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公未做米,数百年一遇的奇迹留下种种遗憾,特集来一些松鼠的牢骚日志,以泄众愤,安抚鼠心,先以低俗版开篇吧☼→→○→◐→●→◑→○→→☼

 

【李清晨版】Q&A

问:你今天看日食了么?

答:像我这样的俗人只对日和食有兴趣。食色性也,日食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的名字凑巧涵盖了食与色,老子就对你有兴趣了?我俗着呢~ 

【拇姬版】“日食谶谣”实例一则

为了庆祝2009日全食,孙燕姿献歌一首——

天黑黑

词:廖莹如april  曲:李偲菘

我的小时候

吵闹任性的时侯

我的外婆

总会唱歌哄我(想当初,外婆就拿日全食的事情吓唬我)

夏天的午后(时间上略靠后了一点,可以理解为事后对此的回顾,也可以理解为合理的误差)

老老的歌安慰我

那首歌好象这样唱的

天黑黑(日全食啦!)

欲落雨(哦,弄错了,是阴天啊)

天黑黑黑黑(我cao,居然是阴天)

离开小时候

有了自己的生活(有些童鞋,离开了松鼠会的大部队,想私下组织人马去松江观测)

新鲜的歌

新鲜的念头

任性和冲动(这显然是一种分裂行径,犯了左倾冒险主义)

无法控制的时候(结果造成了无法控制的局面)

我忘记

还有这样的歌

天黑黑(日全食啦!)

欲落雨(哦,弄错了,是阴天啊)

天黑黑黑黑(我cao,居然是阴天)

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那个……谁来认领一下,羊白,史地,老孙,盖瑞,魔术男,远在米国的史大瑞……)

我以为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世界(好多人从世界各地飞到上海丫)

然而横冲直撞被误解被骗(然后感觉受到鸟欺骗)

是否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太阳的残缺过程,当时真的日全食了吗,不是忽悠我们吧?)

我走在每天必须面对的分岔路

我怀念过去单纯美好的小幸福(其实,看看日偏食也满好的嘛)

爱总是让人哭

让人觉得不满足(看不到,当然不满足)

天空很大却看不清楚(其实还是看的很清楚的,好多云彩啊……)

好孤独

天黑的时候(又黑鸟下来)

我又想起那首歌

突然期待

下起安静的雨(别说了,真的下雨了)

原来外婆的道理早就唱给我听

下起雨也要勇敢前进……(下雨和日全食本身没有什么关系啊)

我相信一切都会平息(一切终归于平息)

我现在好想回家去(都回家洗洗睡吧)

天黑黑(日全食啦!)

欲落雨(哦,弄错了,是阴天啊)

天黑黑黑黑(我cao,居然是阴天)

【四月版】水星小姐的太阳祥瑞体质

我记得那年去北戴河,想看日落的那天零星小雨,不过晚霞很漂亮。第二天的日出是瓢泼大雨,昏天暗地。那时的我穿着塑料凉鞋打着伞站在岸边,看着海底泥沙泛起,带着海藻和鱼虾贝壳的尸体,一波一波涌上岸边,只是哀叹这样的天气可还怎么下海。

我记得那年去爬泰山,为了看日出十一点开始登山,可十二点半下起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一步三滑的走上十八盘,三点多雨停又起了大雾,浓稠得看不见对面是谁。我披着租来的军大衣站在玉皇顶得知没有下山的缆车,我就想直接从山顶上跳下去。

我记得那年去爬华山,为了看日出十点开始登山,可青黑色的天空微微发亮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稀薄的大雨、于是我看到暗蓝色的天幕里,云层间透出一条狭长而深远的白。之后逐渐变橙色。然后云彩把它们都遮蔽了,那是我发誓我再也不要爬山看日出了。

而这一次日全食,8点多初亏的时候太阳在云端打了个招呼,之后就把云彩铺成松软的被子一头扎进去了再也不肯出来,乍看就像是暴风雨前的昏暗天色,然后转黑。站在人群里看着大家惊呼或者哀叹,我忽然发觉自己的言语如此贫乏。

Shea提醒我说,作为一名水星小姐,我大概命里水太旺了。也许吧,于是我被建议名字改为焱晶,这会是个好名字。

水星上没有日全食,了回不去的叫做家乡……可我没看到过水星呢……水星上看太阳什么样?

【圆儿版】漫长的一天

一早出发去上班,小米告诉我56号上有车祸,遂走local避之。

到office,paper的review终于回来了,reviewers都还算nice,没有提出太刁难的问题,想来改一改应该就没问题了。忙碌了一整天,搞定所有需要我搞定的交给老板,让她去继续搞定。

回家比往常早,打箱子准备回国的旅程。然后吃晚饭,网上直播看日全食。日晕和钻石环真好看啊!竟然日全食真的是天全黑了,太有意思了。这辈子怎么也要看一回现场的!

大胃送我到机场,先到LAX,再到韩国倒机。

韩亚的飞机还不错,看了两部电影,还吃了石锅拌饭。可惜到达汉城时间太早(凌晨5点),在诺大的机场转悠实在无聊。Transit tour也都没有开始,外面漆黑一片。免税店也都关着门……好在找到了机场的免费上网灌水,以打发时间等待下一趟航班。

这一天还要继续在北京过,真是漫长啊……

(注:圆儿同学即将赶赴京城,参加我们周日举行的CO中毒事件一周年庆。)

指太阳戳戳你就出来啦,真逊!大家一起戳。

【田不野版】惆怅的日食啊

昨又在后海玩了一晚上,早上赖到九点一刻。

从一个月就开始惦记着这个日食,这种心理闹钟向来对我管用。九点一刻,离北京的日偏食达到极值还有十五分钟,我瞬间恢复清醒,结束赖床状态;火速地洗漱,喂猫。

忽然想起来,手头还没有看日食的工具呢。貌似有个墨镜,虽然不推荐的,但是总比肉眼看好,实在不行,我把墨镜拆了,两片叠在一起看。于是一阵翻箱倒柜,一边找墨镜,一边寻思着能不能找到别的替代品。话说我已经跟人要了三天的软盘了,居然一个有软盘的人的都没有。

突然在抽屉里面发现一个很好的东西,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一定管用—一卷黑色垃圾袋。我抽出一片,蒙在眼睛上,向窗子看去,果然很好,四周黑漆漆一片,只有在窗子的最亮处隐约能看到光。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便宜最易得最方便的日食观测工具,便宜就不用说了,各个超市都能买到,而且随手一卷就能带走,想用的时候,只要往眼上一蒙就好,而且是全视界的!我一边下楼,一边做着发财梦。要是我在上海,在杭州,在武汉,在合肥,带上几卷黑色垃圾袋,在日全食的时候到处兜售,就叫它:无敌日食观测膜(附带垃圾袋功能),一块钱一个,肯定好卖!

走到楼上,抬头望天,阴阴地,前方一百米还得看到雾,啥天都看不见!看不见啊看不见!

我手攥了我的无敌日食观测膜,好惆怅啊好惆怅~

在地铁里,遂赋诗八分之七首:

起早觅日亏,

但得浑身霾;

难道有绿坝

老天禁黄“灾”;

愿得芭蕉扇,

扫荡惆怅怀;

再借金箍棒;

捅破天如筛;

米米阳光下,

万万晴天在。

【孔令龙版】你们中国人太幸运了
格林尼治天文台的马雷克•库库拉博士虽然是位严谨研究者,可缺不缺浪漫主义情怀:“中国古代对日食的解释是天狗吃太阳啊,我很喜欢这个有趣的传说。”他笑着说。
在中国人有幸看到本世纪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日全食前夕,我大清早跑到绿草如茵的格林尼治,找库库拉博士聊天文。
搜肠刮肚地用本来就没多少的天文知识勾起库库拉的兴趣后,就听他讲起日食来。这个30多岁的哥们儿很可能业余时间经常搞些科普,一段单口用深入浅出的语言把日食这个现象就讲得深入显出。说到精彩处他甚至手舞足蹈地辅以肢体语言,比如拍着我的肩膀说:“你们中国人太幸运了,能看到一次这么长时间的日全食,当年我为了看日食,可是大老远跑到非洲的……”
库库拉的手很有力,我有点后悔告诉他中国人驱赶天狗的传统方法是敲打铜盆了。虽然他还苦口婆心地讲了半天在观测日食时要小心视网膜灼伤,因为几乎每一次在发生日食的地区,各种医疗机构总能接收到被日光灼伤眼睛的病人。但当时我能关心的却是自己的肩膀是被那只毛茸茸的大手拍肿。
库库拉这个天文博士是个妙人,格林尼治更是块妙地。
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就记住英国有个叫格林尼治的地方,那时甚至还不知道大本钟,就连牛津当时也望文生义地觉得似乎只是一个和动物有关的地方。
可格林尼治不同。因为这里有条本初子午线,0°打那里经过,当时就在想,我们不是叫中国吗,为什么人家那里才是中间。后来学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才明白,19世纪划分经纬度的时候英国其实就是名副其实的“中央帝国”,而我们那时已早被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边缘化了。这由实力决定,而无关于名号,就像一个叫田大壮的人,说不定就是一个经常被打得满地找牙的萝卜头。

 

最后再奉上一位主动请缨的候补松鼠,他在给庄的邮件里介绍自己说是“高三毕业生,毕业于青岛二中,目前被保送到了北京大学物理学类”,哎呀哎呀,感慨一下,我们实在兴旺,香火源源不断啊,90后也冒头了。

【Eagle Fantasy版】我今天看的不是日食 是寂寞…

为了看这次日食,我一周之前就开始关注天气了。本来全国从成都到重庆到武汉到杭州到上海全都能看,但是不幸的是能看日全食的地区似乎全都盖上了一层云,结果弄得天气成了决定我的观测地点的唯一因素……到了三天之前看天气预报还是全程有雨,只有武汉是个阴天,虽然武汉是个著名的火炉而且我还去过,不过也没有办法啊只能来这里了。

昨天坐火车到了武汉,发现了一个观测的绝佳地点:汉口江滩。一片开阔地,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坐下的地方,很爽。天气预报说是今天多云,虽然不是晴,但是和其他地方的暴雨相比已经很不错了。

今天很早就起床了,可是一看窗外一片一片云彩似乎情况不容乐观。到了汉口江滩的时候,已经人满为患了。看来大部分年轻人热情都很高涨啊。天上大概有一半蓝天一半白云,因为云层的遮挡直接用肉眼看太阳都不刺眼。到了8点一刻,开始初亏了,乱哄哄的人群顿时叫喊了起来。我戴上了那个所谓的专业日食眼镜,结果什么也看不见……摘下日食眼镜,用肉眼直接看,发现因为云层的遮挡正好可以看清楚……哈哈。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有大约一半直接用肉眼就能看的很好还不刺眼,一半时间得带上日食眼镜。当太阳变得剩下一丝的时候,人群安静了,静静的等待神奇的时刻的到来。然后在大约9点半的时候,一瞬间整个城市就全黑了,大家都沸腾了。非常非常可惜的是,本来如果没有云层的遮挡在这个时候是可以看见一个像钻戒的环的,可惜那块破云彩生生的给挡上了……整个5分钟的过程,那个环就偶尔露出来了一点点让我饱了眼福。日全食阶段,看看周围的景色太爽了,远方地平线处产生了粉红色的霞,武汉长江大桥(二桥)那个方向则产生了橘红色的霞,美极了。拍下了照片,不过天亮之后看发现全是黑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然后又是一瞬间,刺眼的阳光就照了下来,大地瞬间就亮了。差不多这是时候人就开始散了,我也就是多看了几分钟就走人了。

总的来说,还是相当爽,有云彩在天空上调剂着,一会儿用肉眼直接看一会儿带上日食眼镜看,有着不一样的体验,日全食也亲身的感受了,虽然有那么一点点小遗憾。

0
相关文章

22 Responses to ““心之全蚀”专题增补版:日全食感言”

  1. zje2009说道:

    广东一片晴!可惜没全食。

  2. magicgod说道:

    杭州看得很瘾啊,一开始有乌云,后来日全食的时候正好没有,下午就下雨了,险啊。

  3. pitaka说道:

    我这里只看得到日偏食,在网上看的日全食,好像成都和武汉效果都不好,天荒坪是看的最清楚的,看到贝利珠和日冕,确实不错。

  4. 小六说道:

    谁说重庆不能看日食?重庆日食这么清晰!
    而且我就不懂了,为什么各个电视台都不肯播放重庆的日食?当时明明天上连一丝云都没有的啊!!委屈啊!

    • suizui说道:

      刚才遇见孙悟空路过,腾云驾雾,作蛇行之貌。
      偷偷抛出一颗棉花糖,这猴竟然眼花误踩,仙气一岔掉将下来,被逮住测量呼吸,原来是醉了。
      顺便讨问了一下,猴儿去东海大修那根烧火棍,和龙王喝了点小酒,聊到啸天犬吃火炭的事。
      据猴子八卦,席间龙王嗤鼻子说别以为不知道炒钱罐,想把自然之美霸在自己脸上,但是休想把老敖也丑了魂,所以故意请病假,安排最敏感的反射龙顶班,哪儿有嘘嘘声就在哪儿尿,以示声响事成。
      猴子呵呵直笑,说你看是不是几千年一遇的巧合呀?叫咋咋就哗啦啦,想封杀的反而哇哈哈,不愿按一起分享的思路报道又如何,更多的人亲眼见到美景就够了,谁在乎给不给报道的什么分量,谁小气闷锅谁就自己去吃馊菜。
      我一拍头对呀,别看装神弄鬼拼命说得貌似全世界就此一处的值得注意和报道,美丽却被绝大部分地方的人看去了,还有那么多的人品爆发冲开云天的传奇之窗,只遗憾太近炒菜锅的人被油烟连累着了。
      但是总体来看,反而正是一幅日食之画,中间一团乌糟糟,周围反而镶嵌着耀眼的贝利珠,更大范围是大家也很高兴的美丽日冕,谁在乎中间黑,越黑越是衬托,虽然纯属天然找不到任何好说的理由,但是心理学上就是感觉更加舒服,哪怕本来可以同步共赏的美景需要事后辛苦去寻找,冥冥之中就是觉得比炒臭菜得逞的效果还要漂亮万倍,心里老是情不自禁有这种本能的反应,就是要大叹这个千年难遇的奇异概率,可能不愿同乐乐就不能也得乐就是彪悍的自然规律。
      嗯,真是天文历史上的骨稽事情,玩味良久。
      我且独去觅那各地愉快观看之已旧之闻,纯洁感受一下全球共赏非私货的天光的正版欢乐,和看得高兴的每个人一起高兴去也。

      • 说道:

        哈哈 这泼猴

      • c2blog说道:

        插嘴兄啊,您老人家那么辛勤,灌了那么多的水,快可以出一本书了吧?

        我给兄贡献一个书名,就叫《路过松鼠会 之 插嘴乱谈怪论》。

        请不必以超级重酬千里迢迢送货上门感谢我,谢谢。

  5. 四月说道:

    对,我看电视的时候想掀桌!恨死那个导播了

  6. 红与黑说道:

    只看到了偏食,但也很兴奋!

  7. 阿努说道:

    我在武昌这边看到,其实日全食的时候看得蛮清楚的,贝利珠也看到了。。。嗯,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刺激,大家都在屏住呼吸等待最后一丝刺眼的光芒消失的时候~

  8. mapletxr说道:

    【孔令龙版】 “可格林尼治不同。因为这里有条本初子午线,东半球和西半球由此划分”
    这个,我记得东西半球的分界是西经20°,160°吧。

    • mapletxr说道:

      孔令龙版】 “可格林尼治不同。因为这里有条本初子午线,东半球和西半球由此划分”
      这个,我记得东西半球的分界是西经20°,东经160°吧。

  9. lynn说道:

    在办公室听直播时候偷了张X光片,透过片子看到了初亏,而后就再没见过太阳的脸。。。
    下雨了,天黑了,天亮了,没太阳

  10. harvest说道:

    话说我们这很多人拍的片子都有两个小黑点。我朋友拍了两张相隔5分钟的片子,发现位置变得挺快的,5分钟后两个小黑点就从太阳的左边跑到右边了,求解,难道是水星和金星?

  11. Metaverse说道:

    FT……22号还在顺德大良出差,早上有云,隔着3寸盘只看到一团东西,最多只能扎个小孔弄个微缩版的成像来看看。。。

  12. suzui说道:

    搜索了看日食伤到眼的情况,包括被确诊和自述不适,已经有数百例(按人次算,网络好在方便快速收集数据,坏在不能排除单例多报的情况)。
    只搜索了中国范围。
    确诊事例至少绝大部分都发生在城市范围,又在全食带和偏食带比较弥散地分布,是否能够看到全食不是占据绝对优势权重的影响因素,显然“全食”的概念具有更强的致关注作用;
    确诊事例绝大部分有相对较长时间观看偏食现象的行为,说明日食的过程被强烈关注,所以普遍被变化过程吸引而主动冒险接受强烈辐射。也有部分事例(假设当事人如实陈述情况)是极短时间不防护就发生损伤了,可能说明有些人的眼睛对日光辐射的承受力很弱,但是资料不全面,不能了解个例中的体质、眼部详细状态,不知道如此不堪一望的具体原因;
    至少大部分确诊的事例都在接受辐射后当天表现明显征状,就诊在日食当天至后3天内为高峰,不知道周末媒体报道是否几十更新信息,截至26日的上网情况,尚难预计还会有多少就诊的新患者。
    有不小于已确诊规模的上网者自述不适,但无法判断是否都已就诊,从就诊事例的普遍规律分析,很可能患者基本都是感觉非常难受才上医院,其余部分已经受到的刺激没有超过忍耐极限,不去就诊。
    似乎没有市级以下医疗机构接收确诊日食原因伤眼的报道,但是这些范围有更大规模的人群,而且防护知识和用眼观念相对更弱,怀疑有很多人实际伤到眼但是不就诊;
    现在有很多私立诊所,以及大多不涉及诊治的药店,数量远远超过大型医疗机构,分流很多患者,没有出现来自这些方面的日食伤眼患者就诊和自购药品报道,但是很怀疑实际有很多。
    更多的人因为普遍缺乏有关知识、对视力的保护要求很低,也更难得到合理防护、也更敢冒险接受强辐射,可能实际比城市范围的人群更多发生伤眼,但是很少意识到要就诊,甚至不作自我治疗休养,也许其中只有损伤最终表现太严重时才会就诊,延误时间不好估计,不严重损伤的人则可能始终不就诊、不知道将来视力的变化和本次日食有关。

    简报亲眼看到的民间视力防护情况,令人胆寒。

    3天内完全随机遇到大约20个正在观看或者告知曾经观看日食的饮食男女。
    其中从当场表现和陈述经历判断,只有1/3弱的部分没有被发现用肉眼直接观看小食分的偏食,并且有采用合理防护的行为。而其余人都至少曾经肉眼观看过,造成强烈的刺激,以致普遍根据体验认为这样看不清、太难受、造成短时内非常眼花(未调查是否事后就诊)。
    还有一例更不可名状,观看食分近7的过程时自己去除防护,圆睁双眼直视,说这样看也可以,吓得我赶紧伸手去帮遮挡,警告当心烧伤,而这家伙的反应却是偏偏脑袋躲开遮挡,照看不误!再升级到近乎严重威胁再看就要瞎了,反应是照看不误!只好改用有防护看得更清楚更好玩来引导欣赏兴趣,才恢复防护理,肉眼直看时间至少有5秒,最初躲在身后偷偷看到认为不必防护的时间未知(不知是否有损伤,当时未表现出问题,事后不知人跑哪里去了有无不适。)。

    总之民间的有关知识和视力保护状况非常不佳,折射出大量吹不起的问题。

  13. ellie说道:

    我患了日全食综合症……

  14. Silicon说道:

    北斗巡星会汉川日全食观测成功~
    那个悬在头顶的硕大的钻石环。。。摄人心魂啊。。。
    可是。。。五分钟咋就这么短呢。。。

  15. 呵呵,孙燕姿的歌天黑黑放在这里也是一个妙想呀?拓步ERP软件www.toberp.com

  16. zuiazuia说道:

    天公未做米,数百年一遇的奇迹留下种种遗憾,特集来一些松鼠的牢骚日志,以泄众愤,安抚鼠心,先以低俗版开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