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号外 >> 我是Dr. You >> 文章

陌生的熟悉字(三)Comments>>

发表于 2009-06-02 13:25 | Tags 标签:, , , ,

by Fujia, Seren

(三)语义饱和?

在继续不停地反复google中,seren惊讶地发现,有一群洋人也在琢磨一种相似的现象!他们号称,当一个单词被重复多遍,这个单词就变得面目模糊,发音可疑,意义不明。早在1907年,伊丽莎白•塞弗伦斯(Elizabeth Severance)和玛格丽特•弗洛伊•沃什伯恩(Margaret Floy Washburn,玛格丽特是现代心理学的第一位女博士,八卦的seren插嘴说)就在美国心理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描述这一现象,她们指出:“如果对一个单词注视得太久,它将变得奇怪而陌生。

这种对单词外貌熟悉感的丧失有时会让这个单词看起来像是属于别的语言,有的时候这个单词变成仅仅是字母的堆积,甚至在极端的情况下,连字母都变成纸上一堆毫无意义的符号。”她们进一步分析说,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注意力转移”,当人对一个单词盯了一会儿之后,不由自主地就仅仅注意单词的某一部分,丧失了单词的整体感,这个单词也就逐渐变得越来越支离破碎。这种现象在1962年被里昂•雅克布维茨(Leon Jakobovits)命名为“semantic satiation”(语义饱和,又称“semantic saturation”)。

【国外网友在tumler上放出的一张他钟爱的电影海报,他觉得海报借用了“Semantic Satiation”意象是个很棒的创意】

西方人所说的“语义饱和”,是不是就是我们中国人经历的“字变得难认了”呢?对拼音文字的研究能否平移到方块汉字身上呢?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seren夹着小本本,爬上了加州大学圣迭哥(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diego)心理系五层楼,拜访大卫哈博(David E Huber),从事语义饱和研究的心理系教授。seren向帅哥简述了自己的困惑,并提出第一个问题:“中文里出现的这种现象,和西方人研究的语义饱和是一回事吗?”

哈博帅哥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就把它叫做语义饱和,但毫无疑问,这是一种饱和,一种‘satiation’,和语义饱和相似,是一种神经活动里常见的饱和现象。不但你说的图像识别上可以产生饱和、语义上可以产生饱和、我们的听觉、味觉、嗅觉等等,都会产生饱和。不管什么样的感觉刺激,只要时间一长,重复多了,带给你的感觉就变了。”

seren心想:可不是么!虽然我是一个专一的好同学,但再好吃的红烧肉多吃两顿也就那样了,还有实验室去年来的mm,这几天觉得也没有刚见到的那个时候那么惊艳了……想到这里,seren满怀兴趣地问:“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现象呢?”

哈博帅哥教授笑着说:“因为这种现象对我们是有好处的。我们的神经系统收到一个感觉信号的时候,最初必须产生某种反应;但是如果你一直不停地做出这种反应的话,当你收入新的信号的时候,很可能神经已经疲惫了,不能做出新的反应了。所以,我们对旧信号的反应必须消减下去,或者产生变化,才能保证新的信息能够引起正确的反应。”

seren心想:太有道理了!看起来以后红烧肉好吃也不能天天吃,要跟水煮鱼换着吃,才能保持美食带给我的享受。还有,是不是该鼓动老板再招一个新师妹了……不过,他的最大疑问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他又接着问:“那我看一个字看久了,究竟是这个字形变奇怪了,还是我不认识它了呢?”生怕哈博帅哥没有听明白,seren又继续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这个字究竟是像图画一样,样子变奇怪了,还是意思也有变化呢?”他心虚的瞅了瞅帅哥,迟疑地问,“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哈博帅哥哈哈大笑说:“明白明白,你这个问题提得太好了!这就是我们实验室研究的方向啊。”说到自己的研究,帅哥教授立刻眉飞色舞,“我们先来说这个认字的现象——不管是你的中文,还是英文,最开始进入我们眼睛里面的都是一个视觉信号,这个视觉信号抵达大脑以后,要从主管语言的区域提出相应的语义信息,我们才认识这个字,对吧?”看到seren若有所思的点头,哈博接着说,“也就是说,这里有三个步骤:视觉上产生图像,语言上产生意义,以及这个图像到意义的转化步骤。我们感兴趣的是,这种饱和现象,究竟是发生在图像这个层面,还是语义的层面,还是转化的层面呢?”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像是卖个关子,“我们发现,这种饱和,发生在转化的层面!

“我们首先研究是否是语义层面的。我们让被试看一组单词,一个是物体,譬如苹果或者小狗,另一个则是类别,譬如水果或者动物,被试需要确定这两个单词是否互相吻合(苹果对应着水果,而不是动物)。我们发现,当被试看到的第一个单词一直是苹果、梨子、香蕉这些水果的词语,在随后做出正误判断的时候,一直速度都很快。第一个试验说明,即便一直在重复‘水果’这个语义概念,但只要出现的是不同的单词,被试并不会产生‘语义饱和’的现象,这说明,这种饱和并不是发生在意义的层面上。”

“但是,如果反过来,让被试第一个单词总是看到‘水果’,随后才出现具体名词,要不了多久,被试对水果就脱敏了,判断变慢了。也就是说,当“水果”这个单词重复出现,延时的现象就发生了。不过,究竟是水果这个词的外表变得陌生了,还是这个外表形象转化成意义的时候发生饱和了呢?”

“我们又作了一个实验。这个实验里面,我们进行简单的单词配对,也就是先出现‘水果’,接下来如果也出现‘水果’,就是吻合的,如果是任何其他词语,都是不吻合的。这个实验里完全只需要被试对单词的外形进行判断,而不需要考虑单词的意义。我们发现,在这个实验里,没有延时现象的发生。也就是说,视觉层面上的重复,不能导致语义饱和,”哈博激动的一挥手,“所以,语义饱和是发生在视觉和意义的转化步骤上的!”

seren听得入迷,心想这个实验设计得还挺巧妙,却听到哈博帅哥接着说:“还有别的证据说明我们是对的。测量脑电波的实验表明,通常图像识别时产生的饱和是400毫秒左右,而高层的单纯意义饱和需要好几分钟才能达到,而“语义饱和”的现象发生在十秒到几十秒这个时间段,跟前两种的时间不吻合,所以,应该是产生在转换过程的。”

只见帅哥教授从电脑上调出一个文档,指着它说:“这就是我们的文章,刚投出去,还在等消息呢!据我们所知,还没有别人提出过类似的模型,我们是第一个。”

seren点点头,心里把哈博帅哥刚刚说过的话梳理了一遍,说:“我明白了。您的意思是说,当我们盯着一个字看着,我们的大脑就得不断拿着这个字的模样去寻找它的意义,找的次数越多,找得就越慢了。因为变慢了,平常一看到这个字就认识的熟悉感觉就消失了,所以觉得这个字变得奇怪了。而且,如果我们大脑一直高速地对这个字形和意义配对的话,就会占有太多资源,再看到别的字的时候就没法高速地去寻找别的字的意思了,对吗?”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Seren离开了帅哥的办公室,一面咀嚼着帅哥所说的有趣实验,另一方面却还是有许多问题挥之不去:虽然帅哥教授在宏观上找到了“语义饱和”的发生地,也明确告诉我们“语义饱和”是发生在字形与字义的转换过程,但具体在大脑里面哪里发生,还是没有线索。虽然帅哥说中文变得“不认识”和语义饱和都属于神经适应的范畴,但真的能够把他的理论完全平移么?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依然没有答案。

尾声

也许你会问我:“究竟为什么字变陌生了?”

郑教授认为是汉字含义的饱和,日本老师认为是汉字图象的适应,加州帅哥认为是图象与含义上的转换。而我们,其实没有找到个确切的答案。

我们虚度了一季春光,试图用科学家们倾注毕生心血的各种理论来解释我们已使用千年的,甚至你正在阅读着、认知着的汉字的问题。但始终,这一个复杂的汉字认知问题,不是目前我们看到的几个理论、几个人、几个实验,便可以权威完整地回答的。

当人类已经可以翱翔太空,滑翔潜底,按照自己的意愿尽情去改变这个世界时,苏格拉底千年前的偈语犹在耳边:人啊,认识你自己。

我们期待着这个问题最终谜底的揭开,也期待着你加入到我们的探索行列中来。

(完)

(感谢悠扬,八爪鱼,anpopo,张撞鹿,猛犸对此文的贡献)

0
为您推荐

36 Responses to “陌生的熟悉字(三)”

  1. vetszh说道:

    视觉疲劳!所以对着老婆看,时间久了就容易出轨了!呵呵

  2. 四月粉说道:

    很厉害

  3. wahaha说道:

    已已已已已已已已
    已已已已已已已已
    已已已己已已已已
    已已已已已已已已
    这算不算?~

  4. elaine说道:

    反复背单词时,
    会不会越背越忘呢?

  5. 淡水蟹说道:

    哈哈,楼上的字要用尺来量,!~

  6. EN说道:

    很好,虽然只有片面的解释,但都让我懂了一点。还希望大家共同探讨这个问题。

  7. 四月说道:

    结尾部分看得人有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啊,就好像马上要起一身鸡屁疙瘩似的~~(这绝对是赞美)

  8. 刘定坚说道:

    这不就是审美疲劳嘛

  9. 杨2说道:

    所以读书慢的人之所以理解得慢就是因为读得太慢?

  10. 茶泡饭说道:

    如果是发生在转换过程中的话,为什么不同结构的中文字有不同程度的语义饱和效果?
    莫非还是跟字的图案有关系?例如左右结构的字最多,所以大脑需要花更多的资源来搭配意义,故而也饱和得最快?

  11. 茫荡洋说道:

    小学时候被老师罚抄N遍词语时就有这种感觉

  12. 鳍三说道:

    但是盯着一个苹果或者香蕉啊 什么的看啊看啊 没有这种感觉呢。。

    • 冰桃说道:

      因为直接看真的苹果,大脑不经过语义转换过程阿。语言这种需要大脑翻译的抽象符号才需要转换。
      你看苹果的疲惫可能就是天天吃苹果会吃腻没胃口。

  13. 吼海雕说道:

    当人类已经可以翱翔太空,滑翔潜底,按照自己的意愿尽情去改变这个世界时,苏格拉底千年前的偈语犹在耳边:人啊,认识你自己。

  14. 屈臣氏说道:

    文字太深奥了。

  15. shingo说道:

    这种现象只会在对文字注视时间长(文中说是几十秒)时才会发生。因为字形与意义之间的配对是要消耗注意力的。脱敏可以避免心理资源不必要的浪费,这也是进化的一个结果吧。不用担心记单词或看书看不懂~我们的大脑可是千锤百炼的结果,效率高着呢

  16. 豆皮说道:

    我就是经常看着一个字就不认识了。自己纳闷了好多年,没想到真有人研究这个。

  17. 苏椰说道:

    原来看英语也能解构的……

  18. schuyler说道:

    为啥要审核了,以前都不要审核的啊……

  19. MusLopil说道:

    What interesting article, but where took information?

  20. [...] 更详细看这里 dosong 发布于:2009-06-03 11:19:29 [...]

  21. 修道者说道:

    盯着看久了,分别意识渐渐运行缓慢,直到只剩下目前的现量境。原有的知识记忆已经变迁,就出现了“字变得很难认了”

  22. Margaret说道:

    有时会觉得“后”这个字看起来很奇怪……

  23. junesheila说道:

    oh,比较赞同加州帅哥的看法啊

  24. 狂奔的蜗牛说道:

    写的不错啊,呵呵~注意力转移,我觉得是这个原因

  25. 御主人様说道:

    这不就是格式塔的崩坏和重建吗 = =|||

  26. Gin说道:

    我有这种感觉,一直以为是神游产生了幻觉,而且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才重新适应过来。
    文章中学者谈论的观点很有道理,人的大脑在对信息进行处理转换过程的时候产生了偏差,可是我觉的有个地方不能理解,大脑对已知信息的处理转换过程,是对同一个信息的记录然后调用它(只是把原来有的东西拿出来),如果是调用已经编制好的意义,又怎么会出错产生不同的理解产生异意那?
    假如接到的是“A”,而且“A”已知,大脑在接收相同电位变换信号时,应该做出相同的定义认为那就是“A”,对“A”的认识又是已知有记录的话怎么会在转换的时候出错反应出“B”的结果呢?难道在接受过程中的信号变成其他的信号了?

  27. [...] 大家可能听过八爪鱼这个ID。在Dr.You组里面,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叫做号外组。这个号外组有三位常驻作者,还有一些流动作者。我们可以在过去的Dr.You号外中看到他们的身影,例如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八爪鱼就是号外组的常驻作者之一。 [...]

  28. 小然RAN说道:

    一直很纠结郁这个问题……
    也经常与同学讨论,尤其是听写之后,有些人总结说:“准备听写时千万不能盯着词语看”

  29. 说道:

    真神奇``这个和审美疲劳有没关系?

  30. xmcob_jd说道:

    这个在汉字中同样适用

  31. admin说道:

    我觉得这个研究出来可以指导外语的学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