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是Dr. You >> 来信 >> 文章

第三十三期问题:关于睡觉和做梦的问题(查看详情,请点击群博右边栏的Dr.YOU专辑)

啊哈,这一期大丰收~!直到结束之后,Dr.Who还又收到了两封关于做梦的来信。Yunfeng Zheng同学将清醒的状态比喻成城市里的交通灯;青儿同学的来信有图有真相,很好很强大;左璐同学带领我们回顾了不少《蜡笔小新》的剧情;thoulove同学投递来了一个对话体的科幻故事;潮汐同学和ye-yd同学也带来了自己的见解。当然,还有瞭望星云和cat14991这两位迟到的同学……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Yunfeng Zheng

睡,是一个状态,这个状态下,你的大脑处于广泛的抑制:听觉、视觉、触觉、运动控制……,总之,你不能控制自己了,很迟钝。

--------------------------------------------------------------------------------------------------------------------

甲:看来,这个状态很危险啊。一直醒着行不行啊,这样就不会有危险了,为什么要睡呢?

乙:不行啊,我少睡两个小时都不行,第二天累得很,脑子不转。

甲:是啊,我也一样。可是,为什么呢?美好人生,至少三分之一都被浪费了哦

乙: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

清醒的时候,积累了短时记忆,睡眠把短时记忆转换成长时记忆,科学家最近发现,睡眠帮助腾空大脑,利于新的学习。(参考Science,doi:10.1126/science.1166657,Jeffrey M. Donlea,Paul J. Shaw, Use-Dependent Plasticity in Clock Neurons Regulates Sleep Need in Drosophila)

(想像一下,白天,你的大脑从外界吸收了大量的信息,储存在一个地方,就好像人们把信投到了家门口的邮筒里了;到了黄昏,邮递员把邮筒里的信集中起来送到邮局,邮局的分拣中心把这些信件分拣归类到不同的邮包里发往各个城市,最后,某个小区物业把收到的信件放进每家的信箱里。长时记忆形成了。)

短时记忆转换成长时记忆的过程,是在广泛抑制下的对码、激活、修正、再存储。对码区需要短暂解除抑制。

梦,是一个无意识的意识过程,确切地说,是一个不受控的意识过程。一方面,在对码区解除抑制的状态下苏醒过来,相关内容串联起来成为梦境,另一方面,“让梦想变成现实”、“美梦成真”等等成语又说明,大多数的梦都是脱离现实的,离奇、荒诞、不合逻辑、异想天开。

让我们看看什么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

下了班,你的一个好朋友找你喝酒,你们聊起了你和他各自的初恋,他说:她的美,完全就是西施,可惜,99朵玫瑰也最终没有把她留下……,说着、喝着,他醉了。

晚上,躺到床上的你慢慢睡着了,隐隐约约:一个人,慢慢走近你,走近你,原来是你初恋的她,手里一束玫瑰花,送给你,你高高兴兴地接了,然后,看她转头走开,你跟在后面追,追啊追……,你的朋友在喝酒,就着油炸臭豆腐下酒,你确信他已经醉了……,卖臭豆腐的摊主是个美女,可是,她怎么不是你的她呢?你,找不到你的她,很着急,很着急……,醒了!

(一般来说,记忆的抽屉里,玫瑰花和油炸臭豆腐是分开存放的,除非你的爱情火花是油炸臭豆腐点燃的。上边这个梦,则是因为读过鲁迅《故乡》的你,短时记忆“西施”转换成为长时记忆的过程中,与“豆腐西施”对码,然后脱抑制激活了你喜欢吃的“油炸臭豆腐”,从而形成了怪异的梦境。)

------------------------------------------------开场白到此结束-------------------------------------------------

非睡的生理状态是清醒(病理状态可能就不是),清醒是一个兴奋与抑制交替的过程,好比城市交通,无数个路口都有红绿灯在交替,让各种感觉和内在思维都变得有序。绿灯是兴奋性突触,红灯是抑制性突触。

红灯很重要,让兴奋性信息准确传递,让你的思维合乎常理,符合逻辑,所以,违反交通规则的事情在这里是不被允许的,“白日梦”休矣。


青儿

在探讨睡眠与做梦之前,让我们先了解一下睡眠的基本知识。

1. 首先是睡眠成分,和它们的判断标准。

区别清醒与睡眠的标准是肌电,入睡后肌肉松弛,记录不到肌电,这点是很好判断的。

哺乳类动物有两种睡眠成分:非快动眼睡眠(non rapid eye movement sleep,NREM)与快动眼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sleep,REM),两者之间的判断标准是头皮或硬脑膜外脑电成分分析。

NREM(非快动眼睡眠)有四个时相:stageⅠ-Ⅳ,其睡眠程度逐渐加深;REM(快动眼睡眠)是最深度的睡眠。

clip_image002

上图展示NREM睡眠四个时相不同的脑电波形,其实四个睡相之间没有绝对的划分标准,随着入睡程度加深,脑电逐渐趋向大波幅,低频率。

stageⅠ:睡眠和清醒的转换时段,在低电压EEG基础上混杂有alpha和theta波,后二者在清醒脑电中经常见到。

在这个阶段,人的身体放松,呼吸和心率开始变慢,大脑变得放松,思维开始漫游,这
种感觉真的不错。可以把第一个阶段看成是通往睡眠之门。 (from moly)

stageⅡ:出现spindle和K-complex波。是实验中判断入睡与否的指标。

在这个阶段,人仍然是清醒的。事实上,在睡眠实验中,大多数人在第二阶段被叫醒后
会说:“我还醒着呢。”(from moly)

stageⅢ:spindle和delta(20-50赫兹)混杂EEG波形。

stageⅣ:脑电以delta波为主,间或有spindle。

在Ⅲ、Ⅳ阶段,就是“深度睡眠”了。进入深度睡眠后,人的血压,呼吸和心率都达了一天中的最低点。血管开始膨胀,白天存储在器官里的血液开始流向肌肉组织,滋养和修复它们。(from moly)

clip_image004

上图显示清醒和REM睡眠时相脑电特征:两者之间没有很大区别,都以theta波为主。

第五阶段也许是最有趣的阶段,但是科学家仍然不清楚这个阶段究竟有什么用。第五阶段也被称为“快速眼动阶段”,或简称为“REM”。在20 世纪50 年代,科学家Nathaniel Kleitman 发现:当人在处于这个阶段时,眼睛向各个方向快速的移动,故由此而得名。这个哥们还发现,当人在这个阶段被弄醒后,他们称都正在做梦。因此,这个阶段也被称为“梦境睡眠”。通常认为,人做梦的大多数时候都处于这个阶段。(from moly)

2. 让我们了解一下正常年轻人睡眠特征,注意,是年轻人,人老了,睡眠的特征也改变了。

clip_image006

一个健康的成年人,夜间睡眠时间大约持续八小时,如图所示,一夜之间有4-5个NREM/REM睡眠循环周期,每次持续大约70-90分钟。

入睡初期以NREM stageⅢ、stageⅣ为主,又称慢波睡眠(slow wave sleep, SWS),生理功能是补充体力,moly提到过,此时期血管开始膨胀,白天存储在器官里的血液开始流向肌肉组织,滋养和修复它们。

如果慢波睡眠缺失,个体容易感觉到疲乏,成人年龄超过40岁,基本上记录不到stageⅣ睡眠了,所以很多老年人抱怨睡眠质量不高,易醒,睡眠时间短,醒后疲乏等等,与慢波睡眠缺乏有关。

临床上经常用到的镇静催眠药,如地西泮(安定)及其它药物,虽助眠,但其延长的是stageⅠ、stageⅡ睡眠,服药者即使睡眠时间增长,但睡眠质量不高,与慢波睡眠缺乏有关,我的姥姥经常抱怨,服用安定后,越睡越累,是有生理学基础的,如果有种药物特定延长慢波睡眠,那就是人类的福音了。且不说各类睡眠障碍患者,军方一定会拿去用于快速恢复士兵体力,增强其战斗力。

REM睡眠以做梦、眼珠转动,肌张力消失为特征。REM期大脑活动不亚于清醒时刻,有EEG为证,其具体特征有PGO波,这是一始自脑桥,顺序弥漫于丘脑外侧膝状体和枕叶皮层的相电位,我们知道外侧膝状体与听觉信息处理有关,枕叶皮层与视觉信息处理有关,PGO波用神经电生理学揭示了我们绘声绘色的梦境。REM其它特征如前庭细胞兴奋眼球肌神经元(眼珠转动的原因),桥脑网状结构抑制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出现肌无力现象。实验中记录到REM期肌电电位最低,这个也很好解释, REM期脑活动不亚于清醒时,如果不对运动系统加以抑制,那么不免手舞之足蹈之,也就是梦游了。

有人认为,REM睡眠与智力增长有关。不过这方面的文献报道,说法各一,难成定论。

3. 睡眠、意识与脑功能

通常我们讲意识,是指个体对外界信息的感知,这内中神经机制涉及感觉信息的三级传递通路。首先,外周感受器接受刺激,将信息传递给脊髓二级神经元,后者再传递到丘脑,丘脑将信息整合后,递呈给大脑,我们就感受到周遭世界了。

外周感受器遍布全身,如听觉细胞,味觉细胞,触觉细胞,视网膜细胞等等等等,它们采集最原始、最粗糙的信息,而丘脑功能类似于国务院大臣,他们负责挑选最精要的信息报告给最高总督,大脑。

我们讲讲清醒与睡眠时的脑的感知功能。

如果将脑比作一位端坐高堂的皇帝,那么丘脑就是一扇门,它的开闭决定了外周信息是否能传达到脑,而决定门闩开合的,又是脑内另一套机关——睡眠觉醒控制系统。

这个系统很简单,就是两个力士角力,它们是腹外侧视前区和脑干的上行激活系统,前者负责关门,门一关,我们就睡着了;后者负责开门,门一开,我们就看到花花世界了。

4. 为什么睡眠中就没有意识了?

其实,说睡眠中没有意识,单指NREM睡眠没有意识,既不能感知外界信息,大脑活动也基本停滞。

clip_image008

上图是脑血流MRI成像图,与清醒时相比,NREM期大脑活动弥漫性降低(红色和黄色显示区域)。

REM睡眠期,脑活动虽有所降低,但不至于像NREM期那么明显,打比方说,皇帝处理完政事,夜间回宫,大门一闭,笙瑟喧嚣,虽然不理民间疾苦,可是皇帝自己的小日子是过的悠哉游哉。这时候最好将控制系统隔断,不然皇帝一句醉言,惹世间多少情仇。神经系统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它们抑制住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你梦中就是上九天揽月,身子骨也得老老实实的趴在床上。那些没发育好的神经系统,就按捺不住躁动的运动系统,于是梦游了。

5. 动物做梦吗?

就人类而言,REM睡眠对应于做梦,因为我们会口述梦境。动物不会说话,我们真的不知道它们有没有做梦。但是很多动物有REM睡眠。

clip_image010

不过这个谜团也许很快就能解答,日本科学家Yukiyasu Kamitani 于2008年发表在《神经元》的实验,帮助我们直视大脑活动。实验过程是这样的:给受试者展示一系列简单几何图片,同时用MRI记录其大脑活动。研究人员借助软件解码记录到的脑信号(当然这个过程非常复杂,我无力解释,大家理解一下),在不知道图片内容的前提下,研究人员能够解析出受试者看到了什么。

所以,我们很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看到实验大鼠在梦中看到了什么。它们有没有宗教,它们心中的上帝是什么模样!

6. 梦中灵感是怎么回儿事?

如果我懂比较多哲学知识,也许能将这个问题解释的深入一些,希望学哲学的同学能跟进补充一些资料。

大脑处在永恒的运动中,即使没有外源和内源信息的传入。大多数的大脑活动产自于内,外来信息对这个强大的自组织系统只能产生轻微的干扰,虽然这些信息对大脑适应外界环境帮助很大。脑功能活动越高级、缜密,依赖于外界信息的因素就越少。如思考复杂问题时需要屏气凝神。

上面的解释偏重大脑的“自立”功能,也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大脑无论如何没多大功能,比如“狼孩”智力低下。

但是我们可以将两者合一,Llinas和Pare在1991年的一项研究指出,REM睡眠和清醒时脑活动程度并无多大差别,两者之惟一的差别在于大脑在清醒期接受了外界信息输入。照此说来,负责信息传递的丘脑应该在清醒期功能大幅增强。研究结果显示,清醒期丘脑只有很小一部分神经元有活动。他们认为,意识是脑的自发活动,依赖于组织神经元的天然特性,外界信息并不能起决定作用。由此,我想到一句话: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惟尔心动。

clip_image012

上面左图显示视觉信息由眼睛传入视皮层所涉及的神经通路,右图显示脑内各结构之间的联系。现在有一说法,认为大脑是一个复合体(complex),不仅解剖结构之间的联系错综复杂,就是基本的构成单位神经元,其功能也不是可以一言以蔽之的。因其信息处理系统不是线形,此复合体功能具有足够的弹性,却也具有很大的不可预测性,正如这边的蝴蝶掀起翅膀,可能在大洋彼岸扬起海啸,也可能就此湮没,悄然无声。

当脑内信息处理过程中,出现了海啸,我们就认为这是灵光一闪。发生在清醒时刻,我们习以为常,发生在睡眠时刻,我们就感觉匪夷所思,将之神化、崇拜。其实,从上面论点看来,大脑的活动永不停息,不论是清醒还是REM睡眠,不论有没有外界信息输入。毕竟,对于大脑这个浩如烟海的信息处理器而言,一时的外界刺激只能用比特计吧!


左璐

首先,我是一个门外汉~吼吼^_^如果我写的不咋地,对付看吧,我觉得虽然松果都好吃,但也有被嗑烂的那种松果吧!我就是把松果都嗑烂的那只松鼠。如果给松鼠会的同志们各自分工的话,我想我不是那个嗑开松果的小松鼠,我是那个吃松果的小松鼠。的确是这样的啊!我已经看了许多日子,但从来没写过。

黑土大爷一边冲着Dr.Who竖大拇指一边说,“小样儿~听说你郁闷了‘小互’,你心眼太多,怪不得睡觉总做梦。”

想知道为什么睡着了才能做梦,只要知道做梦的原因就行了,我们会发现做梦的原因都有相同点,就是先要睡着。黑土大爷说的也有一定道理,心事太多的人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晚上做许多梦。Dr.Who同学长大了,心事儿多了,于是总做梦。

好了,下面切入主题...

记得《蜡笔小新》有一集是这样的,小新做梦,梦见到了海滩,海滩有许许多多比基尼女郎。这时,小新很想尿尿,同时比基尼女郎招手呼唤小新:“小新!快来玩呀!”小新扭捏着说,“我想尿尿。”眼睛四处扫厕所,比基尼女郎善解人意地说,“小新,尿到海里就可以了~”接下来,我们就看到小新跑到海里,忽然脸上现出很舒服的表情,周围蓝蓝的海水变成了‘黄布拉吉绿布拉吉’的颜色。(黄布拉吉绿布拉吉是东北方言的音译,意思就是不黄不绿的颜色)“果然尿出来就好舒服啦~”小新刚说完就醒过来了,啊!天哪,小新醒来一看,哪有啥子海滩,尿褥子上了!

小新到厨房接了一杯水,把水浇到妈妈屁股位置的裤子上,再把妈妈翻到自己的褥子上,接着喃喃自语,“美亚,你怎么又尿床了。”然后小新就睡到妈妈的褥子上。

(~ o ~)~zZ

小新又梦见了海滩,海滩有许许多多比基尼女郎。这时,小新很想尿尿,同时比基尼女郎招手呼唤小新:“小新!快来玩呀!”小新扭捏着说,“我想尿尿。”眼睛四处扫厕所,比基尼女郎善解人意地说,“小新,尿到海里就可以了~”小新想到这是假的,尿在海里就会尿褥子了,于是拒绝了比基尼女郎的提议,比基尼女郎又说:“小新!那有厕所,尿到厕所里就可以了。”果然,海滩上突然出现了一间厕所,小新急急忙忙地跑过去,过了一会儿走了出来,还是那句话——“果然尿出来就好舒服啦~”小新刚说完就醒过来了,啊!天哪,小新醒来一看,那有啥子海滩,尿褥子上了!

小新到厨房接了一杯水,把水浇到爸爸屁股位置的裤子上,再把爸爸翻到妈妈的褥子上,接着喃喃自语,“爸爸,你怎么也尿床了。”然后小新就睡到爸爸的褥子上。

(~ o ~)~zZ

小新又梦见了海滩,海滩有许许多多比基尼女郎。这时,小新很想尿尿,同时比基尼女郎招手呼唤小新:“小新!快来玩呀!”小新扭捏着说,“我想尿尿。”眼睛四处扫厕所,比基尼女郎善解人意地说,“小新,尿到海里就可以了~”小新想到这是假的,尿在海里就会尿褥子了,于是拒绝了比基尼女郎的提议,比基尼女郎又说:“小新!那有厕所,尿到厕所里就可以了。”果然,海滩上突然出现了一间厕所,小新想,我不受骗,那是假的厕所,我不去。于是小新找到妈妈,“美亚,我要尿尿。”妈妈狠狠砸了一下小新的头,小新脑袋上长出一个包子,妈妈磨牙道,“不许叫我美亚,那边有厕所,到厕所去尿,快点回来!”小新这下想,我可知道那个厕所是假的,我不想去是妈妈你让我去的,那我就去尿吧!小新跑进厕所,过了一会跑了出来,依旧是那句——“果然尿出来就好舒服啦~”小新刚说完就醒过来了,啊!天哪,小新醒来一看,那有啥子海滩,尿褥子上了!

小新苦恼的看着他画出的地图,跑到小白的家,把小白抱到爸爸的褥子上,然后又是一杯水浇到小白身上——小新就睡到了小白的房子里...

醒来以后..

(咬手绢~)你们都看过这集的,人家作文一直都不及格,不要再让我写这集了,不然我得上进成啥松鼠了,我这都飚老多字了~

作为一只松鼠,我们都有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思维习惯,当看完这集时我们不由得探讨起《蜡笔小新》里蕴含的背景知识——我常常看了一会电视节目就突然对我妈说,“妈!你快听,这个背景音乐是不是XXX?”

一、做梦的原因

我们先分析一下小新做梦的原因,戴维.福克斯曾经归纳出做梦的原因,我们做梦时梦到的事情多数是自己所关心的事情,如考试、爱情等,另外一些情况,如有的人在睡眠中口渴了,肚子饿了,或有尿意等,他们所梦见的也基本上都与这些事情有关。小新做梦的原因是他有了尿意,但也可能不是,有同学就会问了,“会不会是小新没有尿,大脑在做梦的时候发出了有尿的错误信号才使小新尿尿呢?”我觉得这个设想不太现实,如果没有尿在肚肚装着,想尿也尿不出来呀!

二、和第一个原因不一样的做梦的原因(没错,你相信作者没有打错字,这第二个还是做梦的原因)

有时候我会做梦,做很稀奇古怪的,比如说一会儿变成一个被困进城堡的公主,一会儿又变成在海上航行同时和海盗打仗的勇士,而这个勇士在海上航行的目的是救出困进城堡的公主,也就是说——在梦里,谁困住了我?而我在救我自己。英国的心理学家克里斯托弗.埃文斯提出的,他认为,梦就如同将电脑的终端取下之后,重新对程序进编制,然后加以检点,因此,睡眠就是切断了外界信号的输入,运动系统也静息了这样一种状态。在此基础上,梦再对大脑的程序进行检验,然后在重新编制,并加以润色,以此来训练大脑能把近期的信号应用于将来的事态的能力。 也就是说,在A日你看到了一个城堡的图片或者关于公主的故事,然后又在B日看到了大海,或者勇士救公主的故事等等,晚上睡觉的时候,你的大脑就会!@#¥#%%……87于是就做了这样的梦...

三、和第二个原因不一样的做梦的原因

还是说《蜡笔小新》吧!我是动漫控~吼吼~记得有一集美亚让小新叫醒爸爸,小新让小白舔爸爸的脸,同时,爸爸在梦中梦到心仪的女下属在勾引爸爸,(说白了就是性幻想之类的,我们这噶管这个叫做梦搞破鞋~)那个大美人用舌头舔爸爸的脸,爸爸胡乱的擦脸上的口水,一边纠结地笑着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了。”过了一会儿,爸爸醒了,发现脸上果然有液体,惊觉着可能是真的。扭头一看是小白——“小新!叫你不要让小白舔我的脸了!”小新一边抱着小白一边跑,嚷道,“妈妈!爸爸被我叫醒了!”

从这一集我们可以看出,爸爸做梦的原因是大脑对外界刺激的反应。

四、由拼音字母组合合成的总结

我是一个爱好科学的正在上学的初三的学生(我们这个地区是四年制,明年上初四可能就很难有时间享受爱好了,所以我寻思着怎么着也要解答一次Dr.Who出的BT题,哪怕说的乱七八糟、遭人唾弃)我才刚刚学化学和物理就发现了科学松鼠会这个网站,我非常庆幸我很早的发现了这个有许多‘没壳的松果’的地方,本来我是对化学和物理兴趣很一般的人,但因为总看科学松鼠会的文章对化学和物理非常感兴趣,我的化学和物理成绩不是拔尖的,可我真的非常对化学和物理感兴趣,我想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科学松鼠会出了一本书,我本来是想买的,可是我们这个地区没有卖的(我在书店逛得时候深感科普与大众的距离就如同象牙塔和十字街头的距离,畅销书许许多多,科普、历史类的书极少,内容硬的书又特贵...)唯一一个不用动脑子的支持松鼠会的方法都断了,所以我寻思给Dr.Who捧个人场我就不亏心白看文了,俗话说‘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碰个人场’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最后,请叫我‘爱好科普聪明美丽善良可爱比白雪公主灰姑娘蒙娜丽莎朱莉等等大美人都爱松鼠会的左璐同学!’囧~我感觉我有自恋狂的潜质...

祝松鼠会蓬勃发展,越来越好!

参考文献:克里克将“哺乳动物具有较大的新皮质”和“睡眠见于哺乳类和鸟类”这两种情况联系起来进行考虑。从“心皮质中含有纵横交错的神经纤维”和“神经细胞和神经细胞之间的结合部有兴奋性”这两点来看,可以认为大脑皮质是由若干个兴奋单位或者说兴奋要素而组成。神经之间的连接有三个特征:第一是辐散传入;第二是强度完整;第三是聚合。

兴奋信号就进入了这样一个网壮结构的局部,作为这一部分的处理特征,只要有信号输入,就有与之相应的适度的信号输出。当有与若干突触有关的信号输入的时候,就会有相互关联的信号输出。

因此,若问把他们异常的精神状态与这种电子计算机模型联系起来之后将会有以下几种关系:(1)当突触的连接过多或不顺的时候,就会产生“空想”;(2)不论输入什么信号,相同的回路都会兴奋(强迫观念);(3)尽管是一般不会引起反应的不适当的刺激也会发生反应(幻觉)。

克里克认为,电子计算机出错可以把浅路截断进行检查,但是人脑就不同了,只能在异相睡眠的时候,才能对浅路进行检查。在异相睡眠的时候,大脑正在被正常的输入和输出所隔离,而且正受到来自脑干的非特异性刺激,而且这种刺激很活跃,这就是所谓的无意识的梦。——PS:我不知道这段有没有用,我看了好几遍整个资料硬是没看懂,最后模模糊糊觉得这段用一句话概括很精辟——做梦的原因可能是大脑对外界刺激的反应。


thoulove

这是一个或许浪漫的故事。

夏天的夜晚真的很美!她站在大桥上,眺望着这穿流不息的车流,车的灯光闪烁着,像星星的眼睛在眨啊眨。因为下雨,今天没有星星,月亮也像害羞似的藏在了乌云后面,车渐渐的少了,四周很安静,一个小伙子像幽灵一样来到了她的身边,微微一笑:“你好。很晚了,不害怕吗,早点回家睡觉去吧。”

她断定:这小子可能是个好心肠的傻瓜,旁边站着美女,居然赶她走,太傻了,于是说:我有个麻烦,就是晚上睡不着,睡着了也是老做梦,看你这样好心,能帮我解决这个问题吗?

他想了几秒,说,你是在问,为什么只有睡着了才会真正地做梦吗?

她看着他疑惑的样子,点头说,是的,假如我知道了睡着了会做梦的原因,

我就可以避免这个原因,然后我就可以只是睡觉而不做梦,这样我的睡眠质量就可以变好,我非常讨厌做梦,可是梦总是事先没有预约的到来,每次做梦后醒来,总是很累。

他说:要想了解睡着了会做梦的原因,

首先要了解梦是什么?它是否会令人感觉欢乐?

她说,有时,当我不做噩梦的时候是的,可是当我做噩梦的时候,它会令人感觉痛苦。

他问,那么,你喜欢梦吗?

她说,看情况了,有时候我在梦中完成了我梦寐以求的梦想,那时候我就很喜欢这个梦,而有时候,在梦中我遭遇了可怕的情景,我就很讨厌这个梦。

他接着问,梦是一种感觉吗?

她说,是啊,在梦中,我可以看,可以听,可以笑,也可以哭。

他问:梦是一种人造的东西吗?

她说,不是,人造的东西大多可以想开就开,想关就关,但是梦无法想开就开,想关就关,在我做噩梦的时候,我在梦中哭着,喊着,可就是无法醒来,那痛苦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他问:但是,如果他不是你造的东西,你又如何能感觉到他呢?

她想了想,说,是啊,可能是我造的东西吧。

他继续问道:梦有没有牙齿?

她听到这个问题,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说,你这是什么傻问题,梦怎么可能有牙齿?

他说,我曾经梦到被一个张着一个长满牙齿的嘴的怪兽追,后来醒来想,梦或许也有牙齿吧,不然怎么可能变成一个怪兽,张牙舞爪的追我呢?

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露出牙齿的微笑,说,那我也问个傻问题好了,没有梦的指引,你会迷路吗?

他说,不会,正相反,如果我在森林迷路了,我累的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像你一样的美女告诉我怎么走才可以走出这个森林,然后我醒来,按照美女说的走,结果就是更加迷路。

她问,梦能提供保护作用吗?

他说,不能。

她说,你错了,梦能提供保护作用,记得那次,我家里漏雨,雨把被子弄的很冰凉,于是我做了一个光脚在河水里走的梦,于是就冻醒了,可见梦能提供保护作用。

他问:梦是否是自然产生的?

她回答:是的,我睡着了,然后梦就自然的产生了。

他问:梦是否有很多不同种类?

她回答:是的,噩梦,快乐的梦,奇幻的梦,等等。

他问:梦会在晚上醒来吗?

她回答:是的.有时候会在太过于强烈的梦中惊醒。

他问:梦可以储存信息吗?

她说:有时可以的,记得那次我在睡觉前看了一本小说,然后小说的情节以梦的形式出现了,醒来后感觉小说的情节记得很清楚,可见梦可以帮助人储存信息。

他问:你会在公众场所讲述你的梦吗?

她回答:不会,顶多和朋友聊聊,不会在公众场所讲述。

他问:你在现实生活中见过梦吗?

她回答:没有,我只在睡着的时候见过梦。

他接着问:梦有危险性吗?

她说:那要看情况,假如你梦见自己在梦中做了坏事,而不告诉其他人,就没有危险,如果你说了,或许会很危险吧。

他问:梦会很烦人吗?

她说:那要看情况,曾经我好几天做同样的梦,真是够烦人的。

他说,经过这样的问答式讨论,我们依稀了解了一些梦的特征,现在,我们或许可以给梦一个清晰的定义了。现代汉语词典给梦的定义是:

梦:睡眠时局部大脑皮质还没有完全停止活动而引起的脑中的表象活动。

那么,你觉得,这个定义不清晰在哪呢?

她说,或许是犯了循环定义的错误了吧,先定义松树是会长出松果的树,又定义松果是松树长出的果实。就犯了循环定义的错误。我们既不清楚睡眠是什么,也不清楚大脑皮质是什么,而且这个定义无法帮助我们达到无梦的优质睡眠。

他说,是的,所以现在我们要把梦的定义先放下,看看睡眠的一些特征。不过为了避免循环定义的错误,我们以一个观察入睡的人的角度来讨论,刚才我们以一个做梦的人的角度来讨论的,好吗?

她说,好的。

他问:睡眠时会流汗吗?

她回答:会的,有时候做噩梦的时候会惊醒,然后发现自己流了一身汗。

他问:睡眠时会发出声音吗?

她回答:有些人睡眠时会说梦话,发出奇怪的声音。

他问:你是否可以控制睡眠?

她回答:是的,可以,我可以决定10:00睡觉,也可以决定11:00睡觉。

他问:睡眠有生命吗?

她回答:没有,大多数有生命的东西都很难被控制,比如,小猫小狗,你叫它趴下,他可能会跑起来,既然可以控制睡眠,所以睡眠没有生命。

他继续问:睡眠是否很值钱?

她回答:不值钱,在不睡觉的时候,你可以做成千上万件事情,那些事情的成功后就可以赚钱。而在睡眠的时候,你除了可以做梦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不值钱。

他问:睡眠的数量是否很多?

她说:不是,一点也不多,你今天会睡眠,明天也会睡眠,每天都会睡眠,但是睡眠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

他问:睡眠能提供保护作用吗?

她回答:不能,当你睡着了,很多周围的情况就都不能清楚的知道了,别人可以很容易伤害你的,想起来就让人觉得害怕。

他诡异的笑了笑,说,讨论到这里,我想可以回答为什么睡着了会做梦?

这个问题了。

她说,我也有点明白了,每个人都有希望达成的梦想,但是每个人的能力有限,当人遭遇挫折,就会在梦中实现自己的梦想,换句话说,就是通过做梦的方式给自己希望,让自己不那么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

他说,是啊,还好宇宙有梦这个东西,不然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无趣,没有希望。

她说,既然现在我们已经讨论出一个简单的问题的答案,我们已经得出结论说,梦是个好东西,可以带给人希望,那么为什么只有睡着了才会真正地做梦?

他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的困难,既然梦是个好东西,每个人都想多要一些好东西,所以何不在醒着的时候也做梦呢?

她说,是啊,为什么呢?

他提醒他说,你忘记了,那就是还有噩梦。

她恍然大悟,说,对啊,问谁有那个能耐只做好梦不做噩梦呢,生活中也是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梦中也是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将来会不会发明一种仪器,把所有的噩梦过滤掉,让人只做好梦呢?

他说,好的,让我们假设未来的某天,这种仪器发明了出来,那么这个仪器之后的未来将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呢?

她说,首先是很多人买了这个仪器,因为只有好梦,所以他们醒来后都会很开心。

他打断了她说,然后呢,他们沉迷于做梦,每个人都在一天的24个小时中用越来越多的时间来做梦,然后没有人来在现实世界中工作,世界一片混乱。

她说,没有那么差吧,我们设想有个天才继续发明,发明了醒着的时候也可以做梦的仪器,真的应该感谢他,现在人们可以24小时都做梦,边做梦边工作,每个人都那么快乐,世界一片和平。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要怎么说你才明白……

她第一次打断他说,算了吧,我们是达不成共识的,我会用我一生的时间来发明这两个仪器,我们是不合适的,我们分手吧,你也可以用你一生的时间来阻止我。

他看着她的眼睛,她同样看着他的眼睛。一分钟过去了,他了解到她是认真的,说,我不会阻止你的。

他和她分开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再见面。一转眼,一千年过去了,她终于发明出了那两个仪器,而他,早已忘记了那个一千年的约定。


潮汐

为什么只有睡着了才会真正的做梦?

这真是个令人着迷的问题。相信会有不少精彩的答案。遍历睡眠研究史,对于睡眠和梦的研究都有不少,不过关于这个问题似乎并没有很清晰的回答。因为自从1953年阿塞林斯基和克莱特曼发现REM睡眠(快速眼动睡眠),并发现在此睡眠阶段醒来,往往会清楚并详细的描述正在做的梦,从而把REM睡眠和做梦联系起来,使研究人员能够清楚的知道做梦的时间以来,睡着了和做梦的关系就已经被确定了。更多的经历被放在了睡眠和梦上,而对于两者之间的联系,罕有关注。

为什么睡着了才会做梦,我有一些疯狂的想法想要和大家分享,有趣的是,这也是从梦里得来的。

在你的生活中,你的意识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相当深刻的变化:当你决定结束一天的时候,你会听任自己任由睡眠摆布-----------当你睡觉的时候,你肯定会做梦。这和我们通常的认知不太一样。大部分人会说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做过梦了。但实际情况是,你每天都在做梦,只是在你醒来的时候,你已经不记得了。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无意识下做的梦,并且在无意识中就已经将它们遗忘了。

这跟我将要提出的想法有很大的关系,最初我就是从这里着手的-------无意识。当睡眠的时候,人不会特意的关注某些事情,并有意识的调动起某项功能以便完成或思考这项事情。很有意思的是,我是在无意识的梦中才清楚的知道这其中的差别的。当时我在梦中认为自己已经清醒了,于是试图睁开眼睛。但发现怎么也睁不开。在一段短暂的挣扎后,我才真正的清醒过来并了解到自己刚才是在梦中。梦境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同现实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在其中的一切指令都是大脑在无意识中发出的,身体似乎并不太听话。

然后很有意思的是,我突然想到了为什么清醒的时候不会做梦。因为我们是有意识的。而有意识的行为都带有目的性,明确或不明确。于是我们的注意力,感知等等都会为了完成目的而运作,集中于少数的细节。从而得到“现实”的情报。而在梦中,最不清楚的恰恰是细节,也就是所谓的“焦点”。在我个人的梦境经历中,有着认识到那是一张桌子,但是却并没有意识到他的颜色,材质,样式等的情况。在大多数对梦境的描述中,对于细节的描述往往并不丰富。而同现实中另一点重要的不同是,在现实中对于“焦点”的关注。会使人对于一些其他的细节视而不见。但实际上。这全部的材料都已经在脑中有着全息的情报-----包括关注到的和没关注到的。在梦中出现的东西似乎更加以这种全息的形象出现。我们会说梦到了一匹马,而在现实中我们会说我看到了一匹黑马,或一匹小马等。在梦中,情报似乎以一种更加令人着迷的方式被加工。它们被整体化,具现化,或被升华,抽象。整个过程就象创作一副令人着迷的艺术品。而这一切在清醒时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一个想法是做梦到底是什么?解释有无数种。但一个共识是做梦的材料来自于现实。从朱夫特发现梦境总是与他一天前或一星期前的经历有关以来,这种状况被不断证实。比如经历战争的人会做关于战争的梦等等。关于这些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与其说我们在做梦,不如说我们是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重新构造一段我们在清醒的时候所不能甚至是不可能经历的“历程”。它会在无意识中将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些担忧,期望,恐惧的和喜爱的,操心的好想要回忆起的东西,构建一个梦境世界。然后开始全息的构造情报,将清醒时无法意识到的特点可能等以最本质的形象呈现出来,并联系其他情报,从而试图让我们体会一种不可能存在的经验。我们可能会从这种经验中取得十分宝贵的东西。但是梦并不能够有效的解决问题。它并不负责判断(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判断是不可能的,这很有意思),而只是展示出由它所联系和构造出来的东西。它常常是无逻辑的,跳跃的,抽象的,后印象的。人类的梦,很可能是长久的进化带来的一种危机处理机制。一种即使在睡梦中也能获得经验的方法。这应该与人类早期短暂的寿命不无关系。而为了充分利用时间,显然在晚上入睡的时候做这件事情划算的多。

我感觉自己说了一堆疯话,哈哈。不过真的很好玩。


ye-yd

梦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我觉得梦是人对于信息的一种延续处理的机制。

古人说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觉得这解释的很好。

梦的产生绝对不是无中生有的,对于一个未知的事物我们是绝对不会做出关于它实际存在的梦。也许有人说我没见过外星人,我也做过和外星人想关的梦。对,你是没见过外星人,但是并不代表你没对外星人下过定义。像一个对于ET完全没了解的人,他做外星人的梦就不会想到ET,他顶多是把自己看过的各类物种重新组合而已。

能做的梦都是自己理解范围的,能够下定义的东西。同样是一个词-黑洞,一个科学家做出的梦就会有黑色的洞和宇宙中的黑洞两种选择;而小学生他对于这个词就不会出现宇宙中的黑洞,因为他对于这个词没有下定义,梦里自然无法出来。当然如果你跟他解释黑洞是什么,有什么特性,使他对于黑洞有个自己理解的范围,那么以后做梦对于黑洞多了一个选择,至于能不能做就要看几率问题了,有定义并不等于一定做那个梦,只是多个选择,就像经常考试的人做梦见考试总比那些不经常考试的人多。只有在自己的定义下,自己的梦才会有出现,同样是梦中出现的龙,东方人梦见东方龙基本上是飞黄腾达,西方人梦见西方龙就考虑最近厄运连连。

那么梦是怎么来的呢,有了定义就有梦吗?我理解是梦是人对于信息的一种延续处理的机制。一个能做梦是睡觉前思考没有结束,大脑依然在处理问题,那么睡觉后就会延续的思考下去作为梦的体现。梦的内容与睡前思考有很大的联系,早些年外国有过例子: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他们先让实验对象玩“俄罗斯方块”,然后了解他们在梦中见到的景象;共有二十七人参加研究,当中十人是“俄罗斯方块”的专家,十二人是新手,另有五名健忘症患者;结果发现十七人在睡梦中见到游戏中的方块,包括三名健忘者在内。处理信息并不会是单一的,复杂的结构紧密的联系导致我们大脑里在做梦时,会把以前的记忆也加之联系起来,使之更具有效率。像我们高二化学学到苯,当时凯库勒之所以能够发现环状结构进而推出凯库勒结构式出来,并不是说他无缘无故就做出了这个梦,本身凯库勒已经对于苯的特性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再者他那时正在为苯而焦头烂额,思考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情况,即使他当时没有做梦也能够在以后推出凯库勒式出来。做梦只是依旧在思考的一部分,可以说那些睡梦里得到所谓的灵感只是平常积累的知识的一次集中处理体现而已,就像我们给一个小学生一张高考试卷叫他做梦出答案那时不可能的。

平常的梦与睡前看的东西也有联系,我们都知道我们睡前看鬼片,那么做梦就很有可能梦见刚才的鬼片;我们睡前看某些很黄很暴力的东西,那么春天就很快到了……因为睡前看的刺激了,导致睡觉了对这还念念不忘,睡觉了自然会把这残留的记忆和自己本身的理解发扬光大。连续的思考让梦境内容不会无中生有,可以说我们的梦只是我们思考的体现,对于信息处理的延续。

好吧,上课睡觉我相信作为学生都是必备的技能,尤其是上某些枯燥的又没多大兴趣的课更是睡意倦浓。在上课睡觉和在宿舍睡觉是两个环境,可以说上课睡觉里我们梦见课堂的几率大得多,因为我们处于的环境在睡觉时无时无刻地影响我们的梦,老师的讲课同学的声音都作为外界的信息传入进来,那么梦就会倾向于课堂方向。就像是在做数学题,不断添加外在条件使之限定区间越来越小,可以说如果睡觉时得到外在信息影响足够大的话,那就能够得到梦境范围。

有的人做梦会有延续,但是更多的人梦醒了不会延续的,也就是说就是终结了。我觉得梦能否延续和当时醒来的清醒程度有关,清醒程度高的话那做的梦一旦醒来就几乎不会连续下去,相反继续做回原来的梦的几率很大。我们经常在醒来时,会感觉到梦的存在,但是随着记忆的追究和时间流逝会觉得越来越模糊的,那是自己本身在不断否定它的存在,我们一边回忆梦是在下意识已经认为那是假的,在现实和梦境冲突成了一个对立的矛盾,而出于是假的那就没必要去记忆的前提,自然不会有清晰的存在。能连续做下去的梦都是残留较强的记

忆且未被自己下意识去删除而去引导而成的,自己本身也做过连续的梦,在做梦中被打断如果不是很清醒(比如早上闹钟响起,被吵醒在迷糊中把闹钟关了就继续睡~),而且那个梦还记得那么接着睡会再次进入原来的梦,虽然觉得有些离谱,但是确实发生过身上。我相信不少人有过睡觉前开过闹钟可醒来后闹钟被关闭了,完全不记得什么关的,印象中好像是醒来关的,但是不确定,进而怀疑昨晚有没开过。我说过梦是人体处理外界信息的一种延续的机制,人在所思所想并不会一下子中断,反过来我们可以理解成梦在处理中醒来那只是暂停,梦里梦外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界限,对我们大脑来说信息是唯一的,至于是怎么来是无关紧要的。那么只要自己没有做出停止的倾向,那么就会继续做下去,在理性未复苏的情况下,感性意识沿着本能继续延续上一层面的事。当然清醒程度和醒来时间并没有太大的联系,做噩梦醒来后大脑收到的刺激会比做美梦收到的刺激大得多,刺激大的往往能够使理性意识很快复苏,训练有素的军人比普通人更容易觉察到外来刺激醒来,同样的一个逻辑严密的侦探往往比思维跳跃的画家清醒得快。

高中生物书上提出过人体是个精密的仪器,它不会无缘无故变出一个毫无作用的功能出来。在睡觉时身体各类活动迹象都会减缓,这是人体自动调节体内能量的结果,在没必要的浪费下最少的能量支持着身体正常运行。做梦中也是如此,睡觉中做梦,如果在梦里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那么就会有着另外的一种情况,这个情况我碰见过,我同学也碰见过,那是很诡异的存在,自己虽然能感觉到周围的变化,但是却无法让自己去动起来。不管你是多么用力去想身体动一下,都是无功而返。就像是身体不是自己的那样,原本轻灵的做动作此时如同被一座大山压住周转不灵、僵直。通俗点的说法是说碰上了鬼压身或者灵魂出窍,我想植物人的感觉形容或者更好点。当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会回复控制了身体。

我想这是大脑自己保护的一种功能,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大脑无法分辨出这是梦里的动作还是清醒后指令,在梦里我们认为是清醒,想动,可是大脑控制动作的那部分拒绝执行,对于无法确定的指令判断为梦里的动作信息,选择不执行,随着时间延长意识恢复,我们才能真正获回行动权。这把之理解成如同电脑中休眠待机那样,需要准备时间回复。当然如果大脑没有判断或者判断失误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出现很诡异的一面,睡觉过程里身体动了起来,梦游也许就是这样产生的,小时候的踢被子也可以理解成梦里动作在瞬间被大脑误判为真实动作。

一般来说经常做梦不好,你老是超负荷使用大脑,多梦也是一种病;而一直不做梦,只能说明你对于联系不够紧密,大脑活跃度不高,最大的遗憾是你损失一种人生的美好享受。好了,为了提高做美梦的几率,你可以有意识睡觉前多看一些你喜欢的书,你喜欢的电影,让其在梦里重演。哦,你梦太多呀,那你别胡思乱想太多了,你想太多导致的,实在控制不了想的话,那你去运动发泄你那丰裕的精力,当你一身疲惫睡觉时没梦的几率会变大的。你说白日梦呀,那个先去讨论什么样才叫睡觉先……囧~

完结。


瞭望星云

“为什么只有睡着了才会真正地做梦呢?”

这个问题任谁听了都会先愣一愣:难道不是只有睡着了才能做梦吗?没错。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梦”,就是睡觉时候的事儿,天经地义顺理成章。而且字典上“梦”的解释本来就是“睡眠时大脑里的景象活动”。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就是这样定义的嘛!

可是仔细想想,似乎没这么简单,这就好比问“小绵羊为什么喜欢吃青草?”回答“因为《自然》课本上面说它们是食草动物”一样。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梦”的定义前面一定要强调是“睡眠中”呢?为什么一定要避开“清醒”的时候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得从“梦”和“醒”的差别入手。

大家都有体验,梦中的情节往往都非常离奇:有人梦到毒蛇拼命去咬自己的尾巴、有人梦到元素幼儿园的小盆友在一起“排排坐,吃果果”,可无论多么离奇荒诞,在梦里谁也不会去怀疑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发生着。就好像昨晚梦到自己忽然瘦了10斤的时候,我的喜悦那样发自肺腑,对这件事的可能性竟没有丝毫质疑。

但醒着的时候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虽然这个时候我也会偶尔做做上面那个“白日梦”,可无论“梦”里的情景多么诱人,多么震撼,我还是会很沮丧的知道这一切全是不可能的、是没有发生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同样是不真实,可为什么在睡着了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它是假的呢?

其实,说到这儿,还可以问的再深一点:大家有没有怀疑过现实的生活是不是也是虚构的呢?是不是也没有真实发生呢?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中自己(或别人)的梦境呢?

相信我们大多数人都是不曾有过这样的疑问的。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我们不曾有这样的疑问呢?为什么我们不怀疑现实的生活的真实性呢?

或许大家会说:为什么要怀疑?我的生活中又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其实,答案就这么简单:因为我们的生活中没有离奇的事,没有冲突的事,没有不可思议的事,而在没有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人类(不包括哲学家及民间哲学爱好者)是不会去反思生活的真实性的。可是一旦生活中发生了我们想不通、搞不定、摆不平的事情,我们往往就会开始怀疑了,比如电视剧里经常会有演员痛哭流涕的说:“快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又比如韦小宝听说索额图要和自己平分一百万两白银,或者段誉突然看到王语嫣回过头来冲自己嫣然一笑,他们也许会在心里问自己:“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总之,在清醒的时候,只要我们察觉到生活中有些事情很蹊跷,很离奇,我们就会怀疑它的真伪性。可做梦的时候同样离奇,甚至更加离奇的事情却又丝毫不会引起我们的注意。

这是为什么呢?会不会是因为在做梦的时候大脑发生了一些特殊的变化,使得我们对那些不合逻辑的事情失去了判断力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睡眠”,什么是“做梦”。

----------------------------------------------------------------------------------------------

在开始前,先请大家来做一个小小的测试:-),看看关于梦,我们究竟知道多少:

下面陈述中有哪些是正确的?

1、 有些人每天晚上都做梦,但是也有人几乎不做梦。

2、 梦游的人的行为和他梦中所做的行为一样。

3、 先天失明的人不会做梦。

4、 当我们梦到自己在做一些动作的时候,四肢往往会和梦里的动作一致。

5、 老年人睡觉的时间长于年轻人。

6、 偶尔服用安眠药有助于改善失眠症状。

上面所有的陈述都是错误的。你答对了几个呢?J 如果少于一半,那下面的内容可要仔细看了哦~

---------------------------------------------------------------------------------------------------

当我们睡着的时候,除了“眼睛闭上,肌肉放松,呼吸减缓”这些现象外,大脑内部也会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如果把脑电图仪连接在一个睡着的人头上,我们会发现他的脑电波在整个睡眠过程中呈现出非常规律的变化,甚至可以清晰地分辨出五个不同的阶段。按照惯例,我们称这5个阶段为:阶段一、二、三、四,以及快速眼动睡眠(REM)阶段。下面的图上画出了每个阶段的特点。

clip_image001

从这幅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一个睡眠周期内,脑电波活动(以及身体其他各项指标)的整体趋势是越来越慢。但在进入第五个阶段,也就是REM阶段之后,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脑电波忽然变快,身体像清醒状态或者恐惧时的反应一样,肌肉松软,呼吸急促,心跳加快,血压不规则,眼球会快速地左右上下移动(这就是这个阶段名字的由来)。我们所说的“做梦”,也就是那种像故事一样有情节的、栩栩如生的梦境,便发生在这个阶段的。也就是说,如果在这个时候叫醒睡觉的人,他一定会告诉你他正在做梦,并且能够回忆出梦的内容,哪怕是那些声称自己从来不做梦的人。

在整个夜晚,上面这五个阶段会多次重复出现,每一周期大概90分钟。不过每往后一周期,REM阶段的时间都会增加,而第三和第四阶段会减少。到清晨时分,我们几乎会花1个小时在REM睡眠上。

这些知识告诉我们,每个人每天晚上都要做好几次梦(即便我们不记得了),大多数梦从5分钟到20分钟不等,清晨时最长。整个晚上,我们花在做梦上的时间足足有将近两个小时。换句话说,在我们的一生中,会有6年左右的时间被用在做梦上面。而我们一生所做的梦,大约会有十万个。

十万多个梦,十万多场小型的超现实电影。人物出现又莫名其妙地消失,场景突然变换,事件以混乱的顺序发生,甚至母猫生出了小狗,重力在自己身上消失。为什么梦的内容这样奇异呢?

聊起梦的内容,或许大家最容易想起的(甚至唯一能想起的)还是弗洛伊德在一百年前出版的那本《梦的解析》。在那本书里,弗洛伊德把梦比作一把认识心灵的钥匙,他认为梦的内容反映了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

但是,现在已经很少有心理学家赞同这样的观点了。目前有一种理论认为,梦是源于一种无规则的大脑活动。在睡眠中,脑干会向整个大脑发送一些神经活动,而这些活动本身并没有任何顺序和模式,梦是大脑试图对这些神经活动赋予意义的表现。也就是说,睡梦中出现的那些信号本来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信息,是我们的大脑辛辛苦苦地动用了象征、比喻等种种方法去解释它。

心理学家还发现,在REM睡眠期间,和情绪有关的那些脑区会变得非常活跃,而负责理性思维的脑区却没有任何活动。前者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梦境总是有着明显的情绪基调,那么后者呢?如果在做梦的时候,负责判断情境中不合理内容的脑区“睡着”了,不就可以解释我们的“见怪不怪”了吗?

那么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呢?我们来看看下面这张图:

clip_image003

这张图里标出的“前扣带回”区域,就是一个负责对冲突进行监测的脑区,而它在REM阶段,也就是我们做梦的时候,是处于不活动状态的!也就是说,睡眠时大脑活动的不规则使得梦的内容千奇百怪,而负责对脑子里这些千奇百怪的内容发出“怎么可能?搞错了吧?”的质问的大脑区域,此刻却在呼呼大睡之中。

所以,关于解答这期问题的清晰逻辑应该是:我们睡觉的时候大脑的前扣带回部分被抑制了,而前扣带回负责对冲突进行监控。没有了监控,即使再荒谬的梦境也都不会引起我们的怀疑,而没有了怀疑,按照我们人的天性,就不会觉得是不真实的。

上面就是我关于这一期问题的答案,必须坦白的说,最后这部分内容只是我根据已有的知识的推测,并不是已经被科学家发现的事实。

不过,假如事情确实是这样的话,说不定将来可以开发出一种在清醒状态下抑制前扣带回的办法,那时候人们也许就会花高价、排长队到一个专门的诊所里去,戴上一个专门的仪器,然后听耳机里放出:“你被提拔成局长了;你的股票又赚了;你儿子考试又得了第一名……”

回答完了这一期的问题,我们来看看开头那道测试题的答案解析吧。

1、 有些人每天晚上都做梦,但是也有人几乎不做梦。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每个人每晚都会花近两个小时来做梦。

2、 梦游者的行为是其梦境内容的反映。

大多数梦游发生在几乎不做梦的第四阶段,从梦游中醒来的人并不会告诉你他在做梦(也不会像传说中的一样被吓得疯掉),而是对他在做什么感到迷惑不解。

3、 先天失明的人不会做梦。

先天的盲人会使用非视觉的通道——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来做梦。

4、 当我们梦到自己在做一些动作的时候,四肢往往会和梦里的动作一致。

在REM阶段,我们的肌肉是完全放松的——几乎是处在一种类似于瘫痪的状态中。因此我们不会对梦的内容做出任何反应。

5、 老年人睡觉的时间长于年轻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睡眠时间会越来越短。

6、 偶尔服用安眠药有助于改善失眠症状。

服用安眠药会减少REM睡眠量,从而使人第二天感觉非常疲乏。因此服用安眠药会令失眠问题越来越严重。

最后我们来看一些有趣的小知识吧:

1、 大象(还有其他一些动物)在非REM睡眠期间站着睡,但REM睡眠时躺下睡觉。

2、 爬行动物、鸟类和哺乳动物都要睡觉。而爬行动物并不做梦。鸟类有时会做梦。所有哺乳动物睡觉时都会做梦。

3、 常见的“晨勃”就是由夜晚的最后一个REM睡眠阶段引起的。

4、 我们的大部分梦境一点也不甜蜜,大约每10个梦中就有8个是以消极情绪为标志的。

5、 睡前5分钟发生的事情都会从记忆中消失。因此要记住一个梦境,你必须起床并保持几分钟的头脑清醒。如果很快再次入睡,就会马上忘记上一个梦。


cat14991

为什么睡觉了才会做梦?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睡觉”和“做梦”这两个关键词相干的一些背景知识。

按传统解释,由于一天的活动,人的脑细胞疲倦了,大脑皮层处于弥散性抑制状态,抑制不断扩散,当抑制扩散至大脑皮层下中枢时,就产生了睡眠。但在大脑皮层中始终还有些抑制不深或处于一定的兴奋状态,从而产生梦。

睡眠表现为机体运动活动停止、肌肉松弛、意识消失、与世隔绝;新陈代谢下降,允许在能量消耗最小的条件下保证机体的基本生命活动;感知觉与环境分离并丧失反应能力的一种可逆转状态,常可在“瞬间”完成睡眠和觉醒的转换,麻醉或昏迷状态与睡眠截然有别,不具备瞬间唤醒的特性。

接下来,让我们试着分析下我们感觉到的梦。把我自己当作小白鼠的话,我可以试着从我自己感觉的角度来给梦下个定义:做梦就是我在睡觉时在一个非现实的空间经历一些事情。

首先,梦的主体是“我”,于是可以推断,在这个过程中,大脑里负责自我的这部分还是在工作的,同样处于工作状态的还有负责空间感知和时间感知的部分。但是这个时间感知可不太准确,由于梦境全是大脑的神经活动引起的,并不需要等待现实中的动作产生,所以,梦境里的时间流逝非常快,喜欢赖床的人通常会有这样的经历:以为做了很久的梦,结果现实中才过去几分钟。

第二,梦是发生在“一个非现实的空间”中间,大脑依靠以往的记忆或者想象来构造这个空间。此时,我们的大脑里关于感觉接受的部分处于抑制状态,已不接受外界的一般信息,比如听觉,视觉等。而且,自我此时并不能控制自己现实中的身体作出动作,相关的神经元应该也是处于被抑制的状态。当然,这也是有例外的。就像我小时候做过和小伙伴在田野里聚众撒尿的梦,然后第二天我妈就帮我洗床单...此外,也有一种“梦”是发生在现实空间里的,这就是俗话说的“鬼压床”或“鬼压身”。所谓“鬼压身”,绝对不是鬼压床,更不是鬼缠身,事实上是罹患了睡眠障碍的疾病。“鬼压身”的现象,在睡眠神经医学上是属于一种睡眠

瘫痪(麻痹(sleepparalysis))的症状。此时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能看见。以我唯一的一次“鬼压床”经历来看,似乎那时对时间的感觉也有问题,同时对身体毫无控制能力,所以会有很难受的感觉。

现在再来看最初的问题,正常的做梦要有以下的条件:自我意识存在,空间和时间感存在,感觉被抑制,对身体无控制力。而被记得的梦境还要求大脑掌管记忆的部分也工作才行。从人体的工作状态来看,很显然,只有睡眠时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XD


Dr.Who说:有人说所谓的睡眠不过是那些储存了我们意识的机器的停机维护时间有人说睡眠是我们将短期记忆收集整理成长期记忆的必要过程有人希望如同海豚那样能够两个大脑半球轮流睡觉还有人开发出了可以让人两天内只睡四小时的药物……

对于我来说,睡眠和做梦都是很享受的过程……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点长了而已。

最后这张图片来自青儿同学。很可爱吧。

海豹

0
为您推荐

26 Responses to “[Dr.You第33期]来信:机器人梦见电子羊(更新)”

  1. 青儿说道:

    我来坐沙发!

  2. 青儿说道:

    视频可以放豆瓣里,给链接可以了。
    很有趣,还是建议放出来看看!

    • 猛犸说道:

      嘿嘿,这次搞定了

      • 青儿说道:

        多谢猛犸兄。
        我的鼠标移到最后的图片时,移动框显示《海豹》?这是不对的,图中是海獭,它有个习性是在水面上睡觉,为了防止睡梦中随波逐流,漂流而去,它们都是抓住一根水草,做锚,缠住身子之后入睡的。请改正吧!
        粗心的松鼠会,最近的议论太多了。
        作科学,首要的就食严谨。

      • 青儿说道:

        多谢猛犸兄。
        我的鼠标移到最后的图片时,移动框显示《海豹》?这是不对的,图中是海獭,它有个习性是在水面上睡觉,为了防止睡梦中随波逐流,漂流而去,它们都是抓住一根水草,做锚,缠住身子之后入睡的。请改正吧!
        粗心的松鼠会,最近的议论太多了。
        做科学,首要的就是严谨。

  3. iwannaknow说道:

    第一次和神一般的lz亲密接触~~~~~

  4. 踏莎行说道:

    最后一段 小错误吧 只要睡觉过了快速动眼期都会做梦吧 没有睡觉不做梦的,只是你没知觉它而已。能感觉到得梦 基本上都分布在睡眠的第一跟第二期

    • 橙色波浪说道:

      我们平常说的梦一般说的都是能感知的梦吧,没有感知的梦和没做梦对于我们睡觉结果来说有区别吗?

    • 青儿说道:

      第一、第二期不做梦,第五期(REM)做梦,一晚REM出现三四次,一般只有最后一段REM的梦境能被回忆。

      • 青儿说道:

        第一二期是浅睡眠,这时候我们感觉打盹困倦,第三、四期深睡眠,比较难唤醒,睡的比较沉,这时候的身体,正在恢复体力和精力。到了后半夜,就开始REM睡眠了,这时候我们的眼珠开始转动,如果有观察者在入睡者身边,看到他眼珠转动时唤醒他,入睡者经常报告他刚刚正在做梦。这样,REM睡眠便与做梦了联系起来了。

        • 青儿说道:

          为什么REM睡眠与做梦有联系?
          只能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入睡初期,大脑整体活动趋于平静,大脑和身体处于休息状态。REM期,大脑很多区域开始活跃,比如,视皮层、颞叶皮层脑血流增多,皮层进入工作状态,而这两部分皮层负责我们的视觉和听觉。也就是说,这时候的大脑开始勾画一个有声有色的世界。
          还是不会用文学的语言讲的通俗易懂。

  5. hbchendl说道:

    不得要领。弄不明白。如果问“作梦是怎么回事”,这些答案倒是不错。

  6. 左璐说道:

    我就是那个雪~~^_^能不能把雪同学改成左璐同学...我叫左璐,我邮件上的名字是系统默认的~~囧

  7. 小津巴说道:

    ·····突然发现,dr.u的答案整的越来越巨型化了(我也是其中之一,经常也写的很巨型化,呵呵),不过这样快敢上论文了···搜集资料搜集的倒是很详细,可是阅读的乐趣呢?真的不好啊···

    • 青儿说道:

      写得象论文了,只想给大家介绍更多信息。如果有机会,我把各段拆开来各自写个故事。

      • 小津巴说道:

        不是针对你说的,其实写成一个个故事更有爱一些··可是一般只写一个故事,评委就不同意你当dr.U了。。。。问题在dr.u现在的这种趋势,过长过多的信息其实也不太好,首先,写的再好也不会有论文严谨,而看过以后却可能打消人们继续了解该知识点的兴趣··总之,我的评论对事不对人,就是希望dr.u把好玩儿科学找回来···

  8. cat14991说道:

    我的答案,似乎发送到dryou@songshuhui.net去了,而不是DrYou@songshuhui.net
    - -

    为什么睡觉了才会做梦?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睡觉”和“做梦”这两个关键词相干的一些背景知识。
    按传统解释,由于一天的活动,人的脑细胞疲倦了,大脑皮层处于弥散性抑制状态,抑制不断扩散,当抑制扩散至大脑皮层下中枢时,就产生了睡眠。但在大脑皮层中始终还有些抑制不深或处于一定的兴奋状态,从而产生梦。
    睡眠表现为机体运动活动停止、肌肉松弛、意识消失、与世隔绝;新陈代谢下降,允许在能量消耗最小的条件下保证机体的基本生命活动;感知觉与环境分离并丧失反应能力的一种可逆转状态,常可在“瞬间”完成睡眠和觉醒的转换,麻醉或昏迷状态与睡眠截然有别,不具备瞬间唤醒的特性。
    接下来,让我们试着分析下我们感觉到的梦。把我自己当作小白鼠的话,我可以试着从我自己感觉的角度来给梦下个定义:做梦就是我在睡觉时在一个非现实的空间经历一些事情。
    首先,梦的主体是“我”,于是可以推断,在这个过程中,大脑里负责自我的这部分还是在工作的,同样处于工作状态的还有负责空间感知和时间感知的部分。但是这个时间感知可不太准确,由于梦境全是大脑的神经活动引起的,并不需要等待现实中的动作产生,所以,梦境里的时间流逝非常快,喜欢赖床的人通常会有这样的经历:以为做了很久的梦,结果现实中才过去几分钟。
    第二,梦是发生在“一个非现实的空间”中间,大脑依靠以往的记忆或者想象来构造这个空间。此时,我们的大脑里关于感觉接受的部分处于抑制状态,已不接受外界的一般信息,比如听觉,视觉等。而且,自我此时并不能控制自己现实中的身体作出动作,相关的神经元应该也是处于被抑制的状态。当然,这也是有例外的。就像我小时候做过和小伙伴在田野里聚众撒尿的梦,然后第二天我妈就帮我洗床单... 此外,也有一种“梦”是发生在现实空间里的,这就是俗话说的“鬼压床”或“鬼压身”。所谓“鬼压身”,绝对不是鬼压床,更不是鬼缠身,事实上是罹患了睡眠障碍的疾病。“鬼压身”的现象,在睡眠神经医学上是属于一种睡眠
    瘫痪(麻痹(sleep paralysis))的症状。此时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却已经能看见。以我唯一的一次“鬼压床”经历来看,
    似乎那时对时间的感觉也有问题,同时对身体毫无控制能力,所以会有很难受的感觉。
    现在再来看最初的问题,正常的做梦要有以下的条件:自我意识存在,空间和时间感存在,感觉被抑制,对身体无控制力。而被记得的梦境还要求大脑掌管记忆的部分也工作才行。从人体的工作状态来看,很显然,只有睡眠时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

    • cat14991说道:

      仔细的查看了gmail,似乎邮件上星期已经发到DrYou@songshuihui.net去了……

  9. iwannaknow说道:

    REM睡眠对应于做梦,REM期又是最深度的睡眠期,对恢复疲劳很有帮助。那为什么人睡眠不佳常常说是“失眠多梦”呢?

    • 青儿说道:

      恢复疲劳的是睡眠第四期,不是REM期,REM算第五期,成年人年过40,就没有睡眠第四期了。

    • 关于“失眠、多梦”,我有一个解释:皮质酮(肾上腺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 GC)浓度对于唤醒以及心境有着重要的影响,所以,“难入睡”、“容易醒”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都是皮质酮浓度高引起的。
      如果在短时记忆转化为长时记忆的过程中(这个过程应该是REM期),GC高浓度,睡眠就不能在各相周期中循环,而是很容易直接唤醒。这样,“易醒”与“多梦”就联系起来了。
      皮质酮(肾上腺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 GC)也叫应激激素,应激状态时高浓度,焦虑、抑郁、以及神经可塑性中的长时程抑制,都和这个有关。
      GC浓度与年龄正相关,老年人“失眠多梦”和这个是一致的。
      GC也叫应激激素,人有压力时,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即使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就是这个GC惹的祸。
      REM并不是“对恢复疲劳很有帮助”,REM的氧耗甚至高过清醒期,是个“工作状态”。

      顺便说一下,上边第一篇是我的,也请编辑修改署名。欢迎指正!

  10. 人做梦时可以使大脑在不相干事物之间建立联系。
    ……研究人员发现,有REM睡眠的实验对象测验成绩有显著提高,而没有REM睡眠者和没有小睡者成绩没有什么改变。……“我们要学会做梦。”
    PNAS June 8, 2009,
    REM, not incubation, improves creativity by priming associative networks

    相关中文报道“睡眠有助思考”http://www.bioon.com/biology/neuroscience/397126.shtml

  11. [...] [Dr.You第33期]来信:机器人梦见电子羊(更新) [...]

  12. [...] 这期的读者来信在这里。 [...]

  13. 伍旭慧说道:

    一个完整周期是70~90分钟吗?

    那么,

    为什么很多时候我睡午觉 只睡30分钟,醒来后却能回忆到较为情节充实的梦境(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