泌的虫蜡给夜晚带来柔和的烛光。不过与喝牛奶、穿皮鞋,再吃牛肉不同,昆虫本身很少搬上我们的餐桌。大多数昆虫菜肴也仅仅是站在少数民族“特色菜肴”的大旗之下。更多人对吃虫的印象,可能仅仅停留在童年那一两只烤焦的蝉和蚂蚱身上。记得,小学的时候就在杂志上看过一篇诱人的小文章,说昆虫是富含营养的健康食品,要大力开发,其间还描述了各种昆虫的烹制方法,像油炸蝗虫,烤蜂蛹之类的,不禁有些垂涎。可是,二十年都过去了,昆虫食品的好处(高蛋白,低脂肪)被一提再提,文章里面的“昆虫佳肴”却始终没能摆上平常人家的餐桌。那又是为什么呢?

昆虫大餐”为何难上桌

地球上的虫虫虽多,但是要想人工规模养殖却绝非易事。蜜蜂和桑蚕可能是工人的家养昆虫。但是,蜜蜂的数量还是有些难于控制,并且需要四处去游牧,寻找蜜源植物,至于所采的花粉花蜜的种类也无从控制,商场里所谓的纯××花蜜,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当然不排除当地在早春或者夏末时有单一开花植物)。如此算来,桑蚕可能是最成功的也是唯一成功的家养昆虫,在人提供环境和饲料条件中,为人们吐丝织茧。大多数昆虫需要的饲料和生活环境都比较特别,比如说食蚜蝇(平常看到的那种不蛰人的“蜜蜂”)幼虫需要大嚼蚜虫,而成虫却要在花朵上吸花吮蜜。另外,很多昆虫特别是肉食性昆虫都有很强的领地性和攻击性,当初,人们为了得到坚韧的蛛丝,想大规模饲养蜘蛛,这些聚在一堆的家伙不但不对同伴示好,更是进行你死我活的搏斗,最终只能让它们都住单间,这样一来饲养的效率就大大降低了。科学家们也只能另辟蹊径,动用基因工程,雇佣大肠杆菌来制造蛛丝了。除了这些毛病,一些昆虫的生活史太漫长,一只蝉从卵到成虫需要近10年的时间,如此长的上菜时间恐怕只有绝对老饕能够忍受。

即使解决养殖的问题,把这些特别食物乘到人们的饭碗里,让大家鼓起勇气吃下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昆虫成虫的骨头都长在肉外面,绝对是正版的骨肉相连(体壁肌附着在体壁及其内突上),加上体型限制,想挑出肉来更是难上加难啊。成虫外骨骼一般都比较坚韧,连骨头带肉嚼往往口感不佳。无奈,昆虫菜肴一般取用幼虫(竹虫)和蛹(马蜂蛹,蚕蛹)这些较为柔软的材料。更要命的是,昆虫家族中有些成员还相当强悍,自卫手段千奇百怪,有的背着化学武器(臭虫),有的浑身树满了颇具攻击性的“针头”(各种凤蝶的幼虫)。除了自卫,像蚊子、蟑螂这样的昆虫还会干些“吸血偷粮”的事,顺便还要在食品和人体上撒点细菌病毒之类的东西。人们与这些高手过招之后,难免留下了一些心理阴影。看到这些家伙,就反胃,就更别提食欲了。这样一来,实际上,除了极少数的合作生产以外,人类和昆虫各行其道,互不侵犯。除了偶尔被采来尝尝鲜以外,并没有成为正餐。

野生的虫儿,你不要吃

现在人们日子好过了,都能吃饱了。很多人抱着猎奇的心理,要将“天上飞的、地上跑得、水里有的”都搬到餐桌上。虫虫们也难逃刀叉碗筷的围追堵截。一些原本只是拿来尝鲜的昆虫,已经变成了市场上的热销商品。

在广西北部山区,胡蜂蛹的价格已经由几年前的每市斤3-5元,上涨到每市斤20-30元,并且还有供不应求的趋势。胡蜂是膜翅目胡蜂总科的昆虫。这类通常被我们通称为马蜂的昆虫,实际上是种类繁多的大家族。与蜜蜂为花朵辛勤授粉一样,胡蜂也承担着重要工作。大多数胡蜂都是肉食性的,以其他昆虫,特别是鳞翅目幼虫(通常是些危害花草树木的家伙)为食,特别是在哺育幼虫期间,它们会捕捉大量的害虫。除了捉虫,胡蜂还会给一些特别的花朵(主要是兰花)传粉。它们在植物生长和开花结果中所做的贡献着实不小。

一般来说,胡蜂的个头都要比蜜蜂大一些,肉也相对多一些(据说味道也好一些),加上不能生产蜂蜜,所以就被人们“理所应当”地请上了餐桌。尽管胡蜂有毒针作为自卫武器,但终究抵挡不了全副武装的人(穿着消防员的全套服装),那些已经成型或者将要成型的蜂蛹从数年精心建造的蜂巢里抖出来,成为美味佳肴。在有些地方,胡蜂数量锐减,后果已经逐渐显现——毛虫在肆无忌惮地啃食树叶,美丽的兰花得不到授粉郁郁而终。还是老话,大自然的链条就是这样,每一环的缺失都可能导致链条停转。

吃出疫病?

通常来说,植食性昆虫所带的病毒只是在昆虫之间传播或者在寄主植物之间传播,不会突然跑到其他动物身上。病毒对宿主有着严格的选择,即使把昆虫的病毒以及植物的病毒请到人体内,他们也会因为生活不习惯,无从繁殖的。这跟那些依赖于人类生存的昆虫可以传播人类病毒和病菌截然不同。所以,蛆柑事件中,人们对大食蝇幼虫传播疾病的安心,确实是些多虑了。

不过,病毒存在很强的变异能力,也不能排除它们一时兴起更换了寄主。一旦发生这种跳跃,新病毒的威力也是相当恐怖。这也正是人类如此担心禽流感从鸟传染给人的原因。

昆虫家族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至少4亿年,进化历史赋予它们强悍的适应能力。如果能果开发利用这一宝库,对缓解人类食品危机有重要的意义。如何养好虫,如何让人吃好虫,可能会成为昆虫学家和食品学家的大课题。

0
为您推荐

31 Responses to “吃虫”

  1. cppapp说道:

    沙发。。
    其实能人工养殖的昆虫也不少了,只是大多数没有经济价值
    除了蜜蜂桑蚕,还有蚂蚁(前几年开始各地都有卖一种叫蚂蚁工房的东西,其实就是个养蚂蚁的生态球),蜘蛛(也有不少人养蜘蛛当宠物的,当然是在国外)等等。。
    还有一些不是昆虫但也可以算是“虫”类的动物,比如蚯蚓,也有很多养殖的(特别是在钓鱼区附近,呵呵)
    所以我觉得只要能发掘出经济价值,就会有人想办法——比如从昆虫身上提炼天然蛋白质啊,左旋C啊,DHA啊之类(我也不知道昆虫身上有没有这些,随便举例说说的)都可以有价值,不一定非要是直接吃的……这个时代可是连海底泥巴添加到面膜中都可以涨身价的。。

  2. sunny0302说道:

    举手!我小时候也吃过烤蚂蚱,不过并不好吃……
    昨天听说民间土方蟑螂能有效缓解肝硬化,呜哇~~~在吃蟑螂还是接受死亡的剧烈斗争中,我泪流满面着将手搭在了死亡的肩膀上。实在是因为看到蟑螂的那一刻时,我的心就已经死去了……

  3. fz说道:

    挑个错~

    “把这些特别食物乘到人们的饭碗里,”

    乘->盛

    😛

  4. 小姬说道:

    我一定要进来赞一下这张图!
    这篇文章就是针对橘蛆的吧?哈哈~请大家买斤桔子吧!

    我有个疑问:为啥都是动物,我们吃猪肉就不觉得恶心,吃虫子就恶心呢?我一直想不通。。。

    • 桔子帮小帮主说道:

      桔子不等于橘子。。。

    • 史军说道:

      进化的结果吧,咱们是适应草籽和大动物了。非洲人吃白蚁也吃得挺想,那可是蟑螂的亲戚。

  5. zjq9931说道:

    其实呢不是吃虫觉得不好。。。
    而是觉得吃生虫的东西不好。。。
    比如说,肉生了虫肯定是坏了。。。
    一般情况下,只有坏了的东西才生虫,所以人们不吃生虫的东西就是不吃坏了的东西,这一点是对了,至少是非常符合进化方向的^_^

  6. szanc说道:

    吃过炸蚂蚱和蝉,没有觉得好口味。

  7. pem说道:

    小时候吃过知了,没吃过蚂蚱。还好奇吃过能见到的各种叶子,大都不好吃,隐约记得勉强能咽下去的就只有桑叶。

  8. 天才古枫说道:

    废纸箱是说当年有记者报道用废纸箱做肉馅吧?后面证实那是条假新闻。

    • 台湾长鬃山羊饲养员拇姬说道:

      所谓的“假新闻”
      和“假事实”素有区别滴。。。

  9. so说道:

    现在黄粉虫养得很多,还有蛆

  10. clathrin说道:

    如果虫子能和螃蟹一样美味,估计原先心生畏惧的人们也会趋之若鹜吧。
    吃过炸蚕蛹,觉得味道一般;沙蚕做的土笋冻倒觉得不坏——反正我不会太介意古怪骇人的外形,美味是王道。

    另外,买桔子的人们自然只注意桔子的品质,说桔蛆怎么营养丰富也太高估他们的心理承受力了。尽管,那些因为农药超标没有半个虫眼的水果其实要可怕得多。

  11. 小骆驼商队说道:

    我也觉得橘子长虫其实并不可怕
    不过我真的面对的时候,还是决定不吃这个橘子了

  12. 桐花树说道:

    真奇怪,我的家乡山东烟台一直有吃虫子的习惯:蝗虫、蝉、蚕蛹。不过蝗虫我们只是在秋天它们产卵之前食用,主要食用部分也是它们的卵;夏天捉到的蝉除了自己食用还可以卖到酒店,最少也要一毛钱一只……说到这些东西,我们家乡的小孩子都知道是美食。

  13. 媛的鱼说道:

    想起了前一天看得csi NY 第二季中的一季,就是吃稀奇东西,让我们吃熟了的昆虫都那么困难,人家片子中吃活得蠕爬的虫子,吃活章鱼,吃油炸的蜘蛛……说起来就浑身起鸡皮。

  14. 台湾长鬃山羊饲养员拇姬说道:

    野性中国里头提到鸟传说中滴“水差子”。。。。

  15. 麟妖精说道:

    昆虫,几年前受邀去吃了一回昆虫宴,看到满桌子的虫,我,我,我,就差拔腿就跑了,还说吃呢。

    主要是我在想。。虫都是整个整个的吃,也没剖出来洗洗干净。。

  16. 小娅说道:

    世界上的美味多不胜数,都还没尝够呢,想不通为什么还要去吃那些奇奇怪怪的虫子。。。

  17. rollersp说道:

    其实橘子事件主要是用词造成的恐怖感。说到蛆,我们一般会想到“腐肉”。而如果你说大实蝇,或许你也只会想到吃水果的苍蝇。

    想想看,苹果能长毛毛虫,为什么橘子不能长虫?长虫还被认为农药少,够绿色呢。

    主要是政府公关技巧的问题,对橘子的大实蝇疫情,太严肃了。加上人们对政府的不信任感,造成了恐慌。

    • 史 军说道:

      同意。媒体广泛使用了一个词“蛆柑”,这样给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如果叫生虫的桔子呢?

  18. WadeFelix说道:

    吃蚂蚱 吃知了
    能吃的昆虫确实不算少
    蝎子

    还有苍蝇的幼虫正宗的“蛆”,那可是非常有用的东西,据说可以提取化妆品原料

    没有虫子的蔬菜,难道就不怀疑农药残留超标么?

  19. 曦玥说道:

    感觉中药里很多虫啊……
    我也挑个:
    结【实】的三聚氰胺等等-》石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作者有意为之。

  20. [...] 本文链接: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3893.html PR: 0 标签:健康, 食物, 环境, [...]

  21. xiaobai说道:

    史军你好!
    我是一名编辑,现在在做一本关于健康方面的杂志,不知道你这篇文章以前有没有其它地方发过?如果没有我是否可用?可以的话请和我联系!chenmoluoshia@163.com

  22. Armgod说道:

    我吃过两种昆虫:知了的幼虫和蚕蛹,呵呵可能有点恶心,小时候吃的

  23. 打手说道:

    SB,凤蝶幼虫明明是光滑一身肥肉(散发特殊气味)的。刺蛾幼虫跟毒蛾幼虫才是满身针头。

    凤蝶幼虫:
    http://www.pnas.org/content/104/49/19381/F3.large.jpg

  24. FF说道:

    大概能吃的,好吃的,不管是什么东西,在中国都会有灭绝的可能。

  25. 白薯头说道:

    昆虫的蛋白质千奇百怪,还存在人体过敏的问题,谁能从这个方面加以阐述?

  26. [...] 阅读全文: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3893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