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物种日历”,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如果不是因为新加坡,江獭(Lutrogale perspicillata)或许很难成为今年的“城市物种”。

河边的江獭。图片:Shreyadg / wikimedia

河边的江獭。图片:Shreyadg / wikimedia

还记得去年刷爆票圈的“加冷獭吼”吗?在新加坡最长的河流加冷河(Kallang)上,“碧山(Bishan)水獭家”和“滨海(Marina)水獭家”之间爆发了一场争夺地盘的大战。网上的吃瓜群众纷纷加入阵型推演和战术分析,什么锋矢对线阵啊,快速穿插与分割包围啦……最终,碧山家大获全胜,滨海家失去了滨海湾附近的地盘,被赶到西边的新加坡河流域。

团战现场。图片:Otterwatch

团战现场。图片:Otterwatch

两大家族交锋的阵型实况与网友的战术分析,黑色是“碧山家”,绿色是“滨海家”。图片:Ottercity

两大家族交锋的阵型实况与网友的战术分析,黑色是“碧山家”,绿色是“滨海家”。图片:Ottercity

脸盲“重灾区”

江獭是亚洲最大的水獭,常集结成“锋矢阵”抓大鱼吃。它们偏好开阔的淡水区域和岸边丰茂的植被,曾经广泛分布于亚洲热带的大河,早期只隐匿于江湖水浒,鲜为人知。不过今天,它们被赋予家族姓名,有好几个脸书粉丝页面,被《海峡时报》读者票选为2016年度的新加坡国家象征,还上了艾爵爷的Wild City节目。

江獭已经成为新加坡当代城市景观中最抢眼的主角。图片:Charlie Hamilton James / BBC2

江獭已经成为新加坡当代城市景观中最抢眼的主角。图片:Charlie Hamilton James / BBC2

在从大城市出道之前,江獭很不受重视,甚至连维也纳、巴黎、芝加哥的三家知名自然博物馆中被当做“江獭”的五个标本都是错误的,2016年的一项分子研究才把鉴定结果纠正过来。

水獭们的确是脸盲重灾区:水獭亚科(Lutrinae)属于食肉目里多样性最高的鼬科(Mustelidae),有13个物种,外形相似,都可以看成用脚蹼来游泳的鼬,是适应水中捕食的高效猎手。

全世界13种水獭的大头照,嗯,来找不同吧。图片:IUCN SSC OSG;汉化:物种日历

全世界13种水獭的大头照,嗯,来找不同吧。图片:IUCN SSC OSG;汉化:物种日历

这是欧亚水獭脚上的蹼。江獭的指头会显得更胖一点。图片:Ingo Arndt / naturepl.com

这是欧亚水獭脚上的蹼。江獭的指头会显得更胖一点。图片:Ingo Arndt / naturepl.com

不过,走心点还是能区分的。江獭的英文名是smooth-coated otter(有不靠谱机翻为“光滑涂层水獭”),描述了它短短的、滑溜的被毛,与另一网红海獭(Enhydra lutris)总是炸着毛的样子明显不同。江獭全身光滑的程度或许只有远在南美的巨獭(Pteronura brasiliensis)能与之媲美了——除了体型更大外,巨獭喉部不规则的白斑也让人不会认错。

比较一下两个皮毛光滑的家伙:左边是巴西的巨獭,右边是印度的江獭。图片:Araguaia.org ; Yathin S Krishnappa / wikimedia

比较一下两个皮毛光滑的家伙:左边是巴西的巨獭,右边是印度的江獭。图片:Araguaia.org ; Yathin S Krishnappa / wikimedia

按地域来看,可能会与江獭混淆的有三个物种:欧亚水獭(Lutra lutra)、亚洲小爪水獭(Aonyx cinereus),以及已经很罕见的毛鼻水獭(L. sumatrana)。有趣的是,江獭与体型最小的亚洲小爪水獭有着最近的共同祖先,分布区重叠也多,甚至有杂交记录。二者共同的特征包括扁尾巴、圆脑袋、圆鼻头,而且都喜欢集群,不像欧亚水獭喜欢单独行动。

鼻头是重要鉴定特征:在亚洲,鼻头没毛的水獭里,欧亚水獭的鼻头轮廓显得好方,而且上下明显突起。图片:Michael Durham / flpa-images.co.uk

鼻头是重要鉴定特征:在亚洲,鼻头没毛的水獭里,欧亚水獭的鼻头轮廓显得好方,而且上下明显突起。图片:Michael Durham / flpa-images.co.uk

江獭的鼻头边缘显得圆润。图片:kalyanvarma.net

江獭的鼻头边缘显得圆润。图片:kalyanvarma.net

不过现实是,我们在野外很难见到水獭们的真身,大部分时候只能靠脚印和粪便等痕迹来判断它们的身份。小爪水獭因为爪子太短,只能留下肉肉的脚掌印,不像江獭脚印可以看到爪尖。水獭们喜欢把粪便拉在显眼的位置做标记,这也大大方便了研究它们的捡屎官:小爪水獭爱吃虾蟹等甲壳动物,而江獭主要吃大鱼,看粪便颜色和其中留下的残骸就可以区分。

江獭与亚洲小爪水獭的爪子比较。图片:Matthias Kabel / kfbg.org

江獭与亚洲小爪水獭的爪子比较。图片:Matthias Kabel / kfbg.org

江獭:我超凶的

尽管江獭在亚洲热带分布很广,我们对它的了解却很有限。白天,它们似乎比其他只在晨昏出没的水獭更活跃,但也还是在树丛中藏得很好,大部分线索只能来自粪便。让我印象最深刻的研究结果是:有人调查了柬埔寨的洞里萨湖的江獭,发现65%的粪便都拉在一种探向水边的黄叶树(Xanthophyllum glaucum)的横枝上。

江獭的分布区域(黄色),亚洲热带很多地区理论上都有,不过目前不如新加坡的常见。红色所指为新加坡所在。图片:IUCN Red List

江獭的分布区域(黄色),亚洲热带很多地区理论上都有,不过目前不如新加坡的常见。红色所指为新加坡所在。图片:IUCN Red List

从有限的目击中,我们可以确认江獭是凶猛的食肉动物,马来半岛上曾有人观察到它捕食圆鼻巨蜥(Varanus salvator)。2008年在印度,捍卫地盘的成年雄性江獭两次赶走了体长2.5~3米的恒河鳄(Gavialis gangeticus)。此外,就连人见人爱的新加坡的江獭们,也因为啃鱼场面过于血腥,被圣淘沙的胆小游客们投诉了。

鱼:“求给个痛快。“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鱼:“求给个痛快。“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炮灰一号:圆鼻巨蜥。图片:Rob and Stephanie Levy / flickr

炮灰一号:圆鼻巨蜥。图片:Rob and Stephanie Levy / flickr

炮灰二号:恒河鳄。图片:wikimedia

炮灰二号:恒河鳄。图片:wikimedia

他们为之珍惜

其实,新加坡的江獭在人类面前这样曝光也是最近的事。1960年代以前,它们只有零星记录;70到80年代更是随着城市的发展销声匿迹,那时生境破坏与河水污染严重,到80年代末,新加坡海岸的红树林只剩下不足1%。好在新加坡与马来半岛之间的柔佛海峡(Straits of Johor)并不宽——1998年,一对江獭游过海峡西部,在双溪布洛(Sungei Buloh)湿地保护区重新安家并繁殖成功。

近年来新加坡的江獭数量记录:黑色代表柔佛海峡西部,白色代表柔佛东部,而灰色则代表新加坡内部和城市区域。可以看到,增量显著。图片:Theng & Sivasothi / IUCN OSG Bull.(2016)

近年来新加坡的江獭数量记录:黑色代表柔佛海峡西部,白色代表柔佛东部,而灰色则代表新加坡内部和城市区域。可以看到,增量显著。图片:Theng & Sivasothi / IUCN OSG Bull.(2016)

进入本世纪数年后,江獭才认可了新加坡这片生境修复后的新地盘。最初的少数江獭只是来自北面的柔佛海峡,并且还被连接马来西亚的新柔长堤分为了东西两边。直到2014年,江獭才开始在新加坡内部的水库区域和南部的城市中心成群出现,并形成了大规模的家庭。比如前文提到的碧山家族,出现在城区碧山公园后两年内数量加倍,而该公园的水体在2009年才开始生态整治。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这是大自然对家乡致力于环境保护的肯定,因此他们格外珍惜。

新加坡街头,一只江獭全然不知自己成为了游客镜头中的主角。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新加坡街头,一只江獭全然不知自己成为了游客镜头中的主角。图片:Luke Massey / NPL / mindenpictures

新加坡滨海湾的路牌:“水獭过道,请勿靠近,但可以保持距离观看。” 图片:紫鹬

新加坡滨海湾的路牌:“水獭过道,请勿靠近,但可以保持距离观看。” 图片:紫鹬

30多年来,中国未见江獭

然而放眼江獭整个物种的分布区,却没有好消息。新加坡的江獭数量增加,得益于当地环境的改善,但也很有可能是对面柔佛的城市发展让马来半岛的种群不得不另寻家园。

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发展伴随着野生动物非法贸易的猖獗:曼谷机场在2013年1月22日查获了塞在行李箱里走私的6只江獭和5只小爪水獭幼崽,因为有庞大的宠物市场需求,它们在日本等地每只可卖出上千美元。

在日本,亚洲小爪水獭这样的萌物正在成为时兴的宠物,这对人和水獭双方都不是好消息。图片:city-cost.com

在日本,亚洲小爪水獭这样的萌物正在成为时兴的宠物,这对人和水獭双方都不是好消息。图片:city-cost.com

江獭是淡水中的顶级捕食者,因此也是生态系统健全程度的重要指示物种。然而它们在印度恒河流域也面临威胁。江獭曾在巴基斯坦信德地区(Sindh)的印度河沿岸广布,但目前只剩零星而破碎的种群。情况相对好点的反而是最西边两河流域下游的孤立种群,那里的江獭是一个独立的亚种。伊拉克战争后,人们开始调查底格里斯河的江獭,发现它们都还在,而且上游的库尔德地区意外地还出现一处新记录。

江獭分布区另一边的孤立大河流域是珠江。1980年代末,有学者比较了珠江口与出现在云南边境和东南亚的江獭形态,发现珠江标本的尾巴明显更短。然而,那就是最后的记录了,至今我们也没有再次找到中国的江獭。而且遗憾的是,中国曾大量出口水獭毛皮,关于江獭有限的中文文献也多是它的皮张、标本,以及与中国境内另外两种水獭的区别的描述。

1950年以来,江獭的记录曾出现在云南的伊洛瓦底江、红河,以及广东的珠江流域(图中黑点)。图片:Fei Li et al. / Oryx(2017)

1950年以来,江獭的记录曾出现在云南的伊洛瓦底江、红河,以及广东的珠江流域(图中黑点)。图片:Fei Li et al. / Oryx(2017)

期待重新畅游的那一天

人类经济发展与自然生态的关系,并不都是像新加坡那样会转向美好。在台湾岛、日本四岛,水獭亚科都已经灭绝。这些较为富裕的地区,还有诸如“水獭咖啡馆”之类不恰当的废萌文化消费。目前,江獭只列于CITES附录Ⅱ,而亚洲小爪水獭尚未列入,有学者正在努力争取提升它们的CITES附录等级,以求更严格地控制国际贸易。

但愿,与自然更合理共存的人类社会能成为今后的主流。2017年,欧亚水獭时隔38年后在日本对马(Tsushima)重现,虽然可能是偶然从韩国游过去的,但也代表着日本的孩子将来不只是在主题咖啡馆和动物园才能接触到水獭。新加坡的例子告诉我们,只要环境有切实的改善,城市也可以是野生动物天堂。我们也希望中国的江獭,现在可能在某个尚未被完全调查的区域,等待着重新畅游珠江的那一天。

加冷河中的江獭妈妈与孩子。图片:Tony Wu / NPL / mindenpictures

加冷河中的江獭妈妈与孩子。图片:Tony Wu / NPL / mindenpictures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