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物 >> 文章

本文来自红色皇后的微信个人公众号“濑尿虾的松鼠窝”

蚂蚁与蝴蝶似乎是昆虫生活方式的两个极端,脚踏实地和游手好闲,艰苦朴素和花花公子,很难想象这两类动物有着交集,但是,这种交集不仅存在,还相当大。

刚刚羽化的豆灰蝶(Plebejus argus),身上爬着一些蚂蚁。图片来源:ukbutterflies.co.uk,拍摄者:Iain Leach

刚刚羽化的豆灰蝶(Plebejus argus),身上爬着一些蚂蚁。图片来源:ukbutterflies.co.uk,拍摄者:Iain Leach

相当多的灰蝶科(Lycaenidae)和蚬蝶科(Metalmark)的幼虫,都与蚂蚁结成了亲密的关系。这种“友谊”(有时是相互伤害)的来源,因物种而异。

最好理解,也是最友善的一种关系,是“奶牛”和“牧人”的关系,这方面的例子有眼灰蝶属的一些物种(Polyommatus. spp)。幼虫从腹部第七节背面的腺体,分泌出含有丰富的糖和氨基酸的蜜露,献给嗜甜如狂的蚂蚁。作为报酬,蚂蚁会驱赶食肉昆虫和寄生虫,防止它们伤害灰蝶幼虫。

根据费德勒(Konrad Fiedler)的估算,学名为Polyommatus coridon的眼灰蝶,平均每小时能产出30.9滴蜜露,整个幼虫期的产量达到22-44微升,相当于55-110焦的热量。作为昆虫,已经是很不错的产量了。

蚂蚁与蝴蝶关系的另一个极端是强盗关系。发生在拟蛾大灰蝶(Liphyra brassolis)和黄猄蚁(Oecophylla smaragdina)之间。灰蝶幼虫直接进入蚁窝,大肆吞食它们的卵、幼虫和蛹。黄猄蚁是凶猛的掠食者,能猎杀许多昆虫。农民把黄猄蚁窝挂在树上,让它们猎杀柑橘害虫,已经有1700多年的历史。

拟蛾大灰蝶幼虫(看上去像一片烤馍)的皮肤异常之厚,如同身披铠甲,足部特化成履带状,可以牢牢吸在树叶上(黄猄蚁的窝用树叶造成),防止蚂蚁把它们掀翻。蚂蚁拿这个肉盾毫无办法,只能任它劫掠。在化蛹的时候,幼虫仍然保留着铠甲外壳,作为保护。

拟蛾大灰蝶幼虫,披着铠甲,啃食黄猄蚁的蛹。图片来源:zoopicture,拍摄者:Darlyne A. Murawski

拟蛾大灰蝶幼虫,披着铠甲,啃食黄猄蚁的蛹。图片来源:zoopicture,拍摄者:Darlyne A. Murawski

但是,“肉盾”招数不可能永远有效,蝴蝶总不能披着铠甲。拟蛾大灰蝶羽化的时候,全身覆盖着蛾子鳞粉一样的细小鳞片,黏住咬它的蚂蚁的嘴。这样它就可以安全走出蚁巢。

被蝴蝶鳞片弄得懵逼了的蚂蚁。图片来源:zoopicture,拍摄者:Darlyne A. Murawsk

被蝴蝶鳞片弄得懵逼了的蚂蚁。图片来源:zoopicture,拍摄者:Darlyne A. Murawsk

灰蝶属的Lycaena arion更为狡诈。它的幼虫出生时,与“正常”蝴蝶一样,以植物为食,长大到末龄之后,它们会转移到红蚁属(Myrmica. spp)的巢里去。幼虫遇到蚂蚁之后,就把自己身体缩短,弓起背,像一只猫一样。出于某种我们尚未完全清楚的原因(也许它会分泌出吸引蚂蚁的化学物质),蚂蚁会把它叼起来,送回自己的巢,让它们在这个安全的庇护所里越冬。

等到明年春天,灰蝶幼虫在巢里大嚼蚂蚁的幼虫,然后化蛹,在七月羽化成为蝴蝶,开始新的生命周期。

藏身在蚂蚁窝里的Lycaena arion的蛹。图片来源:ukbutterflies.co.uk,拍摄者:Marcin Sielezniew

藏身在蚂蚁窝里的Lycaena arion的蛹。图片来源:ukbutterflies.co.uk,拍摄者:Marcin Sielezniew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