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和 >> 文章

亲爱的读者,过节了,给你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乐一乐吧。从现在起,你就是能一手遮天的神,请从下列狠角色中挑出一个来,作为毁灭地球的生力军!

你的选择有:爱因斯坦领衔的科学家团队、青壮年霸王龙一对、各色外星怪兽一箱、爱吃蛋白粉的绿巨人、某佚名采花大盗、姬十三。

选好了吗?选好的话,额滴神,请继续往下看。

正确答案是——采花大盗!

可采花大盗的得分率比姬十三还低呀,他凭什么能毁灭地球?

先别忙着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亲爱的读者,你们想歪了吧,这里的采花大盗是纯物理意义上的采花大盗,也就是采花的大盗。

可采花的大盗比采花大盗还没劲得多,他凭什么能毁灭地球?

地球的双胞胎

planet twins

planet twins

英国有个名叫詹姆斯·洛夫洛克的独立研究学者,他是个学化学出身,但却更爱奇思妙想的怪老头。1983年的时候,怪老头创造出一个奇幻的世界,解决了这个连神都搞不定的难题。

借助计算机,洛夫洛克模拟出一个地球的孪生兄弟,它也有着球形的身材,荒芜的出身,不过它有个更诗意的名字,叫做“雏菊世界”。

雏菊世界里埋藏着无数等待发芽的种子。可是由于播种的人不幸是个色盲,这些种子只能长出两种东西:一种是黑色雏菊,另一种是白色雏菊。黑色雏菊吸收热量的能力非常出色,给点阳光就想灿烂;白色雏菊则天生善于反射阳光,是一些冷冰冰不好伺候的家伙。

最初的时候,太阳光线还很微弱,星球表面温度很低,寸草不生,两类种子都在地下沉睡着。后来,光照逐渐增强,黑色雏菊敏锐地接收到了阳光,热了热身就率先萌发了出来,成为新世界的第一批拓荒者,在仍然稍显寒冷的雏菊星球上生长起来。它们从两极开始向低纬度蔓延,渐渐繁茂起来;同时,它们吸收的热量温暖了大地,使得星球温度缓缓上升。

这种升温让埋在地下的白色雏菊种子捡了个大便宜,它们开始在温暖的赤道附近萌发并扩展开来,很快便跟黑色雏菊不相上下。星球被黑色和白色的花朵包裹起来,地表温度渐渐稳定下来,两种雏菊也满意地达到了一个平衡的状态。

Daisyworld

Daisyworld

爱吃醋的太阳看到这番和谐繁荣的景象,心里不免有些酸涩,于是呼哧呼哧地增大了辐射力度,把雏菊世界进一步晒热。由于白色雏菊反射太阳光的能力强,能够在炎热的环境中保持自身温度的凉爽,而黑色雏菊则因为耐受不了高温,逐渐衰败。白色的花儿迅速赶超了它们的竞争对手,在星球上大行其道起来。可怜兮兮的黑色雏菊则被逼回了两极,苟延残喘。此时的大地一片白茫茫,高傲地拒绝着阳光的亲吻。

然而,当白色雏菊以为自己即将大获全胜时,一件自作孽不可活的事情发生了。

原来,由于白色雏菊密密麻麻地覆盖着大地,星球表面无法接收到足够的热量,地表温度悄悄开始下降,一直降到了黑色雏菊能够重新生长的温度。而黑色雏菊的重新抬头,使雏菊世界陷入了新一轮的循环:黑色雏菊温暖着大地,白色雏菊退回赤道;但似乎黑色雏菊也高兴的太早了点,地表温度的上升没有让它们笑到最后,白色雏菊趁机重又登上历史舞台。就这样,星球温度起起落落,反反复复,但却始终处于一个适宜雏菊生长的范围。

也许这种竞争关系对雏菊来说再也平常不过,但最酷的事情就在于,这两种雏菊虽然对此毫不知情,但它们却竟然联手打造了一个全自动温控星球!

可是,事情并不算完。在这个年轻的星球周围,其实危机四伏。

给生活加点猛料

简单又高级的雏菊世界招致了外界的强烈不满。许多科学家质疑洛夫洛克的这个理论,说他模拟的这个世界过于单一,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俗话说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雏菊世界里就两种小破花,再加点东西肯定会完蛋。

那就放马过来吧!洛夫洛克回击道,呃……不过我这儿暂时没有那么多马,先放点别的怎么样?

biodiversity

biodiversity

兔子们最先被放养到雏菊世界。它们来了就狂吃一通,最初确实导致了雏菊数量的下降。但到了后来,兔子实在太多,食物不再像以前那样丰富,于是增长速度开始放缓,而雏菊数量渐渐回升,最终两者一道形成了一种同进同退的动态平衡状态。

兔子的好日子还没过多久,狐狸也闻着味跟来了,吃了些兔子,让雏菊松了口气。可是随后狐狸也因为食物短缺而开始计划生育,给兔子带来了重新繁衍的机会……过了不多久,这三个面和心不合的哥们,又不得不一起并肩前进了。

好和睦好欢快的场景啊……重口味的读者还是不会信服的,于是洛夫洛克又弄来了点瘟疫、陨星什么的,但结果依然如故:雏菊世界折腾了一阵之后,就又达到了某种平衡的状态。也就是说,不管人们如何为雏菊世界添油加醋,它所展现的基本趋势,仍然和最初的模型相一致。并且引入的物种越多越丰富,星球自我调节的能力就越好越强大。

universal child

universal child

公元前四百年,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就曾经提出,地球本身就是一个生命体。这个看似疯狂的观点没有引起历史的重视,但却让生活在20世纪的洛夫洛克深信不疑。他在60年代提出了名为“盖亚假说”的类似观点,但由于缺乏有力的数据支持,他的假说遭到了许多科学家的质疑和冷遇。直到20多年后,雏菊世界的诞生,才让这一理论变的伟大了起来。

这一结果让说闲话的人目瞪口呆,洛夫洛克乘胜追击:

雏菊星球的自动调节现象是生物和环境之间相互作用的自然结果,我们生活的地球也具有同样的本领。雏菊世界可以引入更多的物种,但结果是不变的,复杂性的提升只会引领它达到一个新的平衡状态,但不会使之失去自我调节的力量。

就像我们生活的地球一样,地球上的生命是稳定的,就算出现了冰期、瘟疫、火山爆发,它都照旧生生不息。大干扰会导致大灭绝,许多生物也许就此消失,但生命本身,从未停止抗争。

可是,美梦真的永远都不会醒来吗?

温柔地杀死你

今年的太阳格外活跃,报复一样地炙烤着大地,直到白色雏菊也耗尽了它所有的坚强。

大面积的崩溃开始了,雏菊纷纷凋零,裸露出它们曾辛勤呵护着的土地。星球失去了保护层,无能为力的任由太阳暴晒,温度很快就上升到令任何生命都无法忍受的地步。

洛夫洛克满头大汗的从恶梦中醒来,幡然醒悟。

他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flower picking crime

flower picking crime

生物圈积极运作起来调节气候,使自己能够在一个相当宽的范围内保持适宜生命居住的状态。雏菊世界也正处于自身发展的第三个阶段:即白色雏菊拼了老命来维持星球表面的凉爽。可是白色雏菊的调节作用毕竟是有限的,计算机模拟出当太阳温度突然升高时,它们自身难保,星球表面温度不可避免的开始骤升。

而这只是灾难的开始。还记得开头提到的采花大盗吗?雏菊世界的花朵变得稀缺珍贵的时候,觊觎已久的大盗再也按捺不住了。他光临了脆弱的雏菊星球,不由分说地摘走了所有仅存的白色雏菊。世界终于荒芜了,一切都结束了。

这不仅仅是雏菊世界的悲哀。与此同时,在我们生活的地球上,相似的事情也正在发生。人类活动的影响正在不断挑战着地球母亲所能容忍的极限,其中之一就是连我们自己都已经感知到的全球变暖。近年来气温不断攀升,并且更要命的是,攀升速度越来越快,这一点同雏菊世界崩溃时发生的事情简直如出一辙。

就算这样,地球上的采花大盗还仍然振振有词:地球和它那个愚蠢的双胞胎不同,这么多的物种,我采点花算什么!

这话说的不错,可你大概忘了,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地球上丰富的物种和资源还滋生了采虎大盗、采熊大盗、采藏羚羊大盗,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采矿大盗,以及不直接从事杀戮的道貌岸然的土地贩子,他们也在一刻不闲地工作。等他们都采完了,你再把手一伸,地球史册的最后一笔,一定会抹上你浓重的名字。

那悲剧性的一刻,恐怕没有人想亲眼目睹。

在生命中的一些时候,我们要担心的是大蛇、毒虫,以及岌岌可危的悬崖;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在另一些时候,我们关心的是考试、论文,还有一纸鬼知道值不值得的毕业文凭;

然后,老板、工作,注意不要过劳死;

接下来,婚姻、家庭,扑面而来的生老病死。

然而雏菊生活的世界,却有着不同角度的艰难。在这些脆弱不耐的缝隙之间,它们仍选择拼命绽放,黑与白交织成绚烂的生命画卷。

此去经年,花朵望夏。下次当你见到一朵微不足道的小花时,请向它默默致敬。

一些花边:

1)雏菊世界模型成功地验证了洛夫洛克在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盖亚假说”。盖亚假说说的是,地球具有生命的属性,它内部的生物和环境相互作用协调,创造出一个稳定和能够自我调节的系统。地球上的组分越复杂,也即生物多样性程度越高,它抵御外界干扰的能力就越强。更多的内容请点我。

James Lovelock

James Lovelock

2)詹姆斯·洛夫洛克是个非主流科学家,他的人生相当具有传奇色彩。作为一名爱国青年,洛夫洛克曾经毅然决然地投身二战,想通过医学救国,后未遂(早知道应该介绍他和鲁迅先生认识……)。战后的詹姆斯依靠制作一些实验仪器过活,他的心灵手巧被美国NASA相中,很快就被邀请来加州从事一些火星探索方面的工作。不过他来了以后就没干过什么正事,不仅常常顶撞上司,还把美国人为探索火星生命而斥巨资打造的“维京计划”说成一堆不靠谱的废柴。被NASA炒了之后,詹姆斯开始单干,先在祖国的《自然》杂志发了篇试探性的文章,后来没过几年,便掷地有声地甩出了震惊世界的“盖亚假说”。2008年,洛夫洛克荣获全球十大疯狂科学家排名第四,把诡异的费曼叔叔都抛在了身后。

3)这个假说最初的名字叫做“自平衡的地球控制理论”,但幸好洛夫洛克隔壁住了一位名叫威廉·格尔丁的作家,他曾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当威廉听说洛夫洛克的这个理论之后,建议他改成“盖亚假说”。盖亚是希腊神话中大地女神的名字,又贴合理论内容,又能吸引眼球。后来这一假说果然出了名。原来每个成功的理工男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文学青年呀。哈哈,节日快乐!

科学编辑:白鸟

PS: 本文可与《[小红猪]盖亚的邪恶化身:生命是它自己的死敌么?》对照阅读

0
为您推荐

61 Responses to “【和专题】雏菊世界:用尽想象去远游”

  1. 城市斑鸠说道:

    也就是说 历史上能经历 过 毁灭性打击而可以存活下来的动植物 会以其自身的 繁衍 创造新的 平衡 和生态系统 ....

  2. [...] 大长杆君 《雏菊世界:用尽想象去远游》 [...]

  3. 半死不活的猫说道:

    沙沙...

  4. cary说道:

    嗯?

  5. 说道:

    真开心,你把这个也写出来了,加油!

  6. 不化冰说道:

    鼓掌~~

  7. 半死不活的猫说道:

    记得某期 SFW上有篇关于雏菊的世界的文章 ...

    • Cielo说道:

      确实记得看到过雏菊世界,原来是在科幻世界上看到的啊~

      赞这篇!

      • lalunasun在宁波说道:

        对对对,这篇太棒了!!

        • 四月说道:

          是啊是啊,当年银河奖我还给雏菊世界投票了来着

      • 变形机器猫说道:

        我也看过……印象挺深……

  8. 田不野说道:

    我超爱这篇!

  9. ”原来每个成功的理工男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文学青年呀“

    • limingsw说道:

      这就是人类 的心理了 必须得吸引眼球啊 不然你再好都没人看 哎 经济社会啊

    • 无头学姐异闻录说道:

      这评价我想歪了

  10. Robot说道:

    这篇一定要回一下,内容充实、简洁易懂,赞~~

  11. dimlau说道:

    可是由于播种的人不幸是个色盲,这些种子只能长出两种东西:一种是黑色雏菊,另一种是白色雏菊

  12. liu说道:

    很喜欢

  13. 司马诸葛说道:

    精彩的文章,发人深思的结尾。
    看过不少宣传环保生活的文,但这篇我很来电~

    申请转载。当然,会注明原作者和来源的。

  14. Ent说道:

    ……其实,我不喜欢正文最后部分关于环保的阐发,虽然环保的话题肯定是要说的……
    因为人对于环境的干扰和雏菊世界的末日,这两个严格而言不是一回事。人类的作用再大,最坏不过生物圈重新洗牌,最后把人类给洗出去。也许还伴随着生物多样性的严重损失。但是损失最多也就和Big Five之一相当吧。地史并不是一个稳定的小打小闹的雏菊世界,而是跌宕起伏的。人类的环保行为与其说是拯救自然,毋宁说是拯救自己。

    • 绵羊c说道:

      同感.文章写的真的很好,清新简明.不过作为一个生态系统,有着高度生物多样性的地球对于自身的调节,跟环保之间,确实有关系,但严格说来又并不是一回事.
      当然,环保是一定要提倡的:)

  15. yami说道:

    然而雏菊生活的世界,却有着不同角度的艰难。在这些脆弱不耐的缝隙之间,它们仍选择拼命绽放,黑与白交织成绚烂的生命画卷。
    此去经年,花朵望夏。下次当你见到一朵微不足道的小花时,请向它默默致敬。

    看得……说不出来的感动。

  16. 林乔说道:

    写的真好~
    尽管,我没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可是对于地球所谓一个持衡的状态一直是相信的!
    也从中学到了很多~

    和,这个概念,可能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基本准则。
    让我想起了老子的一句话: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其实,在科学进步到一定的阶段,是该回头看看简单一点的思维,从全局上来看一些东西,可能更会有所不同~

    心有所感,闲言几笔!

  17. dua说道:

    这个是不是阿西莫夫基地后传的原型?

  18. A.K.说道:

    自作孽不可活呀~

  19. Marvin P说道:

    但幸好洛夫洛克隔壁住了一位名叫威廉·格尔丁的作家
    --------
    写苍蝇王那个?他就盼着世界毁灭呢……

  20. 八爪鱼说道:

    清新的文笔,清晰的叙事。好文。

  21. Metaverse说道:

    生物圈是一个自我调节能力有限的负反馈系统……

  22. 史蒂芬说道:

    边读这篇文章,边想象那灰色的条带上——黑白雏菊交汇之地——上演过怎样的轮回与精彩。
    这是一篇并非刻意但的确激发了读者思考和美丽想象的文章。感谢大长杆君!

    • 大长杆君说道:

      呃……是刻意激发的……不信请再看一遍题目!

  23. shxl007说道:

    很喜欢这篇文章,嘿嘿,很少回,但是这个真的很喜欢
    尤其是家乡随处可见的野花,居然是雏菊。。。汗颜。。。

  24. sunny0302说道:

    话说,大长杆君难道就是SFW上的长铗吗?当年的雏菊世界印象很深呢,不过忘了是不是长铗写的了

  25. 小姬说道:

    很可爱很可爱~~~

  26. 说道:

    很Q的环保 :)

  27. Abyssx说道:

    盖亚假说信徒拜见教主大人=w=

  28. 飞飞说道:

    假设地球本身是一个生命循环体,

    那么它的生命轮回就不是人类可以控制的。

    当地球上的科技及文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

    它的生命力也就到了衰竭的边缘。

    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我们可以用种种

    手段强行留住他的生命,却不可能让他

    重新焕发青春,死亡是必然结局。

    然后经过几亿万年的沉睡,进行自我修复,地球又慢慢重现生命迹象。。。。。。

    可能,这才是真正的生生不息。

    (中度忧郁症患者悄悄飞走)

    • 无头学姐异闻录说道:

      恩,应该说按这理论,咱们的科技什么的也是这循环的一员,虽然不是必然,但的确依然在这个系统内

  29. [...] “和專題”首日放送給大家的,是《雛菊世界:用盡想象去遠游》,新晉松鼠丁佳(ID:大長桿君,一位果然很修長很靚麗的松鼠MM)繼《矮山羊漫游奇境記》后又一清新作品。 [...]

  30. 狸空说道:

    雏菊世界真赞~!这篇萌文激发了我的灵感~!都能画小画儿了~
    科学家也是很浪漫的呐~

    • 引擎制造商说道:

      我觉得科学周记(九)的插画更好

      • 狸空说道:

        恩呢!我也觉得! 不过我也好想为科学松鼠会配图呀~!(腆着大脸ing)

  31. cs说道:

    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模拟程序的初始条件黑色雏菊从两极开始繁衍,而不是从赤道开始繁衍。跟我的直觉相违背。如果把条件改过来,让黑色雏菊先从赤道繁衍,那么接下来的过程还是一样吗?

  32. DT说道:

    呃……是刻意激发的……不信请再看一遍题目!

  33. lauraliu说道:

    雏菊很漂亮的花,作者很完美的笔墨。

  34. 思考说道:

    对地球来说~生态系统崩溃了~人类灭绝了~又关他什么事呢?

  35. limingsw说道:

    这个在生物学上就是生态学的一部分啊 高中生物就要学了: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和生物圈的稳态

  36. 大路杨说道:

    啊 那让我也为人类灭绝做点贡献吧
    举手之劳~

  37. ANITA说道:

    恩。。。。对我帮助很大,谢谢

  38. 万物不争说道:

    哈哈,支持

  39. Terry说道:

    原来理科男背后有文学(男/女)青年支持啊!

  40. nico说道:

    看得欢乐又感动.....
    不过说回来,每看到CS君评论,会有:“啊,这个爱煞风景的家伙又来了....”的感想....

    没有恶意,只是一个小白伪文学大龄女青年的感想而已,请CS如见莫见怪,您也写点科普文章吧,我会拜读的。

  41. 火星人说道:

    你们这些地球人,很快就都会extinct的。尽管会有无数物种给你们陪葬,但是地球上的碳基生命不会结束。

  42. 疯语客说道:

    人类与自然的关系,是共生还是毁灭?如果在前面加上一个期限的话,5000年10000年。。。。?人是不是最后一个离开地球的生命?

  43. Tanya说道:

    顶~!

  44. Tanya说道:

    顶起~!

  45. Tanya说道:

    顶起~!

  46. Tanya说道:

    顶起。

  47. 阿米巴说道:

    下次当你见到一朵微不足道的小花时,请向它默默致敬。
    是篇好文,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