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甲流 >> 文章

专题:甲流Comments>>

发表于 2009-12-28 23:40 | Tags 标签:

3

H1N1-Globe

此图会被世卫组织认为有误导嫌疑(本文中就会解释为什么),不过真的很好玩,所以还是暂时借用一下啦。不好意思啊,WHO!

甲流年度大纪事

二零零九年,还是一个春天。
有一种流感,很快就绕着地球转了一圈。

这就是而今家喻户晓的甲流,也是刚评上的“2009年度传染病”。才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病毒的泛滥已经改变了人们生活的许多方面,“隔离”“疫情”“体检”等词语逐渐活跃于日常。前不久我飞回国的时候,就多了一个边防检查的环节。飞机降落之后,广播里传来机长的声音“由于猪流感疫情的问题,请大家坐在座位别动,配合中国政府边防人员的检查和工作”。接下去不光是体温检查,还要填一张表记录上报你三天之内的行程和联系方式。从一年前的波澜不惊,到一年后的草木皆兵,充分让人感受到这玩意儿的善变本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煽动人民群众情绪的巨大能力,以下用一个简短列表帮助大家回顾一下——H1N1甲流2009茁壮成长史。

2009年3月
3月底,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最早发现了新型的猪流感案例,只不过当时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根据后来的病毒分析显示,这种病毒很可能早在1月份左右就开始传播了。

2009年4月
4月27号,900多例疑似猪流感的疫情在墨西哥爆发,方使人们开始重视这个流感。世界卫生组织(WHO)立刻把流行病警告等级从3级提高到了4级。科学工作者也立刻开始了对病毒的研究和对疫苗的开发。

30日,WHO宣布,从当日起该组织不再使用“猪流感”一词指代当前疫情,而开始使用“A(H1N1)型流感”一词来指代这种新的流感病毒。WHO发言人对媒体说,之所以更改当前疫情的叫法,是因为“猪流感”一词容易误导消费者,他们强调,食用充分烹制的猪肉或猪肉产品不会感染病毒。在中国,H1N1被正式定名为甲流。

美国开始对墨西哥地区进行出入境管制。

2009年5月
WHO没有及时确认甲流为大型流行性疾病,因为当时没有甲流大范围传播的迹象。一方面原因是因为没有发现甲流在美洲地区之外的大规模感染的迹象。当时欧洲的政策是,对于有流感症状的人,仅仅检测近期有到(或者有接触到)疫情地区的人群。这就导致可能有些疫情没有及时被发现,后续的很多准备工作(例如接种疫苗)都被耽搁了。

2009年6月
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率先开始改变流感监测政策,开始广泛检测有流感症状的患者,从此大量的甲流疫情得以发现。WHO在6月11号终于正式宣布H1N1流感是大规模流行病,并且把警告等级提到了6级。有了这个“警钟”之后,各国政府才开始认真资助这事,制药业开始研发和生产疫苗。

2009年7月
甲流的临床治理遇到了阻力,一方面是H1N1病毒对抗病毒药物“达菲”有抗药性,另一方面甲流疫苗的病毒的培育速度仅为一般速度的一半。

科学家研究发现,这种病毒会对肺部造成更严重的感染,比一般流感更严重,这大概就是H1N1流感会致死的原因。不过总体来说,甲流还算是一种较温和的流行病,仅仅对身体较弱的人群更有威胁,例如孕妇,幼儿以及肥胖者等。

在当时的南半球正值冬季。甲流已经取代了以往的流感,这预示几个月后当北半球进入秋冬季节的时候,它很有可能会大规模传播。不过,科学家还不能给出定论,因为以前就曾经发证过新出的流感病毒没有取代之前流感的情况。所以科学家不能排除依旧传播H3N2流感的可能。

2009年9月
瑞士、中国等制药商宣布开发出一次注射就能有效的甲流疫苗,这可能对于疫苗生产较慢的问题有所缓解,不过这种“速效”疫苗的效果还是有一定局限性。

北半球开始进入秋季。随着流感季节的到来,科学家十分担忧会不会甲流病毒和禽流感病毒杂交而变异出新的病毒,新病毒很可能带有H5表面蛋白而有致死的威胁。但随着观察,流感疫情没有恶化,依旧是一种较温和的态势,病情严重或致死的案例只不到1%。

2009年10月
疫苗的接种计划已经在北美和欧洲有条不紊的展开了。不过疫苗短缺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美国到目前为止仅有两千七百万剂疫苗,距离计划需求的四千五百万还有很大差距。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宣布美国进入甲型H1N1流感全国紧急状态。

2009年11月
法国人Jean-Sebastien对比了过去的普通流感和甲流的流行情况发现,普通流感和甲流的疫情成反比。当普通流感高峰期的时候甲流确进入低谷。所以他预测,由于目前普通流感也在流行传播,所以甲流情况不会太严重。

挪威发现三例甲流变种病例,两个重症,一个死亡。这是一种结合了禽流感病毒的甲流变种,为预防甲流变种工作敲响了警钟。不过目前没有发现这种变种有大范围传播的能力。

2009年12月
美国对34位因甲流而不幸病逝的人进行了验尸。通过分析甲流病毒对肺部和器官造成的损害,发现其损害和1918年西班牙H1N1流感和1957年的亚洲H2N2流感的症状相符。

医学杂志BMJ对甲流药物达菲提出质疑,认为它对甲流并发症的功效并不像描述的那样有效,对于防止病毒传染的能力提出质疑。目前还没有定论,但是可以确定达菲对于甲流是确定有效的。

结语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场年度流感究竟会如何收场,只能看后续发展了。不过大家完全没有必要太担心,这里我只说两点:第一,保持好自身抵抗力,注意预防应该问题不大;第二,感染了通过治疗可以治愈,而且其致死率比很多常见病都低很多,所以不必恐慌。最后祝福所有朋友都身体健康,心情愉快!(by 小易)

--------------------------------------------------------------------------------------------------------------------------

【编辑部按】从今天开始,我们会陆续放出一个由几位忧国忧民忧会的松鼠所奉献的小型甲流专题,他们及时而努力的工作,为我们获某著名刊物的年度致敬之新闻专业奖这一荣誉增了砖添了瓦,也使得我们虚心诚服接受土摩托老师批评之余,更加明确了使命感所在——用自己的方式对热点问题做出解读和关注,这一次,敬请期待——

Riset 《甲型H1N1的前世今生》
Riset 《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遗产》(译)
云无心 《那些治甲流的偏方》
Bobo 《有靠谱的抗流感偏方吗?》

云无心 《苹果醋也能治甲流吗?》

以及,不排除还会有惊喜环节加入……

延伸阅读:

苏震漫画关于“甲流”

数学模型中的甲型H1N1流感

[小红猪]如何迎战大范围流行病

抗流感“兵器谱”

流感元凶无处遁形

恐慌比瘟疫更可怕

2009流感纪事

[新科导读] 猪流感专题

感冒药攻略(内含囧插图……)

0
为您推荐

20 Responses to “专题:甲流”

  1. starfocus说道:

    还是不能太依赖特异性免疫

  2. 小姬说道:

    板凳!杨杨是你做的吗?你最可爱!你最靠谱!

    • 说道:

      我我我。。。做的。。。
      委屈得眼圈红了

      • lalunasun说道:

        小庄好棒好棒!

      • 小姬说道:

        呃……我错啦!因为那天杨杨说她在做一个专题啊……
        庄~怪不得看你大半夜还在~好辛苦~~你最厉害!你最严谨!

      • 小可爱说道:

        呵呵,新年快乐,继续支持松鼠会

  3. 筋斗云说道:

    >> 第一,保持好自身抵抗力。猪流感是只感染身体弱的朋友的,所以注意预防应该问题不大;

    像吆喝卖大力丸的。

    这条根本是臆测,目前没有证据说明体弱和被感染有什么关系。类似目前这样的传染范围,
    基本上可以排除体质,种族,性别等相关性。

  4. 说说看说道:

    甲流和普通的流感有本质区别吗?这次炒作成分太大了
    死的人比交通事故死得都少

    • lalunasun说道:

      本质区别与死亡率不挂钩
      说来说去,普通流感、甲流。禽流都是流感病毒引起的就看你把“本质”界定在什么范围了

  5. 白左说道:

    为什么我觉得1%的致死率很高阿…
    印象中3%就算高致死了…

  6. subey说道:

    我也好奇,这段时间,气候的问题这么火,松鼠会这么沉寂。
    呵呵~

  7. 淘宝商城说道:

    看上去很吓人

  8. 乐秋说道:

    身处小城,甲流貌似是外太空的事。唯一一次近距离感受甲流的存在则是参加司法考试时被要求测体温,还有检查证件的武警哥哥很帅。

  9. 乐秋说道:

    身处小城,甲流貌似是外太空的事。唯一一次近距离感受甲流的存在则是参加司法考试时被要求测体温。另外检查证件的武警哥哥很帅。

  10. meko说道:

    病毒的变异都在提高自身的生存能力,换句话说就是其致病性在不断变强,对寄主的危害就越大。问题是当寄主都死亡之后病毒还有生存的意义吗?教科书上称病毒是介于生物与非生物之间的物质(抱歉我不得不使用这个词汇),离开活细胞病毒就是一个超级有机大分子,根本看不到生命的一丝痕迹。如果病毒真是“生物”,它就应该遵循大自然的动态平衡法则,点到即止。但是现在病毒给人的感觉是每一次都想把人类赶尽杀绝,人类灭绝了,它再变异,感染其它生物,当某一天病毒把所有生物都消灭了,它接下来会怎么样呢?难道它的使命就只是充当“病毒肉炸弹”?

  11. suizui说道:

    我看到一个模糊的大规律,免疫和病原的互相调控。

    史前对于人类,爆发过的病原具体是什么?
    没有史料记录,直接的痕迹难找。但是人类的免疫系统受到遗传基因的影响,抵抗力强的个体才能穿越那些时空,把人类的基因组延续下来,那么基因里应该记录有一些证据,专写对抗病原体影响的生化反应程序,如果不发生丢失,就应该还存在硬盘中,免疫系统和应激动调控模式演化得如此复杂,一定是在延绵不绝的生死对抗中炼成的,地狱之火烧出的武器。

    另一方面,很多病原体也是延续过来的,靠基因的变异适应各种高等生物的免疫影响,这些专门利用其他物种的身体做生存繁殖原料的特化生物,要靠传染手段的变化来维持原料的等待、接触、加工,保证不会灭绝。
    泛泛而谈的病原体要想不灭绝,必须用自己的生命活动能力起码保证两个结果:
    之一是没有把其他物种都杀灭了,不然就失去生存的原料;
    之二是种群之中必须有足够高的变异适应能力,保证随时有足够数量的个体能够承受免疫的打击,不然同时在变化和强化的免疫能力会杀得它们片甲不留。
    外加一个物质基础的因素,对抗的两方面都受遗传基因稳定性的约束,基础是相当特定的生物活性化学物质的构型和理化性质,这些物质还没发现有超越自然法则的无限变变化能力,所以每个物种都有能力的限度,不能进入一个终极的万能状态,而是只在某些方面有能力表现活力,或者在可以活动的范围内不能无限强大,类似水分子不能在任何条件中都组织成冰块。
    这样一来,维持生命活动能力不变的物种会失去长久的生存机会,病原体杀光原料的提供者就自断生机了。
    所以地球生命史几十亿年,不管攻击对象是什么,繁殖变异飞快的异养型病原体还是没有发展出万能的世界终结者,因为就算曾经有少量个体登场了,它们在巨大的生物圈中还是只影响极小的范围,把近距离的原料耗光后,就等于自动隔离和断粮,自己也很快灭绝。
    所以能够长久延续的病原种类必须没有万能的杀伤力,在维持延续方面有竞争优势,才会跟随攻击对象发展下去,即使不能防止基因的变异产生极强毒力的个体,这些个体也会自找麻烦难以推广遗传性状,这种制约因素下,整个生物圈中就是生命总会存在于这里或者那里,没有全部消失,变态的大杀手可能有过,将来也可能再浮现,但是最多是在零星的一些自动隔绝范围中,活动一下,然后消失,没法包一个大饺子干翻生物圈(扩大相对的危险性说,即使干翻了人类,地球的其他物种也更可能是继续生存的,但是人类已经会做病原传播途径的断切了,遗传性状和免疫功能的个体差别也非常大,要被全部干翻也是极其难办的,史前不知道病原体为何物时都死不光,何况现在呢!)。

    既然终结者到处泛滥的可能性非常渺茫,那么总有传染性疾病的相对爆发,究竟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一个很基本的原因自然是病原体基因的高变异概率,在医学技术已经不算太不顶事的今天,切断传播途径、药物干预和免疫调节,使很多感染的死亡危险被压低了,高毒性的病原体较难通过以前的模式完成人际传播的扩散,而且人类个体众多,分布范围广,越来越知道珍惜生命和知道如何保护生命,即使局部放纵传播,更多的别人也会及时发现威胁,用隔离来局限传染范围,越显毒力和异常的发病现象就越会激起防卫力量,偶然出现的高毒性病原体就容易是只污染利于繁殖的局部范围(这个范围的概念从面积度量理解更好,或者感染的估算总人次,有传播干预措施下的模型)。所以基因变异的爆发性传播更可能是局限性的,越毒越小范围小规模,当然脱不了一个必要的前提条件——人类在监测干预它。

    还有一个原因比较有大想一番的进化角度意思,但是资料太模糊零散,不能马上细谈。
    就是地方性的人体免疫特点和病原体性状的互相刺激,在人类干预能力不强时更明显。

    只说个引子先:

    大航海时代前爆发的大传染事件有很多好像和不同地方的人群交往有关,适应本地的基因和免疫状态不能对抗外来的病原体。
    再后来,欧洲人进入美洲,美洲的原住民也受到外来病原体的猛烈攻击,战争的破坏反而见小;
    西班牙流感也是在人口大流动的时代,一战中的参与者和避难者在广大地区到处移动。

    这些事件爆发一阵后,传染到达的范围中又恢复平静一阵了,而当时对付病原体的认识和方法通常都不够对板,更显示出劫后余生和随后出生的个体适应新的情况。
    从现在调查得知的情况看,当时发飙的病原体并没有自行灭绝,而是作为现在活跃的新种的遗传母板,那么人们除了当时感染产生免疫力的个体之外,再出生的人也可能是更能抵抗旧种的影响了,不然情况更可能是经历过的人无事,再出生的人普遍都感染发病,就可能出现随时出现的后代保持高发病率的脆弱状态,对于每种特定性状的病原体,流行事件更可能是有起头、无结尾,不像大起大落的波浪,拉到大视角去看,但凡只能通过感染才获得免疫力的传染病就更应该是无限积累的发病状态,出生越晚的人有越高的发病率,几乎每种曾经出现的大流行事件的活跃病原都引起一次反应强烈的免疫对抗,这些病原也不必快速变异了,反正人口基数越大,随时出现的新人体就越多,至少很多旧病原都有足够的感染繁殖资源,调查地人类史上有过什多少种病原,只要盯着新生人体,记录感染发病次数就明白了。
    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医学上不会简单地计算人均感染次数来研究病原体,也不太害怕旧的种类,从统计角度应该可以说明当时生存的人对很多旧的病原更有抵抗力,而不是必须先被感染过一次才能防止大发病;又从抵抗新种的病原来说,很少有哪种能够让所有的个体都在接触后得重病,如果只把原因归结到各人的遗传表现性状上,说成有些个体没有病原方便结合的受体,或者受体引起的无关免疫的连说反应不适合病原活动,那么人的基因变异速度应该是飞快的,才会迅速躲避病原的攻击,其中正好能够对抵抗将来出现的病原种类的变异率就必须很高,同时是随机、不受病原影响的调控作用造成的,这样的中奖运气明显不真实,但是中奖者人山人海的事实又摆着,成功的预先免疫就可能也包括别的原因。
    我有点怀疑原因可能在免疫系统的变化上,那些识别和记忆病原特征的工作基础也许也许有什么改变了,或者还包括其他系统的有协调合作关系的改变。想想免疫细胞几天之内就把头次遇到的病原检查清楚、决定翻白眼还是打架、记录怎么识别,这个工作的物质基础的性状变化速度不见得比病原慢,整个系统的物质基础是否有后台的什么快速变化呢?按照后天获得性的免疫观点,它刚出茅庐时除了借调一些母体的帮手打点一阵,自己的抗原记录档案应该是一片空白,对病原的反应能力会非常差,无法继承前辈的杀毒文化积淀,什么东东都要傻乎乎地见识一下,然后才变成老鸟,病原体完全可以故伎重演,把几百上千万年前用过的烂招来欺负这个小屁孩,基因应该发展成可以激活沉睡的片段,嫌识别敌人选择性激活太复杂也可以搞随机的激活,遇到童男童女的机会其实非常多,难道不是利用无防卫的资源的巨大调控作用吗?进一步做可行性分析,设计几套招式就够了,分别按年龄段攻击人体,完全可以变成微型的鳄鱼,从恐龙时代延续到人类时代,基因组像红绿灯一样随机开关,一下亮这段,一下亮那段,很适应环境。
    这样的病原体貌似没听说过,医学也没有根据这种规律对抗病原的说法,那么原因应该不是这样的。

    再检查底层的关系,隐约觉得免疫系统的开业典礼可能没有那么寒酸——独立的人体,组成各种生理器官的实物基础的性状,是否必须是自身细胞的基因表达来包揽一切呢?

    我谨慎地怀疑不只有这部分,生物的繁殖有个母体和后代的物质接触史,怎么可以理解成两个独立的体系只做简单的几何接触,后代的至少最初一个装备阶段全是用母体的材料制造的,再少也不能少了制作遗传基因载体的东西,第一条DNA,还有线粒体,还有制造卵细胞的必要细胞器,等等,就是母体的原有组织。
    这些东西能够让后代制造自己用的免疫系统,但是不赠送杀毒软件包啊!
    那么后代除了降生初期借点母体的免疫工具用用,就绝对要自己一路瞎摸乱撞练习杀毒吗?
    如果是这样,后代的免疫能力锻炼和发病,还有病原体的乘机玩老花招,就应该是上面猜想的规律了,和事实的差别比较大,没有办法渡过这个逻辑障碍。
    我冻摸黑乱钻了一阵,有点怀疑母体和后代的物质接触和交换过程可能包括更多的进化适应作用,简单地说,就是怀疑母体的免疫系统在识别对抗病原之后,其中某些重要的细胞会转移到后代的免疫系统中,除了存活一阵的抗原记忆功能的细胞帮助开张营业之外,还有部分细胞用什么互相影响的机制调教后代的免疫系统,也许后代的免疫系统的物质基础就不是自己的细胞基因表达决定的最初性状了,整个活动状态可能变化,说不定比上一代更有应激的复杂性,利于抵抗过去出现的病原,但是可能得不到母体的抗原识别数据库,或者得到的不完整。
    貌似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统计上病原体经常放弃旧手段,拼命变异开发新的攻击能力和隐蔽能力,旧招一般不吃香的规律较为明显,一定有某种选择性的大压力在调控它的方向,最可能的影响来源应该在对手那里,而且从免疫系统发出气场。

    发散到此先。

  12. LLY路人说道:

    书上说:如果世界上还有人吃肉,那么猪就不会灭绝..............
    我轻轻飘过.......无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