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活动 >> 科学圈圈坐 >> 文章

科学圈圈坐之八-王原Comments>>

发表于 2010-03-11 18:38 | Tags 标签:, ,

[人物档案 王原]

2

王原,41岁,内蒙古扎兰屯人,理学博士,九三学社成员。现任中国古动物馆馆长、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兼任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北京动物学会、北京科学技术普及创作协会和北京校外教育协会理事,中国古脊椎动物学会科普委员会副主任,九三学社中国科学院委员会委员。

主要从事我国古两栖爬行类研究以及古生物学的科普工作。

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科普文章40余篇,合作编著书4部。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07),以及中国科学院杰出科技成就奖(2003)。合作编著的图书《史前生物历程》和《热河生物群》荣获第五届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第六届国家图书奖、第十一届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奖等多项国家级奖励。

一.达尔文篇

邢:王老师您好,已经挥别的2009年是达尔文诞辰200周年,也恰逢其著作《物种起源》问世150周年。这期间您一定参加了很多活动,其中,你觉得什么是特别值得一说的事情?

王:去年是“达尔文年”,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以各种方式纪念这位伟大的学者。我本人也参加了其中的一些活动:212日是达尔文的200岁生日,1124日是1859年他50岁时发表《物种起源》的日子,我们中国古动物馆在这两个纪念日分别组织了两个特别的展览和系列科普活动。据我所知,古动物馆应该是09年国内首家举办达尔文特展的博物馆,后来国家动物博物馆和北京自然博物馆又分别做了规模更大的达尔文特展。这些展览对国人加深对达尔文的认识,理解他的进化理论具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还有一件让我受益匪浅的事,就是在去年10月,我参加了英国大使馆和英国文化协会组织的一个国际研讨会“Communicating Darwin's ideas: richness and opportunity”,这个研讨会在英国约克召开,邀请了国际知名的达尔文研究者、进化论学者和科普推广者,从不同的角度探讨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和其对现今社会的影响,包括11个主题报告和8workshop,我感到能这样全面、深入地了解这位世界巨匠并与国际同行交流,的确是很难得的机会,收获也很大。我一直想就此做个科普报告,向公众介绍此次会议的内容和成果。

邢:古生物学是证明进化论的重要手段,目前该学科的发展现状如何?

王:说到这里,我倒想先向大家推荐一本书《Why Evolution is True》,芝加哥大学的演化生物学家Jerry A. Coyne教授写的,叶盛博士(也是科学松鼠会的成员)翻译了中文版,译为《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他在书中就说:如果达尔文活到现在,他一定会更多地应用古生物学的证据,而不是其他证据来证实他的演化理论。大概这个意思吧。

谈到学科的发展现状,这个是个大题目。我去年10月参加了在南京召开的“古生物学研究前沿论坛”以及中国古生物学年会,这上面的特邀报告应当代表了我国古生物学的最新发展,内容包括:早期生命起源和寒武纪生命大爆发、古生代辐射、大灭绝和复苏、脊椎动物和陆地生态系统的演化中新生代动物群和古人类研究等四个专题。

另外,我推荐大家看看中国古生物学会的前任理事长沙金庚教授主编的一本书《世纪飞跃——辉煌的中国古生物学》(科学出版社,20099月),这是一部高级科普书,里面有86位古生物学者所写的43篇文章,介绍古生物学各个门类的研究成果和进展。沙老师写了一篇题为:“走向世界的中国古生物学”的代前言,介绍了现代古生物学的研究内容和我国古生物学的发展历史和现状,提出:“我国古生物学者已在系统古生物学、早期生物的起源和演化、陆地植物早期演化、银杏类起源与演化、早期被子植物起源与演化…寒武纪生物大爆发…脊椎动物起源和早期演化…鸟类起源与演化…三叠纪关岭生物群、晚中生代热河生物群…全球年底地层和界限层型等研究方面取得了一些了具有重大国际意义和影响的成果…填补了全球古生物演化历史研究的空白”

邢:该学科有什么热门的研究领域呢?

王:脊椎动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中国三叠纪海生爬行动物的演化、晚中生代热河生物群(涉及恐龙与鸟类的演化等重大古生物学问题)、中生代和古近纪哺乳动物、新生代的和政动物群,古人类的演化(如北京周口店田园洞人、广西崇左人等重要发现)和相关旧石器考古学等,等都是热门研究领域,其中的很多研究成果都发表在《Nature》和《Science》两大国际权威学术刊物上。另外,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云南澄江生物群)、最早的动物胚胎(贵州瓮安动物群)、二三叠纪交界的生物大灭绝和复苏、早期被子植物、全球界线层型(又称“金钉子”)等研究,也是热点的研究领域。

邢:我们国家古生物研究水平如何?目前处在国际业界的哪个阶段?

王:可以说整体水平在不断提高,有些领域,如脊椎动物早期演化,恐龙与鸟的亲缘关系等研究已经位居世界前沿。这与国家近年来对古生物研究的总体支持力度提高有关。古生物学是一门基础科学,需要稳定持续的国家支持和相关政策。中国科学院的路甬祥院长,把院里研究古生物学的两个所(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比作大熊猫,我就亲耳听路院长说过,“学科珍稀,需要特别保护”,院里也有古生物发掘经费的特别支持,在这些政策支持下,我国古生物学的总体研究水平也在不断上升。

邢:大家很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我国古生物化石的盗挖与走私,不知道如今有无得到遏制?

王:化石的盗挖与走私,既有经济利益驱动问题,也有国家法律不健全的问题。据我所知,国务院法制办现在正在向相关部门和单位,包括我们古脊椎所征求意见,准备出台古生物化石保护法,希望这个即将出台的法规能更好地遏制化石盗挖和走私,进而为我国的古生物学研究保驾护航。

3

二.博物馆篇

邢:大伙都知道,您已经任古动物馆馆长多年,我想知道,我们这个馆在中国类似题材的博物馆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王:这个博物馆是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1994年创立的,在国内是第一家以古生物化石为载体,系统普及古生物学、古生态学、古人类学及进化论知识的自然科学类博物馆,也是目前亚洲最大的脊椎动物演化专题博物馆。无论从展示内容还是学术地位都是当之无愧的国家级博物馆。

在古生物学研究和科普方面,我们馆背靠研究所,有专业的优势,能把中国、乃至世界最新的古生物学科研成果准确、快速地展示给公众。从内容上说,我们以脊椎动物和古人类化石为特色,尤其是有小观众喜欢的各种恐龙,更有近年来发现的众多珍贵标本,比如长有羽毛的恐龙、能吃恐龙的哺乳动物、翼龙的胚胎化石等等。这是国内其他博物馆所不具有的优势。

邢:您觉得您上任之后,最大的举措是什么?

王:用各种方法,把博物馆“做活”。这包括举办多种特展和科普活动,增加多媒体互动设备,加强小达尔文俱乐部会员活动、推出研究所的硕士、博士研究生到古动物馆义务讲解实习制度等等。我们的目标是把中国古动物馆建设成为“富有活力的古生物学科普基地”。

邢:古动物馆最有意思的展品是什么?

王:前面提到的带羽毛的恐龙,我们馆现在展示了五种长有羽毛的恐龙——这绝对是世界之最了!包括2009年刚刚研究发表的侏罗纪的赫氏近鸟龙。其他珍贵展品还有长了胳膊腿的鱼——拉蒂迈鱼,中国最早装架的恐龙——号称“中国第一龙”的许氏禄丰龙,肚子中有7只幼崽的怀孕的满洲鳄,能把恐龙当点心的哺乳动物强壮爬兽,等等。有趣的展品很多,每件展品背后都有一个发现研究的故事。

邢:有一位热心小朋友拜托我问您,古动物馆门口的恐龙足迹,是哪类恐龙留下的?是哪个恐龙足迹属?

王:本人就做恐龙足迹研究,你是专家还是来回答吧。

邢:我游学期间,也到过一些国外的古生物、恐龙博物馆,觉得国内的展览与国外还是有较大的差距,您觉得之中最显著的差距在什么地方?

王:我们有精彩的展品,却缺乏精彩的展示。这是我们的最大不足。这既与科普经费缺乏有关,也与展览展示理念落后有关。这是个大课题,很多博物馆界同行都在探讨解决方案。

邢:您觉得古动物馆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王:古动物馆建立有16年了,长远发展方向是上面提到的,就是要建设成为中国富有活力的古生物学科普基地,成为国人了解古生物学、了解生物进化的窗口。但具体看,目前有两个难点:一个是场地问题,一个是经费问题。我们馆建立在研究所主楼北侧,建筑面积只有3000多平方米,展示面积2000多,由于场地局限,不但有些好的标本不能展出,现有展出的标本也拥挤不堪,体现不出其珍贵性,也难以辅以声光电等先进展示手段。场地瓶颈是我们馆的一个大问题,我们正在积极联系新的建设场地,为古动物馆的发展提供预留空间。另外是经费,各个博物馆的科普经费一向不多,仅靠一点微薄的门票收入不能长久维持,我们除了开拓外展、巡展渠道,还有的就是争取政府和企业资助,乃至个人捐助的支持。另外,国家目前正在逐步推行博物馆免票制度,现在是文物局系统博物馆逐渐免票,我估计以后几年就会轮到各大部委,包括中科院系统,我们隶属中科院,也将面临新的挑战。免票之后,如何利用有限的财政拨款做好科普,这是个需要深入探讨的问题。我们也正从已经免票的博物馆学习经验。

邢:很多观众都知道,我们有一个针对小朋友的“小达尔文”俱乐部,经常有一些活动,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为成年观众成立类似的俱乐部或多举办一些活动?

王: 的确,很多成年人对古生物的喜好,绝不亚于小朋友。组织活动的时候,在内容和形式上应当有所区别。我们正在考虑筹建一个针对成年人的“探索俱乐部”,名称和具体组织形式还没想好,也希望科学松鼠会的朋友为我们出谋划策。

三.热河生物群篇

邢:王老师,您具体的研究方向是哪个门类?

王:我过去做过一些古近纪的哺乳动物研究,近10多年来主要做古两栖类和古有鳞类研究。

邢:果然很有意思,中国这类化石多吗?保存如何?主要发现在什么地方?

王:两栖类化石因为其自身的骨骼特征以及生存环境的因素,化石保存很少。我国的两栖类化石种类比鸟类化石还要少,这足以体现其珍稀的特点。有鳞类也就是蜥蜴和蛇类的化石也很少。2008年李锦玲老师等编著了《The Chinese Fossil Reptiles and Their Kin》一书,我负责其中两栖类和有鳞类章节的撰写工作,我国现已描述的化石两栖类只有2531种,化石有鳞类有2834种,而我国有50多种古鸟类化石。两栖类的产地,以我国北方为主,尤其是近年来,在东北热河生物群以及相关生物群中发现了很多重要的两栖类,比如世界最原始的盘舌蟾类——三燕丽蟾,世界最短身的有尾类——中华胖螈等。

邢: 原来是来自著名的热河生物群,王老师能简单介绍一个这个生物群吗?

王:这是一个生活在东亚地区,尤其是以我国冀北、辽西、蒙东南为核心分布区的早白垩世生物群,生存时代是距今1.3~1.2亿年前。包括无颌类、软骨鱼类、硬骨鱼类、两栖类、爬行类(包括龟鳖类、离龙类、有鳞类、翼龙、恐龙)、鸟类、哺乳类等脊椎动物类群,以及无脊椎动物的腹足类、双壳类、叶肢介类、介形虫类、虾类、昆虫和蜘蛛类,轮藻、各类陆生植物(含被子植物)等。这是一个综合的陆相生物群,生存在河湖环境,并伴有频繁的火山喷发,大量的火山灰物质既为沉积提供了物源,也造成了生物的集群死亡和精美保存。可以说这是可以和世界上任一个著名古生物群相媲美的中国的化石宝库。

邢:热河生物群最大的意义在什么地方?

王:这个生物群的发现和研究解决了很多古生物学难题,比如鸟类的起源、羽毛的起源和早期演化、真兽类哺乳动物的起源、被子植物的起源和早期演化、现代两栖类的早期演化等等。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邢:为什么唯独这里能保存下带羽毛的恐龙,以及等等具有详细细节的古生物化石?

王:的确,这里不但发现了羽毛的印痕,还有皮肤印痕、眼等软组织的印痕等等。之所以有这样的特异保存,正是前面提到的火山活动。火山喷发产生大量的火山灰物质和有毒气体,不但可以造成生物的集群死亡,而且火山灰的颗粒很细,于是还可以把很多生物的皮肤衍生物或骨骼的细微结构保存下来,形成精美的化石。这就像美国加州的沥青坑、德国始祖鸟产地的泻湖环境一样,形成世界级的化石宝库。

邢:王老师经常需要到辽西出野外吧?请问野外环境如何?这么多年中,当地有变化吗?

王:你说的环境是工作环境,还是生活环境?工作环境应该说越来越差,因为城市化,不少过去的化石地点都被耕地或建筑掩埋了。当然辽西比较特别,化石遍山都是。生活条件方面好了很多,偏远的地方比如新疆住帐篷,都有发电机供电,后勤补给靠车拉;靠近村庄的地方可以住在老乡家,有时短期的野外也住临近的宾馆,条件好多了。

邢:这其中,化石对当地经济的影响大吗?

王:我是97年开始去辽西野外的,10多年了,感觉化石对当地经济的确是有不小影响的,不少挖化石的老乡发了财,盖了新房,有的还搬到城市中落户。但大钱还是让贩子赚去了,有的标本还被走私到国外,对我国古生物研究造成很大的损失。

邢:我听说辽宁以及周边新建立了一些化石主题博物馆,有公立,甚至还有私立,您是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王:建立古生物博物馆或主题公园,这是一件好事。不管私立还是公立,这些标本都是国家的财富,要用它们普及古生物学知识,提高公众的科学素质和修养。建立是好事,但重要的在于有效的管理和运作,不能丢失标本,或把标本当成送礼、升官发财的工具。尤其是经过研究的模式标本,一旦丢失,将给科学界造成极大的损失。另外,建立之前应做好充分调研,做出本地特色,并保证可持续发展,尤其是公立博物馆和公园,要有长远发展规划,避免以后成为国家的财政负担。

0
相关文章

9 Responses to “科学圈圈坐之八-王原”

  1. yamu说道:

    建议不要用楷体 楷体的点阵阅读难度很大啊……

  2. 说道:

    好长。。。你一定不是录音的!

  3. subey说道:

    恩,这篇报道写的感觉自己走进了“博物馆”某一专栏,呵呵

  4. perry说道:

    邢:有一位热心小朋友拜托我问您,古动物馆门口的恐龙足迹,是哪类恐龙留下的?是哪个恐龙足迹属?

    王:你本人就做恐龙足迹研究,你是专家,还是你来回答吧。

    ==
    似乎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