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奥运 >> 文章

摘自《奥运中的科技之光》,赵致真著。经赵致真先生授权,科学松鼠会网络发布,转载请注明。

“可以预言,100年后的人类社会仍将“马照跑”。但人和马的关系大约还得调整。”

五环旗下的马蹄声(下)

英国利物浦安翠赛马场旁边的花丛中,长眠着一匹屡建奇勋的冠军马“红朗姆”。它从1973年到1977年,曾连续在全世界难度最大的英国国家大赛中夺得三次冠军和两次亚军。中国中央电视台记者蔡猛在采访“红朗姆”的驯马师金基尔.麦肯时问道,听说“红朗姆”去世后你像失去妻子一样难过?这位70岁的老人含着热泪回答,英国有2500万妇女,而“红朗姆”却只有一个。此言虽然值得非议,但却道出了骑师对赛马刻骨铭心的感情。1979年英国国家大赛前身患癌症的鲍勃.钱皮恩和受伤后被“判了死刑”的赛马阿尔丹提尼“相濡以沫”,人马同心,终于赢得1981年英国国家大赛的冠军。历史上留下了多少美丽、凄婉、悲壮的故事,记述了人和马的生死之交。作为最有灵性的动物,马可以在极限状态时仍然绝对忠于主人的命令,“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奋不顾身,死而后已。好的骑手对马的感情如同亲子、密友和恋人。

clip_image002

英国利物浦安翠赛马场的“红朗姆”雕像

1956年首次在南半球墨尔本举行的第16届奥运会曾经遇到一个“空前绝后”的难题,根据澳大利亚的法律,一切牲畜入境必须经过6个月隔离检疫,结果导致该届马术赛被迫另找出路,提前5个月“移师”北半球斯德哥尔摩举行。为了保护本国畜牧业并防止参赛马匹互相感染疾病,奥运赛马出入境检疫历来都是最严格、复杂而敏感的工程,其“动静”不亚于接待高级外交使团。

马匹的护照比人的护照“厚”得多。它几乎是一份详尽的档案并附有权威机构的健康证书。入境马匹的空运路线和停靠港要认真选择,消过毒的机舱里有专人“护驾”,地面接送的特制车辆实行无菌处理并安装监控的“黑匣子”,到达驻地后严密的隔离、详尽的体检、及时的疫苗注射,全套程序一丝不苟。2008奥运会马术比赛地香港不仅做好了一切准备,还设有最先进的马医院,其中手术室、麻醉室、复醒室、X光透视室等一应俱全,阵容强大的马医队伍随时应对竞赛期间马匹的疾病和伤害,并能通过互联网与各国专家进行远程会诊。

clip_image004

赛马的国际运输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爱尔兰著名骑手奥康纳赢得了障碍赛冠军。但赛后的兴奋剂检验中,奥康纳的名马“沃特福德水晶”的尿样被查出阳性。此后经历了曲折离奇的“侦探故事”,“沃特福德水晶”的备份尿样在从巴黎送往伦敦实验室途中失窃,最后在纽约实验室通过血样检查才“坐实”了这匹赛马服用了氟非那嗪和氯化联苯类药物。尽管苏黎世法庭最后判定奥康纳是出于治疗赛马外伤的目的,国际奥委会仍然决定剥夺奥康纳的冠军地位,于是爱尔兰失去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唯一的金牌。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测对马和人一样严格。香港拥有最先进的兴奋剂检测中心,其技术和设备的精准、权威举世公认,连一小粒盐溶解到游泳池里的浓度也能“原形毕现”和“暴露无遗”。

clip_image006

爱尔兰骑手奥康纳和他的“沃特福德水晶”马

在2006年香港国际马匹拍卖会上,一匹枣红色雄马以750万港元成交。而多哈亚运会上,7位参赛的阿拉伯王子带去的“宝马”每匹价值都超过2000万人民币,它们都是出身显赫、血统高贵、历经数百年精心育种后造就的“马中之龙”。阿拉伯马是“活的艺术品”,世界许多优良马种都有它的血统。“纯血马”则是最伟大的“杂交马”,几乎包揽了当今世界所有速度赛的冠军,1000米跑的纪录达54秒。17世纪英国王室从中东引进三匹名叫达利、高德芬和拜尔利的阿拉伯公马和当地母马交配,今天全世界的纯血马都是这三匹公马的子孙。纯血马培育成功的重要原因是通过赛马中的优胜劣汰进行人工选择,让最杰出的个体传宗接代,另一大原因是严格的封闭式注册管理制度。自从1791年出版了第一本“纯血马登记簿”,200多年来纯血马家族谱系的档案严格而清晰,小马的出生地点、身体特征、血样标本、父母历次出赛成绩、马主变更相关资料全都一览无余。2001年起开始施行DNA亲子鉴定,确保了纯血马的血统纯正和遗传稳定。优秀的温血马同样驰名赛场,德国的汉诺威马和霍士丹马是跳跃和盛装舞步的“天之骄子”;法国的塞拉法兰西马、美国的阿帕卢莎马、丹麦的腓特烈斯堡马、西班牙的安达路西亚马、俄罗斯的奥尔洛夫马都满载着各自的骄傲与光荣;而“驰骋如风、挥汗如血”的“汗血马”则是土库曼的国宝阿哈捷金马,人们常津津乐道于它的高贵和神秘。当今世界各种名马都有一整套系统而科学的繁育、管理规则,确保了赛马业的“可持续发展”。

clip_image008

2006年香港国际马匹拍卖会

2006年11月,世界赛马业发生了一次余波深远的大地震。美国奥斯丁的维亚金公司宣布,他们成功克隆了世界赛马冠军查尔马妮的坐骑斯坎普。这匹“神马”从1984年到1993年连续10届获得冠军,但可惜是匹“煽马”而没有能力“生儿育女”。查尔马妮花费15万美元,于2006年8月8日得到了它的“克隆”后代克莱顿。而世界上第一匹克隆马“普罗梅泰”是2003年在意大利克雷莫纳实验室诞生的。

打从1996年克隆羊“多利”问世以来,克隆技术已经为世人所熟知并广泛应用。马的克隆同样十分简单。将“种马”活组织细胞里的遗传物质DNA取出来,移植进“抽空”了细胞核的卵细胞,再将经过培养后形成的胚胎细胞植入母马子宫,直到克隆马出生。关于“克隆得马,焉知非祸”的“大辩论”迄未停息。各级正式的赛马组织坚持只给自然状态下出生的小马“上户口”,并且认定“克隆马”将使秩序井然的名马谱系陷入混乱和崩溃。更有反对者出言道,如果克隆马和自己的“原版”同场比赛,无异于10个乔丹同场打篮球。而克隆马的支持者则认为,百分之五十的冠军马从幼年便忍受“宫刑”以达到“心无杂念”的竞技状态,他们的基因不能流传甚为可惜,何况克隆马只相当于“正版”马“迟到”的同卵双胞胎而已。

clip_image010

查尔马妮的克隆马克莱顿是她的冠军马斯坎普的“后代”

不过赛马业对现代医学的态度已经日益宽容,用马幼年时代取下的干细胞修复关节和肌腱创伤早就不是新闻。美国的“绕桶赛”已经允许人工授精和试管繁殖的马匹参加,各国生物技术公司目前已克隆了20匹以上的良种赛马,2006年6月5日,美国有千名观众在内华达州观赏了世界第一次克隆骡子比赛。

看看英国安妮公主、西班牙皮拉公主、约旦哈亚公主等先后担任国际马术联合会的主席,伊丽莎白女王、查尔斯王子、摩纳哥安德鲁王子和夏洛蒂公主等都是马术高手,而25岁的拉扎.菲利普斯公主已经成为世界冠军,赛马运动至今仍在炫示着它的“宫廷起源”和“王室出身”,而诸多现任的西方政要显达都是马术的狂热者,则更彰显了赛马的“豪门气息”和“贵族色彩”。

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6位中国马术运动员全部达标,满额取得了东道主国的参赛权。他们是中华民族进入奥运马术比赛的先驱,中国人也从此实现了全部参加奥运会28个大项的完美和圆满。

可以预言,100年后的人类社会仍将“马照跑”。但人和马的关系大约还得调整。不会再像几千年来那样“当牛做马”,也不会完全成为少数人的奢侈宠物而“天马行空”,马术终将进一步走向平民,才会有更多人倾听五环旗下的马蹄声。

clip_image011

拉扎.菲利普斯公主备战2008北京奥运会

上一篇:五环旗下的马蹄声(上)

0
为您推荐

3 Responses to “看完热闹看门道——奥运中的科学(三十三)”

  1. [...] 看完热闹看门道——奥运中的科学(三十三) [...]

  2. 愤怒的葡萄说道:

    终于可以看到图片了。不用再一个一个的点击了。
    难道是前两天的调查以后进行的改进?如果是这样的话,速度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