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议理 >> 文章

本文来自Ent的个人公众号ImagineNature。这是一个写作训练尝试:为现实中的自然故事赋予抒情性。是科学,也是诗。

ent-last-rhino

最后一头雄性北白犀前不久死去了。

它的名字叫“苏丹”,出生不久就在尚贝公园(地处今天的南苏丹)被捕获,几乎整个生命都是在圈养中度过的。45岁高龄的它已经接近了北白犀的寿命极限,它的骨骼和肌肉都已衰老,皮肤上满是没能愈合的伤口。去年年底,它的右后腿遭受了严重的腿伤感染;这一感染在今年初复发,治疗效果很不理想。过去一个月里,它大部分时间都躺在棚窝里,最终饲员决定在昨天为它施行安乐死。

在它出生的1973年,这个星球上还有1000只它的同类;而现在只剩下2只,都是雌性,都是它的后代。继2011年西黑犀灭绝之后,北白犀即将成为第二个被盗猎毁灭的犀牛亚种。

但这当然不仅仅是这个故事第二次上演。几个亚洲国家相信某种生物成分存在子虚乌有的药用价值和完全可以替代的工艺品价值,高昂的价格带来了奢侈品的地位和无孔不入的盗猎,不但严重威胁着亚洲自己的种群,还对非洲的近缘物种造成了致命打击。熟悉吗?太熟悉了。

苏丹最后几年的生命是在肯尼亚的奥•佩杰塔自然保护区度过的。在这里,它曾是全世界最后一只有繁殖能力的北白犀雄性,曾是延续这个演化支系的最后希望,而如今自然繁衍的可能性已经永远消失。研究者保存了它的精子和组织样本,但过去几年的人工繁殖努力并没有收获成效,未来也不见得能有所改观。而且,仅剩的两头雌犀都是苏丹的直系后代,这一严重近亲繁殖的种群也几乎没有自然延续的长期可能。

更何况,就算北白犀凭借技术复活了,要怎样的技术才能对抗猎枪呢?在盗猎走私贸易的阴影下,哪里还有它能回去的地方呢?

“在池沼上面,在幽谷上面,越过山和森林,越过云和大海,越过太阳那边,越过轻云之外,越过星空世界的无涯的极限,凌驾于生活之上。前面就是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夕阳挂在长颈鹿绵长的脖子上,万物都在雨季来临时焕发生机。”

然而苏丹永远等不到这一天了。

0
为您推荐

One Response to “我们这一代人可以目睹北白犀的灭绝了”

  1. 匿名说道:

    真心没有关心哪个物种灭不灭绝的思想高度。上无片瓦下无寸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