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 >> 科学圈圈坐 >> 文章

科学圈圈坐之七-朱进Comments>>

发表于 2010-02-12 11:39 | Tags 标签:, ,

图片说明:手上拿的GPS显示正好是12:34:56, 07/08/09,这是朱进老师在那一瞬间自拍的,值巴西参加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代表大会召开期间。

第七期圈圈坐啦!继龙漫远端木三马原野谢宇黎波张有学六位之后我们请到了朱进。

“采访录音不可外传。”这是朱进老师特意嘱咐过的一个要点,磨了他好几天以后,在Skype上围追堵截,小庄终于拿到了这篇问答,可惜啊,你们大部分听不到他亲切有礼的声音了。整理的时候发现有一个问题是,他太和善,因此谈话有几次被我神经兮兮地引入闲扯也听之任之,其实,唉,后悔应该让他侃侃而谈下去的,或许就能更加专业范儿了。

友情提示:这篇问答的华彩在几个很有科幻感觉的场景描述上,漏看了你要后悔的。 

[人物档案 朱进]  1991年7月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系,获博士学位。1991年7月至2002年9月在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后改为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工作,其中1992年5月至1994年4月为该单位博士后流动站博士后。2002年9月起调任北京天文馆馆长。其他一些身份:北京校外教育协会会长;北京古观象台台长;《天文爱好者》杂志主编;中国天文学会常务理事、普及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北京UFO研究会副理事长;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提名委员会委员,第15专业委员会(小行星、彗星和彗星的位置与运动)、第55专业委员会(天文学与公众的沟通)组委。 

一.热身篇(性急的同学可以跳过)

庄:朱老师,在刚过去的2009国际天文年,你觉得什么是特别值得一说的事情?对推动这个领域的发展有一定作用?

朱:过去的一年对整个天文科普意义重大,我自己也经历了很多事,真正最大的事儿还是日全食,主要因为我现在的工作重心也是在天文科普这一块,我们国家经历这次日全食的地方比较多,我们在事先就把这个作为今年的重要环节,从事后看宣传的效果也是比较好的。

庄:嗯我是想,其实发生这种日全食,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可能非常好玩,可以看看热闹这样子,但对于科学家们来说是不是不一样呢,比如说他们会等着进行一些观测什么的?

朱:我觉得最主要的还是它对科普的意义,这个意义肯定比它研究的意义重要得多。因为国际天文年主要也不是面向专业的天文学家的,而是面向一般老百姓的,甚至不是面向一般天文爱好者。

庄:那么,作为发生在中国的一次重大天文事件,它对我们今后的国际地位会不会带来什么改变啊?

朱:从研究角度讲,其实我们在天文学上还是落后蛮多的,它也体现在我们的教育啊、科普这块的落后,所以,日全食有助于提高我们在天文科普这块的影响吧,但对专业领域的影响还是很小的,该落后还是落后吧。不指望说靠这一次事件就得到改观,国内从事日全食方面研究工作的人也比较少。

庄:这是我们的技术设备比较落后造成的吗?

朱:以前可能有一些这方面的因素,但事实上现在国际上大的天文望远镜数据什么都是可以共享的,还有一些观测不是在地面的光学设备,而是在卫星上,原则上我们都可以拿到最新的数据。所以说还好啦,当然我们要是有个大的天文望远镜就会更好,但也不是没有就不能做什么,还是人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些差距呢,这是我自己比较感兴趣的话题,也是到了天文馆后,考虑得更多一些的问题吧。

庄:我和一些朋友私下有些揣摩,认为这个状况,可能来自于东方儒家思想濡染中成长起来的人,对遥远的东西不是那么景仰不是那么想知道,是不是这样?

朱:我觉得也不是,我认为问题还是出在教育本身,中小学教育基本上是把人给教傻了。中国古代,天文不是一直还挺厉害的嘛。

(nod,朱老师还在聊天中传过来了两篇文章:《关于天文教育的几点看法》和《通过考试制度改革推动校外教育工作的想法》。在纠正了我的几个认识误区之后,热身结束,采访也进入正题。) 

二.行星篇

庄:你觉得近来最重要的天文学进展是什么?

朱:天文里有几个应该说是大家永远感兴趣的方向,包括宇宙学,包括生命起源,相关领域这些年也还都有些进展吧,宇宙学我不是很了解,我比较关注跟生命起源有关的,比如说发现太阳系外的行星系统这种,天文学领域的工作各有各的重要性,不好说哪个就比哪个重要了。

庄:是不是就太阳系而言,从那些地外行星上面发现生命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

朱:至少可以肯定一点,太阳系中除地球以外的行星上不大可能有高级生命的存在了。但在其他恒星的行星系统,还是有可能存在高等的智能生命。大概在这十几年来,天文学家有能力去探测到其他恒星的行星系统,而在更早比如说二三十年前,我们知道有,却没办法发现。现在大概已经发现了有300个左右系外行星。去年有比较重要的两个工作:第一是天文学家真正拍摄到了——而非通过间接观测到了——系外行星,有两个组,一个是通过地面望远镜一个通过哈勃,都把照片发出来了;第二是第一次发现了地球大小的系外行星,以前观测到的都是比较大的。这几年更好的天文望远镜和探测器也被造出来了,随着它们陆续上天,可能会带来一些特别重要的发现,比如说其他类地行星,进而还可以去判断上面是不是有氧气,是不是有水。

(此处插播一段资料:受观测技术所限,原来天文学家多是利用系外行星对所环绕恒星的影响,间接推测出其存在,而在08年末09年初有振奋人心的报道指出,加拿大Christian Marois等人,利用位在夏威夷Mauna Kea山上的Gemini North和Keck II望远镜,在飞马座的A型恒星HR 8799(距地球130亿光年)周围从红外波段拍摄到了三颗行星HR 8799 d、HR 8799 c和HR 8799 b。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Paul Kalas等人,则利用哈勃太空望远镜,在南鱼座的A型恒星α星北落师门(距地球25光年)从可见光波段拍摄到了一颗行星Fomalhaut b。

另据09年4月报道,日内瓦大学Michel Mayor等人利用位于智利的欧洲南方天文台的3.6米直径望远镜观测低质量恒星Gliese 581,并以精密分光仪HARPS分析了该恒星光度,从而发现了4颗行星的微弱踪迹【有3颗此前已经被发现过】,其中Gliese 581e的大小是地球的1.9倍,Gliese 581d的运行轨道位于“宜居区域”,可让行星表面存在液态水。)

庄:我记得有看到过说在其他星体上发现了甲烷什么的,那都是在太阳系以内对吗?

朱:在系外发现还是特别难的,除非有一些特殊情况,我们还没有本事真正拍摄到那些行星的光谱。 
 

三.小行星篇

庄:朱老师,你自己最喜欢的天体是哪一个或哪一类?

朱:我之前是做小行星的,所以会对这一类的更关注一些。以前在天文台的时候,和其他同事一起,发现了2千多颗。

庄:哇,这么多,是在小行星带上吧?

朱:火星和木星之间有一个小行星主带,海王星轨道之外有一个柯伊伯带,除此之外,其实还有一些没在这两个带的其他小行星。我们当时也不是当作主要的工作去做的,1996年到1999年间,正好有一个巡天项目,然后就利用点业余时间找点小行星玩儿,我后来给《天文爱好者》写过一个文章,我们开始找小行星源于几件巧合的事儿,也发现了几个有意思的小行星。这个巡天项目叫做BATC,是和美国的两家还有我国台湾的一家天文单位合作的。

庄:你用了“有意思”这个词,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词呢?

朱:我们发现了5颗近地小行星,近地指的是它们到太阳的最近距离小于地球到太阳平均距离的1.3倍,这种小行星在轨道上来讲,在一定的时间内有可能是和地球……

庄:啊,就是说,它会撞上地球?!

朱:有这个可能,但不是说马上要发生的,说不定要到1百万年以后……这要看具体情况,近地小行星中有一些被认为是潜在危险型的,但有一些是怎么样也撞不到我们的。

庄:它们会是从地球分离出去的吗?

朱:不是,它们在太阳系形成之初就存在,也各自在各自的轨道上。

庄:撞上来的威胁离我们近吗?

朱:前些年有两部大片吧,叫《深度撞击》或《彗星撞地球》,还有《世界末日》,里面谈的东西和我的领域非常接近,就是讲一个什么东西撞到了地球上来。事实上,小行星撞地球是早晚要发生的事件,以前发生过,以后也是要发生的,一般来说是不可避免的,除非人类有什么办法避免发生这种事情。

庄:对啊,不是说用核弹什么的把它给撞偏了去吗?

朱:现在还做不到。

庄:啊,那我们只能坐以待毙了?

朱:要看它有多大,撞在什么地方,而且要被天文学家提前发现。比如说比较小,就个50米,那么可以在撞过来之前疏散人口,如果撞到海里也挺麻烦,沿海地区都会有些影响,产生几十米高的浪啊什么的。如果说它更大一些,比如说1公里,那就是全球性的灾难了,那也就没辙了,大家都要没了……当然,这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庄:我们不是一直在找改变小行星轨道的办法吗?

朱:并不是说,有了办法就好,有了办法说不定是更大的灾难。这就像核武器一样,人类一旦掌握了改变小行星轨道的技术,这技术就会是个双刃剑。你明白我在说的意思吗?

庄:我有一点明白。。。

朱:我们已经发现的小行星中,大概有2百多颗,在未来1百年之内撞地球的概率不是为零的,虽然绝大多数还是很小。考虑到更长的,比如说7百年之后,有一颗会有1/300的概率撞到地球上,这就是比较大的了。掌握了改变小行星轨道的技术之后,也就是说可以改变这个概率了,把很小变得很大,这就麻烦了。比如说恐怖分子,他就不去学开飞机了,而来学我这个领域,等到可以精确控制之后,让它百分百地撞向哪儿,那可比911要厉害得多了。

庄:所以说不定有科学家已经知道了怎么做,但是他出于强烈的道德责任感而宁肯不发表文章?

朱:没有没有,据我所知还是没有的。因为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1996年开始,世界上有了几个大的做小行星的项目,主要都是在美国,而且还有一定军方背景,从那个时候,发现小行星的数量急剧上升,不过,到目前为止,我们还都只是知道它们在哪里,但它们是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只有很少一部分知道了它们的物理性质。当你真正想改变小行星轨道的话,需要了解很多事情……

(为地球人民的未来安全着想,此处删去约5百字)

庄:朱老师,朱老师啊,我强烈建议你去写科幻小说,你看之前那些题材吧,都是已经要撞过来了我们该怎么怎么办,你这个是正义和邪恶两股力量在较劲让不让它撞过来,没人写过呢。 

四.科幻篇

庄:在你对小行星还很痴迷的那些年里,有没有做过什么“灵光一现”的那种梦,具有某种预言性质的?

朱:我做过不少好玩的梦,都是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比如说晚上看到天上的星星像是在打仗似的,比如太阳一跳一跳像个蛋黄似的落到海里面的,但和小行星有关的还真没有。还有外星人什么的,那还是90年代初,那时候天天玩计算机,简直跟疯了似的,就梦见外星人问我计算机方面的问题,还说英语呢。

庄:哈哈,你还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吗?

朱:那会儿还早,我记得它问我计算机里面的“分时系统”是怎么回事,当然现在看起来这种问题太简单了,但我在梦里会试图去和它讲明白。

庄:我们再说说其他科幻大片吧。《第九区》里面的外星人很不同于传统ET的形象,你喜欢这样的设定吗?

朱:看完没啥印象了。

庄:是不是因为这里面的外星人可能算你潜意识里觉得“没劲”的那种?

朱:好像也说不上。我很少看电影,而且记性奇差,所以看过的东西再看的时候往往也会有些惊喜。

庄:这里面的外星人比较逊。。。我看过一个国外的访谈,问到这个导演为什么电影里面不交代清楚它们的由来,他说自己是这样考虑的:这些到了地球上的外星人是原来种族里面的比较劣等、能力较差的那种,就好像地球上的蜂群,蚁群的工蚁、工蜂,其实它们有更高等的“后”这种角色,只不过“后”们感染了一种厉害的病毒死掉了,留下这些无依无靠的孩子们掉到了地球上被人欺负。所以我想问问哦,如果有外星人的话,你觉得如果它们的社会结构会和我们差不多?还是另辟一种模式?

朱:估计啥样的都会有吧,肯定不会都和我们一样。

庄:对《2012》和《阿凡达》怎么看呢?

朱:《阿凡达》还没看过,《2012》其实是基于一个理论上不可能的假设杜撰出来的场景,说什么中微子和地球内部的岩石发生反应什么的,这是百分之一百不靠谱的,它不像《彗星撞地球》那样讲的是真正可能发生的事。

庄:那接下去还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朱:今年来说,有意思的天象观测不像去年那么多,1月份的日环食已经过去了,7月份有个日全食,不过不是在国内,值得关注的还有嫦娥二号的发射,我们自己倒是想了个好玩的事,其实去年就想搞,不过因为各种其他事情一直耽搁了,就是在七夕节做点活动。

庄:哈,为什么要选在这么个日子?

朱:因为七夕其实是个比较适合观测的时间,月相和天气都比较合适,我们想以后可以每年都搞一次,让它延续下去,把每年的七夕节都做成一个类似天文科普节,当然,它不是一天啦,可能会是一周左右。其实去年我们还设想过把它做成和韩国、日本互动的,不过最后没有做得太满意,希望今年可以好一些,不要再碰上H1N1了。

0
为您推荐

17 Responses to “科学圈圈坐之七-朱进”

  1. bk201说道:

    哇,这照片太帅了,收下!

  2. Silicon说道:

    09年的七夕我就在北京天文馆搞路边天文……那时还没有开学,就带了三四个人(干活的就两个)和一台80 600折射镜,今年么,可以叫北斗新上来的一批孩子们去支持朱馆长的活动~话说朱馆长真的是个好人呢!

    • 拼图者说道:

      绝对是个好人,我曾经也拜访过他,虽然没有同意我的看法,但是一点架子没有的态度让我折服。我想过我如果是他能不能那么有耐心的对待一个陌生的狂热民科,应该不能。

  3. CRAZY_PALADIN说道:

    那照片有(无码)清晰大图么?

  4. starfocus说道:

    中小学教育基本上是把人给教傻了
    一看,笑了

  5. astrobear说道:

    可怜,被问了一堆奇怪的问题……

  6. Metaverse说道:

    质子衰变实验意外的很艰难的截住了1987A的十几个中微子。。。本来还想补看下2012,看到“中微子和地球内部的岩石发生反应”,突然没有了看的欲望-_-!虽然不能强求导演有很好的现代物理学常识。。。

  7. wenjingbaba说道:

    哈这照片挺有范儿的,更像艺术家~~~

  8. 中子豆说道:

    h**y s**t!
    大部分都是泛泛而谈,讲述一些我早就知道的知识。
    这也就罢了,可是看到最感兴趣的地方时,出现了:
    (为地球人民的未来安全着想,此处删去约5百字)

    拜托,你以为广大中国人民读了你那五百字就能改变小行星轨道了?

    麻溜儿把那五百字发上来,满足下洒家的好奇心。

  9. 中子豆说道:

    你要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如果美国青少年了解了改变小行星轨道,中国青少年不懂,然后美国进行讹诈,比如说要把一小石头变轨到天安门上空。虽然我也很想炸掉那里的某些人,可是为了中国的“面子”,我会加入把那块石头变轨到华尔街的小组。所以,早点做知识准备有好处。

  10. 灰卡说道:

    中子豆 说:2010-02-27于1:00
    h**y s**t!
    大部分都是泛泛而谈,讲述一些我早就知道的知识。
    这也就罢了,可是看到最感兴趣的地方时,出现了:
    (为地球人民的未来安全着想,此处删去约5百字)

    拜托,你以为广大中国人民读了你那五百字就能改变小行星轨道了?

    麻溜儿把那五百字发上来,满足下洒家的好奇心。

    ====================================================
    这位真把自己当人。。。啧啧

  11. 说道:

    这位童鞋真幽默

  12. 中子豆说道:

    对不起,我说话太随性了。

    我在生活中大大咧咧,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在此表示歉意。

    最后,诚恳的希望作者把那略去的五百字发上来。

  13. stellar说道:

    朱老师不是北师大的校友么…… 之前还访过他的……

  14. 薛广乾说道:

    呵呵,还挺好玩儿。唉,我们还活着,多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