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科导读] 甲流专题Comments>>

发表于 2009-05-05 01:25 | Tags 标签:, , , ,

大家好,我们新科小组又和大家见面了。本周应该给出新的一期杂志的导读的,但是由于猪流感事件的不断升温,我们决定与时俱进,临时插入 【猪流感专题】奉献给大家,希望大家喜欢。下周会正常的继续每周的杂志导读的,希望我们导读和科举的朋友,下周继续关注啊。

关于猪流感事件,我们小组给大家带来了4篇文章,分别从“昨天,今天,明天”的角度讲述一些关于猪流感的信息。

猪流感的历史:

猪流感:一次可以预见的爆发?  晓翔 译

猪流感的应对:
如果猪流感大流行,世界应该如何应对?  小睿 译
如何在猪流感的世界中幸存                            小睿 译

猪流感的发展:
专家分析:墨西哥猪流感——目前情况      Miracle 译

(Jess 韩晶晶校对, 小易编辑整理)

感谢团队的辛勤劳动,第一时间完成猪流感专题,也希望所以关心这个事件的朋友喜欢我们带来的资讯。

----------------------------------------------不再废话的分割线----------------------------------------------------------------

Flu

猪流感:一次可以预见的爆发?

原文 by Debora MacKenzie

(在译者拿到这篇文章的早上,世界卫生组织已经正式将猪流感更名为A(H1N1)型流感,中国卫生部也已将猪流感更名为甲型H1N1流感,在文中仍以原作者写作的猪流感进行翻译,特此说明。——晓翔注)

从《新科学家》杂志的文章可以显示,猪流感病毒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爆发威胁很多年——然而针对这一潜在威胁的研究相比其他种类的流感则一直被忽略了。在本期的《新科学家》准备出版之前,得到了来自墨西哥爆发的病例报告。美国的一些稍温和的感染则显示这种病毒会在人群中迅速传播。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指出,这种病毒和已知的人类流感病毒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大部分人对这种病毒没有免疫力,并且至今没有可用的疫苗(CDC在29日表示,即使研制工作顺利进行,新型流感疫苗也要到9月才能投入使用——晓翔注)。

这一切都预示着这种病毒可能大规模流行,又或者如果这种病毒不像人们所恐惧的那样迅速传播,也许就不能够在人类中保持流行而最终失败

然而我们本可以预见到这种流行的到来。这种1998年出现在美国的病毒已经成为了北美地区养猪场的地方病,含有一系列猪、鸟和人类的基因,已经经历了快速的进化。流感会感染许多动物,包括水禽、猪和人类。鸟类和人很少会从其他宿主身上感染流感病毒,但他们能够将流感传染给同样拥有自己菌株的猪。如果一只猪同时感染两种不同的流感,就会像混合容器一样产生一种结合两种病毒基因的混合菌株。

而这就是 1998年发生在美国的事情。在这之前,美国的猪和人类很类似,有着规律性的冬季流感,这种变异的流感病毒是1918年人类流感爆发所产生的,当年的这一流感爆发在世界范围杀死了500万人。这种病毒属于H1N1型——H和N代表病毒表面蛋白的血液凝集素(Haemagglutinin)和神经胺酸酉每 (Neuramiridase)

几十年中,H1N1型在猪身上进化为一种温和的纯粹的猪流感,基因结构也变得相对稳定。在1976年,新泽西州的一处军营爆发了H1N1型猪流感病毒,一人死亡。然而这一病毒并没有广泛传播,并且很快就消失了。孟菲斯圣·朱迪儿童研究医院的Richard Webby表示,在1998年,这种H1N1型病毒和人类和鸟类的病毒杂交产生“三源杂交”(Tripple Reasortants)。这种病毒开始时拥有人类病毒的表面蛋白和猪的内部蛋白,除此以外还拥有三种不同基因组成的RNA聚合酶,这种酶对病毒在宿主中的复制机制起到关键作用,其中的两组基因来自鸟类流感病毒,另一组则来自人流感。研究者相信鸟类的聚合酶使得病毒更快的进行复制,从而更具侵略性。

猪流感病毒结构(图片来自New Scientist)

猪流感病毒结构(图片来自New Scientist)

1999年,这种病毒已经在北美的猪群中占到了优势地位,和之前被它取代的猪流感病毒不同,这种病毒进化的速度很快,诞生了许多不同种类拥有猪或人表面蛋白的版本,其中就包括像现在在墨西哥传播的流感病毒,拥有来自于原始猪流感病毒的 H1和N1两种表面蛋白。一份来自美国农业部(USDA)Amy Vincent的报告指出,这些病毒仍然有着相同的内部基因片段,包括禽类和人类聚合酶基因。“这些基因是导致这种种类的猪流感病毒轻易击败其他不包含这些酶的种类的原因。”Webby表示。

然而这种病毒仍然在不断改变着表面蛋白以逃避猪的免疫系统。现在的猪流感病毒种类变得非常之多,也不再是季节性的。Vincent指出,五分之一的美国养猪场主事实上自己生产疫苗,因为疫苗工厂无法跟上这些病毒的变化。

Vincent 和Webby分别在去年和2004年都曾经警告过猪流感的威胁。我们的免疫系统在应对流感时,主要取决于H的表面蛋白,墨西哥流感病毒携带的H表面蛋白来自于猪,因此人类携带的抗体无法对其进行识别。同时,来自禽类的聚合酶基因特别值得担忧,同样的基因导致了H5N1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和1918年人流感的大流行。

在专注于畜牧业问题的研究者可以察觉到威胁增加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类流感病毒的研究者意识到这一威胁。“当我们回溯资料库中的基因序列时,我们很迷惑。”帝国大学的Wendy Barclay说,他已经着手从现在美国的病例对猪流感进行研究。“聚合酶基因序列来自禽类和人,这曾经在来自猪的病毒上发现过。”

那么到底墨西哥的病毒发源地在哪里?位于华盛顿柯克兰的Veratect公司负责监视世界媒体和政府报告,为客户提供早期的疾病预警,他们的客户包括 CDC。他们开始察觉到病情是在4月2日一份来自于一个名为La Gloria的墨西哥东部小镇的报告,这份报告显示了呼吸道系统疾病的爆发,3个儿童死亡。4月16日——复活节之后,数十万的墨西哥人拜访了他们的邻居 ——才在其他地方报道出现同样的病症。La Gloria当地的报道谴责在Perote附近一家隶属于Granjas Carroll的养猪场,这是一家属于美国养猪巨头斯密思菲德食品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这一养猪场年产十万头猪。

斯密思菲德食品公司在一份声明中坚称他们在墨西哥的猪或员工“没有出现猪流感的临床症状”。这并不令人奇怪,因为这一公司宣称“日常管理人会为养猪场接种疫苗,并进行一月一次的检测”。美国农业部的研究员称当疫苗使猪保持健康的同时,并没有切断病毒的传播。

所有这些证据都表明猪流感是一种潜伏的灾难,却也许是由于曾经导致人类的温和感染,并没有传播,因而很少得到研究者的重视。然而现在,却有一种猪流感病毒显得不那么友好了。


这是在保加利亚的索菲亚机场,使用热量检测仪看到的刚下飞机的乘客的图片,这是地区对猪流感爆发的应对措施(图片来源: Dimitar Dilkoff / AFP / Getty)

这是在保加利亚的索菲亚机场,使用热量检测仪看到的刚下飞机的乘客的图片,这是地区对猪流感爆发的应对措施(图片来源: Dimitar Dilkoff / AFP / Getty)

如果猪流感大流行,世界应该如何应对?

原文byAndy Coghlan Linda Geddes Rachel Nowak

尽管现在的危机还远未达到末日审判版的宵禁,边界封锁,通行禁令以及各种抢食场面的地步,但如果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发布一场世界范围内的流行病,各国就不得不拿出严厉的措施,采取非常的手段,以防疾病扩散,保障社会的正常运转。

此前4月27日周一,全球性威胁等级(threat level)已上升到4级(6级制)(如图所示),迫使WHO调整策略防止病毒从流行病发生地墨西哥向外扩散。截止到《新科学家》出版为止它还维持在4级的水平。

在6级的前三级,WHO希望各国政府能够迅速地对流行病采取诸如密切关注农场情况,监测是否有新型流感病毒等应对措施,将风险减至最低。如果威胁等级达到 4级,甚至是4级以上,那么政府的工作重点就是将感染区和非感染区隔离开。如果WHO的威胁警报提到6级,也许就要采取更为严厉的措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可是,根据《新科学家》的调查显示,全世界对流行病的预防机制是极端不健全的。越穷的国家防范越差,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富裕的地区防范机制的缺陷(gap)也很严重:2007年对30个欧洲国家的调查发现这些国家只采纳了一半WHO的建议。最为严重的问题是让政府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不仅仅只要考虑卫生系统,而且还要顾及电力,运输,银行,食品以及政府等部门的正常运行。

“ 多目标经济(Multisectoral)的规划是非常重要的。”调查的合作者伦敦卫生及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 (LSHTM))的Sandra Mounier-Jack指出。然而30个国家中,仅仅只有12个做过这样的规划。

规划的最好的国家包括德国、法国和英国,它们都有计划地保障重要的工人,维持社会的正常运转。这些也达到了WHO对模拟演练(simulations and drills)的要求。

东南亚各国及大洋洲的预防也做的非常的好。在与《新科学家》记者的交谈中,这些地区的政府工作人员声称他们进行过这方面的演练,例如在机场用热量检测(thermosurveillance)仪检查乘客是否发烧。这些都是从2003年爆发的SARS中总结得到的经验教训(见“案例分析 ”)。

但在非洲,53个国家中只有35个有流行病预防计划,然而即使是“有防治计划的国家在应对措施上也缺乏一致性”,LSHTM的Paul Coker指出道。他曾在2007年对这些非洲国家的计划进行过评估。此外,他还提到大多数的非洲国家都将重点放在了动物的禽流感疫情的检测和控制上,而对人类的流感流行病却不予重视。

现在南半球已经进入了它们的流感发病期(flu season),这也意味着流感病毒现在更易传播,如果墨西哥猪流感大流行的话,这些国家也许是最大的受害者。“还过一个月,澳大利亚就进入了冬季,而北半球则到了夏天。”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悉尼大学的Raina MacIntyre说道。

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被HIV,TB 和and malaria弄得焦头烂额了,“而流行感冒无疑是对这些国家已经疲惫不堪的卫生系统的又一次重大的挑战”,Coker担心地指出了现在发展中国家的问题。


(图片来自新科学家官方网站)

(图片来自新科学家官方网站)

如何在猪流感的世界中幸存

原文 byDebora MacKenzie

对付传染病有三种方法:依靠自己(生死由命),借助药物消灭病毒或是注射疫苗尽量预防。但如果猪流感大流行,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是找到治疗方法。墨西哥的猪流感能够抵御先前的病毒,如金刚乙胺(rimantadine)。但是国立药房(national stockpiles)中的泰米弗氯(Tamiflu)和瑞乐砂(Relenza)还是行之有效的,但在过去的流感季节(flu season)人型H1N1对泰米弗氯所自发产生的抗性已经让病毒学家感到不安。也许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猪流感H1N1上,尤其是当它开始和人类病毒进行基因交换。

现在大概只能寄期望于单克隆抗体,它既可以避免感染,也可在感染后辅助治疗。这些免疫蛋白被设计用来识别出特定的病毒,然后放到制药厂生产。几个研究小组已经用曾感染H5N1禽流感的幸存者身上取得的抗体制造出了单克隆抗体,并且在小白鼠实验中验证了保护的有效性。这种方法也应该对猪流感奏效,一旦得到制备出抗体,制药厂便可在几周之内大批量地进行生产。已经有几家公司开始了普通H5N1 型流感单克隆抗体的大规模生产,如果需要,它们也可以马上转入生产相应的猪流感抗体。

也有不是直接消灭病毒,而是帮助患者抵挡流感症状而得以生存下来的治疗方案。流感致死的原因通常是由于导致了细胞因子的激增(cytokine storm),失控的免疫系统产生剧烈的炎症。而传统的缓解炎症的类固醇并不奏效,因为它们同时压抑制了抵抗病毒的免疫系统的响应速度。去年,香港的研究人员报道声称一种由Relenza和两种直接获得的非类固醇消炎药组合而成的名为COX-2 inhibitors的药可以帮助患有H5N1的小白鼠。今年,美国的研究人员也在相似的消炎药的实验上取得了成功。

最后,就算可以治愈,也没有人会愿意染上某种有潜在致命危险的病毒,但与流感病毒隔绝却也很难做到。这样的话就只有疫苗这一种办法了。现在的疫苗都是通过杀死或毒性减弱的流感病毒作病原的方法制备的。因而大量的获取是需要时间的:《新科学家》所参与的一项国际制药制造商及组织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ers and Associations)的报告显示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我们最多也只能生产出10亿剂流感疫苗,而更为可能的数字应该是3亿4千万。对于全世界而言,这显然不够。只有少数的几个国家有疫苗的生产工厂,而没有工厂的国家却只能面临少量、甚至是没有疫苗的处境(见“为什么世界会丢掉防治流行病的良策 ”)。

其它种类的疫苗可以在更多的国家更快地得到制备。DNA疫苗是一些用于对流感病毒表面基因进行编码的DNA环。一旦被注入到皮肤内,免疫细胞会与之结合,并将它们其表达为病毒特有的蛋白质。在整个过程中,免疫细胞将学会如何识别和应对这些病毒甚至是它们在流行病时期的变种。

伦敦大学学院的Peter Dunnill曾计算过,在2006年只要150千克DNA疫苗就可以给全世界的人免疫接种,因而呼吁全世界的制药商扩大生产。但在过去的时间里,这并没有被实现。

与此同时,还有几个研究小组正在寻求能够对付所有流感病毒的通用疫苗,如此一来便可一劳永逸。几种所有流感病毒都含有的蛋白质在动物实验和临床早期实验中都向我们展示出了这种方案的美好前景,但最近的研究发现,这些蛋白质可能会导致免疫系统的强烈反应。此外,尽管蛋白质疫苗可以在现有的工厂中大批量生产,然而按照惯例是应当先进行长时间的临床实验。可现在已是非常时刻了!


(图片来自新科学家官方网站)

(图片来自新科学家官方网站)

专家分析:墨西哥猪流感——目前情况

原文 by Wendy Barclay

墨西哥的新流感病毒至少由两种猪病毒结合而生,本身还带有其它物种病毒的基因片段,比如禽类或人类。这种来自三个物种的组合称为“三源基因重配株”。还没有确定“猪流感”是来自墨西哥的猪,也没有直接从猪身上找到过,但是能确定它会在人类之间进行有效地传染。

目前为止,实验室确诊猪流感患者的人数很少,在墨西哥约2000例患者中,大概有158例已经死亡。虽然死亡率达到惊人的10%左右,但至今在墨西哥以外仅有一例死亡——德克萨斯州一个23月大的墨西哥婴儿,最近他曾在墨西哥呆过。

现在科学家研究的关键点是“死亡病例”。旅游者从墨西哥获得病毒后,返回自己国家,只是感到轻微的类似流感的不适症状。这种疾病后果的明显差异怎么来解释呢?

关于数字统计的问题

一个很简单的答案是在墨西哥还有许多更轻微的病例,超过目前计算的人数,所以真正的猪流感死亡率是1-2%。这与以前的疾病大流行中的死亡率差不多,例如 1957年(H2N2)亚洲流感或者1968年(H3N2)香港流感。即使是1918年有数以百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其比例死亡率估计在2.5-5%之间。

换句话说,当墨西哥以外的死亡病例增加了,这就是一种死亡人数少的相对轻微的流感疾病。加强流行病学预防,控制病毒的传播,特别是墨西哥感染地区的病毒种类,将会使情况变好。

另一个可能性是墨西哥死亡病例是合并了其它病原体感染而共同导致这个糟糕结果,或者是墨西哥的土著居民天生对这种流感病毒免疫力差。这两个猜测都没有证据支持,但是目前我们对病例的临床资料掌握的很少。

与墨西哥有关

现有的有限数据表明,墨西哥人感染的病毒的基因与美国轻微症状的病例不同。流感感染后的结果与个体接触的流感病毒数量有关。旅游者无意间接触到的猪流感病毒数量较墨西哥患者少,这些墨西哥患者的病情还是很不清楚。

此外,欧洲和北美洲现在不处于流感季节,气候情况也不适宜于大量的病毒传播。回国的旅游者接触的病毒数量较墨西哥的患者少。当墨西哥以外的病例数量上升,我们就肯定能更清楚地了解这是哪一类流感病毒了。

对病毒的整组基因分析指出,这类病毒并不携带任何与高毒性流感病毒(如H5N1)有关的遗传定子。病毒的基因分析表明这种病毒在呼吸道以外的部位生长,即使它们已经能在人类的上呼吸道“安居乐业”了。

流感病毒的进化

然而,直到在相关的模式系统下对这种病毒开始真正的生化研究,以及对患者临床过程的仔细描述,我们才能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而且,这是一种新型流感病毒,刚刚跨种族而生。病毒适应新宿主的方式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发生变化。如果猪流感病毒会坚持到下一个流感季节,或者对现在正处于流感季节的南半球产生影响,我们也许还会找到更多的病毒混合株,很可能是这类病毒与现在流传中的人类流感A H3N2或者H1N1。

这种生物后果产生的变化目前是不可预知的,但是这类流感病毒的“第二波流行”可能与第一波会有不同的特性。

0
相关文章

56 Responses to “[新科导读] 甲流专题”

  1. zing说道:

    GJ!你们终于出这个专题了~

  2. 李清晨说道:

    我打赌 这些东西会被盗用抄袭的乱七八糟的……

    • Miracle说道:

      什么样的盗用?

      • 宫x说道:

        松鼠会的文章允许转载么?还是要先请示一下在转载?

    • Joney说道:

      涉及全球人生命的东西,越多人知道越好吧
      现在很多国人不理解H1N1病毒的可怕,相信看了这篇文章之后大家会有个真正的认识
      至于盗用抄袭,现在网络那么发达,文字这东西随时都可以复制粘贴,想想也知道会是什么情况.涉及个人利益的东西去保护,这种对全人类有益的文章还需要考虑那么多吗?
      而且松鼠会的目的就是让更多对科学懵懂的人来了解科学不是吗?

  3. gerry说道:

    你们太棒了~

  4. Miracle说道:

    如果我们对原文有翻译不当的地方,请各位看官多多指教~~~

  5. cppapp说道:

    半夜都没有沙发555
    请教一下,感染了猪流感的人会有什么病症表现出来?和普通的流感症状有何不同?

  6. Birdcheng说道:

    染色体变异过了,8个基因,我很好奇这3中动物的基因怎么会到了一起~~~有没有过程介绍啊?

  7. yxy514说道:

    “当年的这一流感爆发在世界范围杀死了500万人”,看了下原文,似乎是“5000万”……

  8. galaxy说道:

    "墨西哥的猪流感能够抵御先前的病毒",应该是抵御抗病毒药物,校对的时候没发现...

  9. wallflower说道:

    非典以后,很久没有注意过疫情的新闻了。人类历史上疫病的发生年份是不是有什么规律的?例如每隔几年?

    • zigzed说道:

      大约30年,也就是一代人。。。。

    • c2blog说道:

      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几个月前出了本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
      现在看来是很适时的。

      http://www.douban.com/subject/3435537/?i=0

      网友书评摘要:
      “与其说这是一部关于大流感的史诗,不如说是美国医学乃至现代医学和公共卫生的发展史。”
      “以史为鉴,建议所有公共卫生官员都去看看90年前那次大流感。”

  10. pitaka说道:

    我觉得松鼠会应该组织松鼠写个关于“猪流感”的专题。

  11. biglemon说道:

    译文中有一处错误,50million不是500万,而是5千万。1918年流感大爆发至少造成5千万人死亡。

  12. artemix说道:

    1918年那次太可怕了, 估计只有保尔那样传说中的战士才扛得住

  13. leijin说道:

    谢谢,好长,但终于看完了!

  14. 筋斗云说道:

    给点爱:

    【方舟评论】面对猪流感,最该反思的是人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27752

    憨憨的、笨笨的,有时甚至会让人觉得有点可爱的猪猪,制造起恐怖来似乎也不逊色。上周末世界卫生组织公布了墨西哥猪流感疫情,此后不到一周时间内,猪流感迅速蔓延到二十多个国家,各国通报至少病例超过2000,死亡超过150人。虽然确诊病例尚不到10%,但整个世界的神经一下都绷紧了。
    究竟是谁让整天大部分时间除了吃就是睡的猪猪们变得如此可怕?其实正是人类自己。
    先不说此次流行的所谓猪流感——H1N1亚型的新型流感病毒,其病毒融合了人流感、禽流感、猪流感的基因片断,至今未发现其源头是猪,甚至也未发现有猪感染,因此称为“猪流感”不说冤枉了猪,至少也有以偏概全的嫌疑。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生灵,猪猪本来有自己的生长、进化规律,但为了满足人的需要,猪的生长、进化进程被完全改变了,比如为缩短猪的生长周期、改善肉质,而进行的品种改良或者使用各种添加剂等等。猪受罪不说,比如一些改良品种虽然缩短了出栏时间,但它们对自然的适应能力却变差了,更容易染奇怪的病,而必须打针吃药;人也为此遭罪不少,比如那些瘦肉精猪肉就造成了人中毒。至于这类打着 “促进生产力”、“增加收入”、“提高人民生活质量”的生物科学改良,长期会对人类造成怎样的影响,更没人能说得清楚。
    一种常见病毒自然的进化,往往对人类很难构成致命威胁,而病毒重组则不然。比如1918年造成几千万人死亡的大流感,就缘于流感病毒重组;引发亚洲恐慌的高致病禽流感也被怀疑是病毒重组的结果;此次所谓猪流感也不例外。病毒重组的推手,大多数很难归结为人的故意——类似日本在二战中进行的把动物瘟疫传染给人的反人性研究毕竟极为罕见,但它却与人类的活动息息相关。因此,即便真是猪的报复,也算人类咎由自取。
    我们能够把猪流感看作自然对人类无知的报复吗?或许。毕竟过去二三十年里,猪流感之前,还有禽流感、SARS、疯牛病。更早的历史上,但凡人类征服了某个顽疾,自认为多了一分掌握自然及自身命运的可能,就会出现新的、更厉害的病毒。冥冥之中,新病毒出现的速度和科技进步如影随形。事实上,今天科学家意识到的,能威胁人类生存的灾难,比如全球气候变暖、生态恶化、化学物质过剩等等,都有以往科学进步的影子。如果再举一些更接近我们生活的例子,大型矿山机械减轻了人的工作量,提高了效率,但却制造了大量的空洞区,逼得地上的人流离失所;人工降雨可以缓解一地的旱情,却阻碍了大气环流;水坝可能带来航运、发电等诸多利益,但却可能导致地质灾害,改变小区域的生态等等。因此,针对此次猪流感,我们也能提出这样一个假设,因为现代生物育种、化学添加剂使得病毒在猪体内发生重组变得更容易。
    60年前,甘地曾总结了人类社会可能陷自身于毁灭的七宗罪,其中之一便是科学研究不讲人性。过去,由于科技进步往往依托于器物,比如蒸汽机、机械、电力、新能源等等,人类的理性还能跟上甚至超越科学发展的步伐,驾驭科技发展的方向。而今,当科技进步已经进展到更微观的基因、粒子层面,人性对科学的驾驭与纠偏就变得愈发困难。言及此,或许有些人会想到欧盟对转基因产品的严厉态度;想到欧洲对撞机运行,有人曾表示出对地球可能毁灭的担心。这样的严厉和担心均包含着人性的表达。事实上,今天的人已经越来越发现,人类依靠科学以提升自己的生活已越来越接近极限。这让人隐隐想起250年前,卢梭先哲般的担忧,科学的发展最终无益于人类。
    不过,国人似乎还没有足够的幸运,去担心科学的最后审判,看着科学最终摆脱人类的驾驭,蜕变成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甚至成为人类的主宰,把人类踩在脚下。我们更需要担心的是,某些没有人性的科学家成为金钱和权力的奴隶,滥用科学研究,以科学的名义随意塑造民众的生活,比如为增加奶粉的蛋白含量数据而滥用的蛋白精,为增加瘦肉率而研制的新型瘦肉精,甚至是完全不顾后果的推广转基因食品。
    猪流感袭来,或许更能让人清醒。此刻,不妨重复甘地的话,科学研究不讲人性,那会毁灭人类。
    【南方周末】本文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27752

    • fwjmath说道:

      这篇东西里边有很多基本的科学常识就已经错了,我个人认为不值得认真对待。

  15. cheryl说道:

    为什么表面抗原来自于猪,人的免疫系统就不能识别啊?不都是外来的么...

  16. 宫x说道:

    昨天看联合早报讨论说其实没那么可怕,根本不能算全球范围传染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方面新加坡到处在查体温。。。上个学都要被贴下标签。完全不知道要不要把事情看那么严重···最近都避免往外跑了···

  17. 宫x说道:

    昨天看联合早报讨论说其实没那么可怕,根本不能算全球范围传染病,病情已经稳定···另一方面新加坡到处在查体温。。。上个学都要被贴下体温正常的标签。完全不知道要不要把事情看那么严重···最近都避免往外跑了···

    • wallflower说道:

      恩,高三那年SARS来了,然后每个宿舍发了一张表格和两根体温计,天天测。也不是人人都能碰上这事儿,挺怀念的

  18. tony0434说道:

    神经胺酸酉每

    酶否?酉每否?

  19. biglemon说道:

    很遗憾看到译者没有及时更正翻译中的错误。做科普其中还有一项重要的要求就是“准确”。

  20. perry说道:

    "此前4月27日周一,全球性威胁等级(threat level)已上升到4级(6级制)(如图所示),迫使WHO调整策略防止病毒从流行病发生地墨西哥向外扩散。截止到《新科学家》出版为止它还维持在4级的水平。"

    目前已升至5级。离最高级-6级已近在咫尺。
    希望不要成为全球性的灾难。

  21. Lily说道:

    好样的!以后能不能把原文的链接也贴出来?

  22. 小姬说道:

    好高级哦~我们这里是最全的了吧~

  23. Fish说道:

    首次访问科学松鼠会,为的是做一期广播节目,收获很多......

  24. pingdier说道:

    谢谢这么及时的翻译。

  25. 路人183474748248649364825826404706501650098365912753094说道:

    加油啊!我是第一次来,真高级!

  26. DL说道:

    伊斯兰教 ,不吃猪肉,不接近猪,幸存了

  27. 西子湖畔的猪说道:

    生物圈的自我净化?

  28. 将离说道:

    其实我很想知道的是WHO所制定的这个threat level总共6级分别是什么内容?
    为什么现在是5级?

    • 宫x说道:

      5级?降了吧?因为没有大范围传播了···好像是根据转播范围致死率啥的分的。

  29. 萤羽说道:

    一点小建议,《如果猪流感大流行,世界应该如何应对?》一文结尾,“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已经被HIV,TB 和and malaria弄得焦头烂额了”,里面这些可翻译的术语,还是可以翻译一下,方便外行的~

    • sammy说道:

      HIV——艾滋
      TB——肺结核
      Malaria——疟疾

  30. nwsuafliu说道:

    速度很快,小易的新科团队工作很卖命啊,赞一个!当然,错误也要及时纠正,方便大家。

  31. CCRATS说道:

    好是好,但是关于“tamiflu”,罗氏公司简体中文网站商品名为达菲,香港译为特敏福,为何此文还译作“泰米弗氯”,真是小小的遗憾。

  32. Riviere说道:

    有人能给我解释下这句话"换句话说,当墨西哥以外的死亡病例增加了,这就是一种死亡人数少的相对轻微的流感疾病。"什么意思吗?我没看懂...

  33. 龙的心说道:

    文中提到,1918年流感大流行死亡500万,好像不太正确吧,应该是2千5百万到4千万人左右吧。

  34. 龙的心说道:

    文中可能有一处概念错误,或者翻译不恰当,我不知道关于墨西哥的死亡率高达10%是怎么计算出来,准确的说文中死亡率的概念应该称为病死率,即确诊病人死亡人数除以确诊病人数,死亡率是死亡人数除以全人口数,两个概念分母不一样,结果相差很远,如果流感的死亡达到10%,那将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其实流感的病死率比SARS和禽流感都要低,大概1%左右,SARS是6-7%,禽流感高达70%。流感的可怕之处在于流行范围广,易感人群多,带来的心里恐慌比较大。

  35. 松子儿说道:

    为什么会进化出这么复杂的病毒
    而人类的免疫系统却没有进化过
    难道有一天人类会毁灭于大规模的流行病?

    • 某数学爱好者说道:

      因为人的免疫系统的进化速度被医学的进化拖慢了。

  36. 千里眼说道:

    请问猪流感病毒遗传物质是rna还是dna?

  37. 惠泉山人说道:

    科学松鼠会办得很好!我很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