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色 >> 心理 >> 文章

话说某日,我去见一位非著名诗人、作家,人家也出一本图片儿又大又多、色彩很有冲击力、极其拉风的大个杂志儿。我很羞愧地看着人家杂志,说:看着这种杂志,我就变成了一瞎子——我只会读字。那些个色儿、图儿,生生地放在那儿,干扰我阅读。然而叫我没想到的是,原来,诗人自己也不喜欢那些色彩丰富而鲜艳,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图片儿。

然后呢,偶们就互相抱怨那些丰富的色儿。

我说:我对视觉冲击根本没兴趣,我只想闭上眼睛听;

诗人说:是呀是呀,诗,不就是用来读的么?

我很汗,一个劲儿点头,后来,诗人跟我说,好像有本书里说的一个色盲画家,只画黑白画,他的画,很好看。

回家,我就千辛万苦找来了那本小书《火星上的人类学家》,果然第一篇就是“色盲画家的病例”。

故事里说的是一位画家I先生。一场车祸后,忽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变了,阳光灿烂的早晨忽然显得雾沉沉、白茫茫、灰蒙蒙,因而模模糊糊。画室里从前画过的那些富有激情、寓意深刻、令人联想丰富的抽象派色彩画,忽然间全都丢失了所有的色彩。

接下来的数周,I不死心,继续画画,彩色的画。他知道一切物体的色彩——不仅能说出他们的名称,还能说出它们在色卡上的编号。但那些画儿却一概晦涩难懂,常人看来色彩极其杂乱——轮廓线条极其精确,但色彩全错了。种种吊诡之处,直到一位朋友拍下了这些画的黑白照片,I才只好供认了真相。

I所患的是全色盲。

人类对大脑辨别色彩能力的了解曾经历过一条复杂而曲折的道路。

1666年,牛顿用三棱镜实验证明了白光是七种颜色合成的。1820年,托马斯·杨发现,眼睛仅需三个受体就足够辨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色彩。1884年,赫尔曼·威尔布兰德从自己的患者身上发现了某种视觉能力丧失的例子——某些患者是色感能力的丧失,而另一些则是形状能力的丧失。于是,他提出,大脑皮层该有一个个单独的视觉中心,分别负责“色印象”和“性状印象”。但在当时,他的假说并没有解剖学上的证据。直到4年后,一位瑞士医生遇到了可以作为证据的病例。

 

那是位中风的老妇人,她看到的东西,右边都罩了层灰色,左边则色彩正常。这位病人死后,大脑解剖显示,老妇人大脑的损伤正是局限在视皮层的一小部分。

但单独视中心理论此时仍备受质疑。因为,自17世纪起,人们一致认为视觉是通过把色彩和图形打包后点对点传递与识别的。人们怀疑威尔布兰德的猜想,这接下去又等到了1974年,第一位全色盲病例被发现,争议才告结束。

事实上,全色盲患者的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丰富得多。根据I地描述,虽然他完全生活在一个只有亮和暗的世界中,但令他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色彩一直在变。比如:红色物体,他看来通常是黑色的,但在夕阳斜照下,颜色却会变淡——后来,根据这种变化,他可以推测,那是红色。当射来的光线突然变化时,物体变色的现象尤为明显。I先生几乎是忽然发觉,自己居然身处一个多变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里的物体,都会随着光波长短变化而显得忽明忽暗——相比而言,原来那个世界,居然曾那么稳定和持久。就像歌德说的:“视觉幻想就是视觉真相。”

失去色觉一个多月后,I开始尝试着只用黑白画画儿。画黑白画最初的一两个月,他的画给人一种刚劲有力的感觉——狂怒、恐惧、绝望、激动——那是艺术技巧控制下的强烈情感。三个月后,他的作品从那种另类的主题转向了生命的主题——那种动感、活力和生命的张力,甚至远胜他受伤之前。后来,I又尝试起了雕刻,他似乎要试试自己仍存在的所有视觉方式——形态、轮廓、动作、深度。但I只喜欢在画室里,那是他唯一可以以有力的、轮廓明显的形式来重新设想一个世界的地方。而画室之外,那个现实世界,他觉得是一个陌生、空洞、死寂和灰色的世界。

某天,我跟steed谈起:如果颜色不存在会怎样?steed说,那会大力阻碍科学的发展呀,比如染色体就不能叫染色体了。可是,我不觉得这样,就像那本书里说的:如果没有那些缺陷、失调和疾病,也许我们永远看不到,甚至都无法想象,我们的生命还可以有这些潜力、发展、演变和形式。也许,没有了色觉,今天的科学会向着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向发展。那个世界,我们无法想象,因为,从生下来开始,我们就一直生活在了这个色彩缤纷的世界上。

在互联网上,我没有找到那位I先生的网页、作品,以及其他。1986年,他已经65岁了,也许,那个人没赶上这个让人心神不宁的互联网时代。这是幸事,不然,打开网页,他也许只会看到一堆深深浅浅的灰,据说,“肉色”对他而言就是“鼠色”——像老鼠皮毛那样的灰。


以下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hoho。

直说吧,我是来砸场子的。既然在我们这个两元化的世界上,不是黑就是白;不是赞成,就是反对;不是热爱,就是仇恨……那么,不是特别热衷颜色的我,也许该板起脸来,换一种名叫“痛恨”的情绪。

酝酿了一阵子,我便真的痛恨起来了。

我痛恨那些把观者目光一下子吸引去的颜色——他们是那样主观,因人而异,没有任何客观的标准,甚至,毫无道理。

我小时候喜欢的那抹高贵的紫色,我妈曾那么痛恨,她说,那是死人牙龈的颜色。她喜欢的是枣红,我不。于是,从家里的地板、衣服到自行车的颜色,就一直是青春期的小孩儿与成人世界对立的焦点。直到后来,长大了,才慢慢发现,所有这些坚持里面,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好吧,颜色能够存在那么多年,也许只是因为,它还有点儿用。

图片来源:
Colorless World by WTL photos
Black and White by Brian Auer

0
相关文章

30 Responses to ““色”专题:颜色,我呸!”

  1. [...] 小蓟《颜色,我呸》 [...]

  2. Mycroft说道:

    嗯嗯,很有哲理

  3. yuandongying说道:

    知识嘛!百家齐鸣,百花齐放。没什么砸场子不砸场子的!

  4. 小厮说道:

    嘛~~有失必有得啊
    我现在倒是很想体验一下只有黑白却又多变的世界= =|||

  5. EVIL说道:

    其实所有的坚持都没有道理,记得在松鼠会读到一篇文章,关于一个小岛,在上面生活的人大部分都是色盲,但是他们有着和我们不一样精彩的世界。看,离开了色彩,其实我们都无所谓的。

  6. 变形机器猫说道:

    车祸怎么造成色盲?
    色盲不是一种遗传病吗?

    • 四月说道:

      大约是损伤了脑部对于颜色辨识的中心吧。

      • 变形机器猫说道:

        怀疑I先生的故事纯属虚构……
        这还能解释网上为什么找不到他的网页和作品。

      • mango stone说道:

        脑部损伤的确可能损伤感知颜色的神经元,结果导致他只能看到黑色,白色,和处于两者之间的不同程度的灰色。更为有趣的是《惊人的假说》指出即使你失去了对颜色的分辨能力,但你的注意仍可能被引向一个色块!

        《惊人的假说》这书挺好,是我脑科学的入门书籍啊!

    • Crak.y说道:

      色盲有很多种
      很多红绿色盲是遗传病
      全色盲就不一定了

  7. 蓝色的水说道:

    有没有人 看到的色彩世界比一般人丰富呢

    • 木少说道:

      一般人的眼睛可以感知的电磁波的波长在400到700纳米之间,但还有一些人能够感知到波长大约在380到780纳米之间的电磁波(就是说是有些人,看到的世界别一般人丰富的)。蜜蜂和其它大部分的昆蟲,能够感知的电磁波可见范围比我们稍微往右移,即是从300nm(这段波,我们看不见,姑且称之为“蜜蜂紫”,一想到明明存在人家能感知而我们不能的东西就有点纠结了)至650nm(橘紅色,蜜蜂看不见红)。

  8. M说道:

    为美剧《Heroes》里的预言画供稿的画家Tim Sale就是色盲。他的画都是请别人上色的.

  9. 胡天翼说道:

    我对颜色也没兴趣,所以从小对美术一点概念都没有……

  10. 赵洋说道:

    “如果颜色不存在会怎样?”
    那样的话人类也会用不同的词汇描述不同波长的光吧?就像灰度一样。
    颜色应该也是个建构出来的概念,受自然环境影响很大。

  11. ww说道:

    如果人存在可以切换的视觉,可能更有利于认识这个世界,我是个红绿色盲的绘画者,我可以对形体有更加强烈敏锐的察觉,但非正常的色觉着实让我纠结,生活在“正常人”制定规则的世界里,很多都不那么方便,他们把我看起来一样的色彩区分成截然不同的颜色,还把他作为交通中非此即彼的信号,然后把我从道路上排开在外。(难道把可以通行和停止统一做成箭头和全亮的圆之间切换很困难?)
    但其实我做了多于平常人更多的努力去认识色彩,学会用明度,物品种类,光色变化去区分颜色,在ps里,我能方便的通过RGB或CMYK数值调出人家需要的色彩,这些,很多不了解色彩的正常人看来是惊奇的事(我常在想,你们真浪费了资源)同时我知道正常人的色觉往往给他们造成了明度假象,一些看来深浅不一的颜色,其实明度可能完全一样。大家可以做这样一个实验:ps拾色器中,有一个初选色像的竖条由上到下是:红 紫 蓝 绿 黄 橙 红,有明度变化的(我色觉中的最亮点与平常人位置不一样)于是乎,我想通过这个色条去色来知道到底普通人的色觉和我的色觉,关于最亮点,谁更接近实际情况,于是我用截屏选取这个色块,并以jpg文件的方式导入ps,用去色功能剃除色彩,保留明度信息,但我惊奇的发现,开始看来五颜六色并深浅不一的色条居然变成一致的灰色。。。。。。。
    呵,可能我得到更多的欣慰,到底谁是正确?可能具备另一个色觉体系的生命能把正常人看起来一样的颜色区分成很多个种类,谁知道哪个更正确呢?看来我们真该用切换对比的方式来观察世界,世界本不是我们看起来那样,至少在我做,而“正常人”根本少有意识,我并不落后!

    • 说道:

      很有意思,呵呵

    • af_force说道:

      嗯,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有时我们也是身不由己,请用好大自然给予你的天赋

    • suizui说道:

      “颜色”就是各种眼睛可以识别的“性质”之一类,是“特征”这个集合的一部分。

      不同的人有感官功能的差异,其实很难找到和自己感官能力完全相同的人,都有这方面那方面、多一点少一点的差别。
      从数学上描述,就是特定的人的感知范围是一个集合A,别人的感知范围是集合B,A与B有部分重叠,又分别有自己独具的部分。
      实例——
      有人的视觉按大样本统计平均来说,色彩的感知范围正常,但是对部分色彩比较不敏感,属于“色弱”类型;
      有人视觉算完全正常,但是听觉能力比平均情况差,耳朵比较背;
      有人视觉听觉都比平均情况差,但是嗅觉比较灵敏,在这方面超常了;
      有人视觉能力在色彩感知方面比平均情况差,但是因为色彩因素的相对干扰少了,对比度方面的刺激可以更容易感知,就在灰度方面的识别变成超常。
      有人视觉能力相对很差,但是要用替代手段感知事物,神经功能会挖掘其他信息处理的利用潜力,听觉就变得超常;
      有人感官功能算典型的正常类型,但是信息处理资源被一些信息利用的状态霸占,本来可以发挥的其他利用手段就被抑制了,听觉嗅觉触觉都不算很灵敏。

      总之感知事物的方式很多,各人有自己适应硬件基础和应用需要的运行状态,而且神经系统有一个降噪的优化处理规律,不是毫无保留地表演最大感知范围,否则反而自己造成强烈的干扰,很多潜力是备用的,可以为了应用的需要而优选表现出来,当然也有硬件基础不同的一些影响,但是处理信息首先是为了自己,互相比较感知范围和灵敏度是另一回事,理解存在差异和接受差异就行,各有长短,而且更多是要使用能力,单纯对比集合的大小没有什么意义。

      • Marsli说道:

        顶一个~~大自然真是很神奇,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好好享受造物主赐予我们的特别与天赋

  12. 迷信老鼠会说道:

    作者的思想还是比较极端的

  13. 方晓说道:

    小时候一直喜欢橘黄色,疯狂的喜欢,差点玩具和衣柜只有一种颜色。因为觉得那种颜色像太阳,让人觉得温暖。

  14. lucia说道:

    没有颜色,不好吧!那草不绿了,花也不红了,那不是会很奇怪嘛!

  15. Asuda说道:

    某携带色盲基因的路过……

  16. M说道:

    看不到色彩不代表就是二元。生活在色彩世界里的我们可能无法仔细去观察每种颜色细微的变化,如果只能看见灰色,反而能感受它细腻的变化。世界上没有黑和白,只是不同程度的灰而已

  17. Aigle说道:

    就像盲人对听觉特别敏锐,如果无法看到多彩的颜色,黑白的变换也应该是可爱的吧

  18. 青媚狐说道:

    色彩:色阶

  19. 归海一刀说道:

    哈士奇表示很快乐洒洒~~

  20. 哈哈说道:

    画素描时不用眯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