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导读 >> 文章

【封面故事】

“赤裸”的真相
撰文/尼娜·G·雅布隆斯基(Nina G. Jablonski)
如果没有赤裸光洁的皮肤,人类不会是人类:160多万年前,全球降温致使环境变化,食物减少,水资源匮乏,我们的祖先不得不开始长途迁徙。运动量增加导致产热增多,大脑等热敏感组织极易受损,人类生存面临危机。如果没有体毛脱落这个人类进化史上的关键转变,人类将不复存在。

人类体毛进化研究简史
撰文/董为

【汽车】

超级发动机  让汽车更省油
撰文/本·奈特(Ben Knight)
能源匮乏、温室效应——地球面临的一系列危机,让道路上行驶的汽车背负了越来越沉重的责任。好在,科学家告诉我们,除了向清洁能源转型,我们还可以改造发动机,用更少的油,行驶更远的距离。

【环境】

氮污染:地球生命隐形杀手
撰文/艾伦·R·汤森(Alan R. Townsend)
罗伯特·W·霍瓦特(Robert W. Howarth)
氮肥的发明使全球粮食产量剧增。大量使用氮肥却造成了全球氮循环失控,带来了许多负面影响:藻类爆发、生物多样性丧失、疾病风险增加,甚至可能加剧全球变暖。但是为了保证全球粮食供给,我们不得不使用氮肥。我们应如何寻找一条更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来消除氮的负面影响?

【医学·健康】

细菌的信息战
撰文/B·布莱特·芬利 (B. Brett Finlay)
释放毒素只是细菌最普通的攻击策略,信息战才是它们的主要进攻方式:控制细胞通讯系统,改变细胞骨架结构,利用细胞机器,使人体细胞甚至免疫细胞沦为傀儡,帮助它们入侵更多的细胞,轻松突破人体防御系统。基于细菌的致病策略,科学家将研究出比抗生素更有效更安全的新型抗菌疗法。

突破色觉禁区
撰文/文森特·A·比洛克(Vincent A. Billock)
邹鸿鹏(Brian H. Tsou)
你见过红绿色吗?这里不是指颜料混合出来的泥棕色,也不是红光和绿光一起打出来的黄色,更不是画家用红点和绿点构成的图案。红色和绿色属于对立色,因而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一点。但科学家巧妙地避开颜色对立规则,让人同时看到两种对立颜色。研究这些有悖基本色视觉理论的现象,或许可以揭示大脑识别颜色的机制。

聪明的脑袋什么样
撰文/理查德·J·海尔(Richard J. Haier)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和劣势,即使是IQ分数相同的两个人,认知能力也不相同。这是因为在解决同样的问题时,每个人都以其独特的脑区组合方式运用大脑的某些区域。或许通过影像技术观察人们的脑区组合模式,就可以确定他们在哪些领域能够有更出色的表现。这对于教育、职业咨询等领域将有更大的帮助。

不理性的高IQ
撰文/基思·E·斯塔诺维奇(Keith E. Stanovich)
IQ高的人总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吗?有些人IQ超高仍然会犯一些跟其他人一样的小错误。这是因为智力测试并不能测量出所有的智力和认知能力水平。或许我们需要给现在所说的智力重新定义——那只是IQ测试中能够测量的那一部分。

全球肥胖的幕后推手
撰文/哈尔·阿尔科维茨(Hal Arkowitz)
斯科特·O·利林菲尔德(Scott O. Lilienfeld)
50年来,全球肥胖人口急剧增加。导致这场全球流行病的真凶,是我们不断改变的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高热量食品无处不在,越来越多的人缺乏运动。


【社会学】

寻找另一半的科学方法
撰文/尼古拉斯·A·克里斯塔基斯(Nicholas A. Christakis)
詹姆斯·H·福勒(James H. Fowler)
人海茫茫,谁才是陪你度过一生的那个人?如果你还在寻找,请一定阅读这篇文章,用科学的方法,将帮助你最快和另一半相遇。

【生态学】

鲸的遗产:独特生态系统
撰文/克里斯平·T·S·利特尔(Crispin T. S. Little)
全世界最大的哺乳动物——鲸死后会去向哪里?沉入海底的巨鲸尸体将供养一个独特的生态系统长达上百年。科学家还在鲸残骸上发现了奇特的新物种,这也许能让我们进一步了解海洋化能合成生物的起源与进化。

【天文学】

恒星的艰难诞生
撰文/埃里克·T·扬(Erick T. Young)
一团星云在自身重量下坍缩,核心变得越来越密、越来越热,最终点燃了核聚变反应,一颗光芒四射的恒星就此诞生——这是在小学课本上就讲过的基础知识,但天文学家仍被其中一些细节所困扰:形成恒星的星云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坍缩?大多数恒星形成于密集的星群,彼此会如何影响?最耀眼的大质量恒星又如何突破理论限制而最终形成?

【前沿扫描】
失落的巨兽
钻石“地球”
电玩告别手柄
宽带接入更开放
沉船有毒
皮肤也能听
狂蟒之灾
对面的老鼠看过来
男性激素的“反作用”

【专栏】

【生命的壮阔】
“被流行”的“甲流”?
撰文/严家新

【遗憾人生】
后基因组时代的生物安全
撰文/谢蜀生

【临界质量】
合成生物学的真实前景
撰文/劳伦斯·M·克劳斯(Lawrence M. Krauss)

【怀疑论者】
还是种地要紧

撰文/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

【反重力思考】
温室香蕉
撰文/史蒂夫·米尔斯基(Steve Mirsky)

【专家解答】
我们会永久失去自己的指纹吗

【经典回眸】
改善土壤◎居里夫人◎疫苗接种

0
相关文章

16 Responses to “《环球科学》2010年第3期精彩导读”

  1. renard说道:

    我想知道尋找另一半的科學方法。。。

  2. doma说道:

    都想?
    去买书啦。

  3. doma说道:

    都想?
    去买书啦。

  4. 变形机器猫说道:

    原来细菌也会那一手啊……

  5. yang说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松鼠会会多次推荐这本杂志。
    出于对你们的信任,我也买了一本,但大失所望。
    我本来想写一篇针对该杂志的评论,从内容,选题,设计,运营,发行等角度,但时间关系没有写。

    实事求是的说,这个杂志还称不上是一本杂志。这就是最终的定义。

    • acfa说道:

      这本杂志大多文章是Scientific American的翻译。。。我看是你自己的审美问题

    • Steed说道:

      没有时间可以慢慢写嘛,欢迎多提意见;)

    • 鲨鱼说道:

      该怎么说呢?

      不知道这位童鞋有没有什么好杂志推荐呢?

  6. acfa说道:

    这个封面。。。。我都不好意思去买⊙﹏⊙

  7. 伊藤博文说道:

    说到《科学美国人》,我想起国内某些“有公信力”的著名媒体评论员对百度被黑事件的评论…完全不了解DNS机制就信口雌黄,而且还一脸严肃,十足地倒了胃口,把听他们过去几年的时评都统统呕出来了

    • 鲨鱼说道:

      我记得计算机体系里面有个大哥叫安腾,这个日本童鞋经常推测CPU的架构,比如推土机,不知道这位藤先生了解不了解计算机

  8. norma说道:

    这一期我有买。
    一天的生活费啊……还不止……
    不过蛮好看的。

  9. 蝴蝶结贵族服饰 2010年我的会做的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