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计算机科学 >> 文章

译者:第一滴泪  想看原文点 在译文的之后,附上方弦的旧文一篇,更加详细的说明什么叫AI。


确实如此,如果从某个角度上看。

朱莉亚和我正在Wii上玩《超级马里奥赛车》(Super Mario Kart)。在这款赛车游戏里,我们可以选择一辆赛车,在各种赛道同幽灵、电脑或者世界各地的其他真人玩家进行对抗。我突然想到:每次玩游戏时,我们都在进行“图灵测试”。

当通过联网进行比赛时,我们知道对手是真人玩家。这个游戏运作的信息不仅来自我们对游戏模式的选择,还由于其他一些难以被忽视的讯息。于是,由于我们预先知道了对手是人工智能电脑还是真人,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图灵测试”。我设想可以在那些不了解游戏的人身上进行这个测试,但工作量会很大,而且需要允许他们使用我们的账号,而他们也许还会加以破坏,使得这个测试无法进行。但我们可以深入的思考关于机器与人类之间的不同,这亦是我们在游戏中生存的安身立命之本。

【图灵测试:如果一个人使用任意一串问题去询问两个他不能看见的对象:一个是正常思维的人;一个是机器,如果经过若干询问以后他不能得出实质的区别,则此机器通过图灵试验。】

按照游戏能力的高低来划分的话,游戏中的电脑对手有四个级别。朱莉亚和我每次都能百分之百地轻松击倒两个最低级别的电脑对手。多数时候,朱莉亚还可以在大部分的赛道上击败第三等级的电脑对手;我的成功率稍低,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也能赢。第四等级的电脑对手的能力同第三等级的差不多,只是第四等级里的赛道被颠倒,变成了常规赛道的镜像模式。这种改变对电脑来说易如反掌……我想它们只是做些简单伎俩,诸如把脑袋里的什么芯片颠倒下,要不就是把眼睛装到脑壳后之类,这样它们就可以将镜像模式作为正常赛道来比赛。朱莉亚对赛道很熟悉,把赛道的布局牢记在心里,因此只是在为数不多的几次“镜像模式”挑战赛中碰到麻烦,这种改变对于我来说难度中等,没跑好主要是因为开局没把握好。可以说,这种以颠倒赛道比赛的方式并没有使我偏出赛道和撞上障碍物的几率增加。

然而,当我们来上一场真人PK的话,这又是另外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了。我们会看到这些人类伙伴所拥有的能力模式和策略更为复杂。

一小部分真人对手的能力稍差或者注意力不集中,我们可以立马把他们甩到身后,让他们望尘莫及。我们猜这些玩家是真正赛车手的小弟妹。如果他们选择的游戏角色是个小娃娃的话,就更符合我们的猜想。(大约三分之一的游戏角色,包括我经常选择的那个,都是卡通化的成人形象。这些角色体重更轻,可以驾驶机动性更强的赛车……角色的选择会对比赛成绩产生影响,而且必须和赛车的风格相匹配。)这些人大概都是些游戏菜鸟或小白,要不就是那种游戏玩到一半还要跑到冰箱里拿啤酒喝的心不在焉的家伙。

还有一类游戏达人级的真人玩家,他们的游戏水平连电脑也赶不上,我们更是自叹不如了。这些人也许在现实中就是个赛车很厉害的家伙,要不就是玩过那些我们还没闯过的关,从而被锻炼得能力超强。或者他们已经把游戏给黑了来作弊。无论如何,我们都讨厌他们。

另外有一些玩家通常玩得相当好,朱莉亚可以经常打败他们,我则基本上都是他们的手下败将。这些真人的玩家,包括朱莉亚和我,都有自己所擅长或不擅长的赛道(作为游戏策略的一部分就是要投票选择比赛的赛道,通常是从最初投票选择的赛道中随机选一条)。所以当我们在不同的赛道上同其他玩家比赛时,结果也会不同。

简单说来,我们之所以能判定对手为电脑,不仅因为他们不犯错误,也因为他们不会去抓住一些机会,而在机会面前真人玩家通常会去碰碰运气。我们游戏中的一个策略,便是往赛道上扔障碍物,而最低水平的电脑玩家连这些障碍物都绕不过去。我们还有两三个把戏,可以加速前进或者先发制人,而低水平的电脑玩家对这些把戏也是“一无所知”。较高水平的电脑一般都能绕过障碍物,他们似乎对这些小伎俩有所察觉。

最厉害的电脑也远远不是最厉害的真人玩家的对手,而这并不是因为人工智能或计算能力的局限性,至少我坚信这点。至于在策略、游戏精通度和基本技能方面,电脑玩家可以变得更加完美从而更难被打败(尽管运气因素也会影响比赛胜负,而且影响还不小),但我坚信电脑还没有尽善尽美到如此地步。

这款赛车游戏里有一种被称为“杯赛”的游戏模式,即一个真人玩家对抗其他11个电脑车手。其中有一两个电脑比其他电脑水平要高,通常能打败你的也就是这一两个电脑车手。但是随着杯赛一场一场的推进,高手电脑的安排也是换来换去,场场迥异,这种类人模式亦被编程进了游戏。

另外一种游戏模式是对抗来自互联网上的“幽灵”,“幽灵”有一个鬼魅般的形象(半透明),它代表了以前竞赛中某个玩家的角色。所以所谓来自互联网的“幽灵”角色指的是那些没有竞赛者参与的,只是为了试验自己能跑多快的玩家,你要同这些幽灵比赛来检验自己能否击败它。因此这回你对抗的虽然是“真人”,却是彼时游戏中的真人。

电脑似乎会选择那些与你旗鼓相当但实力并不完全对等的幽灵来和你比赛,这点很有意思。朱莉亚几乎每次都能打败她的那些幽灵,而我则一般6局5胜。但是当我使用朱莉亚的身份进行游戏时,她能打败的那些幽灵又让我成了手下败将。

所以游戏中所谓的互联网幽灵是一种“混合怪物”,它们是被人工智能驱使的用来对付你的真人玩家经验。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在《超级马里奥赛车》中能将人与电脑区分开来呢?同电脑相比,人类更为多变且不可预测,我认为这点作为程序写进电脑应该不难,我也深信人类可以很好被电脑所模仿,而这些电脑能够轻松的通过图灵测试。

当然这些并不是真正的图灵测试,因为真正的图灵测试是以语言模式来执行的测试,我们知道语言模式和赛车模式是存在区别的!但是如果在我们人类的联网游戏中偶尔加入几个人工智能电脑,我想感觉也不错。诡异吧?确实,但很好玩。

【诡异谷(The Uncanny Valley)假说:假说认为,在人和非人(诸如机器人)的互动中,人对非人的喜好程度与非人和人之间相像的程度并不成正比。起初,喜好程度确实会随着相像程度提高而上升,但达到一定程度后,人对它的喜好感会急剧下降,甚至会转成负面的厌恶。】

如果这样的智能电脑存在的话,我想把它命名为卡拉图(Klatu)。

【Klaatu:《地球停转之日》中的人性化高智慧外星观察员,新版《地球停转之日》中的Klaatu由基努里维斯扮演,他在麦当劳里的一段中文对话把我雷到魂飞魄散。】

clip_image002

扩展阅读:浅谈AI(by 方弦)

AI者,Artificial Intelligence是也,也就是说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可以说从远古开始就是很多人追求的目标了。古有偃师造木偶人的传说,在近代,各种各样的科幻小说更是将人工智能带到了大众视线之下,关于人工智能方方面面的各种严肃的争论也从未停止。

人工智能的确切定义到底是什么呢?一个比较普遍的定义就是由人类制造出来的能够表现出类似于人类的推理、归纳、学习等智能行为的机器或者程序。在这种定义 之下,其实一些简单的人工智能早已出现了,它们可以解决一些简单的问题,在某个特定的领域内的表现可以接近甚至超越人类。对这些人工智能的判别方法也早已 有人提出,并已经被广泛接受为一种被认可的手段,那就是由英国数学家阿兰·图灵(Alan Turing)提出的图灵测试。在排除非本质因素后,如果一台机器和一个人进行同一智能行为时,可以使观众无法判断出人类和机器的行为的话,那么就可以认 为这台机器在这方面拥有人工智能。在图灵当初的版本中,所使用的行为是聊天,如果说一群测试者在分别与一台机器和一个人谈话(当然是排除了语音等等因素而 只专注于内容)后,不能分辨出机器和人的话,那么就可以说这个机器具有与人相当的智能。当然,现在也有很多研究者在质疑这种测试方法,认为能有更好的办 法。

如果是利用图灵测试来判别人工智能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就已经有了在某一特定领域中通过了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并且它在测试中表现得似乎比人更加高明。这个 领域就是人类智慧的代表作——国际象棋,而这个人工智能,就是大名鼎鼎的“深蓝”。用计算机下国际象棋一直以来就被认为是人工智能的“圣杯”,是研究人工 智能的一条通道。终于,在不停地努力了十几年以后,在1997年夏天,由许峰雄等人所建造的“深蓝”在经过十几年的奋斗后,终于在棋盘上战胜了当时公认的 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卡斯帕罗夫是历史上等级分最高的人类棋手,但即使是他也败在了“深蓝”脚下,甚至在赛后还怀疑“深蓝”背后有人直接指挥控制 下子。在场外的许多国际象棋评论员也认为“深蓝”的奕法与以往的弈棋计算机不同,已经有了明显的人类特征。这样说来,很显然“深蓝”已经通过了国际象棋领 域的图灵测试。

20091224_bb305bf429a39408dbc7atQQeJNduxaZ

但是人工智能研究界还有一些不甚满意的呼声,因为“深蓝”思考的方法并不十分高明。实际上,“深蓝”取胜的方法本质上是就是蛮力搜索,通过它的专用国际象 棋芯片,它可以对棋局作出速度极高的搜索,计算每个可能的变招。芯片的设计中还包含了丰富的国际象棋知识。正是利用了这些象棋知识,“深蓝”可以将搜索问 题大大简化,再加上专用芯片的强大搜索能力,就能计算十几甚至二十几步以后的局势,从而战胜了卡斯帕罗夫。

20091224_5d393ff4c4e08b0911a1A0G5hJMEqNMR

不得不说,运用蛮力策略的“深蓝”的确有点“胜之不武”的感觉。所以,虽然“深蓝”已经战胜了人类棋王,但是它仍然不是一个人工智能的好例子。那么,智能到底是什么?怎样才能说一个东西它有没有智能?到底怎么样才算是有智能?怎么样才能使一台机器拥有智能?

要分析“智能”这种东西,我们还是首先看看这个世界上最有智能的东西——大脑。在现代,科学家们对大脑是如何工作的仍没有一个定论,但是各种层面上的研究 已经正在逐渐拼凑出一个模糊的画面来了,对于一些方面也能做出一定的揭示了。现在我们还是以下国际象棋为例子来谈谈我们知道的画面。很显然,一名棋手在下 棋的时候是肯定不能像深蓝一样将每个布局都推演出来的,那么,人脑是如何做出判断的呢?这仍然是一个谜团。的确,人类棋手在下棋的时候的确会做明确的逻辑 推演,比如说典型的“如果对方如何如何走子我就如何如何反应”的推理。这些也正是计算机的专长。但人类棋手在下棋的时候也会有一些难以用逻辑来解释的感 觉。比如说高级的棋手在看一盘棋的时候可以比较准确地讲出局势的优劣,这个在计算机看来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为局势的优劣并不在于这盘棋的棋子排布 本身,而是在于接下来的对弈方面的各种应对的综合分析。还有,人类棋手还能够评估一着棋的风险、收益,还有棋子的状态和位置的重要性。尽管这些东西都是可 以量化的,但是对于计算机而言,要获得这些重要的信息,必须经过大量复杂的运算。然而,人类棋手的大脑却可以在瞬间通过一种“感觉”得知这些信息,这是否 意味着人跟程序始终是有不同的地方,而机器永远不可能超越人类呢?这个问题,从人工智能这个概念被提出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至今仍是争论不休。

在“机器是否超越人类”这个问题上,绝大部分的人都分成了两派。一派的人认为人工智能继续发展的话,它们的智能终有一天会达到甚至超越人类,这一派所持的 这种思想被称作“强人工智能主义”。与之相反,另一派别的人认为无论人工智能如何发展,它们的智能都无法超过人类,对应地这种思想就被称为“弱人工智能主 义”。强人工智能主义者认为,既然大脑遵循已知的物理规律,那么人工智能至少可以通过模拟来达到与大脑相当的水平,所以人工智能能够至少与人类并驾齐驱。 而弱人工智能主义者则认为存在某种物理上的或者是技术上的壁垒,将会最终阻碍人工智能达到人类智能的水平。

弱人工智能主义者曾经提出过许多著名的说明为什么人工智能不能超越人类的论证,一个就是所谓的“中文屋”论证。设想将某位完全不懂中文的外国人(比如说图 灵)关进一个房间里,他只能用纸条的方式向外交换信息,然而这些纸条上面允许写的只有中文字符。房间里有一本完美的中文交谈指南,上面写满了将输入的纸条 上面的中文转换成输出的规则和对应表,他可以指导一切交谈。图灵在里边只能通过查阅这本指南来与外界交流。对于图灵来说,纸条上面的中文字一点意义都没 有,他自己认为这只是在不停地将一些符号翻来倒去而已。但是在房间外的我们来说,这个房间作为一个整体可以与之进行完全合理的交谈,也就是说我们不能区分 房间里的人和一个中国人。然而我们知道,房间里的图灵对中文一窍不通。引申到人工智能上,那就有了如下的问题:即使人工智能表面上通过了图灵测试,但它本 身可能并不理解自己的行为,然而人类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是完全理解自己的行为的。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人工智能虽然在表面上达到了人类的水平,但是它在 自我理解方面仍然是一片空白呢?这就是弱人工智能主义者提出的一个诘难。

当然,强人工智能主义者也进行了反击。他们说,关键就在于这“理解”二字。如何才算是“理解”呢?关键在于,无论我们要评判什么,都只能在这个“中文屋” 的外部来进行。如果在这一系列的交互中我们都不能将其与一个中国人区别开来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认为,作为一个整体来说,“中文屋”对中文的理解跟一个中 国人对中文的理解是一致的。至于自我理解这种被认为是人类才有的东西,其实也只是一种思维上的活动,也只能通过外部的相互交互来判断。就算是人类的大脑, 在分子原子的层面来说也没有自我意识,那么为什么“中文屋”作为一个整体就不能被认为有自我意识呢?所以说,只要通过图灵测试,无论机器的内部构造如何, 都应该被认为拥有智能。这就是强人工智能主义者的一些观点。

通过这些思辨与论证,我们发现,研究人工智能对于我们研究我们的大脑和意识这些暂时还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是很有帮助的。因为如果我们有了一个可以与人类媲 美的人工智能的话,我们就能够通过研究这个人工智能来研究这些问题,因为这样的话在控制整个研究上面就会变得容易得多了。即使弱人工智能主义者的主张是正 确的,人工智能不能达到人类的水平,我们通过研究其中的原因也能够启发我们对于这些问题的思考。无论如何,研究人工智能不但有实际上的应用,而且还会使我 们人类对自身意识的认识更进一步。

人工智能作为人类对自身智慧探求的一种尝试,虽然历经了这么多的关于它的实际能力和伦理方面的争论,但是对其的研究仍然是方兴未艾的。毕竟,我们需要知道我们从何而来。

0
为您推荐

35 Responses to “[小红猪]电子游戏有人工智能吗?”

  1. 人云亦云说道:

    中文屋的悖论太科普化了,根本没有理论价值。

    严格的图林测试貌似应该从理想实验的角度去理解,主要是解决从内部无法判断一台机器是否具有智能的问题,因为一旦设计者从内部去看一个智能机器,只不过是一些代码的运作,所以有一个笑谈:能被设计出来的,就没法相信它是智能。

    解决这个悖论的唯一方法是从外部来看,这是图林测试的根本意义所在。例如用对话进行微积分教学,然后看对方是否能学会。这种类似的严格意义上的图林测试,我相信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台机器能够做到。

  2. maokk说道:

    如果不考虑路面状况的话,电脑应该能用最快圈速玩死人类玩家的吧。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是我在玩翻转棋的时候,那个困难的难度始终让我望而却步,后来有位好友提了个建议,可以开两局,跟着电脑下,这样交叉着来,至少还能一胜一负打个平手,哈哈。

    • 史蒂芬说道:

      嗯,这种方法传开的话,联众就好关门了。

      • entropy说道:

        我就这么干过。
        当年我玩的时候,遇上赢不了的对手,就开个程序作弊。

        因为在黑白棋这一项上,八九十年代世界冠军都下不过电脑了。

    • EVA说道:

      如果你说的翻转棋是我知道的那个翻转棋的话,它是有先手必胜法的。

  3. 白左说道:

    图灵测试不是已经被中文屋子假想实验证实没有足够有效性了么

    • 陈丘说道:

      分开看,不管是手册还是坐在屋里的人,没一个能理解中文。但他们作为一个整体、一个系统,就确实理解了中文(看来我是强人工智能主义者了)
      一旦涉及到意识、智能这种问题就不可避免地走进哲学的范畴,因为科学是把研究对象作为纯粹的客体来看待,只关心外界给个什么样的输入它会产生什么样的输出,但是至于研究对象自己有什么“感受”,科学就无能为力了。 所以既然中文屋能正确处理中文,那就可以认为它理解中文。究竟“它”是不是真正理解,甚至是不是知道自己理解? 对于科学而言,这是永远不可知的问题,因为“子非鱼”

  4. K.T说道:

    如果计算机作为游戏玩家和人类角逐的话,还是很有可能取胜的,毕竟游戏是一个设定好的空间,没有太多的可选择余地——至少一个电脑玩家不会因为你突然问一句“你爱不爱我?”而崩溃....
    所谓竞技游戏,主要还是拼的计算量,当然,也有一部分对于对手的熟悉。你的老对手什么风格的你总会清楚一些。如果去除这一切一切的其他因素,一个玩家能够将转弯的角度精确到分,时间计算精确到毫秒,你的所有反应他都可以一瞬间看的一清二楚,如果真的有个无聊的程序员设计出了这样一个疯狂的AI,那很显然,应该没有多少人类玩家可以战胜它。
    一般来说,游戏设计者只是游戏设计者,他们只是做游戏,AI只是个附带品,他们一般来说不会把AI做的过于高难度。
    前些天看到一个消息,说组织一场《星际争霸》的比赛,参赛选手要拿出自己写的AI去比赛。当两个APM理论上可以无限高的对手在对决时,人类玩家望尘莫及....

  5. mysky说道:

    文章后的扩展阅读是亮点,在我马上要看不下去的时候把我拽了回来。

  6. 静夜听雨说道:

    如果图灵真的能够通过中文屋子测试,那本手册是什么?不就是一个完美的翻译吗?如果我们把这个手册编成程序,那它的AI将超过任何一个真正的人类翻译。这样强调图灵和中国人的区别就没有意义了,因为他是在另一个智能的帮助下通过测试的,而我们不能判断这个智能是一个优秀的人类翻译还是一个AI,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个智能是否能理解自身。

  7. 千与千城说道:

    想要个EVA当保镖~最好能讲中国话~

    • BK201说道:

      EVA和AI没啥关系,我希望我这辈子能看到一辆塔奇克马多脚战车。当然,最终的梦想是养一只多拉A梦当宠物,之后把自己当成宠物给他养。

  8. Ent说道:

    555……我找的图被翻译错了……

  9. Metaverse说道:

    图形和音乐测试……这两项至今仍是计算机识别的弱项,图灵检验能包括进去么?

  10. 苏椰说道:

    关于塞尔中文屋,我说一下看法

    我们考虑智能,一定是考虑一个系统整体所表现出的智能,而不是考虑其中一个组件的智能。
    塞尔的这间屋子,屋子里的人,手册,以及编写手册的人,这构成了一个整体系统,这个系统是有智能的。那个人只是系统的一个组件,单独把这个组件剥离出来讨论智能,就好比我们讨论单独一个脑细胞有没有智能。

  11. 第一滴泪说道:

    构造图灵机的数学形式存在局限性,哥德尔不完备定理已经证明了这些,人脑超越计算机,人类的理性极限远远超越数理逻辑,这点上我比较赞同弱人工智能主义的观点。

    • 人云亦云说道:

      对哥德尔定律的科普式误解太多了,哥德尔证明了一阶谓词演算是完备的,但至少包含自然数的形式系统(很不幸数学被包含在内了)是不完备的,与强人工智能能否实现没有多大的关系。这种不完备是人的智能也解决不掉的。

      数学上解决的办法也已经被提出来,有无穷公理的方法,有直觉主义的方法,还有抛弃无穷概念的方法等等。

      哥德尔的另一个伟大之处在于他第一次采用将形式系统进行数字编码的方式进行证明,这直接启发了图灵。

      八卦一则,冯.诺依曼本来是搞数理逻辑的,但自从他听了哥德尔证明的发布会,与哥德尔成为了好友,就再也无意在数理逻辑上有什么建树,而是转向了工程领域。

      • 第一滴泪说道:

        我不太理解,如果数理逻辑已经到头了,那工程领域还能有什么突破吗?最多只能是完善加完善了?

        • 人云亦云说道:

          %&¥#@

          我哪句话说数理逻辑到头了?晕。我要是冯,看到哥德尔这个巨人已经做出的成就,估计在学术上也心灰意冷了。当然也许是参与实际的工程更赚钱,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正巧我研究过这种日常语言的交流障碍,自然语言的这种交流障碍恰恰来源于自然语言的高效。这导致具有两个相同话语体系的人交流效率非常高,而话语体系相差比较大的人却无法以简短的语言相互沟通。网上的交流尤其如此。

  12. 第一滴泪说道:

    大家去看看豆瓣上的这篇文章,很精彩的。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5806461/

  13. xuby说道:

    以前玩儿过《星际争霸》,在这个游戏里,你可以选择和其他人对决,也可以选择和计算机对决。
    假如事先不被告知的话,你不容易判断出来你的对手是一个人,还是一台计算机。
    我认为按照广义点的图灵测试,我们可以断言:在《星际争霸》游戏对决中,计算机有了AI。

    • BK201说道:

      这点说法我不同意。如果了解SC(星际争霸)这款游戏的话,不难判断出SC的电脑是区别于人的,无法分清电脑与人的情况一般只限于不了解SC的玩家。而不懂中文的人也无法识别中文屋说的是否与人有区别,所以说鉴别中文屋的人必须对中文有一定了解,对于SC一样。

  14. 郭汝泉说道:

    您好,我叫郭汝泉, QQ:258027165
    我的博客:http://guopeixi167.blog.163.com/edit/

    卫星破译脑电波全球同步终生定位跟踪大脑研究秘密工程------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类就进入了“读脑时代”,在“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被严密保守的秘密。人类脑计划的基本概念起源于80年代早期。1997年人类脑计划在美国正式启动。目前人类脑计划正在向着全球发展,我国已加入全球脑计划,成为第二十一个成员国。这儿有个昭然若揭的全球性秘密:那就是人类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掌握“阅读大脑”的技术,可以把人类大脑的思维活动、记忆、反应显示在电脑显示器屏幕上。由于时代的局限性,没有政府、组织、个人正式出面承认该技术的存在与发展现状,难得的蛛丝马迹也是一闪而过、遮遮掩掩。21世纪初,此技术已发展到无线远程、大量同步监测重点对象“所闻、所见、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动化处理、数据库管理监测到的内容的水平。世界各地有成百上千的人声称,他们的大脑被政府机构控制了,相关新闻也屡见报端。其实,不仅美国有这种情况,世界各地都有人指责政府在控制他们的大脑,数量多达几百人,有可能是数千人,目前已经难以计数。印度、日本、韩国、英国、俄罗斯和其它地方都存在这种事情。我们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当代,外太空的卫星上,很多国家早已秘密装置了超出常人想象的秘密装置----同步无线远程捕获破译脑电波、使之造成心理影响、直接精神控制。这标志着:世界已经进入脑时代,全地球成为实验室,全人类沦为实验品。就在此刻,不同年代、不同国家、不同职业、不同家庭的大量公民被秘密选定。这个数目难以计数,很可能已达百万。各国机密部门的科学家通过卫星对这些公民同步进行高强度极致的神经刺激和精神摧残,并对其人生进行终生卫星监控。高度隐蔽性、专业性、巧妙性、规模性前所未有。极致的神经刺激高度残酷:破坏心身健康、摧毁灵魂心智、毁灭生活前途。长期、反复不断、系统全面的精神摧残多次致使试验品几乎完全精神失常......然而,这一切都为了全面、深入、透彻的研究人脑,甚至为了更为深远、更为超前的所谓“人类进化”、“拯救世界”等宏伟目标。成千上万的公民正在经受着来自卫星另一端身份不明的科学家长年累月、残忍至极的精神摧残和虐待,以致,严重精神分裂几近完全精神失常。我们把这称之为“电子精神摧残集中营”.

  15. 第六街说道:

    让机器拥有智商,是多么恐怖的事

  16. 铁铁的火大了说道:

    “人工”很好理解,但问题就在于这个“智能”该怎么界定?意识,有意识或无意识思维?
    如果说像重装机兵里的超级计算机诺亚那样的话,应该说强人工智能就实现了。问题是现实中能不能造出运算量这么大的电脑呢?

  17. avalon说道:

    我觉得,是否有一天机器人会超越人类,或者是真正的AI出现。。。这些都不是本质,根本点在于,人类能否能真正认识自身。
    在这个问题没有真正科学答案的前提下,一起讨论都会陷入哲学的漩涡...

    • 科學信仰说道:

      不清楚人類智能的本源是數量的本質還是質量的本質,當然都可以理解為質量的本質,所謂量變引起質變!?人類是擅長學習的,現有的人工智能弱是不是因為現有的計算機硬件和人腦的計算能力相比仍相差太遠呢

  18. cartoon说道:

    由量变到质变,指日可待..

  19. restbrain说道:

    记得上个世纪80十年代一部科幻片《机器人五号》,描述一个机器人因为意外电击事故产生智能,猪脚验证它具备智能的办法是——讲了一个它从未“听”过的笑话,观察机器人的反应,过了很长时间,5号笑了。
    对此方法我深信不疑,所以我应该算是弱人工智能主义者?

  20. 生命收割者说道:

    我觉得这个“智能”主要还得有“自我理解”能力,这个我是很赞同的。就拿中文屋那个例子说吧,他的中文手册是不变的(假定屋子是永打开的),那他的“理解”能力就不会提高,他的词汇就不会更新,如果有人跟他说手册上没有的词汇,他将无所适从。也就是说,人类的智能是可以迁移、类比、形象思维联想、抽象思维联想、自我更新的,而AI则只能“计算”并通过某个模式表现出来,没有人的“输入”,计算机就没有“输出”。换句话说,AI只能无限接近人的智能而没办法等同和超越。

  21. 费彦杰说道:

    我认为人类在人工智能的道路上走了弯路。首先,生命的起源是各种巧合所构造的可以说生命的诞生是不可逆的,因为这个巧合的概率联超级计算机都算不出来,只能说他是一种必然。那么回头看看人工智能的发展历程,就可以看到很多的问题。(我希望把人工智能定义成一种生命形式)
    1.在计算机中没有一个环境可以出城生命的诞生
    2.在程序中没有生死概念,我认为促成生命诞生进化的基本条件就是生和死而所有生命共同点就是趋生蔽死所以为了生存才会有吞噬有进化有发展,基本上电脑病毒和生命有点类似但也只是类似,因为相对而言我们有足够进化的空间而电脑病毒没有进化空间,还有他是被编制出来得,只能机械的执行命令。
    如果我国进行人工只能的研究不妨编制一个适合电子生命诞生的环境试试。
    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22. versugw www.kuaipu.com.cn说道:

    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