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学 >> 文章

流感会“欺负”男人?Comments>>

发表于 2018-02-03 14:11 | Tags 标签:, , , , ,

本文来自果壳网,地址在这里,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本文介绍的研究来自《英国医学杂志》(BMJ2017圣诞特刊,这个特刊是BMJ多年的传统,上面刊登的研究题目都令人啼笑皆非,但都使用了科学的研究方法。

《哈姆雷特》里那句“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早已被进步的社会观念唾弃,但在某些健康问题上,性别歧视却一时消除不了,只不过歧视的对象是常以身强体壮自矜的男性。譬如,“男性流感”(man flu)便有可能是其中一例。

根据牛津词典对“男性流感”的解释,该词专门用于讽刺那些打个喷嚏就号称罹患流感,并且要求特别照顾的男性。不过在加拿大纽芬兰纪念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医学博士凯尔•休(Kyle Sue)看来,男性流感可能并非男性的自怨自艾,面对流感病毒,男性不仅更易感染,而且症状也尤为严重。可以说,在流感面前,男人的名字才是“弱者”。

图片来自pixabay

图片来自pixabay

男性流感或许确有其事

休博士的综述发表在最近出版的《英国医学杂志》(BMJ)圣诞特刊上。近年来,这本影响因子高达20.786的学术杂志每年临近圣诞时都会推出一期特刊,上面刊登的论文选题常常令人莞尔,不过研究深度并未注水。

谈及撰写这篇综述的缘由,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本人就是“男性流感”的受害者。有几次因为罹患流感而抱怨病情时,就曾被指责在夸大症状,故而感到有必要进行这方面的检索和研究。

休希望能够搞清楚,流感对人体的影响究竟是否存在性别差异,如果真的存在差异,其中是否存在一定的演化依据。为了确保研究结论有足够的说服力,休对PubMed/MedLine,EMBASE,Cochrane,CINAHL,Web of Science,Scopus和Google Scholar等数据库进行了全面的检索。

休在几项基于实验小鼠的研究中发现,在暴露于流感病毒时,雌性小鼠拥有高于雄性的免疫反应。这不由得令研究者假设,性激素或许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进一步的研究表明,雌二醇(一种雌性激素)能够帮助雌性小鼠的肺部富集更多对抗病毒的免疫细胞,同时还可以减少免疫应答对机体造成的伤害。

小鼠中观察到的现象毕竟难以直接推论到人体。也有一些科学家在人类细胞水平开展了相关研究,不过针对的是普通感冒。研究者从健康志愿者体内提取到单核细胞(一种免疫细胞),并将其暴露于鼻病毒(引发普通感冒的主要病毒之一)环境当中。结果发现,未绝经女性的单核细胞对鼻病毒的免疫反应要强于同年龄段的男性,而绝经女性与同年龄段男性进行比较时,未观察到这种差异。这意味着,在细胞水平,男性的确对鼻病毒易感,而且性激素在其中发挥了作用。

在一些基于人类群体的研究中,科学家也观察到了流感的性别差异。比如2004~2010年间,香港地区的季节性流感流行病学数据表明,成年男性因流感入院的风险要更高。而一项1997~2007年间在美国开展的观察性研究发现,与同年龄段女性相比,男性因流感而死亡的比率更高。

另外,男性和女性对流感疫苗的反应也有所不同,后者的接种反应更加敏感。在问卷中报告局部和全身反应的案例中,女性占据了大多数。对此,有科学家认为,这或许是因为女性体内的雌二醇会促进免疫保护作用,而男性体内的睾酮有免疫抑制的作用。

从演化中寻找答案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人口组织多年的调查统计表明,在世界范围内,男性平均寿命普遍要比女性短5~10年。现在,根据休的这篇综述,连流感都要“欺负”男性。男性为何如此悲催,在演化上能找到答案么?

根据休的检索,既往已经有不少研究者对此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看法。一直以来,男性之间存在强烈的性内竞争,第二性征的显著与否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一名男性能否赢得这些竞争。这其中,睾酮扮演了重要角色。由于竞争获胜的收益大于睾酮抑制免疫带来的损失,故而这一特征一直遗传到现在,男性也不得不时常面对疾病带来的“性别歧视”。

有研究者认为,免疫力下降对于史前男性而言其实并不重要。那时人类生活在hard模式下,男性的主要任务是渔猎与征战,获胜并得到更多食物与地盘是更加重要的事。在感染疾病之前,更多男性是因为创伤而毙命。这样的生存压力使得机体需要投入大量资源来构建和维护第二性征。此消彼长之下,对免疫系统所投入的资源自然会相应减少。

另有科学家猜测,男性疾病的增加可能是一种重要的生存策略。这不但会减少能量的消耗,而且还降低了遭遇捕食者的风险。

不过,上述研究者的看法目前仍属猜想,尚未得到研究实证的支持。休也承认,男性流感究竟是心理因素在作祟,还是生理因素在发挥作用,仍需更高质量的对照研究加以证实。

鉴于证据相对薄弱,科学界对休的观点不无反对的声音。就职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彭博公共卫生学院的塞布拉•克莱因(Sabra Klein)认为,在青春期或老龄时,男性罹患流感的风险可能的确大于女性,但人到中年,女性的风险反而会更高。因此总体而言,流感并没有“性别歧视”的效应。英国皇家全科医学院理事会主席斯托克斯•兰帕德(Stokes Lampard)对此干脆就表示:“大部分强有力的科学证据显示,没有‘男性流感’这回事儿。”

如果你有耐心看到这里,不知道会不会和我一样有几分转瞬而逝的“丧”的情绪——又是一个没有结论的研究。不过,科学探索从来都是这样,从现象到结论,中间的路径堪称一座迷宫,只有通过一个个坚实的证据作为敲门砖方能抵达出口。更何况流感究竟是否存在“性别歧视”的现象还是两说。我们还是耐心点儿,等待更多研究吧。(编辑:odette)

参考文献

Sue K. The science behind “man flu”[J]. BMJ, 2017, 359: j5560.

0
为您推荐

Leave a Reply