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麻醉往事(下)Comments>>

发表于 2009-06-05 11:09 | Tags 标签:, , , ,

麻醉往事()(

明争暗斗

乙醚麻醉的出现,如利剑般铲除了疼痛这个恶魔。莫顿公开演示乙醚麻醉时仅27岁,其他人取得发现的年龄分别是:戴维 22岁,威尔士 29岁,朗 27岁,考尔顿 30岁。最老的杰克逊,也仅有41岁。几个小年轻,成为了现代全麻的先驱人物,不同于同时代的其他科学天才,他们不过是普通人。但冒险与实践精神贯穿了全身麻醉这段历史的始终。真正令后人津津乐道的是,没有哪段医学历史事件像现全身麻醉的发明一样,如此传奇讽刺、争议纷纷,这些人的后半生纠缠在谁才是麻醉的真正发明者的纷争吵嚷上,演出一幕幕闹剧乃至悲剧。
莫顿10月16日下午英雄般的演示过后,杰克逊坐不住了。他跑出来坚称是自己发现了乙醚的麻醉特性。同样,威尔士则宣称,他最先将笑气用作止痛药,是他启发了莫顿和杰克逊。实际上在1845年,这三个人曾在不同场合碰面沟通,聊起过笑气、乙醚的麻醉特性。但表面上,谁都没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成名后的莫顿,想到的是乙醚麻醉的广阔钱景。他拒绝公开乙醚的化学特性,故意添加香料和染料,让别人分辨不清其性质。甚至恬不知耻的说,全身麻醉是他独立研究的结果,与威尔士毫无关系。事实上,正是威尔士的失败,为莫顿的成功做了铺垫。当报纸大幅报道莫顿时,杰克逊提出和莫顿共享麻醉专利,美国境内10%的麻醉收益归其所有。专利争夺一度闹到法庭,延续了十数年之久。1862年,纽约州法院裁定,乙醚麻醉仅算是发现而非发明,没有资格申请专利保护。而旷日持久的争论官司,却让莫顿精神疲惫、一贫如洗。

1868年,杰克逊请人撰写文章,指明自己是乙醚麻醉发现者。文章发表在《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后,莫顿气急败坏,决定前往纽约与主编理论。按照历史学家描绘,7月6日一大早,他便赶乘火车,透过车窗与夫人互道珍重。火车响起了汽笛声,最后驶离站台。

不知莫顿是否想到,此一去,竟是与波士顿这个城市的永生告别。这年的纽约暑热难耐,他的风湿性关节炎更是加重。当莫顿夫人接到电报到来时,方知丈夫早已病重多时,于是匆匆奔去照顾。7月15日,莫顿非常坚决的要求出门,然后疯也似地驾着马车,狂奔在第五大道。随后,他把马车驶入中央公园,跳下车,一头扎进湖水里。等莫顿夫人将他拉起,倚靠在一棵树下时,莫顿已逐渐意识消失。次日,《纽约导报》报道:一位来自波士顿的男士,昨天在第110街与第六大道交界处昏迷,送往圣卢克医院途中死亡。此后一天,这家报纸补充说明道:“纽约昨日因中暑死亡的人士中包括威廉·莫顿,他将麻醉引入手术,对缓解人类手术疼痛贡献巨大。”

威尔士的故事也十分悲情。他成功用笑气进行过拔牙术,公开表演时却一塌糊涂。围观医生们的嘲笑,让他的医学声誉大受影响。自信心受损后,他远离牙医行业,成为旅行推销员,出售家用小玩意。莫顿成功后,曾联系已身在巴黎的威尔士,许可他在法国进行乙醚麻醉,于是欧洲大陆出现了一名“麻醉推销员”。1847年3月,英国伦敦医学院实施了首例乙醚麻醉下的手术,随后短短数月间,这项技术在欧洲各国风行起来。

乙醚有刺激性气味,还容易燃烧,这些不利特点促使研究者寻找更好的药物,在这个背景下,新型麻醉药氯仿出现了。1848年初,威尔士也迷上了氯仿。他不眠不休地试验氯仿,几近疯狂,终于有一天走火入魔:吸入氯仿后神智不清的走上街头,把腐蚀性的硫酸泼洒到妓女身上。随后被警察投入监狱。清醒过后,他意识到自己行为的荒谬,陷入极度沮丧。1月24日,他割断了股动脉,吸着氯仿,以不那么痛苦的方式,结束了荒诞一生。令人唏嘘的是,他自杀前不久,法国科学院将已将他列为麻醉的发明者。

谁是No 1?

全身麻醉的出现,是波士顿医生们集体合力的结果,意想不到的是人人都想争头功。威尔士是个心思敏感、不能容忍错误的人。或许,他做出了正确的发现,却不是正确的发现者。莫顿进取心强烈、精明大胆、自私贪婪,虽被公认为现代全麻第一人,但性格造就了他的悲剧人生。杰克逊博学多才,研究过地理,申请过火棉和电报机的专利,与莫顿的麻醉专利之争最终让他精神错乱,7年后死于波士顿一所精神病院。现在,世界各地的麻醉纪念碑多为莫顿、威尔士和朗医生而立。杰克逊当年进行乙醚吸入试验时,所坐的椅子则贴有这样的标签:1842年2月,在这把椅子上,杰克逊医生发现了乙醚麻醉。莫顿乙醚公开演示22年后,在波士顿市政府资助下艺术家汤姆斯·李(Thomas Lee)建造了一座乙醚纪念碑,是一块无字碑,至今仍树立在波士顿人民公园里,用以纪念那些为现代麻醉学发展做出贡献的人。

尘归尘,土归土。麻醉发现者的纷争,早已成为往事。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人早已不用担心手术的疼痛问题,麻醉的出现犹如一道光,祛除了疼痛,造福了人来。透过150余年的光阴,回望全身麻醉发现那几年,我们可以如此判断:从发明优先权角度看,朗医生最早开始乙醚麻醉,他应该是发现者;但朗对乙醚的研究缺乏热情,转而用一些无效药物进行麻醉试验,并非乙醚的坚定推行者;若就吸入麻醉这一想法的提出者而言,应算是威尔士;但在医学史家眼中,莫顿是第一个将吸入麻醉带给世人的,他切实推动了麻醉的医学实践,被公认为全身麻醉第一人。

用莫顿墓碑上的碑文作为结尾吧:威廉·莫顿,吸入麻醉发现者。他让外科手术疼痛,得以预防和消除。此前,外科手术极度痛苦,此后,科学战胜了疼痛。

麻省总院内的乙醚大厅,莫顿的表演地

(本文已刊于《新发现》杂志。)

0
为您推荐

21 Responses to “麻醉往事(下)”

  1. elaine说道:

    沙发!

  2. smileblue说道:

    唉,没想到三位发现者是如此悲剧的结尾~

  3. asd说道:

    板凳,不容易啊

  4. lalunasun说道:

    地板!我也是第一次抢到啊!
    记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保尔用的麻醉剂是“哥罗芳”,就是氯仿吧,好像很大的味道,还得自己数数~

    • 披上松鼠皮说道:

      氯仿。。。好东西啊以前大肚婆生孩子就是用他...危害等级黑不低呢。。

  5. bluewhimsy说道:

    所谓成也萧何 败也萧何,因自己的正面成果而最终陷于困顿,令人扼腕

  6. 我不是玫瑰,我宁做一颗小草说道:

    如果,有一种药品,可以让压力释放同时又能让人保持清醒而且不会上隐,肯定会卖疯的。这个世界,麻醉实在已经相当普及,可是,人们却让这种麻醉变成了一种毒药,而非解药,更有甚者为了这个挺而走险,最终走上了不归路。

    麻醉,到底麻醉的是什么呢?

    • BOBO说道:

      “人们却让这种麻醉变成了一种毒药,而非解药”
      这个说法不赞同。
      麻醉不是毒药或解药。

    • 潜猴谍影说道:

      要不是脑啡肽太贵,世界早就清净了

  7. 阿企说道:

    想知道,乙醚麻醉的副作用有哪些?后来,麻醉药物的发展呢?

    • BOBO说道:

      单纯写药,会不会不好看啊。。。

      • 阿塔说道:

        唔,想知道乙醚、氯仿还有其他可用于麻醉的药物的特性诶,优缺点之类,为什么用又为什么不用,文中提过一些,不过不是很详细。

        还有, 潜猴谍影提到的脑啡肽......

  8. mcv说道:

    吹的神乎其神的针刺麻醉至今三个问题无法解决:
    痛觉隔断不完全
    肌肉紧张
    内脏牵动反应

    所以那玩意有没有资格叫麻醉还是个问题...

  9. 偷果果说道:

    挥洒热泪中~~~~~~~~~~~~

  10. 李清晨说道:

    赞BOBO好文。

  11. 莱小卡说道:

    写的不错,可惜几个主人公的命运却让人叹腕,有多少人都是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但是在后来的名誉面前迷失了研究的初衷。。。

  12. 水果说道:

    哪件事情的两面性对比差呢

  13. 一节说道:

    后面的发展没提哦,好像乙醚和氯仿有很多问题,新药的逐渐发明才一步步地解决了这些问题。我只知道现在我做手术用的是七氟烷。话说回来,即使是现在有了高超的麻醉技术,外科手术对病人来说仍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14. armtotooth说道:

    脑啡肽? 大肠杆菌或是酵母表达不出来么?
    估计如何使用还是一个问题吧?

    其实很多历史上有巨大贡献的人只是常人!所以比较喜欢美国片里的英雄,只是在关键时候做出了更好的选择(当然有巨大的风险和付出),比如08变形金刚里面的Sam,还有那句 No sacrifice, no victory!而当英雄成为过去时的时候,生活依然还要继续。或许,这也是从无数天才的悲剧后得到的启示吧!

    心理学里面的 自我实现 的 境界,就像孔夫子所说的 从心所欲,不逾矩。或许,这些 平常的天才 需要的正是这种境界。

  15. 空间端点说道:

    早期麻醉的一个著名接受者是维多利亚女王,她1853年分娩生下利奥波德王子时,她的御医John Snow用氯仿为其麻醉。

    去年曾听过哥伦比亚大学Steve Shafer教授(麻醉界最有名的Anesthesia & Analgesia杂志主编)在上海做的一场讲座,提到在人类麻醉剂量下,氟烷类气体竟可以阻断含羞草被碰触后合拢叶片的反应,没有神经系统的植物居然能被人类的麻醉剂麻醉,不能不感叹生物界精妙的共通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