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的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圣诞节将至,大街小巷中的圣诞氛围愈发浓厚。即便你不曾刻意关注,也一定知道许多圣诞装饰及文化元素——圣诞老人和驯鹿,圣诞袜子和礼物,圣诞树和玻璃球,以及大家耳熟能详的圣诞歌等等。

但在诸多圣诞装饰中,有一种在中国不太常见。许多西方家庭会在圣诞节时用冬青、松枝、槲[hú]寄生等常青植物编成环,再用松果、桂皮、甚至应季水果装饰,做成挂在家门口的圣诞花环,这里面就包括了今天的两位主角——冬青和槲寄生。

这个花环的装饰较少,但是也很有圣诞的感觉啦。图片:pixabay

这个花环的装饰较少,但是也很有圣诞的感觉啦。图片:pixabay

圣诞符号——欧洲冬青

几乎每一张圣诞贺卡上,都能看到这样一种植物:边缘刺状的深绿色叶子,簇拥着一串红色球形的果实——这就是欧洲冬青Ilex aquifolium。如今,相比于“圣诞红”这类实体的装饰植物,欧洲冬青更像是一种图形化的文化符号,在贺卡等印刷品上的出现频率比圣诞树还要高。

送过或收过圣诞贺卡的朋友们,对图中植物眼熟么?(“这不是葫芦娃的头饰咩?” “不是啦……”) 图片:pixabay

送过或收过圣诞贺卡的朋友们,对图中植物眼熟么?(“这不是葫芦娃的头饰咩?” “不是啦……”) 图片:pixabay

欧洲冬青所属的冬青科冬青属包括约400个物种,分布于全世界的温带到热带地区。冬青属的多样性很高,植株形态包括灌木、乔木和攀援藤本。欧洲冬青是该属在欧洲的代表物种,在林奈之前,欧洲人一直都没搞清楚冬青到底是什么植物,这个属的名字Ilex一直和壳斗科的一种栎树——冬青栎Querqus ilex的种加词混用,它们都是叶缘有刺的常绿植物。

冬青栎叶缘的刺。图片:Fritz Geller-Grimm / wikimedia commons

冬青栎叶缘的刺。图片:Fritz Geller-Grimm / wikimedia commons

欧洲冬青叶缘的刺。图片:Karelj / wikimedia commons

欧洲冬青叶缘的刺。图片:Karelj / wikimedia commons

欧洲冬青的红色果实非常引人注目,但这种果实能让人上吐下泻,小孩子多吃几粒就有生命危险。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人们才渐渐开始用抽象的冬青形象,而不是真正的冬青枝条来装点圣诞吧。

果实有毒!图片:pixabay

果实有毒!图片:pixabay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是冬青属的多样性中心之一,有200多个物种,其中有四分之三是特有种。华人植物分类学界的泰斗胡秀英博士,就是研究冬青属的权威专家。

中国没有欧洲冬青,不过有一种形态与之类似的物种——枸骨I. cornuta。枸骨叶片边缘的刺比欧洲冬青的更尖、更长,非常扎手,有“鸟不宿”的别名。枸骨的红果经冬不凋,是重要的园林和盆景树种。

枸骨的果子和欧洲冬青差别不大,但是叶子显然要更加霸气侧漏一些,会不会有一些朋友误以为圣诞卡片上的植物是枸骨?图片:Zhangzhugang / Wikimedia Commons

枸骨的果子和欧洲冬青差别不大,但是叶子显然要更加霸气侧漏一些,会不会有一些朋友误以为圣诞卡片上的植物是枸骨?图片:Zhangzhugang / Wikimedia Commons

中国著名的冬青种类还有大叶冬青I. latifolia,叶片干燥后就是苦丁茶。< 戳这里回顾大叶冬青>

冬青属植物的叶片多种多样,叶缘并非都有刺——例如图中的大叶冬青。图片:Qwert1234 / Wikimedia Commons

冬青属植物的叶片多种多样,叶缘并非都有刺——例如图中的大叶冬青。图片:Qwert1234 / Wikimedia Commons

容易让人胡来的槲寄生

今天要介绍的另外一种圣诞植物,大家或许都听说过——槲寄生(Mistletoe)。在英文电影或歌曲中,恋人们在槲寄生下亲吻的场景并不少见,而且一定会渲染出一种浪漫气氛来。

此处,有人想起哈利·波特和秋·张么?图片:《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此处,有人想起哈利·波特和秋·张么?图片:《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不过实际情况可能并没有这么浪漫,按照西方的说法,槲寄生简直是一种让人“胡来”的植物——男人们可以亲吻任何站在槲寄生枝叶下面的姑娘,而妹子们要是拒绝的话就会厄运缠身。不过,不认识这种植物的男人可就用不上这个福利了;而对妹子来说,认识槲寄生或许能及时绕开保平安。

请妹子们认清这种植物啊…… 图片:pixabay

请妹子们认清这种植物啊…… 图片:pixabay

在英文语境里,mistletoe这个词几乎是檀香目中所有半寄生植物的统称,涵盖了好几个科,比如槲寄生属(Viscum)过去所在的桑寄生科(Loranthaceae)和现在所属的檀香科(Santalaceae)。狭义的槲寄生指的是这个属里的几个常见种,比如只分布在欧洲的V. album和在中国广布的V. coloratum

“槲寄生专门寄生在槲树上吗?”

“远远不止,榆、杨、柳、桦、栎、梨、李、苹果、枫、杨、椴这些北温带常见的乔木都是它的寄主。”

“明白了,所以它的名字应该是‘胡寄生’才对吧。”

“……”

槲寄生的茎干为二歧或三歧分枝,长椭圆形革质叶片为对生或三枚轮生,与寄主的茎叶形态迥然不同,非常容易识别。尤其是秋天寄主落叶以后,槲寄生那常绿的团状植株就暴露出来。

落叶之后,树上的槲寄生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图片:Andrew Dunn / Wikimedia Commons

落叶之后,树上的槲寄生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图片:Andrew Dunn / Wikimedia Commons

所谓半寄生植物,是说槲寄生自己也能进行光合作用,理论上只需要寄主提供水和营养元素。不过,槲寄生自己的光合效率也就是聊胜于无的水平,依然会给寄主带来相当重的负担。我经常见到寄主被多棵槲寄生拖累得奄奄一息,有时甚至整株树被过大的槲寄生压垮。尽管这样下去槲寄生自己也活不了,但它的生存目的其实早已达成。

多株槲寄生非常不客气地寄生在同一棵树上。图片:H. Zell / Wikemedia Commons

多株槲寄生非常不客气地寄生在同一棵树上。图片:H. Zell / Wikemedia Commons

槲寄生依赖鸟类传播种子,在欧洲尤其依赖槲鸫(Turdus viscivorus)。槲寄生的浆果里含有黏性很强的汁液,被鸟取食后会很快就会排出,这时可以看到种子拉着丝挂在鸟屁股上;接下来当鸟停歇时,槲寄生的种子就能粘在树干上;种子旋即萌发,根扎进寄主得树皮,而后与寄主的维管束融为一体,直至死亡把它们分开(听起来似乎哪里不对……)。

顺便说一下,槲寄生的属名Viscum就是粘鸟胶的意思,古代欧洲人就利用这种黏糊糊的果实来捕鸟了。倒霉的鸟。

槲寄生的种子传播大使——槲鸫,它们能带着黏糊糊的种子飞一路。图片:animalphotos.me

槲寄生的种子传播大使——槲鸫,它们能带着黏糊糊的种子飞一路。图片:animalphotos.me

槲寄生的果实也很漂亮,而且据说会根据寄主不同而有不同的颜色,中国分布的V. coloratum寄生于榆树的呈橙红色,若寄生于杨树和枫杨的呈淡黄色,寄生于梨树和山荆子的果呈红色或黄色。欧洲的种V. album果实是白色。

颜值在线。图片:mariazellerland-blog.at

颜值在线。图片:mariazellerland-blog.at

橙红色版本的V. coloratum也很漂亮。图片:farmazia.ru

橙红色版本的V. coloratum也很漂亮。图片:farmazia.ru

不过,和欧洲冬青一样,这种漂亮的果实对人也是有毒的,吃了会导致严重的腹痛。槲寄生在传统文化中的形象并不好,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北欧神话里,谎言之神Loki(对就是抖森演的那个)设计让盲神Hodur杀死了自己的兄弟Baldur,武器就是用槲寄生枝条做的箭,槲寄生是唯一能伤害后者的东西。

18世纪冰岛手抄本中的“巴德尔之死”插图。图片:Jakob Sigurðsson

18世纪冰岛手抄本中的“巴德尔之死”插图。图片:Jakob Sigurðsson

槲寄生也有一些较好的寓意,比如生命力和繁殖力,不过这是在中世纪才演变出来的;圣诞节庇护男人们的功能直到维多利亚时期才出现。所以,在槲寄生下强吻妹子被报警的话,并不能用“自古以来”为自己辩解。

圣诞文化的演变

其实,圣诞节的许多文化元素都和“耶稣的诞生”没什么关系,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

例如,欧洲冬青从16世纪才开始被应用到圣诞传统中。除了用于装点圣诞卡和圣诞礼物之外,欧洲冬青还经常和常春藤并称——前者表示初生的耶稣,后者表示圣母玛利亚。但是且慢,欧洲冬青是雌雄异株的,能结果的是雌株,这和耶稣的性别对不上;也没有证据表明常春藤能进行无融合生殖,所以和圣母玛利亚处女生子也对不上……

再例如,槲寄生、欧洲冬青和用作圣诞树的冷杉、云杉,在中东地区都没有分布;甚至连圣诞节这个日子都不对——耶稣是夏天出生的。可见基督教在世俗化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改变,再过几年,没准“平安夜吃平安果”也要成为圣诞标配了。

“平安夜吃平安果”是中国人借用外国的圣诞节,用苹果(取“苹”的谐音,意为“平安的果实”)传递祝福的方式。图片:pixabay

“平安夜吃平安果”是中国人借用外国的圣诞节,用苹果(取“苹”的谐音,意为“平安的果实”)传递祝福的方式。图片:pixabay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