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人与动物(确切地说,是“其他动物”)的界线既模糊又清晰,你可能猜不到,答案就是——人有语言,动物没有。

什么嘛!如果没有语言,动物不就成了哑巴了吗?我们可以举出无数的例子,毛茸茸的朋友有办法跟同类,甚至跟我们交流信息。黑长尾猴(学名Chlorocebus pygerythrus)有三种叫声,分别警告同伴附近有豹子、蟒蛇或大雕;斑马耳朵竖起来表示高兴,朝后倒表示生气;蜜蜂的脑容量只有一立方毫米,却能用舞蹈告知同伴何处有鲜花,距离多远。

很多动物都跟科学家学过说人话。例如黑猩猩宁姆猩斯基(Nim Chimpsky,这个名字来自著名的语言学家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他学过美国手语;再比如倭黑猩猩(学名Pan paniscus)康吉(Kanzi),他会用画有符号的小塑料片(好像小孩的识字卡片)跟科学家交流;甚至还有一只非洲灰鹦鹉(学名Psittacus erithacus)亚历克斯(Alex),他会说150个单词,能叫出50种东西的名字。


这些都没错,但这些都算不得真正的语言。人类语言的一大特征是有语法,将有限的词汇,按照一定的规范组成句子,就可以表达无穷多,无尽复杂的意思。语法规则使得我们的交流能力突飞猛进,凌驾于一切动物之上,我们可以跟朋友聊天,可以学习石斧的制法,可以读小说和写诗(书面的语言),可以阐述相对论。

一个句子的语法是很重要的。小说家汪曾祺有个大学同学,在抗战时期给美国援华空军当翻译,有一次我军遭鬼子包围,眼巴巴地盼着美国的援军,结果美军的飞机乒乒乓乓往我军的圈子里丢炸弹,原来这位先生把“日军包围了我们”翻成“我们包围了日军”。汪先生英文不及格,没有去当翻译,避免了对我军造成更大的损失。

动物,如黑猩猩,虽然也能学会单词,但无法组织成真正的语句,表达的内容也很有限,宁姆同学能说的最长句子是这样的:

Give orange me give eat orange me eat orange give me eat orange give me you
(给,橘子,我,给,橘子,我,吃,橘子,给,我,橘子)

相信每个学过英文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触:学几个单词并不难,难的是语法。主动、被动、时态、复数、主语、谓语……哎呀,真是烦死人了!很奇怪的是,我们学习汉语时几乎没有遇到过语法问题,中国人平时说的句子比“我们包围了日军”复杂多了,却如行云流水一般,舒服!

是英文特别难吗?那么说,汉语就容易了?闲话少说,上图:

……显然这不可能……
是因为我们的爸妈不厌其烦地教我们说话吗?父母心诚然可贵,但世界上有很多民族,例如非洲南卡拉哈里沙漠里的昆申族人(!Kung San),都是不会特意教小孩子说话的,他们让孩子自己去听周围人的交谈,自然而然就学会说话了。

是因为我们周围的人都在讲汉语吗?有一些关系,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个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提供的答案比较非主流:因为我们学母语时年纪小!

1970年,在洛杉矶发现了一个叫吉妮(Genie)的十三岁女孩,她的父亲有严重的自闭症,母亲是盲人,她从小被独自一人关在房间里,没有得到过关爱,也无从学习说话。她几乎是哑的。

逃出生天以后,吉妮学会了许多字,智力也有了很大提高,但始终不会说话,她的句子颠三倒四,语法一团糟,不会英文里基本的问句和否定句。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是加州的乔希(Chelsea),她从小学不会说话,医生诊断她为智障,直到乔希三十一岁,才有人发现她其实是聋的(此消息绝对属实)。乔希后来配了助听器,也学会了很多东西,但她就是学不会语法。

婴儿大约一岁时开始呀呀学语,到了一岁半就能讲简单的句子了,此后小孩的语言能力突飞猛进,超越一切黑猩猩、鹦鹉、电脑程序和大学生。一岁半到六岁是学习语法的黄金时期,随后“语法能力”就随着年龄递减,青春期结束后就所剩无几了。

更可怕的还陆续有来:
当不同民族,不同语言的人凑到一起,为了交流,他们就会把各自语言中的一些词放到一块儿,形成一种七拼八凑的语言,这就叫做洋泾浜语(Pidgin),也叫皮钦语,最著名的洋泾浜例子可能是上海滩的洋泾浜英语,“来叫克姆(COME)去叫谷(GO),是叫也司(YES)勿讲拿(NO)”,赵丽蓉大妈的名句就是从洋泾浜英语来的。

可以想象,洋泾浜是非常不成熟的语言,句子简单,缺少语法规则,表达能力不强。但只要等到说洋泾浜人的下一代出世,小孩把洋泾浜当作母语学会之后,洋泾浜就会在小朋友那里发展出复杂的语法规范,成为成熟的、表意清楚的语言。这时它就改名叫做克里奥尔语(Creole),很多过去的殖民地,例如夏威夷、海地、塞舌尔,都有当地特有的克里奥尔语(来自天南地北的奴隶和苦力凑在一起,需要共同的语言,就形成了洋泾浜语),巴布亚新几内亚还把克里奥尔语当作官方语言。

自创语言?!虽然有世界语、克林贡语、纳美语的例子在先,这仍然是媲美仓颌穿越的重磅大杀器,而且是由拖鼻涕的语言大师创造的。一个三岁的小孩,不会自己穿衣服,不知道一加一等于几,还会把尿撒进裤子里,但他/她能戴着语法的枷锁跳舞,如鱼在水,跟我们这些红着眼睛备战鸟语四六级的“大人”截然两判。

1861年,巴黎的外科医生布罗卡(Paul Broca)遇到一个奇怪的病人。别人都叫他“唐”,因为他只能发出“唐”这个音,其他的话一概不会说。病人不久就死了(因为败血症,不是因为不能说话),布罗卡医生开颅检查,发现“唐”左脑的额叶(人类大脑中最大的一部分,位于大脑前半部,相当于额头的位置)上有很大的一个伤口。为了纪念布罗卡医生,这个地方后来被命名为布罗卡区(Broca’s area)。


布罗卡区可以说是大脑里的“语法区”,它要是出了问题,就会出现很奇怪的症状——病人的发声能力完好,可以说单个的字(“唐”只能发一个音,是因为他的伤口太大,波及到了布罗卡区以外的区域),智力也正常,也能理解字的意思,但一开口都是这样的:

Speech…can’t say…talk,you see.
Head,fall,Jesus Christ,me no good,str,str…oh Jesus stroke.
(讲…不能说…谈话,你知道)
(头,落下,耶稣基督,我不好,先生,先生…啊,耶稣,中风)

以上是一个布罗卡区因中风而受伤的人讲的话。他可以回答“锤子能切东西吗?”这样的问题,但他不知道“我们被日军包围,谁在包围圈里面?”,因为这个问题要靠语法(被动句)来解决。

另外一种缺乏语法的病症,跟童年的悲惨经历或中风都没有关系,而是与生俱来。有的人天生说话就很慢,很吃力,咬字含混不清,语法错误连篇,但他们的听觉、发音和心智都正常。这叫做特殊语言损害症,简称SLI(specific language impairment)。

wug测试(wug test)是检验小孩语法能力的一个好方法:给小孩看一张图,画着一个小鸡一样的动物,告诉他/她,这是一个“wug”,然后再给他看另一张有两个动物的图,问小孩这是两个什么东西。讲英语的四岁小孩会回答“wugs”,这证明小孩不是鹦鹉学舌(“wug”是生造的字,小孩不可能听过别人说“wugs”),而是真正掌握了“复数后面加S”的语法规则。


但一个讲英语的SLI患者要迟疑再三(“wugness,不是吗?”)。他们不是不会语法,而是无法像小孩子那样运用得轻松自然。个人认为SLI患者倒是跟我们更有共同语言。前两天我的室友还在讨论,vocabulary这个词有没有复数形式。我们的母语不是英语,学英语时年龄已经太老,已经丧失了和语法周旋的能力。而SLI患者不论老小,都不具备这种能力,你可以把他们看做没有母语的人。

SLI是由基因决定的疾病。一对同卵双胞胎(同一个受精卵发育成两个小孩,两人的基因完全相同),哥哥有SLI,弟弟也有的概率是80%。英国有一个叫做K的大家庭(Ke family),这家里的老奶奶有SLI,她的五个儿女有四个,二十三个孙子里有十一个也都是患者。

K氏家谱和Foxp2基因

K家的人已经习惯被心理学家、遗传学家、语言学家各种围观了。检查他们的血液,我们发现SLI患者的七号染色体(我们的DNA是又细又长的分子,像绳索一样扎成一捆一捆的,每一捆叫做一条染色体,科学家把这些染色体从大到小编了号)上,一个叫做Foxp2的基因(全称是(Forkhead box p2))有毛病。

这个基因在很多动物身上都存在,人的Foxp2基因跟黑猩猩只有极小的不同,但毫厘之差足以导致天壤之别,这个基因是一位高层领导人士,它能制造一种蛋白质,勒令61个基因开始工作,同时让另外51个基因罢手不干(你的基因不是24小时连轴转的,它们伺机而动,该工作的时候才工作,例如大肠杆菌消化乳糖的基因,只有在科学家喂细菌们乳糖,它们才会动),Foxp2的手下有的在咽喉里工作,有的在大脑里工作,它们的作用,嗯,你已经猜到了,构造一管如簧巧喉,再加一个语法天才的大脑。

语言能力和蜜蜂跳舞一样,它编写在基因里,深埋在大脑之中。猴子的大脑里没有布罗卡区,在相当于“语法区”的位置上,是主管嘴和舌头运动的区域,Foxp2基因在非人类的动物体内,功能是发出复杂宛转的叫声——斑胸草雀(学名Taeniopygia guttata)的Foxp2基因如果出了故障,就只会吱喳乱叫,学不会唱歌了。人类的语言本能,是从动物的发声能力演化而来,就像鱼的鳍变成腿,鸟的前腿变成翅膀一样。


语言本能遵循严格的时间表行事,在一定的时间来,在一定的时间走,这也是本能的特点。一个本能就应该在需要的时候来,不需要的时候走,免得造成浪费。大脑像猪一样贪吃,这个只有一公斤多重的器官,却消耗掉人体1/4的能量。石器时代的草原没有雅思,小孩学会母语之后,这个能力就没用了,而且消耗巨大,不如让它衰退掉。于是我们六岁是语法天才,十六岁就变成小白,让一干现代成年人类泪流满面。

我们一相情愿地认为,人是文明的动物,会学习的动物,跟茹毛饮血,靠本能行事的野兽不同。但人类最独一无二的大杀器能力却是本能。

语言是基因记录的本能,然而语言(当然)也是学会的。没有适当的环境,我们不可能会说话。古埃及有一个国王(Psamtik),想知道人类天生是讲什么语言的,于是他把两个婴儿关在小黑屋里养大,照料他们的保姆一句话都不许说,结果可想而知。这是历史上第一个心理学实验。

语言是“先天基因”的成分多一点,还是“后天环境”的成分多一点呢?很难说。我只知道,黑猩猩没有布罗卡区和特殊的Foxp2基因,古埃及的不幸孩子没有听过别人说话,两者都不会说话。无论先天的基因或后天的经历,都不可能独立存在。基因是造人的配方,没有它就不会有你,然而只有基因没有环境,没有家、没有学校,连胎儿生长的环境(子宫)都没有,也不会有你。分开来单独先天和后天,都是没有意义的。

说到底,这个基因和后天谁多一点的问题,前提就是错的。人不是一张白纸,先天和后天抢地盘:你写几个平方厘米,我写几个平方厘米。

人是由先天基因构造而来,可以接受后天信息的机器。本能不是死板的,后天环境的敌人,而是活跃的,懂得观察环境,见机行事的精密程序。蜜蜂要发现鲜花才跳舞,斑胸草雀要听到老鸟唱歌才开始学声乐。一个具有布罗卡区和语法天才的人脑,就像一个胃一样,它是基因构造出来,从周围环境中吃进粮食(字词、语句),消化吸收,成为人类自己独有的“肉”(语言)。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是我们在野兽祖先的基础上,演化出了我们独特的先天本能,然后在独特的后天环境中接收信息,构造起独特的人类身心,而语言,正是这一大堆“独特”东西的出色代表。

0
为您推荐

62 Responses to “语言天才”

  1. 墨叶说道:

    如有意识地让小孩在同时讲多种语言的地方成长,比如父亲讲英文,母亲讲法文,爷爷讲中文,会自然而然的习得几种语言,还是一团糟什么都不回( ̄▽ ̄")

    • 火点说道:

      感觉应该是前者,据说大学者钱锺书家就是这样,所以其女儿钱媛学问也很好滴。

    • Enzojz说道:

      语言方面没问题,但逻辑方面会造成一定冲突,因为不同语言的语法逻辑是有差别的,日本学者莲实重彦的妻子是法国人,他儿子同时有日语和法语作为母语,在他书《反日语论》中提到他儿子因为同时有两个导致在日后长大后经常遭遇一些对事物判断上的痛苦。

      • 黄瓜菜说道:

        一个家庭中同时说几种语言的例子也有,以前看到过一个黑龙江家庭的介绍,父母说不同母言,孩子跟跟父亲对话时说父方母语,跟母亲对话时说母方母语。。。当时好羡慕来着。。。。

        于是我们六岁是语法天才,十六岁就变成小白,让一干现代成年人类泪流满面。
        JP......啊!

    • sadalmelik说道:

      我记得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报道,中国的。一个小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会讲不同语言(包括方言),小孩出生后,他们每个人只和小孩说一种语言,刚开始很好,孩子每一种语言都学会了,家长都很开心。但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大概是到了幼儿园的时候吧,他开始混淆所有的语言,最后讲的话只有自己能听懂。在幼儿园,也没有办法和其他小朋友交流。
      后来怎么样,报道没有说。但要纠正他的语言,大概要相当长时间吧。

    • 休息的风说道:

      应该是前者,本人小时候小时候,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是外地人,迁入苏北某小县城,外公外婆跟我说一种方言,我爷爷奶奶跟我说另一种方言,我父母跟我说家乡话,于是就会了三种方言~~

    • 怀碧说道:

      我表姐的孩子在日本出生,在家里爸妈听汉语,一岁多进托儿所听老师说日语,后来到南京,听保姆说南京话,又被带到长沙在祖父母身边生活了一段时间,满耳是长沙话,结果他到四岁多的时候用任何一种语言或者方言都还不能表达,想说什么说不出来,脾气很急躁。
      我觉得让幼儿同时接触两种甚至三种语言不是不可以,但要保证这种输入是长期、稳定、大量的,足够其掌握基本的语言规则和词汇。

  2. lalunasun说道:

    板凳!

  3. 黑根说道:

    看来我英语学不好是有原因的!

  4. Sheldon说道:

    于是我们六岁是语法天才,十六岁就变成小白,让一干现代成年人类泪流满面。
    说的真好啊!

  5. 晕菜说道:

    ------一岁半到六岁是学习语法的黄金时期,随后“语法能力”就随着年龄递减,青春期结束后就所剩无几了。-------
    但语法能力怎么会消失呢?中国大学生阅读能力不都是顶呱呱的?
    只要给他语言环境,让他只能说外语,正常的人都可以学会任何一种外语的。

    • Enzojz说道:

      不是这样的 后期习得的语言,如果日久不用,就会忘记,但是母语,任何时候都能很流利地说。

      • oldkey说道:

        我有一个老师,她离开家乡30年,再见到老乡时已经不会说家乡话了,似乎还能听懂。。。。

  6. way说道:

    唉,难怪英语没提高,早知道应该先熟悉语法再学单词啊

    • ltzy_1说道:

      千万别认为语法是万能的,学语言只能靠多听多读,具体看此文:http://www.sbanzu.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21&Page=6&TopicID=3109624

  7. 千与千城说道:

    那不会英语的父母给孩子从小放英语电影看也有助于孩子学习英语吧?

  8. 静夜听雨说道:

    SLI是由基因决定的疾病。一对同卵双胞胎(同一个受精卵发育成两个小孩,两人的基因完全相同),哥哥有SLI,弟弟也有的概率是80%。
    ===============================================
    不懂,为啥不是100%?

  9. Netmob说道:

    所以说语言是获得(acquire)的,不是学到(learn)的啊!我们还是在拼命得学

  10. 说道:

    嗯,似乎是这样的。语法是统筹一个语言的枝干,许多想当然的语言现象都隐含着深刻的语法道理,只是一般人细究不到那里去。更多人学母语是通过接触普遍的语言现象归纳出一定语感,跳过理解抽象语法规则这个过程。所以学外语跟学母语似乎方法都是不一样的啊。

  11. 拼音佳佳说道:

    我英语差,不过对粤语感兴趣.通过看电视剧,现在可以看不带字幕的粤语片而能够听懂内容,至少是部分内容吧,能够完全理解故事情节.

    唉,对自己感兴趣的某种语言,学习起来都那么吃力,何况英语呢

  12. Space说道:

    呵呵 俺是个半吊子的外国语言学与应用学的家伙 感觉本文好亲切啊 怀念当年抱着原著研究语义学 语篇学 词汇学啥的时光

  13. mayagamer说道: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多人的外语学得很好啊,比如加拿大的大山

    这怎么解释呢?

    照楼主的意思,我们学英语就是浪费时间了?请楼主指点一下,我是不是不要学英语了?

  14. szanc说道:

    “大脑像猪一样贪吃,这个只有一公斤多重的器官,却消耗掉人体1/4的能量。”楼主,能否就这个问题再说多一些,有哪些实验来证明。

  15. bababright说道:

    我觉得作者最大的问题是不会用顿号和逗号。

    • bababright说道:

      这几句话当时看得我很费解。这样句读就好得多了:

      说到底,这个基因和后天谁多一点的问题,前提就是错的。人不是一张白纸。先天和后天抢地盘:你写几个平方厘米,我写几个平方厘米。

      人是由先天基因构造而来、可以接受后天信息的机器。本能不是死板的、后天环境的敌人,而是活跃的、懂得观察环境、见机行事的精密程序。蜜蜂要发现鲜花才跳舞,斑胸草雀要听到老鸟唱歌才开始学声乐。一个具有布罗卡区和语法天才的人脑,就像一个胃一样:它是基因构造出来,从周围环境中吃进粮食(字词、语句),消化吸收,成为人类自己独有的“肉”(语言)。

      • 玛丽莲说道:

        我觉得你可能是六岁后才学会说话的。
        把作者好好的有韵律的句子给拆成这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这种不先找自己的原因,却喜欢从别人身上挑刺的人可真让人没辙。

    • 玛丽莲说道:

      本文是迄今为止我在松鼠会读到的最好的原创文章。从broca讲到FOXP2,从进化到分子,看到那几个动物的图我就知道作者做了很多功课。

      科普不是卖个科学的概念,然后到处油腔滑调就行,能真的让人读到全面的概念,并又觉得轻松才好。

      希望你再接再厉。再度鄙视一下楼上说作者不会用标点符号的人,按他那样断句,真有可能是BROCA区出了问题。

      • 南郭子綦说道:

        你这种态度不由得我不鄙视一下你。楼主的文章你喜欢,然后你就盲目的捍卫。bababright说的对,那些该用顿号的地方,楼主用了逗号,确实让人看着别扭。如果你硬觉得那些地方用逗号才有你所谓的“韵律”,那只能说明你的韵律的确异于常人

      • 逆火说道:

        你不光逻辑有问题,眼睛也有问题,bababright哪儿拆过原文的句子了?只不过把几个需要用顿号的地方改了过来而已。你自己理解能力太差就算了,还一上来就人身攻击,少装13了

  16. 晕菜说道:

    这里应该说的是语言本身。而不是用在学外语身上的。

    • ltzy_1说道:

      同意,成年人学外语其实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理解能力。

  17. Cielo说道:

    松鼠会推荐过这本书《数学犹聊天——人人都有数学基因》,书的作者也认为语法是先天就会的:儿童说话一开始不能成句,但词汇量达到一定程度后就突然能说完整的句子了。

  18. young说道:

    现在的情况是,大多数中国人都必须学习外语到十几二十岁。倘若世世代代都学习一门或者几门外语到十几二十岁,在这样的演化之下,我们的子孙后代会不会保留这种本能到十几二十岁呢?

  19. 瓜子黄杨说道:

    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是我们在野兽祖先的基础上,演化出了我们独特的先天本能,然后在独特的后天环境中接收信息,构造起独特的人类身心,而语言,正是这一大堆“独特”东西的出色代表。最后句话写的好。

  20. DS说道:

    呵呵,那我可能是例外,我当时是初中开始接触英语,觉得语法讲的都是废话,本来从逻辑上能很轻松推断出来的东西,非要大惊小怪总结出一堆拗口的所谓“语法”反而难记。

    • messiaaah说道: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语法名词什么的我总是记不住,但句子该怎么说该怎么写,自然而然地就能掌握。于是这个貌似就是传说中的语感?

      • Hangry说道:

        从初中开始学英语,从来不做笔记,对所谓的语法甚觉无趣。但我现在从事外贸。

  21. Labrix说道:

    看来宁姆还是学得了汉语的,”给个橘子我先“这种话还是能跟说汉语的人交流的。

    关于“语法和思维方式”,能不能推荐一些参考材料?

    • MILESJ说道:

      "给个橘子我先" 我怎么没感觉完全是由于外语逻辑的因素,我也经常说类似的话。和“先给我个橘子”相比,前者语气更急切带点命令,而后者语气显得舒缓带点请求(或提醒)。这才是汉语的强大之处,仅仅是文字,给人更宽广的思考空间,加上语气的话,则能表达出各种不同情绪。
      甚至可以说成“先给个橘子我”,语气既可以像前者一样急切,也可以加强“我”的语气来表示不耐烦。

      • fwjmath说道:

        在粤语里边,“给个橘子我先”是完全正确的表达……甚至是最习惯的表达……
        其实我觉得汉语的语序要求比较松,从文言文开始就不停有各种后置和前置……

        • labrix说道:

          融合导致语法松散的吧。英语比其他日耳曼语言不也简化了很多吗,也是个大酱缸。放眼望去,汉语历史上融合了无数其他民族方言,好壮观哦。

  22. 拼音佳佳说道: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教育把英语学习给搞复杂了.英语学习的目标是什么,学习目的是什么?

    对于一般人,接触英语最多的机会,恐怕就是看英语字幕片了.如果以听懂英语无字幕的电影为学习目标,相信每个人的英语都能学的相当不错...

  23. JOEY说道:

    1,某些极具语言天赋的人,在成年后仍能快速掌握不同语系(应该更多指语法体系)的语言,这是因为他们六岁以后仍然保留着“贪吃的猪”?
    2,如果让孩子在六岁前接触多种语言或语法体系,学的会更快?如何不混淆?布罗卡区如果比作语法系统的知识库,它也可以分门别类吗,它进一步的工作原理或者说调用流程是否有研究,以便让我们更清楚如何同时掌握多种语言

  24. 晕菜说道:

    日前克罗地亚一名13岁的女孩从昏迷中苏醒后突然不会讲母语克罗地亚语,只能用德语与人交谈。

      据《中国日报》引述英国媒体报道,这个女孩的父母透露,昏迷前女儿刚刚开始学德语,阅读德语书籍和看德语电视节目都比较费劲,说得也很不流利。然而自她苏醒后,竟完全忘记了母语克罗地亚语,甚至拒绝使用这门语言,而改用一口地道流畅的德语交流。

      据悉,这个女孩只昏迷了24小时,昏迷原因至今还无法确定,医生称可能是高烧所致。现在,女孩还住在医院,家人每天都去看望她。但令他们尴尬的是,女孩无法理解父母的话,医院不得不安排一名口译员帮助女孩与家人和医生交流,甚至她的主治医师也是医院安排的有德语背景的医生。

      突然忘记说母语其实一直是困扰医学界的一个难题。女孩的主治医生米拉什博士表示:“以前也有这样的例子,重病或昏迷的病人醒来后,突然能讲另外一种语言。如果是以前,我们可能会觉得此事很神奇,但是现在我们相信它一定有一个合乎逻辑的解释,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找到罢了。”

  25. 三省草堂说道:

    这篇我推荐到自己的博客了,随便做点笔记。

  26. 说道:

    我同学上大学上的德语系,英语是必学,本身是朝鲜族,上的汉校。 思考模式是汉语。。。目前4国语言都可以交流。 貌似没有那么困难的说。。

  27. ~喵~说道:

    我想知道埃及的那两只小白鼠是不会发出声音,还是不能说出有意义的、连贯的句子。

  28. hgye说道:

    Language Instinct怎么不讲Steven Pinker呢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007073/
    或者这本书里的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88318/
    手语假说

  29. 哈哈说道:

    人类的语言本能,是从动物的发声能力演化而来,就像鱼的鳍变成腿,鸟的前腿变成翅膀一样。
    好象应该是:就像鱼的腿变成鳍。瑕不掩瑜,我吹毛求疵了。

  30. ltzy_1说道:

    此篇文章有点道理,不过也有点绝对化了。说的好像过了童年以后就很难学会外语了,很多事例证明了,后天学习语言的能力并不会下降太多,虽然根据本能学习语言的能力丧失了一点,但是后天的理解能力能帮助人更好的学习外语。还有就是把语法强调的太绝对化了,其实正常人说话谁考虑语法,怎么顺溜怎么来,语法都是语言学家为了研究才整理总结出来的东西,学语言要是老学怎么符合语法,那是永远也学不会某个语言的。

  31. ligand说道:

    好文!特别是克里奥尔语的来历,我是闻所未闻.

    但是此文产生的疑问比它解决的问题更多?

    1, "小孩学会母语之后,这个能力(人类幼儿习得甚至发明语法的能力)就没用了,而且消耗巨大,不如让它衰退掉"

    请问,有什么证据说明这种能力"消耗巨大"?到底有多大?

    2,人类的语法本质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汉语语法与德语俄语的语法天差地别,完全是两个极端,却都是人类的语法?其本质共性是什么?例如,主谓宾\时态是人类基因决定的语法本质属性吗?

    3,如果说人类各种语法是客观且独立存在,而语言学家归纳总结的语法只是客观存在的"皮",那么这二者的误差到底有多大?如何度量?

    4,人类语言的语法到底能不能被形式化表示?换句话说,将来能不能发明真正准确地实现自然语言语法分析的计算机算法?能不能发明贴切的自然语言自动生成的计算机算法?

  32. dororo说道:

    我觉得成年再学英语,英语交谈的时候必须先将英语翻译成中文(母语),然后中文翻译成英文,当然这一过程在大脑中很快地进行;如果小时候就学会双语,讲英文的时候说不定可以省略这一过程。

  33. alreadydone说道:

    http://justsven.net/2011/02/rosetta_stone/
    看了这篇文章开始用Rosetta Stone,目前JP+FR中;
    DE,RU也在计划内……

  34. p说道:

    wug测试中,有人回答wug,并且说,wug是单复数同形。

  35. jinghuxian说道:

    顶牛文

  36. 吃饭是第一件大事说道:

    于是我们六岁是语法天才,十六岁就变成小白,让一干现代成年人类泪流满面。

    我认识的一个人,是国防科大子弟,在大院里读的幼儿园、小学、初中,说的是东北话(原来是哈军工)。高中考入了长沙一中,又学会了流利的长沙话。

  37. 匿名说道:

    很好的文章,不过其中有很多值得改进和完善之处。关于先天后天之争,作者没有给出有力的证据支持其论点。如果深入讨论下去,可能会涉及先验、先天等晦涩的哲学概念。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