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开空调,谈谈环保Comments>>

发表于 2009-05-28 13:11 | Tags 标签:,

4test-2

——张撞鹿读书会第二期总结

第二期读书会举行是在3月14号,距离一年中第4个节气春分还有一星期。当天春寒料峭,杨树还没开花,三号会所外的空地上,只有零星的野草和野菜从墙角钻出,一只贪早的小雀儿在窗台上叫个不停。

13个喜欢自然的人,凑在一起幻想即将到来的春光,并表达自己对于人类的忧虑。回想起来,这是件很不错的事。有老面孔有新面孔,其中,最远是来自浙江的刘勇昇,一个带点文艺气质,但在商业圈里讨生活的男人。其次是来自天津的王雯,一位环境专业出身的女老师,网名白鸟。

因为气温不高,主持人张撞鹿把空调温度开得很高,屋子里很快暖和起来。就在柜式空调的嘶嘶响声中,在宝贵电能被损耗、环境被污染的同时,13个人开始高谈阔论,从记忆中的田野,讲到人类可能被迫迁移的外太空。

一个参加者的家属事后感叹说:“没见过比你们更变态的,一面讲环保问题一面还把空调开这么强。”

这事实上契合了这一次读书会上争论最大的一个话题:为了环保,我们该在多大程度上牺牲自己生活的舒适?

讨论开始了。

关于《沙郡年记》,请参看《春天去哪儿了》

更多花絮,请参看栩栩《张撞鹿读书会第二弹记》

读后感:了解它,欣赏它,然后才会保护它

13个人眼里有13本不同的《沙郡年记》。

文科女生兰菁,学的是心理学。她读这本书,有一天晚上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我觉得日子活的太畸形了。”

兰菁自称属于书里说的“把鸟统称为小鸟”的那种人,每天宅在宿舍里浪费生命,除了麻雀、乌鸦和喜鹊,其它鸟一概不识。她开始想,书里写的那种生活,“应该是这辈子应该做的一件事”,自然,是应该见识和体验的一些东西。

生物系毕业后却逃去当记者的邹曦,部分解决了她一直困惑的问题。大学时,她选择学生物,因为看了discovery里特别漂亮的自然。然而,在学校,她学的都是蛋白质、基因、生化,离自然特别远,完全不能“告慰自己选择生物的那点儿灵感”。拿到这本书,邹曦“像是遇见个老朋友”,自己虽然不能再享受自然,但却很享受那种欣赏自然的眼光和心态,这是作者文字给她的感觉。

书的作者李奥帕德,在世时关注环保,连死都是因为沙郡着火诱发心脏病。这种戏剧性,让白鸟感慨不已。最触动她的,是书里虽然也流露出对人们、对政府管理不力、对经济影响环境的不满,但作者没有像一个愤青一样写作(她觉得作者是最有理由做愤青的人,他知道那么多东西被毁灭)。白鸟想,这大概是因为李奥帕德对自然的爱,远远超过他对人类的厌恶,这本书是饱含着一种爱来写的。而正因为他的这个态度,人们反而更愿意看他的书,听他说话。

北师大中文系的研究生宇镭,专业方向是科幻文学。他被书里所描绘的自然的精妙所折服:下雪时,田鼠竟然可以在草地底下走出那样的迷宫,而作者可以跟着一只臭鼬的足迹漫无目的观察,可以通过砍木,用年轮一年一年把记忆带出,可以看鹬跳舞,观察时间的变化,看河水涨落,看小植物画出怎样的画……

reading2

宇镭想,正是因为书里所描写的自然太过优美,人们才会在看到自然被破坏以后感到痛心。

这一点,科学杂志的编辑孔雀也赞同。孔雀发现,书里提到的一些鸟的名字,比如蓝头松鸦,翻译过来,非常生僻,很少有人用,但在国外的语言里其实是很常见的。他觉得,在中国人的日常对话中,类似于“蓝头松鸦喜欢吃什么”这样的话题,都已经退出常用语的范围,人们会觉得这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孔雀说:要有环保这个观念,首先要观察自然,了解自然,要知道杨树的花是什么花序,是什么颜色,在什么时候结果。知道这个季节有什么鸟类,在什么时候飞过来。了解以后,懂得欣赏,才会有保护的想法。

13个人的自然史:即使像北京这样的地方,只要你仔细地观察,仍然可以在某一个地方看到自然,看到其中非常美的地方

每个人都有过与自然有关的日子。哪怕你已经身陷在城市的水泥和车流里,哪怕你已经被生活折磨得忘记了审美和思考,哪怕你的心灵已经干涸,在你心里一定有一些东西,等待被重新唤回。

宇镭小时候生活在城市边缘,初中以后才搬家。他住的那条街,一边是城市,高楼大厦,另一边完全是乡野。他的小学是在乡野那边读的。每天上学,小宇镭都要顺着河堤走。记忆里,河堤上面是一个锯木场,每天都能看到不知从哪里运来的木头,被电锯撕拉撕拉切成木板。汁水慢慢流下来,润滑了锯子。他一边感到很恐怖,同时闻到树的原始的香味,又感到很迷人。河堤下面,有很高的野草,有各种各样的植物,有苍耳,他经常在那里抓蚂蚱。不过,小学6年级时,城市开始规划,所有那些野草都被烧掉,种上人工草,铺了石子路,放上凳子,看上去是非常现代化的景观,但他再也不想去了。

董晓鹏在北大西门附近住过6年。住处附近有一个胡同,胡同里有一棵树很茂盛。他一直不知道那是一棵核桃树——直到有一天树上结的核桃树掉到他脚下。他羞愧于自己与身边自然的疏离。这样的故事还有,比如后来去长城玩,直到被栗子扎了,他才知道自己吃的栗子,外壳原来是带刺的。

李淼对美丽自然的回忆,则是在美国。他见过美国的野地是什么样子,觉得“那是真正的野地”,非常非常漂亮,水清得让人感到寒意。他见过书里提到的大雁,因为费米实验室就有这种大雁。

这个见闻让他感叹中国的环境破坏太厉害,几乎“不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了。这位小时候见过确实干净的水、干净的草地、干净的杨树的男人担心,“这些我见过,恐怕你们没见过”。

耿冰生活在长白山下一个小城镇,与自然的接触一直比较多。她很羡慕《沙郡年记》里描写的环境,但她觉得,我们虽没有那环境,却也可以在我们接触的自然中发现美。

耿冰的妈妈特别喜欢采山菜、采蘑菇,而她的父亲,年轻时曾做过很出色的猎人,现在退休了,弄了个小农园,种了很多根本不认识的农作物。她觉得,这都是从自然中得到的享受。

小时候,这姑娘看过一本《我的野生动物朋友》,讲一个小女孩的爸妈都是摄影师,在非洲拍摄,她从小在那里长大,并决定自己能听懂动物的语言,她爸爸从小给她拍了很多跟大象、豹子的照片,看上去她和它们就像兄弟姐妹。“我对自己长大的过程还是挺满意的,但如果可以重来一次,我希望能以这样一种方式,特别美好的方式。”点这里看耿冰写的“读《沙郡年记》”

关于这个话题,孔雀推荐了另一本书,名字叫《笔记大自然》。这本书教人如何观察身边的自然,并且用绘画的方式,把每个细节画下来。巧合的是,耿冰也带来了同一本书。她希望人们能告别快餐一样的生活,像书里所教的,用作画的方式记录。那样可以让自己的心静下来,安静地去做一个观察者,像李奥帕德一样。他是一个很好的观察者。

孔雀说,如果这样做了,即使像北京这样的地方,只要你仔细地观察,仍然可以在某一个地方看到自然,看到其中非常美的地方。

经济危机是好事儿?在极端边缘的讨论浅尝辄止

问题是从郑然的发言开始的。这个小伙子当时的工作是设计工业用炉——开玩笑说,这炉子是专门用来破坏环境的。他提到了经济危机。他看到看很多报道称经济危机“蒸发了多少多少万美元财富”,但他觉得,这些所谓的损失,其实只是人类用钱定义的财富,而不是真正的损失。

当然,郑然承认,经济危机损失的那些财富里,也可能有很多很珍贵的东西。不过,他觉得这些损失以及经济停滞,从另一方面来说,对地球可能是一件好事。因为,经济体系本身的崩塌也好,泡沫也好,会让我们在开发自然的时候效率降低,让人们失去开发自然的动力。

这个观点,部分得到了李淼的赞同。李淼觉得,最起码,经济危机可以使人类不那么快递把能源消耗干净。

关于经济危机的浅尝辄止的讨论,是后面即将进行的讨论的一场前奏。不过,白鸟随后用寥寥数语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她分享了自己从朋友那里听来的消息,金融危机发生后,国家立即拨下4万亿来刺激经济,结果,很多原来在环保部门压着没有做环评,或者环评没通过的项目,不得不加快环评,甚至降低了环评门槛。总而言之,她的意见是,经济危机在这个层面上,反而是增加了对资源的消耗和浪费。

人和自然的关系:人究竟是自然的平等的一部分,还是高于万物的主宰者

这个疑惑几乎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人类到底在自然中处于什么位置?

郑然觉得,人类在自然里很特殊,它是唯一一个物种,去做一些对谁都没有好处的事情的。不过,也只有人类这个物种,在这么反思自己。他甚至认为,片面地强调污染,而是人类自大的表现。毕竟,人类没有产生超自然的东西,它所做的,所创造的一切,都没有超越物理学等严格的自然定律。

这么说来,是不是意味着,人类可以毫无顾忌地去做任何事情?因为“人类发展科学,人类利用自然,也是上帝早就规定好了的法律”。

李淼觉得,这肯定是不合理的。他认为,虽然在工业时代到来前,人类的确只是自然的食物链条中的一环,但是目前,人类实际上已经改变了这个生态链条,它不再是纯自然的,它绝对居于食物链的最高层,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手里握有多大的权力。看看多少物种因为人类而灭绝,就清楚了。

白鸟反对把人和自然放在一个对立的地位。她觉得,我们实际上可以把人当成自然的一部分。她相信,在自然这个系统里,自然会有力量来抑制人类过度地生长。

她举的例子是狼。因为狼跑得快,可以抓老鼠、抓兔子,所以很强大。但是,如果它把所有的兔子和老鼠,乃至鹿,全吃光,那么它自己就会因为没有食物而饿死。

这是千百年来一个简单但是有效的自然平衡机制。白鸟觉得,人之所以成为一个问题,就是因为这个机制对它不够有效。因为文明的发达,人可以在吃完兔子和鹿之后,创造新的条件来让自己生存下去。但白鸟并不担心,她坚信,自然的系统最终仍然将对人类产生制约,并使环境恢复平衡。她认为,环境问题之所以这么流行,正是因为人类开始面临自然的制约体系。到最后关头,地球上的其他因素会一起来抑制人这个物种的增长,从而迫使人类学会与自然的平衡相处。

在自然界里,人类是与万物平等的一个成员?还是高于万物的主宰,这直接决定着,人类该用什么样的伦理来支配自己,来决定对待自然采用何种态度。

欲望和信仰的挣扎·我们该不该吃肉和我们该不该开空调

读书会的大管家杨杨同学,一直因为一个问题而矛盾。她经常看到很多宣传素食主义的人,并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她也认为,作为食物链的一部分,人类强行使自己凌驾于食物链顶端,是不对的。

但是,很爱吃肉的杨杨也承认,作为一个有欲望的人,自己一直不觉得吃肉有什么不对。我敢打赌,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曾遇到,甚或都思考过。而且,他们也许和杨杨一样,都没有得到最终答案。

刘勇昇干脆觉得,《沙郡年记》的作者尽管是个环保主义者,但也没有解决这个矛盾。因为,他一方面为自然被破坏、物种被杀绝而痛心疾首,另一方面却热衷于打猎,在书里大篇幅地宣扬打猎的好处和鹿肉的吃法。刘勇昇怀疑:这难道和作者崇尚的自然保护信仰没有什么矛盾吗?

刘勇昇喜欢的一个中国作家苇岸,就做出不同的选择。苇案是个素食主义者,临死前,因为需要给他补养身体,必须给他喂鸡汤。他很难过,但不得以吃了点,直到临死前,都感到很遗憾,因为违背了自己的素食主义信仰。

现在,我们可以把话题转回3月14号那天读书会现场那台海信牌柜式空调,回到关于空调的种种争论上来了。既然谈环保,那么,我们该不该开空调?

如果换作兰菁的爸爸,那么他肯定认为不该开。用他的话说,“咱虽然力量有限,但省点是点儿”。但是,白鸟有意见了:毕竟,兰菁的爸爸是住在山西,气候还能受得了,这要是挪到广州区,那该不该开呢?

看吧,这是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话题。但这是个值得反复玩味的话题。

reading-1

自然伦理·为了自然而保护自然,还是为了人而保护自然

关于该不该吃肉和该不该开空调的争论,事实上已经逐渐逼近了一个核心话题。白鸟把这个存在于环境科学中根本的哲学对立指了出来:我们到底该坚持自然中心主义还是人类中心主义?

换句话说,我们究竟是为了自然而保护自然,还是为了人类保护自然?白鸟觉得,人类社会的本质,就是要发展。因此,咱们只能退而求其次,要保证生态的恢复对人类的发展有利才行。事实上,她认为,现在存在的绝大多数对于生态恢复、生态健康评价,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环境恢复到可以为人类提供生态价值的水平上。

相反,她觉得,自然中心主义是行不通的,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人类是不是该为了环境的保护而自杀?

白鸟觉得,李奥帕地的观点过于理想化。他书里关于湿地保护的观点,要求对湿地完全不开发,即使是现在看起来,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都不现实。

不过,尽管如此,从李淼、到耿冰,很多人仍然认为,尽管无法解决这对矛盾,但自己仍然是略微偏向自然中心主义的。

耿冰出于对于自然的热爱,愿意放弃一些自己的享受。而李淼试图让自己理性地思考,他虽然倾向于自然主义,但并不是绝对要求人类不发展,也不是认为所有人工的东西都不好。他认为,人需要把自己的“快感”和“贪欲”分开,分清楚哪些发展是满足人适度的需求,哪些满足的则是贪欲。事实上,他觉得,物质极大化以后未必就幸福。我们不是要把物质极大化,把享受极大化,而是要把幸福极大化。

就连理智上认为自然中心主义行不通的白鸟,也表示“个人倾向于自然中心主义”。在个人感情和客观思考之间,人往往是挣扎的。

解决人和自然的矛盾:靠道德还是靠发展

说到素食主义,兰菁觉得,人活着就是要消耗资源的,这就好像人是杂食动物,天性就要吃肉一样,是无法回避的,我们不应该因为活在世界上需要消耗一定的能源而感到羞耻。不过,我们该反省的,是我们因为生存之外的原因而消耗能源。

学心理学的兰菁觉得,人的本性是贪婪的,正是因为贪婪,人才能进化成现在的样子。既然人总是要求很多,只要这种本性不改,它总要比别的生物、同胞获得更多。有限的资源资源碰上无限的人的欲望,“结局是必然的”。

兰菁也觉得自己“稍微有点儿悲观”,这个悲观的姑娘相信,也许很多星球出现人这样的生物后已经寂静了,不知道地球什么时候会寂静。地球上既然进化出人这种东西,并让人进化出文明,那么总会灭亡。当然,这个时间可能是几亿年、几万年、几千年甚至几百年,而人类可以减缓这个速度。

那么,怎么减缓这个速度?兰菁觉得,关键之处在于找到一个“平衡点”,也就是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平衡点。兰菁开出的药方是道德,她觉得,人类可以控制自己在发展经济时对环境的掠夺,比如,生活习惯有很多是可以改变的。就像他爸爸一样,少用点空调,扇扇扇子也能凉快。而如果不肯克制自己,把希望寄托在找到第二颗星球上,兰菁想,这有点冒险:万一只有一个地球怎么办?

不过,兰菁说的这些,栩栩认为纯粹是杞人忧天。在他看来,人类和地球的矛盾不需要借助道德,而可以借用科学手段来解决。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人类不断发展科技,不断开发新的能源,就可以解决现在的危机,从而使人类继续生存下去。

栩栩举的例子是1960年前后的“罗马俱乐部”。当时,这个由许多学者组成的社会团体认为,如果人口继续发展,人类的资源、粮食可能不够养活自己。但是,当时有一些经济学家反对这个说法,他们认为,随着经济发展,随着科学的进步,我们能找到新的能源和新的增长方式,从而保证人类继续生活下去,而这个,远比“移民火星”靠谱得多。

下面的故事是栩栩和大家分享的:当时,美国有两个学者,一个是经济学家,支持反方观点,认为经济会继续发展,科技进步会找到新资源,另一个是生态学家,他觉得人口增长会使资源枯竭。两人打了个赌,赌注是几十块钱,赌的是20年后,市场50种自然矿产的价格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后,到底是涨还是降。

栩栩说,最后经济学家赢了——事实证明,人类还是有希望的。前几天,他去了一次内蒙。在路上,尽管看到山西和内蒙的煤老板挖来挖去,“冒着浓烟的破车开来开去”,草原破坏很厉害。但他还看到了好的东西:在汽车往锡林浩特走的半路上,远远看去有很多像白色巨人。那都是几十米高的风车。汽车下来后,我看到是一个阵列,就是成千上百的特别大的风力发电站。栩栩觉得,人类要有将来,应借助科学和经济的发展而不是道德,这是唯一的方式。

东西方文化里的人和自然

一群中国人读一个外国人,难免发生一些关于东西方文化的联想。

李淼觉得,中国的生态环境已经恶化严重,但现在中国还没有一个像李奥帕德这样的人出现,算起来,“我们比人家晚了60年,可能还不止”。

学科幻文学的宇镭,联系到中国和西方的科幻小说,感觉到强烈的不同。他觉得,在西方,科幻小说对生态的反思是很多的。著名的《海底两万里》发表时,生态危机还没出现,但作者已经有了生态危机的意识。而在中国,一开始并非如此。当西方开始发现生态有问题时,中国人正对现代化非常热衷,中国科幻小说里主题一度都是政府:征服海洋,征服外星,甚至改造生物,比如给猪打激素,让猪长了几万斤。

宇镭觉得奇怪,他认为中国人应该更有生态意识,因为“中国古代诗词里面就有‘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句子,里面虽然有人,但人和自然环境是融合的。到了现代,在生态这方面,中国科幻被西方完全打败了。

白鸟也认为,东方的传统哲学里,天地人是合一的,人本身就把自己看成是自然界的环节。而现在因为科学的发展,我们学的是西方的知识。

兰菁觉得,我们在学的时候,把以前的一棍子打掉了,对西方进来的又有点“消化不良”,造成了现在的问题。

不过,孔雀觉得这个说法有点想当然。在他看来,中国古代文化里是“说一套做一套”。他举例说,1830年外国教士来中国时,看到的中国环境破坏已经非常严重,这应该不是西方文明的结果。

另外,他还看过一张照片,是20世纪初的南京,照片上除了明孝陵那里看着有些绿,其他地方看着完全是秃的。所以,他觉得,中国古代虽然的确有很多环保思想,但实施并不好。

“人们在现实里采取一种做法,而文人在精神上向往另一种做法。”栩栩替孔雀解释这个困惑,他觉得,这很正常,“一直都是这样的”。

尾声

By 栩栩

@ 内蒙

在这个世纪,山翻开这页岩石,袒露于苍穹下,我们一行行地走过,阅读雪、马蹄和战火的遗迹。大地布满村庄,天空飘满歌谣,一只鹰落在高压电线杆上。

残雪如大地斑斓的外袍,犹如沉默中饥饿的野兽。

突然间,风止雪霁,夕阳平射大地,一片白茫茫的雪海顿时变得多彩,向阳的雪被镀上金色,阴面和沟壑上的雪散射出道道天蓝色,金白蓝,像极了东正教圣坛上的镶着的花边儿。

西边的群山艰难地吞咽着粘稠的夕阳,大地如同红艳艳的果实,被直通地平线的白色的道路切开,我向前望,向后望,怅惘辽远,景象并无区分。

保时捷、宝马、奔驰,今年又都流行开陆虎,是的,这是在人均寿命不足60,还有很多文盲儿童的偏远地区。他们招摇过市,他们显赫一时,留下的是大地上天窗似的矿井和累累白骨,像失明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天空。没有扔垃圾的清洁工也就失业了,他们是我的衣食父母,是他们交的税,供我们做故弄玄虚的研究,写粉饰太平的文章,喝血的我也有份,我不怪他们,我只是在想,只是人对生命的时间概念不同,他们只不过是不会去想10年以后的事情,这也算是把握青春了。”

reading-3

0
为您推荐

39 Responses to “开开空调,谈谈环保”

  1. c2blog说道:

    谁说松鼠会不谈哲学的?这不就是吗?

  2. 小姬说道:

    中世纪的圆桌啊~

  3. 松子儿说道:

    哲学也是科学 是科学他妈

  4. 屈臣氏说道:

    吃粽子了。。

  5. 张撞鹿说道:

    端午节快乐。抱歉这次总结太晚了。

    另外,8000字的文章,真的是不利于阅读。

  6. 茶泡饭说道:

    想粽子了。。
    人类很像自然的肿瘤,而我由衷希望还不是恶性的。

    • 张撞鹿说道:

      这个观点和白鸟的不谋而合。白鸟当时就是拿癌细胞打比方,把人比作癌细胞,把身体系统比作自然系统。

      人当然不是癌细胞,人会自主地停止扩散以保证整个系统不至于崩溃。所以,人其实总归是受到限制的。环境危机意识的流行,正说明人“开始”自我克制了。

      • 茶泡饭说道:

        我并没有很多数据来证明人类的环保行动正在有效地限制了自己行为的恶性扩张。至少从周围来看,充其量也仅仅是减缓了大自然这个庞大系统的瘫痪时刻。仍然有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及时效性,而这些人极有可能占据大部分的世界人口。
        我觉得人还是缺乏一种危机感,而人恰恰需要这种危机感来压制住本身的惰性(哪怕他本来是意识到问题了,却还是没有行动),然后才被动地采取行动。这可能始终是宣传不够的问题。
        我觉得很难说人能不能成功地限制自己。就像一个癌细胞,如果它有思想的话,也许会叫道:”停下吧,停下吧,我不要毁了自己!”然而它的基因却决定性地让它无法停下来。

        • 吼海雕说道:

          "仍然有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及时效性,而这些人极有可能占据大部分的世界人口。"
          说的对。不过人类是能够反省的动物,尤其是在危机发生之后,感受到了切肤之痛的人类才会有所行动。我总体来说对前途还是乐观的,但是我觉得在那之前人类应该会有前所未有的劫难以及由此带来的种群数量的大规模减少。现在反人类的人毕竟还是少数,以核武器的威力还不足以毁灭全人类,但是等反物质武器云云的超大规模武器被开发出来就难说了。

  7. Thyme说道:

    人类和病毒的特性最相似,不断地从周围的环境获取资源,欲望无限地膨胀,最后的结果是。。。

  8. 王康鸿说道:

    希望大家 能够传播更多关于甲型H1N1流感的知识 人类正面临趋向灭亡的命运

  9. 菲宇说道:

    厄,8k,膜拜中……

  10. 朗晴说道:

    长了点,不过这样由理性主导又不缺乏情感的思考和讨论,我很喜欢,感觉类似看刘慈欣的小说,呵呵

    其实看过一些动物世界之类的片子,再看一些科幻小说,感觉一切的道德,在生存和繁衍面前都变得可有可无了。

    人类作为一种生命,必定会始终朝着使自己能够生存和延续的方向前进,技术则决定了我们在这条道路上绕多大的弯

  11. 说道:

    况且况且况且,蹚蹚蹚!

    下一次我也要来凑热闹啦!

  12. Metaverse说道:

    自然伦理……自然界本无所谓好坏善恶美丑,说有,都是人把自己的喜恶强加上去的。总是觉得,伦理这东西无非是某时代某区域的产物,其中很多东西终究会被文明的进步所淹没。

    • 说道:

      要看到,伦理也诉说了文明下一步发展最大的需求或倚重,就这个意义,它并非被淹没,而是完成使命后淡出。

    • 张撞鹿说道:

      人类社会就是在旧伦理和新伦理的挣扎中走到今天的。一些伦理问题现在看来过时得很,但当时却是整个社会的基石。

      当然,伦理确实只是人的问题。读书会上,李淼老师说得是:美是人类的概念,自然界是无所谓美的。

      • 茶泡饭说道:

        这句话值得收藏:“美是人类的概念,自然界是无所谓美的。”
        我可不可以甚至理解为:自然本是无所谓概念、目的和意义的。
        这让我想起Ken Wilber曾提出的大宇宙(Kosmos)的大精神演绎,而其具体体现为自然的进化过程。也就是说,演化不仅是具有方向的,更是具有意义的。他的那本书让我分明觉得:本来只是存在于表面的终极意义(它可以为零),却似乎被人为地衍生出形而上与形而下(甚至更多)的意义。
        好像无论何时,有所谓这些的都只是我们这些被困在抽象错觉里的人类。

        • 四月粉说道:

          这应该是哲学问题了
          Plato应该思考过的
          当然美甚至真都是概念,概念是人的产物
          但是真、美甚至是善都有其背后对应着的某种东西
          这东东Plato称之为Reality
          他在理想国中说:为什么要善呢?因为善是一种大光明的境界!
          我窃以为这是最透彻的解释。

          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比较彻底的经验主义者,如果你完全不同意实在的观点。那你肯定不会同意我上面的话的。

          但我总觉得,相信有reality存在,这是一种最简单方便的选择,它可以给许许多多在经验论(以及基于其上的认识论)范畴内无法解答的问题一个比较简单并且比较统一的答案。因此,我个人觉得reality是一个很强大的方案,它可以最大限度地让人宁静,并把人提升到一个很高的高度上去。

          • 茶泡饭说道:

            我可不想成为一个彻底的经验主义者^^。
            同意你的看法,我认为这个“个人的reality”是作为我们这些存于表象的人们来说比较容易采取的方案。它的确让许多事情变得“简单”了。

      • 说道:

        李老师的这句话大有问题啊,倘万物没有美丑之分,自然选择就第一个不同意。

        • 张撞鹿说道:

          自然选择不是更加不分美丑,只分“适者”嘛
          大宇宙的观念也是出于人的总结,而人大概永远没法知道,目前自己所理解到的规律,是穷极尽头了,还是仍然处于低层次。

          • 说道:

            非也非也,我的意思是,动物也会选它觉得“美”的异性交配。

          • 崔略商说道:

            最近看到一个科学新闻(没去看研究的原文),说有研究者发现聪明与健康的相关性,并将其解释为“遗传适合性”(genetic fitness)的作用,也许美也是“遗传适合性”的要求?

        • 茶泡饭说道:

          如果硬要说自然界有“美”这个概念的话,我觉得它的定义是作为健康,更能够适应生存环境的一个指标。
          而人类的“美”的概念显然是多样化了,它合并吸收了许多思考在里面,并且有些“美”在大多数人的严重是难以接受甚至是丑陋的。例如,许多人就不能理解野兽派的画风。

          • 茶泡饭说道:

            错字。。。眼中

          • 说道:

            你焉能判断人类的典型意义的“美”不是“健康”的指标?在我所知,至少先前有研究表明,美和身体对称性、和平均化程度都有着密切关联。

          • 茶泡饭说道:

            我大概知道你举的例子,例如在face preference test里面。
            但也许我们可以反过来想这个问题。就拿外表来说。
            人看人的例子:
            如果你会觉得一个人的外表很美,那么的确这同样可能意味着这个人非常健康。但是你会有“美”这个感受的原因却极有可能是因为你的基因选择 i.e. 它选择健康与适应生存的,而利用了“美”这个感受来推动你选择这个很可能带有健康基因的人。
            基因的目的始终都是复制、繁殖。
            所以站在自然的角度来说,“美”的感受是为了让基因更好地传载下去而产生的个人。如果可以有其它方法可以让TA分辨出适者并愿意与其交配的话,也许就不会有”美“存在的必要了。

            人看其它物种的例子:
            例如有人喜欢兰草,有人喜欢月季,有人讨厌狗尾巴草,有人讨厌霸王花。会这样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他们不同的审美观吗(也许和个人经验有关)?而这种审美观同自然又有什么关系呢?
            极大多数人认为强暴是不美的。然而自然允许强暴,因为它可以让强者的基因更广泛地传播下去。

            人在文化中审美的例子:
            人们一直发展着“美”这个概念,也因为思考和文化而衍生出了许多“美”的概念。
            例如布岛族的长脖审美文化。这种变得异常脆弱的颈部肌肉难道是健康的?它既然发展出了这种文化就可能说明人的审美是可以背离自然选择的。
            再例如现在的女孩都崇尚以瘦为美,甚至不少觉得越瘦越好。我想这种体型也许并不利于生育吧。。。不过既然现代医疗和生活水平都这么厉害,或许人的审美变成了什么样都是无关紧要的了。
            所以既然基因能更顺利地传载下去,那么人也就放松了他们的审美观。

            最后最后,哪怕以上的你都不看,最后这一句一定要看。
            我想李老师说的那句话大概更适用于当人看待自然(e.g.其它物种或地理环境)而非人类自己的时候。

          • 茶泡饭说道:

            补充一下,我认为“美”是需要意识来认识的。
            很难说自然有没有一个总体的意识~
            例如人类也许会认为微型世界里的细菌病毒很美,但我们无法确认它们是否会有这个意识认识到细菌病毒的“美”。而你所讨论的“美”的观念都是在意识范围之内的。。。

          • Metaverse说道:

            美丑其实都是相对的概念,人类以为美的东西,对于其他哺乳类动物又会如何?鸟类呢?爬行类呢?两栖类呢?鱼类又如何?

            归根结底,美的感受,也许还是多巴胺内啡肽之类的内分泌作用,只不过对于不同生物产生的机制不同,有的简单有的复杂~~

            美这种感觉,最初产生于性的吸引力,或者还有对生存环境的感觉,到人类这种智慧生命,把对自然定律认识的感觉归之为美感,这已经是非常高级的阶段了,相信这种“美”的感觉,哪怕是黑猩猩、海豚等智能上最接近人类的生物也无法体验到的。

            科学,尤其是数理科学的秩序,对应的确实是我们这个宇宙的运行规则,但是否就必然让人产生愉悦感,这个就见仁见智了。

        • newgnaw说道: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13. melanie说道:

    大鹿居然在小半年之后,还能写出这么长的总结…………

  14. Emilia说道:

    看到总结原来可以这么晚写完--我就平衡了..

  15. jile说道:

    控制身体的欲望很重要。 佛教是很强调这个事情的,国人自古也注重自我约束。

    我总是想告诉有孩子的家长,这个地球能适合人的生存,那么上至40°,下至40°,人都有能力去适应,借助房屋,火炉,衣物,食物等等。 其实大部分时候环境很好,无需借助这些,人也能很好的适应,无非是出汗比较多,或者有点冷得呆不住,身体感觉不够安逸,但不会致人死命。这个时候,只要安于自己不那么舒适的现状,就可以了。

    如同跑步能促进身体机能完善一样,适应冷和热也是一具肉体应该做的事情。完全恒温让身体没有自我调节的机会并不是好事情。

    在南方,不用空调,真得那么痛苦吗?反正我就不用,做到了,才敢说。没关系的,我不用空调的。习惯了,还觉得很好。天气热了,我会去游泳,冲凉,吃一些清淡的食物,或者会跑步出汗来调节体温。 这样几年,身体状态非常好。

    在北方,夏天也很恐怖。不过我还是没有用空调。尽量保持通风好就可以了。让自己适应冷与热。到了不得不用空调的公共场所,其实我很难受,干燥而且抑郁。

    让自己适应冷热,或者面对运动疲劳等等不舒适状态,不仅仅是健康环保问题,它最后就是一个哲学问题,可以让精神沉淀内敛,因而沉稳有力。

  16. versugw www.kuaipu.com.cn说道:

    快普企业管理软件,微信号(kuai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