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蒙牛OMP的盖头Comments>>

发表于 2009-02-28 11:45 | Tags 标签:, , , ,


国家质检总局叫停蒙牛
OMP的通告让中国乳业再起波澜。短短的几天之后,卫生部等部委又发布通告说OMP不会危害健康,只是蒙牛“擅自夸大宣传功能”,而蒙牛则宣称有证据表明OMP的功效。那么,OMP到底是什么东西?它的安全性是否得到了广泛验证?它的功效,又有多少科学数据支持?本文顺着蒙牛OMP的历史发展,进行一番“探秘”。

 

OMP是不是IGF-1

几年前,蒙牛高调宣称自主发现了一种“造骨牛奶蛋白”,并按照其英文“Osteoblasts Milk Protein”缩写为OMP。迄今为止,国际学术研究中没有人使用这个名称,蒙牛也宣称这只是他们自己的商品名称。蒙牛申请了国家专利,其研究人员发表了学术论文,宣称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在媒体宣传中,也被当作了“民族产业自主创新”的范例。在学术论文和专利文件中,他们公布了OMP的氨基酸、分子量以及其它一些生化性质。甚至在某些地方提到了,OMP的主要成分是生长因子。随后,蒙牛推出特仑苏OMP牛奶,宣称具有造骨功能,短期内占领“高端”牛奶市场,风光无限。

2007年,科普作家方舟子及新语丝网站开始质疑特仑苏牛奶。依据蒙牛技术人员发表的OMP论文以及蒙牛专利,方舟子认为OMP就是IGF-1IGF-1叫作类胰岛素生长因子,是一种多肽类激素,受人体自身调控合成,并不需要从食物中获取。它的生理功能是促进细胞分裂,抑制细胞凋亡。普通牛奶中的IGF-1浓度极低,在十亿分之一的数量级,分离纯化的成本很高。按蒙牛的宣称,特仑苏中的OMP含量在万分之一的数量级,这个浓度需要大量的IGF-1,生产成本极高。另一方面,根据IGF-1的生理作用,这么大的量被摄入体内,会有导致癌症的风险。所以,方舟子认为,蒙牛要么是在欺骗,要么是在往牛奶里加致癌物。

然而,蒙牛从未承认OMP就是IGF-1,所以方舟子的指控也就象是铁拳打棉花。这次,国家质检总局没有就OMP是不是IGF-1进行评判,而是根据现行国家标准,指出不管是OMP还是IGF-1都不在许可添加的范围之内,因而具有潜在的危险,必须禁止添加。

为了摆脱国家质检总局的指控,蒙牛公开了OMP的秘密——宣称不是当初“自主研发”的产品,而是从新西兰进口的牛奶碱性蛋白,简称MBP。按照这一公告,蒙牛的特仑苏“高端牛奶”就与此前热炒的“OMP专利”完全无关,而变成从国外进口一种商品MBP,改称商品名OMP之后加到特仑苏中。

蒙牛的这一说明解决了IGF-1的致癌指控,后来提交卫生部审核的也是由MBP改名而来的OMP

 

MBPFDA认证安全了吗?

牛奶中有很多种蛋白质,含量最丰富的是酪蛋白和乳清蛋白,以及牛血清白蛋白和其它一些含量很低的蛋白质。日本有个叫作雪印(Snow Brand)的牛奶公司,把脱脂牛奶(或者生产奶酪的副产物乳清溶液)中的酸性蛋白去掉,得到了牛奶碱性蛋白,简称MBP。因为前面提到的这些牛奶中的主要蛋白质都是酸性的,所以牛奶碱性蛋白上只是牛奶蛋白中的一些微量成分,比如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以及一些碳水化合物。它本身不是一种单一蛋白质,所以也就不象蒙牛的专利和论文中的产品那样具有某个确定的氨基酸数目和分子量。

雪印公司生产的MBP实际上只经过了一步分离,本身还是混合物,其组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分离的操作条件。目前发表的关于MBP的研究结果都是基于雪印公司的研究,严格说来,其它公司(比如新西兰的公司)生产的MBP其组成不会与雪印公司的完全相同,雪印MBP的检测结果并不能保证适用于其它公司的情况。

MBP在美国并没有得到所谓的“认同”。雪印公司委托一家美国公司在20063月申请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认可MBP的安全性。FDA文件中称其为BMBPF,其中的第一个“B”指明是牛的奶,最后一个“F”指明是分离组分而不是单一蛋白。这家公司提交了生产流程、产品详细组成报告、需要认证的食品以及MBP含量,要求认可他们自己做出的“这些产品是GRAS”的结论。GRAS是“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的缩写,意为“一般认为安全”。FDA审查了他们提交的数据,结合其它来源的资料,在六个月之后做出答复:FDA对于雪印公司在其产品中所使用的BMBPFGRAS结论不作质疑。但是那份文件同时明确指出:FDA对于BMBPF是否符合GRAS尚未作出自己的决定。直到20092月,FDA依旧保持这一答复,而没有进一步的决定。也就是说,FDA对于MBP的安全性的认可,仅仅限于“雪印公司的BMBPF”在“所提交申请的产品”之中。对于别的公司生产的MBP,并不能引用这份答复来认为FDA认可其安全性。

换句话说,FDA并没有“认证”MBP的安全性。

 

MBP,只是比水更有效?

另一方面,日本、新西兰认可MBP的安全性。从卫生部等若干部委在短短两三天内做出蒙牛OMP没有健康风险的“快速反应”推测,这些部门应该只是“采信”了新西兰方面出具的安全许可。就卫生部的职权范围来说,他们确实有权作出这样的裁定。

不过,特仑苏牛奶是因为其“造骨”功能而成为“高端产品”的。消费者付出普通牛奶两倍的价格购买特仑苏,自然不会只是满足于“喝了不会致癌”。卫生部的通告同时也指出蒙牛“擅自夸大宣传功能”,而蒙牛的回应则是他们的宣传有“科学研究结果支持”。那么,MBP的“造骨功能”,到底有什么样的“科学研究结果”来支持?

在生物医学领域的权威数据库Pubmed里查找MBP对骨质的影响,能得到二三十条记录,而且这些文章基本上都是出自雪印公司或者与他们有关的研究机构。这样范围的研究,基本上没有说服力。通常要得到一种物质有益健康的结论,需要许多研究机构从不同角度进行的大量研究论文。举个例子来说,益生菌的研究,有许多不同研究机构发表研究结果,总数超过三千项。这些研究中没有发现副作用,有益作用倒是非常普遍。但是,学术界也没有达成某种益生菌能够防病治病的共识,权威主管机构也没有“认可”益生菌的功效。拿着同一机构发表的十几篇论文,来作为“世界各国普遍认可”的证据,是忽悠普通公众的行为。

如果进一步分析这些论文,会发现论文的质量并不高。首先,所谓的“临床实验”,只有三十几个样本,实验组和对照组各十几个人。这在食品领域的临床实验中基本不会被认为具有代表性。另外,实验设计本身也不明晰。它的实验通常是这么作的:三十几个人分成两组,实验组喝含有MBP的饮料,对照组喝不含MBP的饮料。一段时间之后,检查两组人的骨头某项指标,结果是实验组的指标在统计学意义上稍高于对照组。这样结果说明的是,MBP对于骨头的作用好于对照——而对照是什么呢,论文里并没有明确说明,依学界习惯,猜测应该就是水。MBP是牛奶成分,牛奶成分本身对于人体骨质就有一定作用。所以,这个实验证明的是:MBP这种蛋白质产品,对健康的好处比水要大——这跟废话没有什么区别。

对于特仑苏来说,需要证明的是它比普通牛奶有利于成骨。所以,在上诉的实验中,对照组喝的应该是普通牛奶,实验组喝的是特仑苏,并且在大样本的随机双盲实验中依然能够得到结论,来证明喝特仑苏的人平均骨指标优于喝普通牛奶的人,实验结果才有意义。而且,严格说来,这样的实验还应该由独立研究机构来进行才具有说服力。

实际上,单独拿MBP来说能不能促进骨的质量并没有太大意义。牛奶中的各种蛋白、钙、维生素D,对于骨质都有积极的作用。如果把MBP换成这些东西,也能证明对健康无害,而且对于骨质的影响比MBP要可靠得多。人们喜欢引用的FDA,根本不会认可类似的功效。雪印公司向FDA提出的认证申请,甚至完全没有提有关“功效”的事情,因为雪印的美国代理人非常清楚,FDA不会理会这一类的申请。

牛奶这样的食物中含有很多很多种成分,其中的某些成分对于人体健康可能有特别的作用。在目前的食品科学研究中,确实有许多研究在寻找这样的“活性成分”,也有了一些初步的发现。MBP作为可能的一种,目前所发表的研究结果实在是太过“初步”。根据这些初步的研究来宣称具有这样那样的功效,“擅自夸大功效”都算是比较客气的说法了。

 

(本文经十三约稿并编辑,已发表于《瞭望东方周刊》,有删减。)

0
为您推荐

187 Responses to “揭开蒙牛OMP的盖头”

  1. Justso说道:

    沙发~~,小姬~~ 羡慕吧?哈哈~~

  2. radiogalaxy说道:

    板凳。
    网上蒙牛版的不差钱已经表达了大众对蒙牛的不信任。

  3. Aria说道:

    这么说,蒙牛还是在欺骗消费者啊~
    特伦苏实际上没有多大作用,还不如喝纯牛奶

    市场上所谓的高端牛奶,如金典,舒化奶之类的,真的值那么多钱么?

    • yunwuxin说道:

      “高端牛奶”这个概念本身就莫名其妙。

      • Phil说道:

        “高端牛奶”和高档烟酒,脑白金,富硒康一个道理,猪才会在意什么疗效,普通家庭有几个喝得起特仑苏的.
        一群书呆子,食品安全的根源看不到,抓住什么OMP,抓牛角尖抓的爽吧? 愚蠢!!

        • 臆疯说道:

          第一句说的好
          第二句,有正义感的人即使知道杯水车薪,也必需要做点什么

      • Justso说道:

        非高端牛奶如何呢?被卖到成本价以下的三鹿牛奶如何呢?这并非偶然事件,而是整个行业利润率过于低下,不得不造假的产业行为。

        蒙牛如何渡过与摩根的对赌?如何年营收数十亿人民币?不靠这样的类似“脑*金”的产品骗钱,可能么?蒙牛特仑苏的核心是中国企业原罪问题,是体制问题导致的社会问题惨剧,老百姓是受害者,田文华,牛根生,是害人者,也是受害者。

  4. Robot说道:

    蒙牛还是蒙人?真是。。。。

  5. Andy说道:

    事实上,方舟子在其系列文中已证明,蒙牛所提的OMF就是IGF-1,如果不是,那就是蒙牛在说谎(以蒙牛的专利证书为证)。
    我们很高兴看到对问题真相的探讨,但不喜欢顺便损人,包括方舟子也老是捎带损人。

    • 姬十三说道:

      我们对方先生在蒙牛事件中的工作非常敬佩。包括这篇文章,也是从正面肯定方先生工作的。不知道哪句话让您觉得是在损人呢?

      • 小姬说道:

        人家没说你在损方老师啦~这位同学说云老师在损蒙牛~
        不过我觉得,抨击其可靠性不是损人,而是赤果果的批判~哈哈哈~

      • Gavin说道:

        "所以,方舟子认为,蒙牛要么是在欺骗,要么是在往牛奶里加致癌物"
        我觉得是这句话让andy有点误会了吧,姬老大,要是这样写我觉得造成类似误会的机会就小点了“从方老师的分析不难看出蒙牛要么是在欺骗,要么是在往牛奶里添加有增加致癌风险的物质”

        • 李峰说道:

          不知道那个方老师在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就把别人OMP说成是致癌的IGF-1,这该有权威信啊,为样的人不应什么会炒的这么厉害

    • hbchendl说道:

      当你经过讨论发现评论的对象在骗人的时候,怎么说才能不损他呢?比如你说“蒙牛在说谎”这句话,可是在损蒙牛呀。

  6. pitaka说道:

    之前看了方舟子批的了,就是拿大众不熟悉的东西来糊弄人~~

    • 小喇叭说道:

      方舟子是尽量让我们明白东西,你这样的垃圾是尽量在那里和稀泥诋毁方舟子。

  7. 偶哭说道:

    反正我以后不会买蒙牛的产品

  8. sunfield说道:

    看文章里说,是蒙牛自己先提到"OMP的主要成分是生长因子",那怎么能怪旁人呢?
    蒙牛混淆概念的功夫真是一流。。。

  9. hbchendl说道:

    剽窃一下作者的话:
    想把人弄晕的时候,一般说含有“OMP或者MBP高级蛋白质,能造骨;想让别人明白的时候,就说“在牛奶里加了点奶粉”。。。

    • Justso说道:

      你是说云无心其实是在实验室玩糊弄人的事情么?哈哈哈。
      云无心的工作,和蒙牛的蒙人,性质上两回事,不可比,不可比

      • hbchendl说道:

        不是不是,你说的那件事在我看来,人家才不是糊弄人呢。当时我还想就此写一篇“我姥姥怎么作糖泡菜卖”的文章,比较一下中国人作食品与外国佬作食品的差别。可惜我不是松鼠,没法在这个网站上发。发到别处吧,两篇文章没法对比,就没意思了。
        我剽窃的是云无心在每篇文章的最后那两句签字。

  10. sunfield说道:

    查了一下方舟子的文:
    蒙牛技术总监母智深等人发表的论文明确地说IGF-1是OMP的主要成分。例如他们发表于《中国乳品工业》2008年第2期上的论文《造骨牛奶蛋白(OMP)主要成分功效学研究进展》中称“从OMP的4种主要成分,血管生长因子、类胰岛素生长因子、维生素D3、酪蛋白磷酸肽各自的功效学研究来看……”

    网上可以找到这篇文章,其中近1/3篇幅在说IGF-1

    感觉是蒙牛觉得事态不妙临时改口,把OMP的成分又换成了别的东西。。。

    • jimi说道:

      你是说,蒙牛特仑苏OMP牛奶中OMP的主要成分,本来确实可能是img价格为数万元的IGF-1?蒙牛曾经以每罐亏本几万到几十万人民币的代价,在销售牛奶?

      就算《造骨牛奶蛋白(OMP)主要成分功效学研究进展》中,提到IGF-1的具体含量了没?

      一个人啊不懂科学一点不要紧,但是不懂装懂来耸人听闻,就不大好了吧。^_^

      • sunfield说道:

        这都是蒙牛的说词。我说的是“临时改口”,不是临时改料,谁知道他们究竟加的是什么呢?

      • c2blog说道:

        jimi 又开始扣帽子啦,这习惯可不好啊。

      • sunfield说道:

        其实,无需证明蒙牛一定添加了IGF-1(那是质监部门的事),只要指出他们在宣传上前后矛盾的地方,就足以体现他们的行为缺乏诚信了。

      • dr.luo说道:

        数万元的IGF-1买了几吨?
        掺进多少升牛奶里?

        掺了就是掺了 没数据不要随便猜

        • jimi说道:

          你真的是想问,数万元的IGF-1买了几吨?我不懂乘法耶,dr能不能教教我,一毫克两万元的话,那一吨该多少元?

        • jimi说道:

          你确定你说的是一毫克数万元的IGF-1?

  11. 小姬说道:

    云无心真靠谱呀,写得非常清楚,我都能看懂,而且直达问题关键。难怪经常有人会说喜欢你的文章。
    BTW,瞭望东方沿袭了韩老师创建之初的风格啊~是他的心头肉啊。

  12. gudu021说道:

    这不是坑人吗!!!!
    现在我才明白 蒙牛=水

  13. eagley说道:

    MBP这种蛋白质产品,对健康的好处比水要大
    看到这句就笑了~~~

  14. eagley说道:

    我有个疑问,说MBP或者OMP有致癌危险,那么究竟危险到什么程度呢?如果根据蒙牛之前所说的添加的OMP的含量,其致癌的危险程度会达到怎么样呢?

    • 胡天翼说道:

      其实方舟子老师也没说会危险到什么什么程度,因为他也没经过试验。只是这个东西本身是药品,而且被FDA禁用了,像蒙牛说的那个剂量肯定是值得严重怀疑。

      • eagley说道:

        我就是因为严重怀疑,所以担心他们不要真放了OMP了......

    • 星期五13说道:

      方舟子说,蒙牛添加的OMP,就是IGF-1,这个东西是致癌的,他的原话是“动物实验证实,食物中的IGF-1一小部分可被胃肠直接吸收进入血液。有研究表明,血液中IGF-1含量偏高约10%,会使乳腺癌风险增加大约50%。”
      没有看到方舟子说MBP可以致癌啊!^_^

  15. alex说道:

    毕竟是食品 永远别把食品当药来买 所以任何高端食品基本都只是一个心理作用 都不值那么多钱

  16. alex说道:

    方舟子永远是高举科学旗帜用极宗教批判式的方法和流言式的证据来批判别人 实在很难让人信服

    • wavesong说道:

      流言式的证据?你举个例子啊.方舟子举的证据是最可信的.

    • by说道:

      小方虽然不总是正确的,然而也并非总不是正确的;再说了,别揪着态度说事儿。

  17. 麟小妖说道:

    现在喝牛奶只有一个要求:什么都别添就行。

    • eagley说道:

      不可能吧,要不你直接把头凑奶牛下面去喝,否则总要加东西的.

    • 无遥说道:

      严重同意!!
      没指望过有啥高端东西,别加有害的就谢天谢地了。

  18. iason23说道:

    写得真好,所以啊,我更坚定地不喝牛奶了。。

    • sunfield说道:

      因噎废食不好吧
      况且别的食品也会有安全隐患,没曝光罢了。。。

  19. fmgq说道:

    MBP这种蛋白质产品,对健康的好处比水要大...这样说水会抗议的
    ——水至少是无害的,但MBP是否确实无害尚说不准。

  20. 飞之鸿说道:

    今天《财经》李虎军发了一篇更为详尽的文章《蒙牛OMP是怎样炼成的?》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2009-02-27/110075177.html

  21. 蛙声一片说道:

    “然而,蒙牛从未承认OMP就是IGF-1,所以方舟子的指控也就象是铁拳打棉花。”
    这句话不是事实,方舟子的指控有充分证据,前面网友也指出来了。蒙牛在此之前一直说OMP就是IGF-1或者OMP中含有IGF-1,有专利说明、蒙牛技术人员论文、蒙牛宣传材料为证。说“方舟子的指控也就象是铁拳打棉花”是睁眼说瞎话。

  22. angela_sci说道:

    这么高深的问题被云老师用这么简单的语句解释的这么的清楚,我。。。我。。。已经佩服的无语了

  23. 猛犸说道:

    想起了一本书:《基本无害》

  24. catbox说道:

    我说要是能在我家楼顶上自己养只奶牛就好了……想当年自己可是把牛奶当水喝的好孩子啊,现在发现每天日常生活里接触的食品用品都变得无比诡异,仿佛随时都会冒出奇怪的化学成分来把你吓一跳。

  25. EVER说道:

    我一直对方舟子诋毁科学松树会感到不爽。但这次OMP的问题,我认为还是方舟子说的更有道理,而不是这篇文章简简单单就为蒙牛卸责了。

    • 星期五13说道:

      没有看出这篇文章是为蒙牛卸责的!这篇文章好像是说,如果添加的是MBP,不会有蒙牛宣传的那样功效。

    • 臆疯说道:

      你认中国字么?

    • 小喇叭说道:

      人家方舟子也是就事论事,哪里诋毁松鼠会了??

  26. LittleM说道:

    特仑苏确实好喝

  27. jimi说道:

    “依据蒙牛技术人员发表的OMP论文以及蒙牛专利,方舟子认为OMP就是IGF-1”

    -----------------
    这个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吧。至迟在两年前的2007年4月,方舟子就已经在他人启发下,明确知道IGF-1的价格极其昂贵,1mg可为数万元。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ingdian/milk6.txt
      
    就是说,方舟子老师在整整两年前就非常清楚,无论他对蒙牛专利的理解是否正确,蒙牛特仑苏中都绝无可能添加大剂量的IGF-1;当然就更完全不可能有致癌一说。

    嗯大概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有人对他在该事件中的工作非常敬佩的吧。

    • wavesong说道:

      蒙牛宣称的OMP是否就是IGF-1和蒙牛是否真的在牛奶里放IGF-1是两个问题。
      确实非常敬佩方舟子的工作,他要向一群逻辑混乱的人解释清楚真需要莫大的勇气。

    • Justso说道:

      jimi 同学还真是素以唱反调著称啊,又来了,哈哈哈,欢迎欢迎。

      不过,这次这件事真是没啥素材可以“起底”的,无论是不是别人提示方舟子,方舟子的整个对蒙牛斗争过程都是令老百姓们肃然起敬的。

      一个科学家,并非只是因为发现了原子弹的原理才能闻名,而是因为他反对自己的知识用来屠戮人类而被尊重 -- 这是爱因斯坦。

  28. jimi说道:

    “蒙牛的这一说明解决了IGF-1的致癌指控”

    -----------------

    “IGF-1的致癌指控”根本就是个凭空捏造的伪概念,无论蒙牛有没有说明。从未有任何关于口服IGF-1的实验,也当然不可能有。有人提出致癌嫌疑,说的是:“血液中IGF-1高的人,易患乳腺癌、上皮细胞癌、前列腺癌……”

    就算这样的说法有实验依据,但是这跟口服含IGF-1的东东有啥关系呢?

    几个数据:

    人体每天分泌10mg左右IGF-1;1mg纯度95%的IGF-1价格超过万元;每罐蒙牛特仑苏牛奶价格60元。

    • wavesong说道:

      方舟子的原话:
      "血液中IGF-1高的人,易患乳腺癌、上皮细胞癌、前列腺癌、肺癌、结肠直肠癌,可能还增加患膀胱癌的风险。"
      "动物实验证实,食物中的IGF-1一小部分可被胃肠直接吸收进入血液。有研究表明,血液中IGF-1含量偏高约10%,会使乳腺癌风险增加大约50%。"

    • Justso说道:

      三聚氰胺11元,牛奶4元,为什么要加呢?
      95%纯度以上的三聚氰胺1800美元一吨。 以上两数据被网上人讨论很多了,有兴趣搜了结果,比比看。

      • 萝卜泊说道:

        说明游客嫩是尿素变的,换句话说,有可能是加了那种东西……

  29. 路人甲说道:

    能说说松花粉吗?
    感觉现在的宣传很搞笑。

    • 云无心说道:

      又在拿FDA蒙事儿。。。
      没找到太多研究资料,估计跟MBP差不多,吃不死人,吃出大病的可能性也不大——那么贵的东西谁还能当饭吃啊。要说好处,得用“东方科学”的思维方式才能够证明。

      • 路人甲说道:

        要说是黄酮类在起作用应该没茶叶里面多吧?
        要说是一些酶或是辅酶在其作用,可又不是肌注,蛋白质不都被分解成氨基酸才吸收的吗?

  30. hbchendl说道:

    可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还有另一件事:特仑苏牛奶的口感比较好。同时在蒙牛那个牛奶专利上,除了添加了OMP以外,还有个东西,叫“增稠剂”。这是个啥玩艺儿?恐怕与特仑苏的口感有很大关系。但这东西是否有害就不知道了。

  31. 梦里依稀有泪光说道:

    我现在看见蒙牛就躲。

  32. Dionysos说道:

    商业广告的词儿一看就知道不是根据科学研究推出,因为科学研究不会用那样的词儿~~

  33. szanc说道:

    中国两大奶业龙头先后出事,都是利欲熏心,通过坑害消费者来保持自己的市场地位。

  34. 潮 汐说道:

    先抛开奶商们的道德如何不谈.我更担心的是监管部门这种后知后觉.这不是第一次了.SARS的时候卫生部后知后觉,雪灾的时候交通部后知后觉,奶粉问题食品监督局后知后觉,这未免太有些可怕了.

  35. freelust说道:

    一直对这个事情不是很明了,现在明白了。谢过。
    不食用奶制品很多年

  36. yunwuxin说道:

    “我都能看懂”
    ————这话说的。。。

    • yunwuxin说道:

      怎么跑这来了,这话是对小姬说的。

      • Justso说道:

        左右互搏?我晕……

        • yunwuxin说道:

          "我都能看懂"是小姬说的。后面的话是针对小姬的话说的,应该在她的话下面,不知道怎么这个评论跑到这后面来了,于是。。。我也晕了。。。

          • Justso说道:

            松鼠会的wp 的留言插件貌似有些脚本action不同步或提交错乱问题,我经历过好几次了。会出现抬手摸脑袋,结果一巴掌打到脚后跟上。

          • 小姬说道:

            我来了……我能看懂……

          • Justso说道:

            就你最聪明啦~~ 我们都知道~~ ^_^

  37. abcxyz说道: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古人真是有智慧!

  38. Metaverse说道:

    一般都不吃这些绰头多多的东西,蒙人的成分居多,虽然不见得没有什么绰头的东西就不蒙人。。。还是倾向吃少加工的食物。

  39. xindemuchang说道:

    作为学习食品科学的研究生,对于一个已经是蒙牛这样大型企业的技术总监,还要在其学术论文中造假,觉得很不屑!连一个技术人员最基本的素质都没有!
    PS:食品还是天然的比较放心,请反过来想想,如果某种物质在人身体中的合成少,或是吸收率低,可能是有身体自身的原因,或许吸收过了头,反而不好,人的身体是个很严密高效的系统!

  40. 思无邪说道:

    十三 你已经介入很大的利益冲突了 望保持谨慎 同时也希望不要被收买 呵呵

  41. Justso说道:

    我看了方舟子的反蒙牛全纪录,以及方舟子的访谈,分析的结果和云无心稍有出入。

    从2007年3月被方舟子质疑,长达两年时间,蒙牛对OMP就是IGF-1并不作回答 -- 毕竟一个草根方舟子,质疑之声还是很小的,公众根本不知道。

    直到最近,也就是三鹿事件爆发之后5个月,质检总局才把这件事当成个事情,发出了禁止蒙牛添加这个连质检总局也不明白的物质,给出的理由非常非常合理 -- OMP没有蒙牛提供的可供食物添加剂的证明和合理用量证据,这个物质也不是常见添加剂,可以说是个未知成分。

    就在此时,蒙牛立刻公开改口,说OMP并非IGF-1,他们立的专利是虚晃一枪,是业界竞争的潜规则,故意搞的专利。然后这件事发现不能解释清楚,又编了一个OMP是日本新西兰已经证明的BMP,再次被揭穿后又编,说根本没加OMP,也就是IGF-1其实是子虚乌有。

    这个时候,蒙牛把谎话缘了一个圈,回到了起点,也就是说蒙牛号称的功能牛奶--特仑苏,实际里面什么特效物质都没有添加,但卖出了2倍高价,蒙牛为什么肯于承认这样一个尴尬结果?蒙牛为什么不把自己完全洗净?

    是否因为这样的结果只违反广告法,而IGF-1将涉及类似三鹿事件的大调查,蒙牛到底加了,还是没加,到底加了什么,变成了现在只有方舟子从外围推测才能让百姓知道!!国家质检总局从2年多的“什么都不知道”,到目前“知道的都是知道”这样的状态,如此滑稽的闹剧……

    这是不是用一个小骗局来抹杀一个大骗局,民众更无从之情,也许就此被当成了一个违反广告法事件的小事件,石沉大海……

    这件事在短短的几天内发生,可笑异常,但是问题的核心是,被方舟子揭穿的2年时间内,国家质检总局,不但默认了蒙牛添加这个“非传统添加剂物质”,而且变相的以不作为行为打压了方舟子这样的草根老百姓。

    可以说,在中国,国家质检总局没说有问题的产品,这个产品的厂家不但可以在媒体直接将方舟子的话语权绞杀掉,甚至可以动用所谓的“手段”对方舟子进行封杀,进行人身攻击。

    如上所言,这件事在前面两年内,都在争议一件事,OMP到底是不是IGF-1,而蒙牛和国家质检总局选择了“和谐”掉这些草根消息。这与三鹿事件没什么本质的不同,三聚氰胺就是一个“非传统添加物质”。

    云无心选取了其中的部分段落进行科学演绎,蛮好,但我真是不希望这么精彩的诡计段落被云无心的文章掩盖,让如小姬这样的单纯百姓都以为,这只是个一般的食品安全事件。这件事与我们国家发生的众多事件一样,并非是个结果上的非正义事件,而是过程的非正义。是国家质检部门的不作为,以及体制上对“类三聚氰胺”的刻意疏漏,从国家质检总局,到媒体,对民众质疑与主动保护的刻意疏漏。

    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我反对云无心这篇文章。嘿嘿,并非反对你的结论,而是反对你简化了这个纠葛的过程,从而抹杀了这个事件的真实原貌,以及事实带来的启示。

    具体的过程我说的也未必是最精确的,我也曾写了文章分析这个过程,但最权威的还是这件事的第一主角--方舟子,他的访谈中有最切实的信息,我还是希望松鼠会中有合适的记者可以对这个过程进行充分有效的曝光。http://justso.cn/2009_02_15_258.htm

    最后,我认为,为了过程监督的正义,我们不仅仅要对蒙牛say NO! 我们同样要对质检总局和媒体的不主动,不作为,say NO!!!

    • Justso说道:

      由于增加了一些敏感内容,我把上文修改版发到了我的博客,云无心可参考:http://justso.cn/2009_03_01_262.htm

      • yunwuxin说道:

        我并非不明白你所说的东西。但是我仍然刻意“简化了这个纠葛过程”,并刻意地淡化“事实带来的启示”,十三的编辑更进一步然评述更加“柔和”,出发点只在于去年圈圈坐的时候说的“有中国特色的科学传播”。。。
        。。。

        • Justso说道:

          I see了。。。。

          • yoyoleo说道:

            喜欢云无心的文章。但是这篇文章写得真是小心翼翼啊,哈哈。
            中国奶业之黑管理之混乱,早是公开的行业秘密了。
            上次三聚氰胺事件蒙牛侥幸躲过,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作恶多端必自毙,静待终结那一天。

          • 臆疯说道:

            话说,只等奶业的终结吗

      • hbchendl说道:

        在博客上写东西与在媒体上写东西完全不同。啥文章一旦发表到报刊杂志上,这责任就大了。
        这注定了新语丝可以把话说得重些透些,而松鼠会的文章则需要谨慎一点,毕竟很多松鼠都是杂志的编辑与记者。

    • beiang说道:

      这是篇科普文,不是篇政治文啊同学……

      另,我从来就不喝蒙牛,N年前我老妈说“卖得这么便宜的东西多半会有问题……

  42. jimi说道:

    1. 蒙牛特仑苏OMP牛奶的相关文章和软文数以万计、铺天盖地,但是除了一两个语焉不详的例外,蒙牛根本没有用特仑苏OMP牛奶含有IGF-1来为自己宣传,而这一两个例外,也是以前根本无人注意到的,蒙牛也明确否认IGF-1与特仑苏OMP牛奶有任何关联;

    2. 从IGF-1的价格看,蒙牛特仑苏OMP牛奶中,也根本不可能含有什么IGF-1;而有人明明知道真相如何,却为耸人听闻,而蓄意捏造其中IGF-1超常数万倍、会致癌;

    3. 口服某种物质和血液中该物质含量的因果关系,是需要实验来证明的,在没有可能远超正常的大量口服该物质的情况下,用血液中该物质含量增减如何,无法说明任何问题;

    4. 证明蒙牛特仑苏OMP牛奶有否IGF-1最简单的方法,是实验证明;不懂生物或没有资格进实验室也没关系,谣言制造者居住的北京,就有N个生物公司提供这样的服务,单价不过几十元人民币。但是一做实验,谎言岂不是马上戳穿,怎么能去做实验呢!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事。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的王月丹副教授,倒是老老实实上了这个当,和学生一起检测了蒙牛特仑苏OMP牛奶中IGF-1含量,结果当然一无所获。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也没有任何个人或者机构,检测出蒙牛特仑苏OMP牛奶中IGF-1含量,与普通牛奶有任何不同。

    为虾米总是有人拿着政治正确看科学问题。一个人只要政治正确了,造假就是可以原谅的?^_^

    • 蛙声一片说道:

      方舟子也说他早就怀疑蒙牛在牛奶中真的添加了IGF-1,因为IGF-1很贵。但在人们还不知道IGF-1有可能致癌的时候,蒙牛是一直拿IGF-1来忽悠人的,什么造骨功能,主要靠的就是这个东西来忽悠老百姓。方舟子的文章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是蒙牛自己说OMP含有IGF-1,当然蒙牛不会真的添加这东西,因为很贵。后来有人指出IGF-1有致癌风险,蒙牛马上改口不含IGF-1,实际上蒙牛也确实没有往里面添加IGF-1,这个倒是救了蒙牛,Jimi就是拿这个来说事。Jimi不是脑子糊涂、逻辑混乱就是跟蒙牛是利益共同体。还是那句话:蒙牛说特仑苏牛奶含有IGF-1与蒙牛真的往里面添加了IGF-1是两回事。生化试验只能证明牛奶不含 IGF-1,不能证明蒙牛没说特仑苏牛奶含有IGF-1。

      方舟子的科普文章,逻辑之清楚,语言之平和,都是汉语文章中的上品。

      • sunfield说道:

        jimi不是蒙牛是利益共同体,只是逢“方”必反罢了, hoho

        • jimi说道:

          这样说有科学依据吗?

          我自认为一向对事不对人,尽量言必有据,只有一分依据,不说两分话。当然,这也完全可能不符合事实;但这里毕竟是松鼠会,如果你认为我有对人不对事的地方或者言而无据的地方,非常欢迎你揭露,而不是玩只有观点没有论据的口水。

          • sunfield说道:

            “一向对事不对人”,"只有一分依据,不说两分话"
            很好很好,我无话可说了,呵呵

          • hbchendl说道:

            根据jimm在本站的发言,这种说法非常正确。

        • Justso说道:

          貌似是逢主流必反…… jimi 很非主流啊,哈哈

      • jimi说道:

        纠正一下下:方先生根本不是什么“早就怀疑蒙牛在牛奶中真的添加了IGF-1,因为IGF-1很贵”,而是至迟在两年前的2007年4月20日,就已经完全确定蒙牛绝无可能在牛奶中添加IGF-1,链接我楼上已经提供。

        但是,这丝毫不妨碍方先生在两年后质检总局据匿名举报要求蒙牛提交omp相关资料后,继续重复蒙牛在牛奶中添加IGF-1,很可能致癌。哦耶。

        • Justso说道:

          方舟子从公开信息提出质疑,这种实事求是的当时当地的考量,难道你jimi真的不能想象一下么?哪怕是想象一下,如果你来写信给质检总局,你写什么?

          你jimi会告诉质检总局,我推测,他们肯定不能加,因为市场价格太贵?jimi同学啊,不要罗织罪名了,你走的太远了,已经形成逆反心理,你的反驳,出发点完全不客观。

        • eagley说道:

          如果不是举报说蒙牛特仑苏可能含有致癌物质,质检总局可能根本不把这当回事,直接掩盖下去就算了.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揭露蒙牛的黑幕,稍微用点法律许可范围内的手段也无可厚非.

        • hbchendl说道:

          有必要重复一下方舟子的观点:
          蒙牛宣传特仑苏的OMP,根据蒙牛自己的资料,这种OMP实际上就是IGF-1.
          方因此提出质疑:如果蒙牛真的添加了OMP,不仅有害,而且很贵。
          如果蒙牛没有真的添加OMP,则它是在虚假宣传。
          这两种可能必居其一。
          jimi不是不知道,而是在睁眼胡闹。

    • wavesong说道:

      jimi啥人,逻辑怎么这么混乱,文科生?
      1 蒙牛特仑苏先前铺天盖地的软文已经表明它所宣称的OMP实际上就是IGF-1,其证据如此的多,实在想不通jimi会说:“但是除了一两个语焉不详的例外,蒙牛根本没有用特仑苏OMP牛奶含有IGF-1来为自己宣传”,是jimi故意看不见还是阅读能力有问题?
      2 逻辑真的有问题,首先IGF-1是致癌物质,这是毫无疑问的,出处请看Smith, George Davey, et al. Cancer and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I.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Vol. 321, October 7, 2000, pp. 847-48 (editorial),如果jimi不懂英文,也可以看看热心网友的中文翻译,http://jandan.net/2009/02/14/cancer-and-insulin-like-growth-factor-i.html。还有是蒙牛自己宣传添加了多少多少OMP,照此推断IGF-1含量当然会超常数万倍,如果添了,已经有证据表明会增加致癌的可能性。如果没添,则表明蒙牛在做虚假宣传。方舟子的分析非常合乎逻辑,典型的归谬法,何来蓄意捏造。
      3 已经有文献表明这之间的因果关系了,jimi又是看不到。
      4 这点真是弱智到家了。权且说个冷笑话吧,某天jimi和方舟子在路上看到一砣屎,方舟子说这是一砣屎,jimi说你说是一砣屎那就是一砣屎么,证明它是一砣屎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实验证明,于是jimi就去尝了一口,然后向大家宣布,实验表明这确实是一砣屎(本笑话纯属虚构)。

      • sunfield说道:

        不支持第4段.
        虽然jimi同学特喜欢扣帽子和嘲笑人, 但我们不能和他站在同一水平, 我们要 "对事不对人" , 呵呵

      • c2blog说道:

        也不支持第0段。

        2008-09-14 02:22:22 姬十三 (北京)

          2008-09-05 10:07:59 小耗子发疯||德也狂生耳    我没有理工科背景
          唉 加入不了了

        我们也有文科生的其实……
        文科生也有春天!

      • jimi说道:

        “蒙牛特仑苏先前铺天盖地的软文已经表明它所宣称的OMP实际上就是IGF-1,其证据如此的多”

        哦原来这样啊,既然“证据如此的多”,能不能用事实说话,举几篇让大家看看啊?白纸黑字都在这里,如果不是你蓄意造谣,那显然就必然是我蓄意造谣了,你说是伐?8过么,到底是谁呢?^_^

        蒙牛总共就是在其网站的业界动态栏目,提到过一次特仑苏OMP牛奶用了某造骨蛋白专利并有编号;而这个专利的相关说明,又说以IGF-1等为主要成分。蒙牛后来删除该文、并明确否认使用了该专利。蒙牛的所有宣传,都根本没有直接提到过IGF-1;在其他文章中,也根本没有提及特仑苏OMP牛奶使用了该专利。

        还“首先IGF-1是致癌物质,这是毫无疑问的”?人体每天可分泌10mg哪,每一口牛奶中都有哪,这么多相关药物在欧美各国销售哪——原来居然是致癌物质呀?^_^

        像你这样敢说话的人,还真是少见哦,哈哈~~~

        • jimi说道:

          八卦一下这个“逻辑”:大概有人发了个梦,“首先IGF-1是致癌物质,这是毫无疑问的”,而致癌物质是人见人爱老少皆宜的好东东,所以“蒙牛特仑苏先前铺天盖地的软文已经表明它所宣称的OMP实际上就是IGF-1,其证据如此的多”……

          是伐?^_^

          • SD说道:

            难道你不知道肿瘤是细胞异常增殖分化造成的么?IGF-1正常水平下可以促进细胞生长,一旦摄入超标也有可能导致细胞异常生长增殖,这就是为什么此类物质要被严格监控和限制添加。

        • SD说道:

          要求别人总是"你有科学依据吗?" 轮到别人给出文献了, 还可以一口否认IGF-1的致癌可能。请问,如果IGF-1没有致癌风险,为何要被相关部门禁止添加?你强调IGF-1不致癌,怎么就不拿出科学依据呢?

          • jimi说道:

            哦这样啊,别人给出啥文献了啊?口服IGF-1致癌的文献吗?你上次检查视力在什么时候啊?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我昨天就早已经指出“从未有任何关于口服IGF-1的实验,也当然不可能有”,怎么,莫非是我造假不成?^_^

            我“一口否认IGF-1的致癌可能”“强调IGF-1不致癌”的原话,又在哪里啊?能不能麻烦指出来?我说没有证据表明IGF-1是致癌物质,就是说有证据表明IGF-1是非致癌物质啊?没有证据表明一个人是杀人犯,就证明他一定不可能是杀人犯啊?你知道什么叫谁主张谁举证伐?^_^

            但是么,在没有任何关于口服的文献依据、也不可能有文献依据的情况,根据人体一天分泌10mg IGF-1、牛奶中统统都含IGF-1的情况下,你觉得IGF-1是致癌物质伐?

            “相关部门禁止添加”,只是因为IGF-1是没有被批准添加的物质啊,和是不是致癌毫无关系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一旦摄入超标”、“严格监控和限制添加”?超哪个标啊?又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你到底看了这个帖子伐?IGF-1的成本是多少啊?

            我真真佩服S你们了。到科学松鼠会的地方当靶子,是不是真的很爽的呀^_^

          • SD说道:

            你搞清楚什么叫"致癌风险"没有? 一个被大量文献证明与癌症密切相关, 血浓度增高可能引发癌症的东西, 你一定要等到人体实验"口服"并且"致癌"才肯去禁止吗?
            既然"人体一天分泌10mg IGF-1、牛奶中统统都含IGF-1的情况下",你能想象为什么"IGF-1是没有被批准添加的物质"?照你的说法这么正常这么生理必需的东西, 只有脑子进水才不批准添加。

          • wavesong说道:

            mith, George Davey, et al. Cancer and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I.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Vol. 321, October 7, 2000, pp. 847-48 (editorial),如果jimi不懂英文,也可以看看热心网友的中文翻译,http://jandan.net/2009/02/14 /cancer-and-insulin-like-growth-factor-i.html。如果jimi没长眼睛,可以继续说没有相关文献。

          • littleMM说道:

            “我真真佩服S你们了。到科学松鼠会的地方当靶子,是不是真的很爽的呀^_^”

            科学松鼠会的地方……
            这话颇让人深思!!!
            说的和松鼠会的某想法是不是有点出入?
            有些话是很伤感情的,不知你是否重读过你的帖子?!

          • littleMM说道:

            其实你根本不晓得松鼠会人的想法……
            你对事不对人,你已经把话说得很难听了……

        • wavesong说道:

          wavesong还是被jimi的混帐逻辑搞糊涂了。

          • jimi说道:

            哦这样啊,你是说,你看不懂jimi让你举证“蒙牛特仑苏先前铺天盖地的软文已经表明它所宣称的OMP实际上就是IGF-1,其证据如此的多”,看看到底是谁造谣的“混账逻辑”吗?^_^

            干什么不好,非要造假、护假,还非到科学松鼠会这样的地方造假、护假。这样的极品,真的是不多见哦^_^

      • bluechacha说道:

        逻辑混乱就是文科生!?

        对事不对人....讨论事情不要上纲上线划界限啊~

        虽然我也很认同你后面的说法

  43. 酿酒酿酒说道:

    但是按照国家添加剂的法令他加的东西不再GB2760中啊~这个本身作为一个大企业来说就是有重大错误的。

  44. 蛙声一片说道:

    几个事实如下:
    1、从前,蒙牛说他们生产的特仑苏牛奶加了据说可以造骨的IGF-1,实际没有加;
    2、方舟子知道蒙牛不可能往牛奶里加IGF-1,因为这玩意儿很贵;
    3、方舟子知道IGF-1在血液中含量高,患某些癌症风险增加,并向人们指出来,蒙牛以前不知道这一点;
    4、当蒙牛听说IGF-1可能增加患癌风险时,马上说蒙牛没有往牛奶中加IGF-1。

    蒙牛难道仅仅是“按照国家添加剂的法令他加的东西不在GB2760中”吗?

  45. 蛙声一片说道:

    因为忽悠老百姓特仑苏牛奶加了据说可以造骨的IGF-1,蒙牛特仑苏零售价高于普通牛奶一倍多,而且销路极好,成为蒙牛创利润大户,这难道仅仅是“按照国家添加剂的法令他加的东西不在GB2760中”吗?

  46. laosun说道:

    国内的食品管理是商家随便往里加东西,只要吃不死人就行了;还是添加东西要先经过质检总局认可?从蒙牛的例子来看,应该是前者吧?

    • eagley说道:

      呵呵呵,这样看来中国人的体质应该都很不错的,吃了那么多几乎致死的食物竟然还没有出现全国范围的食物中毒案件......

  47. jlinliu说道:

    自从三鹿事件以来,奶界就没日安宁,中国的大部分新爸爸妈妈们也没日安心。尽管三聚氰胺是罪魁祸首,但是这个东东基本已经能够定论了。可是之后不断出现的特仑苏、多美滋、惠氏啊等等的事件似乎都没有很好的科学解释和相关的行业专家(食品和医生)出来澄清,搞得整个奶业和消费群体人心慌慌的。

    造成这样的结果我觉得主要有几个方面:一、因为以前不够重视,是科学试验、解释依据不足,各行业专家都不敢轻易说话。二、利益问题,奶业们的利益和相关部门的利益不易协调,轻易下结论都会害死一大批。三、新爸爸妈妈们很疼爱下一代,但是又相当的无知,容易杯弓蛇影,人云亦云,或者还有部分人浑水摸鱼挣点便宜。

    因为造成幼儿结石的原因较多,我虽然不是医生,但我也知道结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就算不吃奶粉也会有一个幼儿结石的概率存在,可是目前家里有电视的家庭有几个小孩不吃奶呢?估计每个品牌的奶粉估计都有上百万的婴儿在吃,其实就算这上百万的婴儿不吃奶粉也估计有不少会结石或者其他病的吧,癌症的概率都超过百万分之一了。每次出现结石》奶粉事件,其实案例也不算太多,这个对奶业也实在是冤枉,可是对这些父母也是可怜,他们因为三鹿事件而导致了思维“结石就是奶粉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应该从统计的概率和科学证据来说明或许能让事件更理性些,统计概率是政府的事情,统计是否因为吃某个牌照的奶粉结石概率比别的牌子大?吃奶粉的孩子结石概率是否比不吃的大。。。。

    可是科学的解释,我们这么多的专家怎么就不怎么吭气呢,我想这个重任是否就落在“松鼠会”的大侠们肩上呢?

    • lettuce说道:

      报道中有很多例子,是6个月以下的,还没有吃别的辅食,只喝奶粉的婴儿患肾结石的例子,所以不需要考虑什么概率不概率的。就是奶粉的问题。

  48. 陌上樱说道:

    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商家奇招百出,我们也就渐渐成了某些所谓“高科技产品”的试验田。可悲啊……但无论怎么说,也不应该拿那么多人做食品的“大样本”吧。

  49. 段玉说道:

    雪印公司的实验中存在如此的科学性问题,为什么还能收录到生物医学领域的权威数据库Pubmed里呢?

    • sunfield说道:

      pubmed本身并没什么"权威"可言, 在期刊上发表了就能搜索到,说白了像个专业的google一样。至于发表文章的质量,可以参考收录期刊的质量,文章引用率和同行评议,说是“科学研究”其实也会有很大的高下之分

    • 云无心说道:

      那些论文的实验和结论是明确的,在审稿者看来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就会放过。只要发了,如果那个刊物被收录的话,文章就会会收录。
      问题在于厂家和媒体有意无意地“误读”论文,于是宣传的结论就跟论文的东西越走越远。。。
      这种情况很普遍,所以有分量的人或者机构做综述的时候要把所有的研究论文找出来,先分析研究的“质量”,在最后总结的时候那些“低质量”的研究所占的比重就会很低,甚至被忽略。

  50. 鳕鱼说道:

    “高端牛奶”不过是人为制造的,那么我们应该选择人造的高端还是选择自然的低端呢?

  51. 丝粉说道:

    jimi貌似是著名的方学家“张密码”

    • 张四说道:

      新语丝的考证学派终于过来了 打架到最后 就开始挖底子而不是论逻辑了

      • mcv说道:

        挖底子虽然相当之无趣,但论逻辑的话,也只能说这位jimi同学的逻辑令人不敢恭维。

        • 臆疯说道:

          我觉得大可以说得直白点,那JIMI根本没有逻辑嘛,反正我是看不懂,甚至觉得他后一句就是在反驳自己的前一句...

  52. anna1399363说道:

    留下看了的证据~

  53. [...] 揭开蒙牛OMP的盖头 | 科学松鼠会 (tags: 蒙牛) [...]

  54. 蛙声一片说道:

    一、特仑苏宣传材料中公布的OMP的氨基酸组成、分子量大小和生理功能与IGF-1完全相同。如果是两种不同的蛋白质,不会如此碰巧。二、蒙牛有一个在牛奶中添加IGF-1的专利,该专利申请书正文中提到用这种牛奶对大鼠做的增强骨密度实验,与“造骨牛奶蛋白(OMP)增强骨密度实验专家评审意见”中提及的由北大医学部做的实验结果相比,完全相同,可见该专利指的就是特仑苏,添加的IGF-1就是OMP。

  55. 蛙声一片说道:

    上述文字来自方舟子答记者问:IGF-1摄入过多有致癌风险

  56. 蛙声一片说道:

    “蒙牛总共就是在其网站的业界动态栏目,提到过一次特仑苏OMP牛奶用了某造骨蛋白专利并有编号;而这个专利的相关说明,又说以IGF-1等为主要成分。”JIMI在这里自打嘴巴说明蒙牛OMP牛奶加了IGF-1。

    • jimi说道:

      我前天就说过“蒙牛特仑苏OMP牛奶的相关文章和软文数以万计、铺天盖地,但是除了一两个语焉不详的例外,蒙牛根本没有用特仑苏OMP牛奶含有IGF-1来为自己宣传,而这一两个例外,也是以前根本无人注意到的,蒙牛也明确否认IGF-1与特仑苏OMP牛奶有任何关联”啊。怎么,在你眼里,言必有据实事求是是自打嘴巴?为什么啊能不能说说看?

      • Linchuanz说道:

        您老让人举证
        人家举完呢您又当没看见
        每每就只挑一个句儿开始回击
        这么多人说您逻辑有问题,请您能不能反省下?

        单纯以我的观感,我感觉吧跟您战的那几位都很有逻辑,至于您,别的不说,咳咳扣帽子这习惯也很不好啊~

  57. [...] 0顶一下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10374.html 云无心 发表于 2009-02-28 [...]

  58. seeker说道:

    我实在很佩服楼上的各位,你们是怎么跟没有逻辑的人讲逻辑的……?
    真的,我试过和一位没逻辑的同事讨论问题,最后绝望地强硬地“我说的就是对的,没有任何问题”——真是令人抓狂。
    说到牛奶……一直觉得这类高调的“高档食品”通常实际上都不咋的。果然吧。

  59. jackalko说道:

    吃得自然就最好...新鲜、健康

  60. rollochang说道:

    多年前好心的师傅会告诫说:你太年轻了,不要给人当枪使!根据这道理推论,jimi年纪在30以下。

  61. jimi说道:

    你确定你是想问,数万元的IGF-1买了几吨?dr能不能帮忙做个乘法先,就算一毫克只要1万元,一吨多少元?

  62. libincumt说道:

    很想知道,光明的活性益生员是个什么东东?

  63. X Light说道:

    残骸旁判

    一个社会,人们为了合作的高效而必然发生分工。
    分工导致具体的个人永无可能随时知晓一切活动的真相,却又必然获得明了部分真相的知情能力(自己所分工承担的任务)。
    这样的信息交流基础,对于任何个人都极端不利,存在无穷大的受害风险,但又是追求高效合作利益的必经之途(可以想象,每个人都要为一切消费品付出亲自制作的精力,协作贡献率为零,则生活质量会受到多大的限制)。
    参加社会的分工合作,行为的本质就是相互之间有很大程度的以身相托,用自己的专业任务的结果作为酬劳,使别人对本方承担一部分责任,这个关系是对等的、双向的,使对方有权利要求分享任务成果(靠不同功能的消费品的交换来实现),同时也必须履行提供安全保障的义务(其中具体之一就是不得提供伪装成正常交换物的成果而造成损害,更具体之,就是不得故意过度降低协作行为的成本,以无用或者劣质的成果进行欺诈性的交换,也不得漠不关心对方的安全,放任自己制作的交换物有害)。
    只有如此,彼此才可能在缺乏足够信息支持的合作中都获得安全保障。
    真正促使每个人遵守这种分工合作行为规范的实用方法有三:
    其一,对别人的专业化行为进行旁观性质的监督,以便获取足够的采样信息,用以直接判断是否遵守行为规范。具象化的例子包括对影响成果品质和数量的行为的阻止和惩戒,等等,控制策略是防止分工行为不能保证成果的无害或缺少。这种策略最为直接,但是必然在整体上要求额外增加专业化的生存知识获取成本(指对于自身不负责的专业),以及有关信息的获取成本,以及能够实现有效禁止犯错的惩戒成本,可以发现总成本极其之大,而且每个人因为必须分享多个专业的成果而不可省略任何的相关开销;为了降低总成本,可行的优化也必然只能是监督专业化,成为脱离直接贡献领域的精细分工任务,但直接产出任务的海量和连续不断,让优化的行为监督也不会低成本,也大量占用本来应该投入直接产出领域的资源,所以权衡的结果是只主要应用在产出价值巨大而且成果品质控制风险极大的行业,因为不如此就废品太多,只有无所不监督。
    其二,不监督专业活动的行为,而检验专业成果的品质(具象化包括在消费前的分工者以专业能力检验和专业化的监督者检验,以及消费者以分析成果所承受的后果作终极检验),以此判断行为人是否遵守合作规则。
    此种监督策略属于分工任务已经被宣布完成(不一定对应果然完成,注意这里的信息采样条件)的事后控制,可行理由在于分工目的是追求获得可以分享的成果,不论用什么行为来获得,只要成果的品质满足安全要求,这些行为就是微观上(宏观上不一定,宏观控制所定义的成果是社会活动总结果,范例见环境污染是相关行为的成果之一)不能造成损害的,就是事后证明可以不监督的,也是以成果证明遵守合作行为规范的。
    但是缺乏实时控制的行为不可避免有获得有害结果的机会,如果仅仅是以拒绝使用劣质成果来回避,之前的制作过程就不可能受到纠正错误的强烈反馈,能够承受本次交换被拒的成本损失的分工者就不会收敛,而且以身受有害成果影响来检验的消费者也已经来不及回避。
    所以这种监督策略的有效实施必然需要事后的强有力的惩戒,让有害行为的社会反应总结果使行为人也必然承受,而且承受方式必然趋向于行为人得不偿失,才能通过相互的影响迫使人人都不敢追求产出有害的交换物,否则依靠“洪水冲击”逃脱实时监督的害他行为就有必然的专业化信息垄断条件,大量穿过成果中转检验关,直达终极检验环节,以实际上从来不可挽回的消费者损失的结果达成事实,又因为提供劣质甚至虚假的成果能够降低分工成本(只要在交换时通过真伪优劣识别关),可以增加局部的能够身享其福的现实利益,因此行为人整体上是不会因为他人被损害而自我惩戒的,更不可能纠正,反而会利用信息的垄断尽量规避社会反应总结果,这是假冒伪劣产品强化终端消费感官识别欺骗、使用功能欺骗、扯断交换物来源特征信息链条的根本原因。
    可见这种监督策略的实现条件实际上极端苛刻,社会总成本也居高不下(实际上因为经常需要终端消费者以身检验的结果而最为高昂,后效根本不会消除),单独依靠之,只不过“专业化”几个隐藏着信息猛兽的文字就轻易把消费者撕得千疮百孔了,“无头债”这个有害行为的信心和威力倍增器的雪崩效应只须点示,就足够每个人更加不安了。显然监督策略的任意结果的洞穿一切表象的定性理解和原因分析,远远胜过一切定量纠缠,如果不敢等待再次定量分析的话。
    其三,前述策略在得失权衡上该用仍用,但必须以社会整体为惩戒执行者,建立无可规避的信用评判和强烈的反馈。此策略本质上很简单,不过是让分工行为必然承受对应的社会影响总结果,而且结果的影响必然能够收敛在行为人的利害关系上,对分工行为的结果进行优劣检验,但结论并不单纯针对结果,反而更着重于以此为证据对行为人进行有害可能性的评判,以便从人的身上控制交换物的品质。
    这种监督策略非常烈性,把反馈转向人的身体,对行为结果的检验只是针对行为人优劣判断的信息采样,会把身体作为危险行为的载体,一旦任何相关成果被发现有害,行为人就会被定性为有污点。
    这样监督不可避免要迫使人万万不敢越轨,实际是社会整体对合作行为规范的强调,以便对抗专业信息的垄断和实时监督不能覆盖一切的投机心理,将有害结果的发生原因归结到行为人的合作态度上,认定造成损害的原因是其人没有履行合作义务的意识,不在乎以身相托的他人的安全,反而有意加害,或者至少不作为,由此认为其人至少不可靠,如果证实曾经故意损他,那么就会认为其人危险,既然不能以身相托,任何觉得自我安全很重要的人必然害怕使用其提供的成果;更大的反馈将体现在此后的交往中,对于曾经凭借垄断专业信息辜负他人的信任、有意破坏合作规则的人,在此时同样处在真实思维不可直接了解(以及任何曾经通过伪装诚实来欺诈的行为,把用于表白真实愿望的表象行为的真伪判断逻辑破坏了)的信息条件下,盲目信任一个从未被发现欺诈的人就已经冒着极高的风险,怎么能够再去信任有着历史污点的人呢;
    另外,这种策略不能够用事后的帮助来改变依成事实的有害结果,但是每个害怕被其他专业领域损害的人都会迫切要求互相诚信,相信必须保持彼此威慑才能预防轻率,这就会出现一个冰火两分的社会反应,每个人都知道有害结果的表现是个概率为题,只要可能性不是零,已经落到某个不幸的他人的身上就意味着同样也将会落到自己身上,差别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遥远得人们必定已经忘记的事了,管工业的人就不会买到纸做的皮鞋吗?),因此劣质的消费品的提供者就会等同于也曾经试图对本身造成不利,只是未遂而已,必然人人都会认为是个需要提防的危险源,如果再加上有害结果继续不断发生在终端消费者身上,相同性质的风险就必定继续居高不下,而且原因必定是惩戒无力不能压抑,那么有污点的行为人必然不得不附带承受其他越轨者造成的社会反应总后果,不可遏制的心理规律将使人们采取更强烈的反应来对抗欺诈,保持对越轨者的不原谅,排斥是万不可免,哪怕有污点者已经害怕犯规希望回头,曾经领先越轨使别人模仿的社会反馈就会击中冤怨之头,如果此时依靠专业信息垄断和第二种策略失效来继续欺诈的越轨者还要活跃地投机规避,实际上将必然被消费者视为证明不忏悔反而更失控的挑衅,就会不论如何加强人们的污点判断,呈现经典式的放纵与监督的以强对强的反馈规律,总有可以让越轨行为无法承受总损失而收敛的回归后果,或者是越轨行为用尽规避能量不能再有了,拒绝劣质成果乃至排斥劣质成果制造者,就是这种监督策略干脆去除不良行为一切维持基础的终结手段,实际上社会总成本最小,定量的恶果绝大部分都直接收敛到危险源上。
    现在表面看似乎没有采用,其实人再缺乏社会合作的道德基础,也能为了自己的安全采取类似的不交换措施,不管信息采样少到何种地步,不断在同一个市场上出现的劣质交换物和不可遏制的损害后果,必然让人越来越不相互信任,害怕到了转折临界点,真假都必然被保守地认为不可信,因为信息本身就已丧失正确表达的信用了,人只需要改变消费需求,取消品质检验的一切授权,把不论真假的同性质交换物都尽量排斥,品质控制的难题就会打出汹涌的回头浪,任何无辜有辜的制造者都会被市场反馈淹没,以本行业诚信破产的事实自食苦果,自己转入行业自律的状态,直到恢复老老实实遵守社会合作的行为规则,本质上是消费者在市场上经常不得不瞎着眼购买商品,但是都长着负责最后威慑的脚,实在不能战胜欺诈可以一走了之,连有关行业的从业者也无限制排斥,就能匮竭营养来源,这就是经济领域中面对信息垄断的一把奥卡姆剃刀,丧失判断能力时并非只有继续被欺骗戏弄,消费者会冷酷地一刀切断整个行业的资金循环链,失血疗法会让这个行业知道是否走岔了合作之路。

    所以,真与假的纠结不管曾经如何、正在如何、将会如何,都跑不出这些经济规律的,根本不受信息条件的左右,不信可以去看唱本吧。

  64. 光明不会告诉你的事情说道:

    难道我和大众的逻辑不同吗?。。为啥我觉得JIMI很有道理

    首先蒙牛是造假大户。。这个不用质疑。。
    但是真正买高价奶的。。根本就不是为了什么IGF那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而是蒙牛的宣传的所谓特种奶牛。。什么北纬37度。。超高档的草地之类的东西。。还有就是什么蛋白质含量高2倍之类的。。。话说那个OMP都没大注意的说。。。。金典的宣传和蒙牛如出一辙。。。。为什么没人说说金典?。。。
    但是方舟子本身就是在误导大众这个事实也是没错的。。现在经常有人对我说。。不要买特仑苏。。。有致癌物质。。。而方舟子明知道没有却偏要说有。。。。。典型的哗众取宠。。。
    蒙牛和方舟子都应该并列中国10大造假大户之列。。这难道是中国的惯例吗?。。不造假就没人关注

    • SD说道:

      问题是方舟子也没肯定的说蒙牛添加了IGF-1,只是说“蒙牛要么是在欺骗,要么是在往牛奶里加致癌物。”
      而添加IGF-1是从蒙牛早期自己给出的资料里得出的信息。
      当你无法立即取样和检验的时候,只要从常识判断,找出对方自相矛盾的说词就可以了。

      • 光明不会告诉你的事情说道:

        其实方舟子要是直接说蒙牛的牛奶中富含IGF-1,会使癌症的几率提高N倍以上,这样说反而是没错的。因为牛奶天生含有这东西。再加上催奶药物会使IGF-1的含量翻倍。。所以英国人天天喝牛奶,死于乳癌的几率为10个中有个一个。。中国是1W个里有一个。。而前列腺的差异更加恐怖。。。英国是4个男人里总会有一个在一生的某个时间中检查出来。。而中国是20W有1个。。。。所以牛奶业倒霉是个大好事
        但是我们我们从媒体的得到的消息是。。OMP和IGF分子式完全一样。。。所以要么蒙牛在欺骗。。要么是在往牛奶加致癌物。。
        既然明知道OMP不是IGF-1。。还要故意这么说。。。他到底是喜欢哗众取宠呢。。还是喜欢自欺欺人呢

    • Justso说道:

      方舟子反蒙牛,其过程很复杂,从方舟子提出质疑,到国家质检总局叫停添加OMP这种国家质检总局声称的“不明物质”期间有2年多。

      蒙牛的公关手法首先就是李代桃僵,用更小的漏洞去模糊更大的漏洞。具体手法就是直接说根本没添加OMP,所以IGF-1是子虚乌有的,是蒙牛的商业策略,换句话说,就是欺诈消费者。这是蒙牛公开做出的解释。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查。

      如果就算这样,你还要继续说这是方舟子故意造谣,哪我就要怀疑,你是蒙牛派来的五毛党,为了搅混水,为了给蒙牛争取利益,故意片面的将2年间一个事件过程提取出来。

      由于松鼠会不参与商业竞争,说白了,松鼠会的姬十三是什么人?一个小白人,能斗得过蒙牛么?凭什么斗蒙牛呢?若因此,本贴文章有所删减,可以理解。

      但,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应该去了解下事实的真相,不要自以为方舟子为了打假,而自己造假,否则你不是成为蒙牛公关的牺牲品,你就是蒙牛的帮凶五毛党。

  65. BillLiv说道:

    OMP我一直都搞不清那是什么来着,看了这篇文章才知道一点,真是又长了一点见识了

  66. Veniversum说道:

    那个jimi明显是故意来捣乱的,同一个回复复制粘帖几十遍,正常人会这样做嘛?

    还不是发个帖拿五毛给逼的!

    我劝这位jimi,网评员伤阴德,又还是找份正经工作才好!

  67. 四海逍遥说道:

    牛奶本来吧是个挺好的东西,被这些牛奶商这么一弄,现在都唯恐躲避不及时,算了算了!不和牛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喝了牛奶的也不见得就一定身强体壮。强烈建议自己做豆浆喝算了,经济、实惠、安全、放心!!!

  68. 沙之光说道:

    蒙牛、伊利、光明我现在都不相信啦。因为它们扩张得太快了,就象几个月就被激素催大的“瘦肉猪”,违背了正常的发展规律,难免存在种种隐患。
    从“特仑苏”事件,让我想起了许多似曾相识的自主创新的“高科技”、“专利”,吹鼓手专家权威的赞赏、肯定,以及随之而来的财政拨款、贴息、超额利润……
    蒙牛是其中的典型。
    我没法杀了这头自作聪明的黑心牛,但我可以抛弃它……

  69. tommy说道:

    我喝了2年omp,特想知道里面加没加igf-1?并且如何降低血液中的ifg-1?

  70. 赵连海说道:

    严重鄙视牛根生与蒙牛及所有乳制品企业及负责人!
    身为结石宝宝之家(www.jieshibaobao.com)的创建及负责人,我的家曾经是蒙牛产品忠诚的使用者,曾经一旦购买乳制品首选蒙牛,牛根生先生以及蒙牛也曾是我非常敬仰的人和企业,但鉴于三聚氰胺事件后除了炒作自己,没有任何实质帮助苦难中的孩子的表现,我已经彻底从敬仰牛根生以及蒙牛演变为彻底鄙视牛根生并抵制蒙牛一切产品!
    我在去年12月曾亲自向蒙牛发过《致乳制品工业协会以及所有乳业公司老总的公开信》传真,发送半小时后电话他们是否收到,接收传真的工作人员表示已经收到并看了公开信后都表示很受感动,并说会亲自交付到牛根生的手中,但时至今日,牛根生对我们的公开信没有过任何回应,让我们不能不重新审视他,这个所谓天天喊着爱孩子以及爱民族的虚伪的人!
    公开信请这里阅读:http://zh.netlog.com/groups/jieshibaobaozhijia/blog/blogid=99648

  71. sophia说道:

    其实所谓的高端牛奶,并不能代表对身体一定有更好的作用,如同以前什么产品都喜欢扯上一句"采用纳米技术",都是打着高科技的牌子在忽悠大众,不要迷信所谓的权威,更不要迷信网络,自然、绿色的才是最健康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